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亂法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在學員中做專場演講或巡迴交流就是在亂法。特別是在中共持續迫害法輪功的情況下,能在中國大陸這麼講的,背後一定都不簡單──即便其本身不是中共特務或被中共洗過腦的邪悟者,背後也都有中共特務的黑影,在被邪惡利用著還不願清醒。

然而,幾年來,一些地區一直有一部份學員及個別協調人,不僅熱衷於大型交流會,而且熱衷於邀請一個人或幾個人專場演講形式的所謂交流。有些地區已持續多年,有些地區新近發熱,在學員中不時引起波動、爭議以及間隔,給當地修煉、救人的環境造成負面影響。遼寧凌源、遼寧大連、吉林長春、吉林榆樹、河北秦皇島、河北衡水安平縣、河北石家莊、安徽、山東招遠、山東青島、黑龍江哈爾濱、黑龍江大慶、天津寧河、天津大港、天津塘沽、天津武清、內蒙古、山西、北京等地區都包括在內。有地區這種現象已有五年多了,還越演越烈,幾乎原來沒聽到的協調人都被組織去聽了。

演講者通常受到不同地區的專門邀請和熱心推崇,在聽講者的盲目崇拜和不理智讚美中自我膨脹,亂法不已;他們看似在「交流」,實質都是在宣講和鼓吹自己。其中有的宣講如何做他們地區的協調人,介紹他們的人說他們的交流會從大陸南邊某省市到北邊某省市,已做了多少多少場了,使有的同修對協調人有了特別的嚮往,也對該地區同修很崇拜;演講者自說如果他下令說不發明慧真相小冊子了,他們地區學員就會停止。有的名曰交流,卻說自己已修到宇宙以外了,不用修「真善忍」了,她和其他人不一樣,是來幫助學員提高的,本地學員已修成神的那部份都抓在了她的手中;該人還自編發正念的要領,讓學員按照其說的統一做。有的把師父的講法擺一桌子,讀一段師父講法,講一段自己的認識,講完之後讓學員提問,他來解答;有的直接解釋師父在海外的講法;有的吃住用長期由學員提供;有的根本不做三件事,專職做所謂的「幫助學員提高」;有的說自己修的已經「大自在了,一有執著一想就沒了」、「已經歸位了」;有的說自己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從未被迫害過,跟著他的人都沒被迫害過,所謂「交流」的整個過程都是「大哥」講,其他幾個人拿著電子書幫著找他講的在師父的講法哪頁哪頁,大談特談實質都是在談自己,還說他們去過很多地方。

在聽講者中,有不少人認為這些演講者「悟的真高」、「修的真好」、「真對」、「學了這麼多年的法都沒有聽他(她)們的幾句話提高的快」、「十多年白修了」、「不明白的聽你這麼一說全明白,講的真高太好了」,等等。據反映,一自稱是長春的人到某市及周邊做專場交流,在五天不到的時間裏至少講了八場,有一場聽眾多達百餘人,有的同修竟然兩場、三場的追著跟場聽,而且聽的過程中不少同修激動不已,少數當場淚流滿面、感慨萬千。沒參加的還後悔的不行。據說那幾天,該地區同修開車的、騎車的、坐車的東奔西跑的找、跟場,接待的小車接來送去的趕場。該人在有的場合說自己到哪裏是因為「有使命」,聽講的學員也說「這是師尊派你來幫助我們這裏提高的」等等;還有的說看人家修的好不好,就看人家雙盤腿坐那,開會一坐六七個小時不動,誰也比不了。報告結束之後,當地學員中對該「交流」所講的東西仍然讚揚聲不斷,對這種「交流」持不同意見的同修也議論不斷,在同修中產生了一種間隔。

還有的其它地區的人說,「修煉了這麼長時間也沒有悟到高層次的理,也沒有長功的感覺」,自從聽了某亂法者的交流後,「一下子上了高層次,沖到了宇宙外了」;還有的說按照該人自編的發正念的要領發正念,「明顯的感覺功在噌噌往上長」。曾有同修驅車五千公里找上門去聽從用天目指導修煉的人,回去之後也組織一幫人,找了幾個開天目的同修,以天目看到的情況作為指導。當有同修指出這種方式偏離法時,就拉攏法理不清的學員形成小圈子。

這些演講者、聽講者和組織者們,說出和聽到這麼多不理智的話、看到如此嚴重的亂法場面,卻不驚醒,這還不危險嗎?你們還在大法中嗎?問題是,有那麼多同修願意聽講,不是樹立對法的堅定和正念,而是升起對個人的崇拜,認為找到了提高的捷徑;用人心妄想圓滿和高層次,而不是實修提高心性。被帶動的學員中,相當一部份是被非法勞教、判刑過的,有一些曾放棄大法多年重又返上來的學員,有一些新學員,也有長期與大法脫節的、學法不深的老學員。

演講、組織和聽講的學員,都沒擺正自己與法的關係,沒有擺正自己與師父的關係,學人不學法,才敢去亂法的。

近年來有的地區出現多位協調人被綁架、被邪惡判了重刑,有個別人走入邪悟,不能說與演講和組織演講的這些亂法的事沒有關係。雖然隨著靜下心來學法,有些人的狀態有所好轉,但畢竟損失很大。

修煉沒有捷徑。海內外各地大法弟子面臨的問題或許有許多相似之處,那麼最後這些似是而非的、亂法的事,是不是在淘沙呢?要成為真金,只有端正對修煉的態度,學會以法為師,在大法中真正的向內修、提高心性,達到法的標準。

我們大法弟子的交流會一定要慎重,當年師父已經給我們做出了榜樣,開法會不能過頻,而且一定要提前審稿,不能在大法弟子中鼓吹背離法的言行。協調人不要有攀比、爭鬥、求名和證實自我之心,不要把不知底細的人往同修家或資料點領。幫助同修是應該的,但摻雜任何人心和魔性都會被邪惡利用。惑眾亂法,罪大無邊,如何償還?

最後再重複一遍,在學員中做專場演講或巡迴交流就是在亂法。特別是在中共持續迫害法輪功的情況下,能在中國大陸這麼講的,背後一定都不簡單。提醒大家學好師父為我們大法弟子寫的《猛擊一掌》、《永遠記住》、《修者忌》、《法定》,最好能背下來對照自己。

明慧編輯部
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