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明慧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剛剛一年,立足未穩,根基還沒打牢,許多東西還在感性認識上,舊勢力就迫不及待的、利用人中的敗類發動了對大法、大法弟子空前的、毫無人性、殘酷的迫害。

當時自己從一個殘疾人,變成一個健康人,正沐浴在浩蕩佛恩之中,對師父、對大法充滿感恩之心。突如其來的迫害讓我措手不及,自己來到北京國家信訪局、寫信給各地信訪局、政法委、國家、省市電視台、廣播電台反映大法的美好和超常。當時誤認為這是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

當時市裏五大班子的頭頭來過我家,鎮派出所更是常客,不請自來。我曾憤怒的指責政府人員:「我臥床不起的時候你們在哪?你們來過嗎?我失去勞動能力時你來過嗎?你們可曾關心過我缸裏有沒有米,家裏有沒有柴?大人孩子如何過,那時我小女兒才五歲呀!我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理的時候,誰問過我冷,誰問過我寒!今天我學法輪功好了,你們來了,不讓我學,不讓我煉,你們甚麼意思,我好了你們害氣是吧!你們還希望我像以前那樣的淒慘嗎?我只要能好了,你管我學甚麼呢?」

面對各方的騷擾,自己真的累了,真的不知如何才能闖過這場浩劫。那個時候真的很困惑,紙條式的假經文漫天飛,由於得法時間短,真假難辨。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得到一份一頁一版式的明慧網文章《正信之力可震邪》。迷茫中該同修的文章給我很大的啟示。面對魔難我不再意氣用事,對師對法堅定不移的正信、百折不撓的堅韌,理性的對待這場迫害,就一定能走過來。心中有底了,只要我在法中,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覺得自己有依靠了,硬氣了。同時自己第一次知道了「明慧」兩個字。

以後又見到了《明慧週刊》,真是喜出望外,就不斷的尋找,早些時候是一頁一版的大本,有時接到手已是皺巴巴的,自己確實愛不釋手。那時就已和明慧網結下了不解之緣,不管多難,千方百計的搜尋。直到有一天我也開了一朵小花(建立了家庭明慧資料點),才輕鬆自如的看到自己的明慧。

「明慧網」我是天天上,生怕落下甚麼。我把明慧網當成我修煉路上幫我辨是非、識正邪的好伙伴,假經文和一些亂法的東西本就不敢出現。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更是對我激勵尤佳。同修的正念正行、對法的理性昇華、慈悲眾生、放下生死助師正法的精進表現,更讓我看到差距,迎頭趕上。

師父告訴我們重大問題要看明慧網的態度。師父為了給大法弟子建立一個可信賴的網站,師父所有的經文和講法只在明慧網上發表,我還有甚麼可疑惑、還有甚麼理由不相信呢?不是明慧發表的經文你還去好奇甚麼呢?師父講的你不信,你信甚麼呢?你不信你還是大法弟子嗎?你還能在大法中修嗎?

之所以有假的經文在流傳,除了有人有意破壞和人好奇心外,許多同修不上明慧網也是一個原因。他不知道是不是師父在明慧網上發表的,好奇和無知攪在一起,促使一些人給了亂法者機會,給假經文市場。如果都能上明慧網,就會知道不在明慧上發表的當然是假的了。你也就不用看了。

不經常上明慧網的,有幾種原因,有的確實沒有條件;有的有條件也不願上、不敢上。我也遇到過這樣的人,明慧網有些文章不符合自己的理解和觀念,說甚麼明慧不是法,從而抵制明慧網。當然你有不同的理悟、不同的觀點,這都不錯。明慧網就是全世界大法弟子的一個切磋平台,天天都在切磋,你還用追著去聽演講、去找所謂的「高人」切磋?打開明慧網,有那麼多的智者在交流在大法中實修的體悟,金光閃閃,看者從不同角度受益。明慧網的文章乾淨純潔,法理清晰。如果每個同修都能上明慧網,就是天天都有人和你切磋。

前幾年,我們地區也組織聽一個東北同修的巡迴演講,當時就有的同修認為不妥,一個是環境不允許這樣興師動眾的,再一個覺得沒必要──作為東北同修若覺得有心得,滿可以寫成文章發到明慧網讓更多的同修受益,這樣東奔西走的影響自己精進實修,同時對當地同修也容易造成學人不學法。後來這批協調人許多遭到迫害,被邪黨判重刑。雖然原因很多,很可能這也是其中的一個。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明慧網也越來越成熟,對真修弟子在修煉中起的作用也越來越不容忽視。明慧網近來連續發表師父評語文章、明慧編輯部文章、通告。我自己就覺得:如果不能經常看明慧網,怎麼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呢?我是明慧的受益者,願大家都來關心明慧網,直接看明慧網,投稿明慧、支持明慧。

這只是自己在這許多年中的一個體悟,不符合法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