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王建忠在公安局、勞教所遭受的酷刑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內蒙古霍林郭勒市王建忠先生,出生於一九五八年,他在經營飯店那年,得了一種怪病,高燒不退,醫生千方百計施治無效,不敢再用藥了,讓他妻子領回家,說想吃點啥就吃點啥。王建忠的老父親對他說:「霍市一小西側旱冰場有煉功的,你去試試。」他去了,有一個人告訴他:「你想煉功,明天再來,今天煉完了。」第二天王建忠提前去了,問煉功要不要錢?回答說:「法輪功義務教功,不收錢。」

煉功僅用了半個多月,王建忠所患疾病不翼而飛,感覺一身輕,從此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自中共邪黨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以來,王建忠受到了嚴重的迫害,在圖牧吉勞教期間被打斷肋骨,耳朵、眼睛打出血,遭受電擊、吊銬、強迫不讓睡覺等非人摧殘與殘酷迫害。

一、在公安局鼻子被打出血、在看守所肋骨被打斷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法輪功弟子周麗英被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關押已達十五天,但警察還不放人,王建忠去找國保大隊隊長李布和,詢問一下為甚麼還不放人?王建忠把資料隨手放在窗台上,一個女警察問放的是甚麼,就把王建忠帶到國保大隊,屋裏有幾個警察,問怎麼回事?王建忠說找李布和,李布和不在,有一個警察拿著材料問這又是怎麼回事?王建忠不回答,那個警察就把王建忠的鼻子打出了血,血流了一地。然後又把他挾持到看守所。

王建忠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看守所就把王建忠用銬子銬在柱子上,惡警指使做飯的犯人,把王建忠按倒在地,看守所的獄醫李愛學和惡警吉延斌,拿著皮帶抽他,皮帶是三角膠皮帶,不需要用力就能打出血,何況兩個惡警沒頭沒臉的亂抽。除了臉與頭,所有的部位都抽個遍,致使王建忠的左側多根肋骨被打斷。

後來惡警把王建忠關到當地有名的痞子王鳳學的監舍裏,目的是讓王鳳學「收拾」他。他進了監舍裏,在王建忠開飯店時就認識王鳳學。王鳳學為了整治王建忠,就裝著不認識。全屋在押犯人大部份都參與了,他們用水盆接涼水,讓王建忠蹲著,潑了數十盆涼水。正是深秋,塞北更是氣候冷的早,涼水浸骨入髓。

酷刑演示:潑冷水
酷刑演示:潑冷水

過了一個星期,牢頭王鳳學受惡警指使,又對王建忠潑涼水數十盆,凍的王建忠全身直打哆嗦。王鳳學過來用腳踢,沒踢著王建忠,反而自己把腿崴了一下,以後走路一跛一拐的。他自己還說:「這法輪功真是有神管啊。」

在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月後,王建忠又被挾持到圖牧吉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在圖牧吉勞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與殘酷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剛進勞教所體檢,因為王建忠肋骨被惡警打斷,勞教所不接收,送他的惡警在勞教所反覆找了好幾趟,不知用了甚麼手段,最終勞教所還是收下了被打斷肋骨的王建忠。

1、在入所隊受到四次電擊,眼睛、耳朵打出了血

第一次是惡警黃志剛,強迫王建忠編織汽車靠背墊子,王建忠拒絕做奴工,惡警黃志剛就用三十萬伏的高壓電棍電擊他。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第二次王建忠與一個犯人發生口角,因為這個犯人是惡警佟崇軍的親屬,在犯人的調唆下,被惡警佟崇軍電擊一次。電擊後,還不肯罷休,繼續拳打腳踢,直到把王建忠的眼睛打出了血。

第三次是王建忠大聲背《轉法輪》,惡警付愛利是勞教所大隊長,他聽到了,就把王建忠叫出去,惡警付愛利說:「你還敢背法?」他先用電棍電擊,電棍冒著火星,他見電棍在王建忠的身上不起作用,他又在地面上潑上水,強迫王建忠光著腳站在水面上,電擊水面,用二根電棍交換著輪番電擊。當天晚上,用三個臨時招聘上來的護衛隊看著王建忠,三個人輪班睡覺,用各種損招不讓王建忠睡覺。只要他閉眼睛,就往身上潑涼水、撥拉腦袋、下巴,說:「精神精神,別睡過去。」連續折磨了王建忠七天,七天之中沒讓王建忠閉一會眼睛。惡警付愛利,還讓王建忠承認錯誤,王建忠說背法沒有錯,始終不屈服。

第四次,惡警李可民,以王建忠不服從管理為由,電擊、毒打王建忠,一巴掌正好打在王建忠的左耳朵上,左耳道立刻流出了血。

2、在二中隊遭受抹辣椒麵、吊銬、掐大腿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王建忠被分到二中隊,遭受到惡警的嚴重迫害。王建忠聲明自己在入所隊被逼迫而寫的「三書」,向勞教所教導員王利偉聲明作廢,惡警王利偉就指使一個犯人,往王建忠的內褲上抹辣椒麵。

王建忠在勞教隊煉功,在監控錄像被惡警畢國慶發現了,就把王建忠用兩個手銬銬住,掛在床頭的欄杆上,吊起來,腳尖離地,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兩個手腕上。疼痛難忍,王建忠把頭撞在鐵床上的三角鐵上,撞的頭破血流,中隊長周建國才讓人把他放下來。從晚上十點多鐘,一直吊到第二天下午四點多,惡警畢國慶還把全所的大法弟子都叫來觀看,叫囂說這就是煉功的下場。

第二次,王建忠為聲援幾個被關小號的法輪大法弟子,在樓道裏喊法輪大法好,又被畢國慶吊起來,害怕王建忠撞頭,給他戴個皮棉帽子,吊了半天才放下來。

二零零八年十月份,惡警周建國指使犯人頭子張喜海,強迫王建忠天天跟著出工,一直到出勞教所,王建忠還在做奴工。這個犯人頭子還掐王建忠的大腿內側的肌肉,導致兩條腿腫脹起來,膚色紫黑,連上廁所時都蹲不下。二十多天才漸漸恢復。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王建忠結束了一年半的魔窟生涯。

迫害類型:非法關押、非法勞教、毆打、電擊、吊銬、潑涼水、抹辣椒麵、掐大腿、不讓睡覺

迫害單位及相關單人員:
霍林河公安局副局長:王宏、
霍林河公安局國保大隊:李布和、官兵、孔凡林、張德立、
霍林河看守所:李愛學、吉延斌、
霍林河看守所犯人:王鳳學
圖牧吉勞教所所長:焦富有、
圖牧吉勞教男隊:黃志剛、周建國、畢國慶、王利偉、李可民、佟崇軍、付愛利
圖牧吉勞教男隊犯人:張喜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