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姨學做資料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六日】我是一名八零後女大法弟子,我老姨四十多歲了,是個思想挺單純的人,一直想學做大法真相資料,家裏設備都有。之前,有一回教老姨上明慧網,因為我還有事,就急匆匆的把上網過程教了一遍,她記著筆記,也沒練習,我就走了。後來,母親告訴,我老姨的機器黑色墨盒的燈不亮,四月二十九日,我帶了一個大的和小的黑墨盒就去了,這次去我心裏是沒有底的,新買的機器,還沒用,不知道出的甚麼問題,也不知道得教多長時間。

早晨八點多,就到了老姨家。我們把設備都擺放在熱乎乎的火炕上。老姨也告訴我機器黑色墨盒的燈不亮,找會做資料的同修來想做資料,不好使就沒用。我先把機器清洗一下,打了一張測試頁,黑色的一點也沒有,又清洗,又打測試頁,也是不出水,因為清洗了很多回,機器墨盒裏的墨水快沒了,我問老姨「有沒有墨水?」老姨說另一個同修家有,同修不在家,告訴她放在甚麼地方了,她去取。她走後,我在家發正念。等老姨回來,我一看是墨盒,不是墨水。墨盒安上也不好使。我就跟老姨說:「機器不好使,我們先學電腦吧。」

剛剛開始的時候,電腦運行的很慢,我很著急,半天打不開一個頁面,老姨就對我說,你得對它有耐心,不能急,我的心態就平穩了許多,等了一會兒,電腦就很快,越用越好用了。最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姨自己會上明慧網了,老姨告訴我,她自己照著筆記練。這樣,我們就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我們從下載開始學,老姨拿鼠標左右不分,並不知道怎麼用,每進行一步,老姨就仔細的記筆記,就包括左鍵單擊、雙擊,還是右鍵單擊都要寫上。還對我說:「我笨,我得記清楚些。」老姨就像個小孩似的,半趴在炕上記著筆記,還時不時的問我字怎麼寫,還對我說:「我學甚麼都慢,法上的正事就得學的快。」「這點文化沒白學,我小學五年級還沒念完。」說完呵呵一樂。雖然沒多少文化,我看她記的筆記,一步步有條不紊的,每一項都用細線分開,要做甚麼,一眼就可以找到在哪寫著。老姨沒有人的急躁,心態很平和,人也很平穩,我們在很輕鬆的氛圍中學著、練著。這和我的急躁和耍小聰明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看到了自己差距,我從內心裏感到對同修的敬佩。

下載學完了,到中午了,讓老姨休息休息,她就開始燒火做飯,我把打印頭拿出來,看到上面有一層絨,我就拿針管把打印頭放在水盆裏透了透,不時的跟老姨說句話,擦乾後,裝回機器,打了張測試頁,黑墨下水了,但是有斷格,清洗還是不行,就又拿出來透透,裝回去,打測試頁,成功了,我告訴老姨:「好了。」老姨高興的說:「我一直念正法口訣,真謝謝,謝謝!」我說:「咱們謝師父吧,師父管著呢。」老姨還激動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我剛到這機器沒弄好時,我到對面的房間打電話,想找另一個同修幫忙,回屋看見老姨在發正念,還跟打印機說:「你多幸運啊,來到大法弟子家,你也選擇美好的未來……」之類的話。老姨不懂技術,我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我自己家裏的機器,出現問題,透打印頭的,就沒成功過,同修總說透完還那樣,有時還說不如不透了。我想這回表面上我透了打印頭,同修發著正念,我也求師父,另外空間是師父幫我們了,把干擾的因素清理掉了,這面就好了。以往我陷在技術中解決問題,做事心很強,不修心。在這個過程中,老姨表面上沒說甚麼,就默默的發著正念,我想這就是圓容和配合吧。

機器好了,老姨飯也燒好了,本來很忙的那個同修,中午也回來了,還給我們送來了墨水,下午三點,老姨就學會了下載和打印,整個過程,無不體現著師尊的加持和呵護,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啊!

如有不正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6/老姨學做資料-272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