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呼蘭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四年來,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勞教、非法判刑的多達五百多人次,其中九人被迫害致死。一個個好端端的守法公民,僅僅是因為他們要修心向善做好人,信仰真、善、忍,就被綁架入獄,甚至迫害致死。哪個政權能讓人這樣不可理喻,這樣的政權又能維持多久?失民心者失天下,不用人打,它自己就把自己打倒了,這一天不遠了。

法輪大法是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先生從長春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功法,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做好人,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普遍祛病健身、道德回升,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現已弘傳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廣受讚譽,也就是說法輪功是完全合法的,哪個國家都不管,只有中共不讓人們煉。

中共以假、惡、鬥起家,建政以來搞了多次政治運動,靠殺異見人士維持政權。如今看到法輪功人數眾多,怕威脅到政權,要取締法輪功,說是維穩,其實中共才是最大的不穩定因素,才是動亂的根源。為煽動人們仇恨法輪功,它造謠栽贓法輪功,殘酷迫害逼迫人們放棄修煉,造成大量法輪功學員死亡。

下面幾個受害者都是善良人,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活活害死:

1、任鵬武:男,33歲,大學文化,哈爾濱市第三發電廠技術員,為人忠厚、正直,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五好青年、工廠勞動模範和黑龍江省電力系統勞動模範等。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在呼蘭區腰卜鄉向民眾發放法輪功真相材料時,被惡人構陷,被腰卜鄉派出所綁架,送往呼蘭區(縣)公安局政保科(現在的國保大隊)。在那裏,公安局的人使用了法西斯式的各種酷刑手段,對任鵬武百般折磨和毒打。任鵬武在呼蘭區第二看守所絕食抗議綁架,遭到第二看守所教導員、獄警吳金玉、鄭林、楊譯元以及犯人夏保林、臨時獄醫王建新等人的強行灌食(高濃度鹽水)。短短5天,到2001年2月21日凌晨,任鵬武被迫害致死,滿身是傷。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任鵬武被轉移到呼蘭區中醫院,內臟器官全部被掏空。為掩蓋死亡真相,他們造謠說任鵬武死於心臟病。任鵬武的生前好友都知道,任鵬武身體健康,沒有任何疾病。

2、張學文,男,54歲,呼蘭區方台鎮方台村農民。二零零三年四月,在呼蘭區二八鎮發放法輪功真相材料時被綁架。在呼蘭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姜繼民的指使下,呼蘭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陳兆林、王可達、徐漢斌、顏庭輝等人對張學文進行了刑訊逼供,關押至呼蘭區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張學文一直絕食抗議迫害。呼蘭區公安分局副書記王公朝與看守所所長趙連貴、教導員王玉峰、臨時獄醫王建新等人將張學文綁在鐵椅子上灌食。結果,張學文牙齒全撬脫落。灌食後,張學文被扔到水泥地上。在這裏一直折磨四個多月,把人活活折磨致死。這期間,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二日,呼蘭區法院欲非法開庭。張學文因骨瘦如柴,已不能站立,只好又抬回呼蘭區第一看守所,開庭沒開成。後來告知被誣判五年。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人不行了才被抬入呼蘭監獄醫院,第二天含冤離世。呼蘭監獄對張學文家屬說:「張學文是被呼蘭看守所折磨死的,人送來時已不行了,是抬到監獄的,我們是按上邊要求收押的。」

3、孫玉華:女,48歲,黑龍江省火電三公司退休職工。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被呼蘭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姜繼民、呼蘭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陳兆林、王可達、徐漢斌、許興武、顏庭輝等人在鄰居家中綁架,並抄了家,家中電腦、打印機、錄放機、錄音機等價值三萬餘元的貴重物品洗劫一空,並扣押隨身攜帶的一千五百餘元現金,至今未還。綁架至五常市洗腦班刑訊逼供,一天後關押至呼蘭區公安分局第一看守所施以酷刑,刑訊逼供,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孫玉華知道自己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沒有錯,信仰自由,合法,所以一直堅忍著,沒有「轉化」。但看守所就一直對其進行酷刑迫害,直至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迫害致死,僅僅55天。一個守法公民,一個健康的生命,未經審判就被迫害致死,而沒有一點賠償和說法。

4、於懷才:男,43歲,失業工人,一九九八年底得法修煉。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於懷才騎三輪車往食雜店送麵包,被呼蘭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姜繼民、國保大隊陳兆林、王可達、徐漢斌、許興武、顏庭輝等人綁架,並在呼蘭區宏大旅社刑訊逼供,然後在呼蘭區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十天闖出後,於懷才到國保大隊追要被綁架時搶去的一千多元現金(送麵包的貨款)及手機和鑰匙。陳兆林、陸文學等人不但不給,還叫囂:「你還敢來這要錢!別回去了。」把於懷才又綁架至呼蘭區第一看守所,非法勞教一年。在看守所期間,於懷才一直絕食抗議,看守所將其關押到哈爾濱市公安醫院,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送往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迫害。二零零七年三月末,家屬到醫院看望時,於懷才已骨瘦如柴,一米八六的個頭,體重不足一百斤,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說不出話來,已出現生命垂危跡象。令人不解的是,不知長林子勞教所施以何等酷刑,於懷才的手不停的往牆上摔打,手背血肉模糊。人都這樣了,還戴著刑具手銬和腳鐐。在家屬強烈抗議後,才將手銬、腳鐐解下。於懷才的哥哥見他總是往牆上摔打,手已經摔壞,就給他戴上手套,不一會就粘在了一起。於懷才已神智不清,但勞教所仍不放人,幾天後,於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三歲。

於懷才被迫害死後,勞教所在死亡證明上偽造了幾種病名,讓於懷才的哥哥於懷富簽字。於懷富不簽:「我弟弟沒有病,是你們給害死的!」官方威脅家屬:「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不簽照樣火化。」在「六一零」的參與下,屍體被強行火化。凡是參加葬禮的人不許帶手機,不許照相。沒有一點人權和自由。

5、李敏:男,51歲,呼蘭區財政局幹部。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正在上班,呼蘭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姜繼民指使國保大隊陳兆林、王可達、徐漢斌及光明派出所所長王忠森等人,將李敏綁架;將其妻子杜秀珍在家中綁架並抄家,搶劫四千五百多元現金和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等價值二萬多元的私人財產,連夜把他們弄到一個沒有任何標誌的場所刑訊逼供,逼迫他們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逼迫寫假材料。惡徒把李敏、杜秀珍分別吊銬在兩個屋裏,瘋狂毒打,兩人的慘叫聲彼此都能聽見。後來得知,那地方是五常市「轉化學校」,即洗腦班,打人的主要兇手是「校長」付彥春、莫振山、朱憲福、韓光、荊棘、姜佔海、史興富等。惡徒們將李敏的兩手、兩腳分別銬在床的四周,用小白龍(白色硬質塑料管)抽打、抓頭髮,把嘴堵上上刑、用煙頭燙等等,打了一天一夜,李敏幾次被打的死去活來,整個身上都是黑紫色,沒有一塊好地方。

在五常市洗腦班迫害長達五個半月,期間沒有任何手續。李敏夫婦遭到了付彥春、哈市公安局六處張耀彬等人的野蠻毒打。惡徒以為李敏在財政局上班,一定很有錢。付彥春經常跟李敏夫婦講:「只要你們肯花錢就能獲取自由。」哈爾濱市公安局六處的張耀彬、邢建武、吳儉、李樹欣等人,先後幾次去五常市「轉化學校」。張耀彬每次去都單獨找李敏談話,說只要李敏肯花錢,其它方面他都可以幫助協調,只有這樣才能回家。哈爾濱市「六一零辦公室」頭目祁加民、黑龍江省「六一零辦公室」頭目張金鳳也先後兩次去「轉化學校」找李敏單獨談話,說只要肯花錢,能配合他們,就可以自由、回家。這期間,付彥春還三次給李敏的兒子李凌宇打電話,要他去「轉化學校」與李敏商量怎麼給張耀彬、祁加民等人送錢。他們沒有拿到他們想要的錢。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李敏、杜秀珍分別被呼蘭區法院誣判八年。杜秀珍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李敏先被劫持到呼蘭監獄迫害,後轉入大慶監獄繼續迫害。李敏被打的全身是傷,痛苦至極,曾多次在大慶監獄醫院住院。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李敏垂危期間,二零零九年大慶監獄同意保外就醫,但呼蘭區「六一零」及呼蘭區公安分局拒絕所謂「監管」簽字,監獄就不放人。李敏於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被迫害死於大慶監獄七監區。

李敏先後被關押的黑窩有:哈市呼蘭區看守所、哈市第一看守所、哈市第二看守所、長林子勞教所、五常洗腦班、呼蘭監獄、大慶監獄等。

6、倪淑芝:女,59歲。哈爾濱市呼蘭區人。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更加誠實善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倪淑芝在腰卜鄉發真相資料,希望世人明白法輪功被中共抹黑的真相,被腰卜鄉派出所警察綁架,一同被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李冬雪、周春芝。當時,呼蘭區政保科科長常江海、孫姓警察將她們帶回政保科。在政保科,常江海對倪淑芝一頓毒打,打到耳朵上的幾個大巴掌,當時就把倪淑芝打聾了。(一個月後,常江海遭報死在麻將桌旁)倪淑芝被關在呼蘭看守所,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五天後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倪淑芝正在家中糊火柴盒,被幾名警察竄入家中拽著胳膊抬著腿,強行綁架到看守所,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李冬雪、周春芝倆人。開庭時,呼蘭區法院認為證據不足,按常理必須放人,但公安局政保科代理科長王可達,非要把法輪功學員定罪,仍不放人。倪淑芝、李冬雪再次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絕食一個月後,倪淑芝瘦成皮包骨,肚子圓鼓鼓的,意識不清。惡警王可達為了使自己這個代理科長早日轉正,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捏造所謂的「證據」,硬要把三位法輪功學員判刑。最後倪淑芝被非法判刑五年,周春芝、李冬雪被非法判刑六年。直接參與迫害的惡警有王可達、許興武、孫大個子、杜志、趙連貴,獄醫王建新等。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倪淑芝、李冬雪、周春芝被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在黑女監集訓隊裏,她們首先被搜身,然後被鄭傑叫去談話。鄭傑先打了倪淑芝一頓嘴巴子,逼她寫「三書」時,又打了一頓,才送回集訓隊。二零零三年一月末,倪淑芝被分到八監區進行迫害。首先面對的是「五聯保」,即四個犯人看她一個人,每人看一天。每天犯人幹甚麼,你得跟著幹,否則非打即罵。

二零零三年八月,倪淑芝等法輪功學員不做奴工,新調來的副隊長張春華叫不幹活的站起來,叫犯人專門看著。有一次倪淑芝等法輪功學員發正念,犯人報告給張春華,張春華來到監舍挨個打每個人的臉。同年九月份,監獄要拿八監區法輪功學員做典型迫害,把倪淑芝等法輪功學員強行拉出室外跑步訓練。說跑步訓練,其實是對法輪功學員的陰毒迫害。由防暴隊警察和在各個監區挑選出的膀大腰圓的惡毒犯人站成一個大圈,讓法輪功學員在圈內跑,跑到誰那,誰就打,轉圈打人。跑不動的蹲下就讓抱著頭不許動,或頭頂牆,九十度的大彎腰撅著。倪淑芝等法輪功學員被打的皮開肉綻,有的頭被打的黑紫、腫大,人都打變形了,看不出模樣來。還有的腰椎骨、腿骨被打壞,全身上下沒有好地方。她們被迫害成這個樣子,可是下午回去後,倪淑芝等法輪功學員又被關在一個小屋裏,兩個人背靠背的坐著,屋裏又冷又潮,窗戶裂著縫,她們的手腳全被綁上,十二天十二宿不讓睡覺,一閉上眼睛就打,用四稜木棍往腳面上、腿上和後背打。

後來,倪淑芝被迫害的身體虛弱,血壓高,被送進病號監區。在病號監區她負責買菜、算賬、對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中旬,倪淑芝鼻子流血不止。當時,楊組長找到警察帶她到監獄醫院,院長趙英玲拿出藥棉給她止血。這下壞了,當倪淑芝把藥棉塞到鼻子裏時,像辣椒麵一樣,她覺的不對勁,馬上就把藥棉取出來,但是已經晚了,此後不長時間,倪淑芝就說不出話來、咳嗽、吃不下飯、腹瀉,不到一年,五臟就衰竭了。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倪淑芝回到了家中。此時,她全身浮腫。幾個月後,她身體更加虛弱。十二月份,親友帶她去醫院做全面檢查,發現肝、膽、腎、心臟、肺部、胃腸全部衰竭,有一個肺葉已經爛得只剩了一半。幾天後,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倪淑芝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九歲。

倪淑芝離世前表示,黑女監醫院院長趙英玲給的藥棉裏含有烈性毒藥,只要沾上一點點,五臟六腑就會被慢慢的侵蝕並衰竭。相似的情況還發生在繆曉露、鄭金波、陳偉君、王芳等法輪功學員身上,她們都是從黑女監的病號監區回家幾個月後離世的,她們的死和獄警下的藥都有關係。

不多舉例子了,這些觸目驚心的慘案,足以看出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凶殘暴虐。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僅僅是因為他們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僅僅是因為他們要修心向善做好人,這在任何正常的國度都難以想像。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在江澤民「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下,有眾多的官員和警察為了升官發財完全喪盡良知,他們的暴行罄竹難書。

這場迫害摧毀了中國的法制,更導致了中國大陸道德的全面下滑和淪喪,迫害使中國人成為了受害者,包括參與迫害者。中共對上億的法輪大法學員進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以及「打死算自殺」這樣滅絕人性的迫害,在國際上已經被定性為「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和酷刑罪」,等同於二戰時希特勒對猶太民族大屠殺的罪行。還有更慘的事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出售牟利這樣的反人類罪在國際上被曝光出來,這是這個星球上從來沒有過的罪惡,超出人類道德的底線。

善惡有報是天理。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都要為自己的所為承擔責任。中共中央電視台的主播羅京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時誹謗法輪功,全天二十四小時滾動播出。他雖年輕,年薪二十多萬元,可報應來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死時年僅四十八歲,名利地位瞬間化為烏有;原中共電視台社會專題部副主任陳虻(原名陳小兵)是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二零零八年死於胃癌,年僅四十七歲。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壞人,因車禍慘死、因突發病暴死、因故被殺死而遭惡報的案例很多,有的人在惡報來時有所悔悟,有的人連悔悟的機會都沒有,有的還殃及家人。

無論誰幹了甚麼?都是要承擔後果的。下面這些人遭到的惡報,都是因為他們迫害過法輪功學員:原呼蘭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常江海,主抓迫害法輪功,極其猖狂。他曾叫囂不怕報應,結果二零零二年一月暴死於麻將桌旁;呼蘭區白奎鎮派出所所長王學剛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出車禍,脾被摘除;呼蘭區公安分局警察孟慶玉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被汽車撞成重傷,始終神志不清;呼蘭區糧食局紀檢書記鄭義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患腦血栓、心臟病、糖尿病等死亡,年僅五十四歲;呼蘭區商業局工會主席王惠芳二零零一年除夕夜突發腦出血死亡。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中國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公、檢、法、司以及各級政府的工作人員遭惡報的案例數以萬計,奉勸仍執迷不悟、充當邪黨害人工具的那些人趕快停止作惡,棄惡從善,給自己和家人留一條後路。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7/哈爾濱市呼蘭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273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