中共政協主席訪丹麥 懼怕法輪功抗議(圖)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明慧記者舒慧丹麥報導)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到六月七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俞正聲等人在丹麥進行了為期四天的訪問。法輪功學員展開了一系列講清真相的活動,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要求法辦迫害元凶。

中共代表團害怕看到這些抗議的信息,向丹麥政府施壓,阻撓法輪功學員的抗議,甚至取消以客觀獨立報導新聞為宗旨的國際中文媒體《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的記者對丹麥王儲和俞正聲會面的採訪和攝影資格。對此,丹麥各大媒體譴責中共破壞丹麥的言論自由,國會議員也表示憤慨。

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抗議中共迫害
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抗議中共迫害

法輪功學員在國王新廣場抗議中共迫害
法輪功學員在國王新廣場抗議中共迫害

路人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路人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法輪功學員抗議迫害 中共官員心虛阻撓

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俞正聲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六月一日到六月三日俞正聲在瑞典哥德堡、斯德哥爾摩就遇到各方民眾的嚴正抗議。

六月五日上午,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共駐丹麥使館前靜坐,抗議中共對法輪功長達近十四年的迫害,並呼籲丹麥政府及善良的民眾共同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殘暴行徑,早日結束這場人類有史以來最嚴酷的浩劫。

下午法輪功學員身著黃色T恤,在國王新廣場展開中英文橫幅:「法辦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流氓集團」、「停止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法輪大法好」,向民眾講述迫害真相。人們了解情況後,無不為之震驚,主動在徵簽表上鄭重地簽上自己的名字,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然而做惡者心虛,中共代表團害怕看到黃色T恤,害怕看到抗議中共迫害的橫幅,害怕他們的罪行被曝光,不斷給丹麥政府施加壓力,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議一度遭受到丹麥警察的無理阻攔。六月六日下午,在丹麥皇宮阿美琳堡宮廣場(Amalienborg Slotsplads)有兩名身穿黃色T恤的法輪功學員無故被警察強行推上警車,拉到較遠處再放下車。

在旁邊的未穿黃色T恤的法輪功學員吳女士問警察:為甚麼要這樣?他們只是穿一件黃衣服,手上連橫幅都沒有。警察回答:「這是中共官員的要求,他們不願看到黃色衣服。」吳女士說:「如果我是丹麥政府,我就會說,我們是民主國家,人們穿甚麼衣服,我們無權干涉。」警察表示贊同。吳女士進一步告訴他們:「你們知道嗎?這位被帶走的中國女士,她為甚麼來這裏?只是想告訴所有的人,要中共停止迫害,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她在中國時,只因為給親戚寫信,信中提到法輪功是好的,迫害法輪功是錯的,就被關進監獄三年。」警察一臉同情,但又顯得無可奈何。

丹麥一家日報《號外》(Ekstra Bladet)就此事採訪了當事的法輪功學員李女士,她告訴記者說:「我們只是平靜地站著,其中有三個穿黃色T恤,我們維護我們的權利,要告訴中共當局,必須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在現場,幾名官員告訴我們,他們能理解我們,但是他們有來自高層的指示。」

丹麥媒體譴責中共破壞言論自由

以客觀、獨立報導新聞為宗旨的國際中文媒體《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駐丹麥記者,根據丹麥議會及王室媒體部門所公布的消息,按照要求報名,申請參加中共官方代表團與議會主席及丹麥王儲會見的媒體攝影活動。兩家媒體的申請均得到了有關部門的審核批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兩個官方會面都在當天臨時以「只許官方媒體報導」的名義,取消了大紀元和新唐人攝影師的現場攝影資格。

同日下午丹麥王儲和俞正聲的會面,《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的記者也遭遇了同樣的處境,兩位攝影師原本獲得了採訪許可,但都以「計劃變更」的理由被拒之王宮門外,只有中共隨行記者和丹麥王宮的內部攝影師得以入內。

對於這種違反丹麥傳統理念的事件,丹麥各大媒體紛紛表示批評,譴責中共破壞了丹麥的言論自由。

六月八日,《日德蘭郵報》(Jyllands-Posten)發表了題為「新官方訪問,對中共卑躬屈膝的新譴責」的整版報導。報導所配圖片說明寫道:「中國第四號人物俞正聲與丹麥議會主席團會見。此照片由中國官方媒體攝影,而丹麥方媒體卻無權攝影,他們只能在俞正聲走上議會大門台階時攝影。」

報導說,六月六日上午,俞正聲一行來到丹麥議會大廈克里斯欣堡,與丹麥議會主席會面。會面的計劃中原定有供媒體拍照這一項活動,丹麥議會負責媒體的有關工作人員在 六月五日十三點三十四分向報名參加攝影的大紀元記者回覆郵件,寫道:「你已獲得六月五六日俞正聲與議會主席會面時的拍照許可。」然而在同一天的十八點十五分,丹麥議會媒體工作人員又發出了另一封郵件,收回原先發出的許可,寫道:「應中方代表團要求,只有官方攝影師對會見進行攝影。丹麥議會選擇了接受這一要求。」

據《日德蘭郵報》提供的消息,當時丹麥議會方面曾經與中方發生辯論,中方不希望看到批評中共制度的媒體出現,因此希望減少參加媒體的數量。議會方面表示,減少媒體數量並不能保證批評中共制度的媒體不出現。於是中方表示:那就不讓所有媒體參加。最後丹麥議會只好答應了中方的要求──取消這兩個獨立中文媒體的攝影權。因為在丹麥的官方訪問中,媒體在議會「會談大廳」對會談人員攝影是一種傳統規矩,丹麥方無法向所有媒體解釋為甚麼這次這個規矩被取消。

丹麥國會議員將向外交大臣質疑

丹麥議會外事委員會副主席索倫∙艾斯普森(Søren Espersen)在接受《日德蘭郵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應該就此打住,這在丹麥是聞所未聞的事。如果中共不喜歡我們的民主,那麼請便。我會要求外交大臣威利•瑟芬達爾(Villy Søvndal)到議會外事委員會,請他對此做出解釋,也包括去年胡錦濤來時所發生的種種(不公平的)事情。」

丹麥另一家日報《號外》(Ekstra Bladet)發表了題為「丹麥政要對中共審查表憤怒:瑟芬達爾與布斯高,到此打住」(註﹕瑟芬達爾為外交大臣,布斯高為司法大臣)的報導。該報記者對人民黨議員艾斯普森以及紅綠聯盟黨議員、司法發言人佩妮拉•思基佩(Pernille Skipper)進行了採訪。思基佩表示:「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這樣的事情,那些持反對意見的媒體突然不被允許採訪報導。一次又一次,警察使示威人群消失,甚至只是因為一面無辜的旗幟。」思基佩表示,她準備向司法大臣莫登•布斯高(Morten Bødskov)問個究竟,那些警察得到的指令來自何方,丹麥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權利,與警察阻止反對者表達意見的行為應如何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