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安嶺血雨腥風十三年(七)

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部份實例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四日】(接上文)法輪大法慈悲與威嚴同在。所有在艱難的環境下還能堅守良知、善待大法的人都將得到福報,擁有光明的未來。所有迫害法輪功的人不管是否被曝光出來,都將為自己的所為去承受償還,不僅將面臨人間法律的審判,更會在天理報應中償還欠下的血債。

1、周津生駕車從橋上墜落當場死亡

周津生是大興安嶺韓家園派出所所長。一九九九年九月韓家園法輪功學員王敏進京證實法被非法劫回,在看守所周津生打王敏的嘴巴子,後來逼王敏坐在地上,周津生用皮鞋踢,把王敏肋骨踢斷好幾根,導致王敏一週左右不能進食,身心受到嚴重傷害。韓家園大法學員楊成平、申玉芹被從北京綁架回後,周津生用一種特製的鞭子打她們,周津生還用一種讓她們兩人半趴在桌子上,在身上放塊木板,在木板上用杯裝滿水,水一旦流出就體罰她們。當時被打的大法學員向周津生講法輪功真相,他根本就不聽。

一年後,周津生駕車從橋上墜落當場死亡,腦漿流出,死狀極慘,同車還有一人,卻只是受了點輕傷。

2、加格達奇看守所所長董豔軍惡報死亡

董豔軍,一九九九年從武警部隊轉業分配到加格達奇區公安局看守所,他先後擔任看守所指導員和所長。董豔軍品質惡劣,他周圍的人都討厭他。明慧網報導的被迫害致死的大興安嶺法輪功學員盧玉平、李海燕生前被非法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期間受酷刑殘害,當時的看守所所長董豔軍負有很大責任。當時兩位法輪功學員在加格達奇看守所被酷刑迫害的事實:

二零零二年五月,值班獄警王華在值班室對松嶺法輪功學員盧玉平非法搜身,搜出二百多元現金,開票入帳。隨後幾個便衣又搜了一遍,然後強行將盧玉平帶到審訊室,用手銬將盧玉平雙手反銬在鐵椅子上,雙腳和身體也被固定在鐵椅子上,穿著單衣,鞋被脫掉。隨後他們在惡警馬勇的指揮下,對盧玉平進行肉體摧殘和人格侮辱:三角帶做的皮鞭、皮腰帶、鞋底、香煙、白酒、手銬、拳腳等劈頭蓋臉,打昏迷了就用涼水澆醒再打,再從鐵椅子上解下來,幾個人按住頭、手和腳,扒光衣服,用皮鞭、腰帶等狠抽其後身,皮腰帶幾乎都打斷了。然後再反鎖在鐵椅子上狠砸手銬,狠打後背、手背和腳背,手背腫高了就解下來,幾個人按在桌面上狠狠的揉,然後再把盧玉平反鎖在鐵椅子上,致使盧玉平呼吸困難、奄奄一息。在這種境況下,那個小個子惡警竟毫無人性的說「工具不全」,馬勇點燃兩支煙強行插進盧玉平的鼻孔裏,此時大興安嶺松嶺區六一零辦公室頭目董偉逼迫盧玉平說清「釋放這些日子每天都在哪兒了」。很快兩支煙「吸」沒了,小個子奸笑著說:「吸的還挺快,接上接上。」他們拿來瓶裝白酒,將盧玉平的嘴撬開將白酒灌入,且叫囂:「叫你破戒!」他們上午十時到半夜零時,連續對盧玉平身心摧殘長達十四小時,麻臉人馬勇見盧玉平沒任何口供,最後對值班獄警王華說:「把他送進死刑管號。」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女法輪功學員李海燕被綁架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在審訊時因不配合惡警,不說姓名地址,被酷刑毒打十四個小時,遍體鱗傷,惡徒將她卡在老虎凳上,用鐵條皮帶抽打,背部打的青紫,腿不能行走。在酷刑時惡警往李海燕兩個鼻孔插入點燃的香煙,往嘴裏灌酒,迫害期間李海燕絕食二十多天,灌食後腹部積水,不能吃飯。

董豔軍接觸過多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們慈悲的給董豔軍講真相,勸董豔軍不要迫害法輪功,可是董豔軍還是參與迫害。當時被非法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在場的犯人和警察還都記得在董豔軍惡報死亡之前,法輪功學員李萍與董豔軍的對話

李萍:「董所長,迫害法輪功,你錯了。」
董豔軍:「錯了,我負法律責任。」
李萍:「你會遭報應的。」

'董豔軍'
董豔軍

就在李萍跟董豔軍談話二十多天後,也就是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日,在加格達奇居民樓內發生引燃室內液化氣爆炸事件中,就見一道藍光閃過,隨後就是一聲巨響,沒來得及將手搭上陽台的董豔軍被爆炸的強大氣浪從雲梯上擊倒在地,董豔軍因顱腦損傷而死亡。

3、謾罵法輪功學員 惡報家人

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惡警管理科長趙淑梅每到值班時,就親自上陣指揮惡警、惡犯們迫害法輪功學員,嘴裏還罵:「明年就是你們的周年」。後來趙淑梅的丈夫騎摩托車撞大樹上遭惡報死了,趙淑梅再也不敢罵「明年就是你們的周年」這句話了。

4、楊凱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天譴

黑龍江省塔河縣國保大隊女惡警楊凱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特別是對女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抄家、劫持、搜身、搜鋪、監視、蹲坑、惡告等等迫害。楊凱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了天譴:二零零四年五月,楊凱自家的服裝店著火,經濟損失達十餘萬元。

5、韓家園看守所徐海河、張金常遭惡報

大興安嶺韓家園看守所副所長徐海河,在法輪功學員被關押看守所期間發現法輪功學員手中有大法書,就強行將大法書搶去,並將大法書燒毀。在平時,徐海河還利用少給食物等手段體罰法輪功學員,並將法輪功學員的錢物裝入看守所所長張金常和徐海河二人的口袋。張金常平時利用手中的權力,強迫法輪功學員為他家種菜地等。逼迫法輪功學員們在早晨三點多鐘起來給他家裝木耳段,早晨五點多鐘用車拉、用桶抬大糞湯為他家或看守所澆菜地,烈日炎炎的夏天中午十一、二點鐘逼迫法輪功學員們去地裏拔草,故意折磨曬法輪功學員。

在二零零四年,張金常遭惡報被撤職,而徐海河在二零零四年遭惡報死亡,死時三十多歲。

徐海河在遭惡報前,家人也跟著遭報,他妻子曾利用徐的權力,迫使法輪功學員為他家洗衣服、種地等,在徐海河遭惡報前一年他妻子喝藥自殺而亡。

6、犯人王代群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

二零零四年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李萍、肖愛玲、任秀英於四月被惡警們酷刑折磨。肖愛玲、任秀英分別被吊起來銬上。李萍由一名刑事犯看著。打人兇狠的惡犯王代群之前對谷亞榮暴打,打的多次昏死過去,並對谷亞榮說:「你死了就說是犯心臟病死的。」最後逼迫谷亞榮奴工。王代群自告奮勇來折磨李萍。因李萍閉眼,以在她說話時李萍沒睜眼為由大打出手,企圖以此手段逼迫李萍屈服。李萍呼喊著報告警察的情況下,卻繼續遭毒打。

王代群這種所謂的惡犯頭,連犯人也不敢惹她,打人手法很專業,這種品質的惡犯卻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惡警利用來迫害法輪功。當惡警喬麗娜趕到現場時,強詞奪理說李萍和王代群打架,並把王代群叫出去「訓了」,可一會兒就回來後,王代群繼續折磨迫害李萍。因李萍不說話,王代群便用手指上蒙上很粗布絲的布擦李萍的眼睛長達半個多小時。抓著李萍的頭髮,用膝蓋使勁頂李萍的胸口,拽著李萍打,李萍的頭髮被拽掉一地,李萍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來,王代群還拽著打。後來李萍把挨打的事告訴了其他法輪功學員,惡警喬麗娜將李萍大罵一頓,罰李萍反省到十二點才讓休息。

後來王代群惡報雙眼看不到東西,腰痛的也不能走路,還被惡警大罵。她自己說:「法輪功(學員)知道了就得說我遭報應了。」

7、呼中區六一零主任梁興患喉癌身亡

大興安嶺呼中區六一零主任梁興,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善意忠告,誹謗大法。他一跳多高地叫嚷:「我就狂,我就狂。」梁興於二零零六年六月,身患喉癌惡報身亡。

8、李志華遭惡報,患肝癌死亡

李志華,男,大興安嶺塔河縣六一零主任。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他在幕前幕後多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的迫害。在此僅舉兩例:

二零零一年一月,李志華用他的偽善欺騙了塔河縣法輪功學員高淑英的家人及單位領導。在高淑英一再給其講真相的情況下,李志華等人還是找來大夫,幾個人把高淑英按倒在地上強行注射了不明藥物。在高淑英失去知覺,昏迷的狀態下,李志華等人把高淑英劫持到了黑龍江省北安精神病院迫害。高淑英受盡了摧殘,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還被勒索一萬二百元錢。

二零零六年五月,李志華和一個王姓警察來到綏化勞教所,強迫被劫持到這裏的塔河縣法輪功學員袁延明,逼迫他說資料是塔河縣法輪功學員楊宗英給的,企圖再去綁架楊宗英。楊宗英當時已經被迫害得流離失所,還帶著個六歲的孩子。楊宗英的丈夫(法輪功學員)已經被劫持到杭州監獄迫害。就因為李志華伙同其他惡警的迫害,不久,楊宗英就被綁架到了齊齊哈爾勞教所。在楊宗英被劫持的兩年裏,她年幼的女兒成了無家可歸的孩子。李志華還逼迫塔河三中及塔河四小等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寫不修煉保證。

善惡有報是天理。歷來迫害正信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的。二零一零年六月,李志華遭惡報,大家知道患肝癌是非常痛苦的,李志華在極痛苦中患肝癌惡報死亡。

9、塔河公安局副局長鄧華 車禍多處骨折

鄧華,男,現在五十五歲,一九九九年任大興安嶺塔河縣建設派出所所長,之後擔任塔河縣公安局副局長,是塔河縣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十二年裏,鄧華對大興安嶺塔河縣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負有責任,給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上和身體上的創傷。

十二年來,法輪功學員不斷的給鄧華講真相,鄧華聽不進法輪功學員的善心勸告,多年的惡行招來了報應。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鄧華自己開車出車禍,造成鎖骨粉碎性骨折、肋骨骨折、腰椎骨折等多處骨折。

'鄧華'
鄧華

10、韓家園朱以斌遭槍擊惡報身亡

朱以斌,男,三十多歲,呼瑪縣韓家園看守所的警察,後來調到韓家園新興派出所當警察。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朱以斌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是上級指令的他也積極參與迫害。我們來列舉兩件朱以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實例。

二零零零年一月,法輪功學員趙培金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韓家園看守所,在趙培金剛走進看守所走廊時,遇到惡警朱以斌。以往被抓到這裏的犯人都是垂頭喪氣,活不起死不起的樣子,而趙培金雖然被綁架坐火車折騰了幾天,但是仍然透露著大法中修煉出來的特有的氣質一身正氣。朱以斌看到很生氣的說:「都到這地方來了,還傲甚麼傲。拿手銬把她銬上。」邊說邊去找手銬。

當天晚上,韓家園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王雲龍劫持趙培金到一個空屋子裏暴打酷刑,朱以斌從門口路過,進來就惡狠狠的打趙培金嘴巴子,嘴裏還罵罵咧咧的,想在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面前顯示,他迫害法輪功學員多麼賣力。

朱以斌對法輪功學員動不動就謾罵。被韓家園看守所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夏秀梅,趙培金等法輪功學員都被朱以斌無緣無故的謾罵。

朱以斌的惡行很快就得到了惡報。在他剛調到韓家園新興派出所幾個月後,在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五日晚二十一點半,朱以斌和新興派出所的另一名警察韓松男在韓家園工業區護林街上巡邏,被人用槍擊中,朱以斌的手和肚子被擊中,鮮血淋漓。一個多小時後,在轉送十八站林業局醫院的途中朱以斌急性失血死亡。而與朱以斌一起巡邏的另一個警察韓松男卻安然無恙。

'朱以斌'
朱以斌

11、孫立國迫害法輪功學員,惡報連連

孫立國,男,四十九歲,大興安嶺地區塔河建設派出所片警。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孫立國一直參與所管轄區法輪功學員的逼迫、抄家、綁架、騷擾、惡告等等迫害。特別是每逢中共「敏感日」就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給法輪功學員和家人身心都造成很大的傷害。以下舉兩例孫立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1)二零零六年六月,惡警孫立國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楊雲傑家,發現有大法資料,和一本《轉法輪》,楊雲傑把書拿著放在身上,孫立國看見過來就跟楊雲傑搶了起來,在楊雲傑身上把《轉法輪》搶走。楊雲傑要走,孫立國不讓,把大門鎖上,隨後惡告給塔河縣公安局。

塔河公安局惡警六、七人開兩輛警車闖入楊雲傑家進行非法抄家,強行搶走電腦、MP3打印機、大法書籍、資料、手機、皮包、電子書等個人物品,還把大法書籍、資料進行現場拍照等,孫立國等惡警強行給楊雲傑戴上手銬拽上警車,綁架到塔河公安局。

他們把楊雲傑銬在椅子上,輪流提審,兩天兩夜沒讓楊雲傑睡覺。楊雲傑在塔河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二十天後,在六天沒有吃東西的情況下,被塔河縣公安局劫持到齊齊哈爾勞教所勞教迫害二年。

由於孫立國的迫害給楊雲傑的家人帶來巨大痛苦。楊雲傑被關押期間,惡警們到塔河縣二中非法提審楊雲傑正在上高中的孩子,對孩子恐嚇威脅。孩子精神壓力很大,後來孩子精神恍惚,鼻子流血不止,吃不下飯,迷糊,強挺著學習,原來成績優秀、健康向上的好孩子被害成這樣。在母親被勞教期間,孩子高考落榜。

(2)二零零零年六月塔河建設派出所警察孫立國等人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楊宗波家,把楊宗波關進看守所。致使楊宗波關押四十多天後勞教一年,其後,家人由於楊宗波一次次被綁架,孫立國等惡警一次次到家騷擾,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更為惡警的騷擾感到生活的壓力和恐懼。二零零零年八月楊宗波妻子因為承受不了楊宗波一次次被綁架、惡警一次次到家騷擾的恐懼,要與楊宗波離婚。當時楊宗波被非法關押在塔河縣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開庭,塔河縣法院以楊宗波修煉法輪大法而強行判楊宗波跟妻子離婚。

二零零一年孫立國在楊宗波解教回家之前,強行把楊宗波的戶口遷出,送到楊宗波父母家並勒索四元錢一溜了之。之後孫立國更是三天兩頭就上楊宗波家騷擾。今天逼迫楊宗波簽字、明天逼要照片,看楊宗波不在家,不配合,孫立國就逼不明真相家人代簽,對楊宗波家人進行迫害。

孫立國的惡行得到報應。他迫害法輪功學員離婚不久,他媳婦也離他而去,孫立國也離婚了。接著他的爸爸患癌症死了,一個月後,他媽媽也診斷出得了膀胱癌。從那時起,他媽媽就時不時的去大醫院醫治、化療。老人遭罪,兒女跟著搭錢、折騰。孫立國患了嚴重的肛瘘,疼痛難忍。

'孫立國'
孫立國

孫立國,男,49歲,職務:社區警察
警號:141526
電話號碼:0457-3662241(辦)13845784571,15245792006(手機)
管轄區域:北安街、向陽路、北新街
辦公地點:塔河縣建設派出所1樓
塔河建設派出所電子郵箱:thxgajjspcs@163.com

12、惡犯李龍、賀海龍迫害法輪功學員 惡報身亡

二零零三年冬季,被非法關押在泰來監獄的大興安嶺地區法輪功學員盧玉平和其他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在獄中堅持煉功,遭到監獄及包夾犯人的深重迫害。看管迫害盧玉平的四個犯人包夾是李龍、賀海龍、高小明、張志強。其中李龍、賀海龍二零零四年出監,當年二人酒後殺人,雙雙惡報身亡。

13、加格達奇六一零主任李江嶺惡行殃及家人

李江嶺,男,六十來歲,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六一零主任,積極參與對大興安嶺的法輪功學員判刑、勞教迫害。李江嶺惡行殃及家人,他的妻子患癌症死亡。

14、政保科科長迫害法輪功惡報死亡

加格達奇公安局政保科劉科長,男,當時五十多歲,主管迫害法輪功,在任職期間參與了所有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後來得癌症死亡。

15、杜志和綁架法輪功學員 患肺癌死亡

杜志和,男,加格達奇衛東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後,杜志和積極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

一次,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龔本花去孫鳳奇、王鳳蓮夫婦家串門,剛坐十分鐘,杜志和及其他惡警非法闖了進來,非法抄家,把三位法輪功學員同時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孫鳳奇和王鳳蓮被非法關押加格達奇看守所關押四十天,被勒索二萬元錢才被釋放。龔本花被非法勞教迫害三年。

不久,杜志和就患肺癌惡報死亡。

16、加格達奇乘警隊隊長梁家東患癌症惡報身亡

梁家東,男,五十一歲,原黑龍江省齊齊哈爾鐵路警察分處加格達奇乘警隊大隊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梁家東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瘋狂查堵、迫害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共迫害大興安嶺地區法輪功學員二百多人(外地法輪功學員被梁家東迫害的無法統計)。每名法輪功學員被他強迫罰款一千元至五千元不等。除了少量上交外,大部佔為己有。梁家東壞事幹絕,終遭惡報,於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患癌症身亡。

17、加格達奇區看守所惡警張臣突發心臟病

二零零二年三月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看守所惡警張臣,受上級指使,昧著良心對非法關押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野蠻灌食迫害。張臣當場遭到惡報:剛給塔河縣法輪功學員孟昭紅迫害灌完食,毆打完孟昭紅。大約不到二十分鐘,張臣就突發心臟病,住院四十多天,花了很多錢遭了兩個月的罪,才能勉強上班。

18、林業局公安局副局長高群被解職

高群,男,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林業局公安局副局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高群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抄家、綁架,監控、逼迫、對法輪功學員的人格侮辱等等迫害。二零零零年,高群伙同加格達奇公安局,加格達奇鐵路公安局等部門的惡警去大興安嶺駐北京辦事處,把去北京上訪的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楊雪君、賈麗新、任萬傑等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一次,他當著一些女法輪功學員的面說:「你們要跑(去北京上訪)的話,我就把你們的衣服都脫的光溜溜的扔到車底下去。」

高群幾次召集加格達奇區林業局公安局會議,謾罵大法師父,罵大法。高群故意製造恐怖氣氛,製造迫害現場,再突然將法輪功學員任萬傑劫持到公安局會議室會場,逼迫任萬傑放棄大法修煉,欺騙、逼迫法輪功學員錄誣陷法輪功的視頻。
高群的惡行得到了報應。不久,高群官職連降兩次一降到底。第一次高群因為槍走火,被降職半級,不被重用。不久,官職又降一次,成為普通警察。

加格達奇林業地區公安局:0457-2159943

19、衛東派出所惡警曲宗斌惡報患胃癌

二零零二年,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公安局衛東派出所惡警曲宗斌,緊隨江羅犯罪集團,執法犯法,參與主管迫害法輪功的迫害。曲宗斌遭到惡報,得了胃癌。

20、尚德友迫害法輪功學員惡報患腎癌

一直堅持迫害法輪功的加格達奇鐵路醫院副院長尚德友,在法輪功學員李萍從監獄迫害回家後,李萍又被單位開除,李萍不得不在個體醫院打工,尚德友對那家醫院院長說:「此人不可用,她是法輪功頑固分子。」這給李萍帶來了很多麻煩。現在尚德友惡報得了腎癌,做了手術。做了中共牽驢他拔橛子的傻事。

21、肖連彬迫害法輪功惡報患重眼疾

肖連彬,男,五十多歲,塔河縣新建派出所邪黨書記。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肖連彬參與了對多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肖連彬原來在塔河刑警大隊時,對塔河縣法輪功學員張麗華酷刑上大掛。二零一零年五月,塔河新建派出所書記肖連彬及惡警王國義闖入法輪功學員孫同美及孫同娥家騷擾,逼迫她們放棄修煉法輪大法。肖連彬蠻橫地抓住七十來歲的孫同美的手強行按手印。

新建派出所所管轄區域,家住總隊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就有:吳紅(被綁架、罰款)、孫同美(三次被綁架、罰款、流離失所)、高淑英(綁架精神病院、被離婚、下崗、多次綁架關押、被勞教、勒索、迫害致殘)、呂秀鳳(二次綁架關押、勞教、罰款)、姚文峰(綁架關押、罰款)、李華(被綁架關押、罰款、勞教,迫害致死)、吳豔春(綁架關押、罰款、迫害致死)、陳秀雲(綁架關押、罰款)、謝運超(綁架、關押、罰款)等。肖連彬作為塔河縣刑警大隊的惡警和塔河縣新建派出所的書記,以上法輪功學員的被迫害肖連彬負有一定的責任。

肖連彬現在報應了,整日整夜雙眼疼痛難忍,晚上痛的睡不著覺。
塔河新建派出所電話:0457-3662478 0457-3698769(辦)

22、助紂為虐 遭惡報身亡

蘭日昌,男,四十一歲,家住塔河縣塔南三處。蘭日昌下崗後,開出租車維持生活。二零零一年,蘭日昌構陷法輪功學員袁延明和田金鈴,打電話惡告給塔南派出所。當天這兩位法輪功學員被抄家,大法書籍等被掠走,並被綁架到塔河看守所。田金鈴被非法關押塔河縣看守所十五天,罰款七百多元。袁延明被綁架到塔河看守所關押半個月,罰款二千元。由於蘭日昌的構陷,給兩位法輪功學員及家人的精神上帶來很大傷害,經濟上帶來很大損失。

不久,蘭日昌的兒子與人打仗,拿刀把對方扎傷了。受害人家屬要八千元,後來托人說情,要了三千元,私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蘭日昌修車。在修車的過程中,他把車前蓋翻上去,鑽裏面去修車,車前蓋突然砸下來,蘭日昌被砸死。

23、塔河縣塔南派出所所長吳國峰迫害法輪功不久,惡報被革職。

善惡有報 天理不可抗拒

迫害法輪功的壞人,因車禍慘死、因突發病暴死、因故被人殺死的案例很多,有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有所悔悟,有的人連悔悟的機會都沒有,有的還殃及家人。他們的年齡從二十多歲到五十幾歲不等,正是老百姓俗稱的黃金年齡。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善惡必報」是永恆的天理,從來不會因為人的無知和否認而不存在。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在人類歷史上,不論是誰,都要為自己犯下的罪行去承擔。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實例報導出來的有許多,沒報導的還有很多。望參與迫害者趕快清醒,停止作惡。願所有不想失去未來的警界同胞們明智謀身,良知決斷。抓緊有限的時間善待法輪功學員,在善、惡面前選擇正義與良知,法輪功學員會知道,上天也會看到。停止迫害、彌補罪過,守住自己的良知善念,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條美好之路。

結束語

本文中所述大興安嶺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案例,只是迫害的冰山一角,十三年的巨大苦難以及迫害者的罪惡難以用一篇綜述來承載,但已經足以見證中共的邪惡和迫害者的殘酷。

修煉法輪功,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在中國是完全合法的。法輪功是正法,這是世界公認的事實。法輪功已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教人心向善,道德昇華,身體健康,贏得了全世界廣泛的歡迎和尊重。

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僅僅是因為他們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僅僅是因為他們要修心向善做好人,這在任何正常的國度都難以想像。這場迫害摧毀了中國的法制,更導致了中國大陸道德的全面下滑和淪喪,迫害使中國人成為了受害者,包括參與迫害者。所有恪守善念、良知,支持法輪功,善待法輪功學員的好人,一定會得到上天的賜福。法輪功學員和家人都不會忘記在艱難的歲月裏給予幫助和支持的人們。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都要為自己的所為承擔責任,善惡有報的天理任何人也抗拒不了。

今天人類的每一個人都在直面法輪功這個最大的核心問題,所有生命都在對待法輪功的態度上擺放著自己生命的未來位置。在無知中曾經迫害法輪功的人,趕快醒悟,靜心了解法輪功真相,放棄手中的皮鞭,唾棄中共惡黨,彌補過錯,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未來,真正開始新的生活。

(全篇完)

附錄1:被非法判刑、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名單(19KB)
附錄2:法輪功學員被集體綁架部份案例(79KB)
附錄3:各區縣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例(57KB)
附錄4:參與迫害的單位、惡人以及法院、檢察院、司法局信息(1.3MB)
附錄5:惡人惡行及警察系統相關人員信息(1.2MB)
附錄6:大興安嶺地區相關人員信息(320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