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公主嶺幾年來遭迫害的教訓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就從二零零六年說起吧。那年有幾個同修包括協調人一起被綁架,事後有同修提出是某某同修服裝店的座機電話被監控造成的,當時也產生了一些爭議,但沒有使更多的人重視。從那時起,每年都有一批同修遭綁架,大家也能坐下來向內找,可迫害還是不斷的發生。

後來有人也考慮了是環境的問題,但只是懷疑並沒有證據。每每也有同修提到和某服裝店同修來往密切的幾乎都被綁架了,叫大家注意,可這也是小範圍的傳,不能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近期有被釋放的同修從監獄出來說:那年我們被綁架後,在一次「提審」時,四平的國安特務拿出一張照片,是我去那服裝店同修家出來時,在外面被照下來的,背景是她家的樓房。那個國安還說:「你有一次去她家時,出來後你的自行車被放氣了你還不知咋回事?」還有一同修遭綁架,警察拿出一張照片,是在那個服裝店裏屋拍照的。還有一同修在服裝店對話時的錄音,警察都拿出來了,做非法定罪的證據。這說明那個服裝店的同修確實是被邪惡暗中利用著,她本人可能不知道。她自己也曾說過:她有一個同學在公主嶺公安局當警察,經常請她吃飯;公安局的某某某是她大哥的同學,一有事就跟她大哥說叫你妹妹出去躲幾天。也許邪惡在利用這個社會關係來監控這個同修,把她當成了「魚餌」,利用她和同修的接觸來尋找大法弟子,至此釀成了一年一次的集中遭綁架。

回憶起來這些遭迫害的同修基本上多數是與這個女同修來往頻繁的。有個同修在監獄被放的前一天,獄中的一位同修說,你出去後不要再和某某某(指服裝店同修)接觸了,我提醒你,你要提醒大家呀。這個事就已經不是孤立的了,大家應該警醒了,血的教訓應該使我們成熟了,一次次的被綁架遭迫害,使親人一次次的不理解,平時支持或不反對的家人都有說些不利於大法的話,影響了救度更多的眾生。同時也使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法官、獄警被推向了悲慘的境地。

筆者寫出這些事來,意在請大家注意,不要再馬馬虎虎的被邪惡鑽空子了,不要再把哥倆好、哥仨好的這種常人形式摻入大法修煉中了,教訓是慘重的,就連很少人知道修煉的徐桂英都在這種「密切」往來中被鑽了空子,被非法判四年。

這裏不是說這位女同修在配合邪惡幹壞事,因為你也是在修煉,你也知道這利害關係,但你千萬不要明知是怎麼回事卻不敢跟同修說。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我們應該共同的反迫害、解體這場迫害,以後必須避免這類迫害再次發生!不許邪惡肆無忌憚輕而易舉的迫害我們了!師父在《甚麼是大法弟子》中講:「你們救度世人想要叫他們醒過來、救度他們,你們自己也得醒啊、也得醒悟。」我們真的得醒悟了,不要叫邪惡利用了!

特別是有一部份同修還在圍繞著這個同修以眾星捧月的方式作為對她的圓融,恰恰她本人就有這種求之不得的心,抬高自己。最近,為了她現在這個服裝店的生意,在五月初搞了一次某某表演,動用了很多同修;有發單子的、有表演的、有專門來捧場的,這種表演是能夠證實法呢,還是能夠救世人呢?佔用了同修做好三件事的寶貴時間。如果你為了自己的生意搞甚麼活動都沒錯,但必須聘請世人來做,一旦招集很多同修參與此事,是不是就錯了!因為這是大陸,必然涉及安全問題,這不是麻木嘛!如果搞了錄像那不是自我暴露嗎!參與此事的同修啊,千萬要以法為師啊!不要用人心去維護人。公主嶺的同修被迫害的是相當慘重的。大陸大法弟子的安全是很主要的,不利於安全的事就不能做,誰能保證去觀看的人群中有沒有惡警、特務?他們去幹了甚麼,照相?攝像?

據同修觀察,直到今天,還有的同修用手機通話時,還不注意,甚麼都說。其實,別看現在表面上不那麼邪惡了,可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一天也沒有放鬆,有可能邪惡還在利用著這個同修的環境繼續監視,流氓政府一有風吹草動可能就會給惡人行惡的機會。

如有不善的地方,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