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東勞教所:酷刑、性侵害、逼吃大便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在遇到法輪大法之前,我是一個迷失在紅塵中、只知追求享樂的無知生命,為了賺錢,鋌而走險撈偏門,後來被抓坐牢。

獄中幸遇大法弟子

在獄中,我有幸和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一起,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我驚訝於她們那無私無我的境界,以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堅忍。

當時的我滿身的惡習,說話、做事都沒正經樣子,而大法弟子們不嫌棄我,時時善意的開導我、幫助我,使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平生第一次明白了為甚麼要做一個好人。我深受感動,從她們身上,我看到了大法的偉大。

我深深地相信,只有通過修煉大法,才能改變自己的惡習,使自己脫胎換骨,變成一個真正的好人。我發自內心的渴望自己變成一個好人。於是在監獄那種惡劣的環境下,我義無反顧,毅然堂堂正正地走進大法修煉中。

當了好人被綁架

刑滿回家後,我繼續一個人修煉。有一次,我因為大法資料的事被惡警綁架,被劫持到江蘇句東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句東勞教所是出了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在那裏,我受盡了各種非人的殘酷迫害。

過去,我因為犯罪被判刑坐牢,那是我做了壞事而罪有應得。現在我為了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卻也被抓來坐牢,這是甚麼道理?我想到,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使我從一個過去的滿身惡習的壞人,變成了一個一心向善、身心健康的好人,我何罪有之?我沒有罪!法輪大法好!這是我切身的感受,大法使我脫胎換骨,重新做人。我發誓,只聽師父的話,其他任何人的話都不聽,絕不配合邪惡對我的迫害和對師父的不敬。

從此以後,我每天就在心裏默默背誦師父的《洪吟》和其他經文。不接受惡警的簽名、報數、所謂的「轉化」等任何無理要求,因為我根本沒有罪!同時,我一切都按照「真善忍」的原則行事,努力做一個好人。

因為我不簽名、不報數、不「轉化」,惡警開始瘋狂了,授意「包夾」犯人對我進行迫害,一次她們用兩尺長的算盤砸我的頭,我高喊:「法輪大法好!」她們又拼命的擰我的臉、撕我的嘴,我的臉被她們撕的鮮血直流,但我沒有絲毫怕意。我更加高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她們害怕的把我的嘴用膠帶封上,關到禁閉室繼續更嚴重的迫害。

不讓睡覺、逼吃大便、抬起來重重摔下……

和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一樣,句東勞教所的惡警,基本也都是毫無人性的敗類,為了完成所謂的「轉化」大法弟子的指標,多拿獎金,他們任何殘忍手段都能使得出來。

一次,當惡警和「包夾」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時,我毫不猶豫的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以震懾惡警。惡警要我住口,我毫無懼怕,義正詞嚴的告訴他們:「修煉真善忍的是一群好人,你們迫害修煉人要受到天懲的。」

惡徒們又恨又怕,把我又劫持到禁閉室重點迫害。禁閉室是專門建成用來迫害大法弟子的,是勞教所最凶殘的迫害場所,裏面漆黑,密不透風,四面都是橡膠牆壁,再慘烈的叫喊聲,外面也是聽不見的,這樣惡徒們就可以在裏面任意行惡,還在禁閉室裏用高音喇叭整天播放誣蔑大法邪歌,企圖摧毀我的意志。

還有幾個專職打手,對我進行各種惡毒的侮辱和迫害,這些人為了減刑,早已沒有了人性,她們會把痰抹到我臉上,逼我整天罰站,不讓我睡覺,把我一次次抬起來又重重的猛摔到地上,然後幾個人又重重地壓在我身上……

如果我還是一個常人,早就筋斷骨折了。現在因為有了師父的呵護,我吃了這麼大的苦都沒有感覺到疼痛,我明白真正的苦都被師父替我承受了,我想起了「恩師如父」這句話,不由得淚如泉湧,因此更加堅定。

在整個非法關押期間,勞教所對我的這種恐怖的禁閉日子一直沒有間斷過。但我沒有一點懼怕,頭腦裏經常會跳出師父在《洪吟》裏的詩句。有時惡徒們看到我的嘴在動,就說「你在背書」,馬上跑過來把我打翻在地,又把我拉起來罰站,不讓睡覺,這一站就是好幾天,而且不允許大小便,我實在忍受不住,大小便都拉在了身上,邪惡的包夾就把我脫下來的有糞便的褲子放到我的食品箱裏,又強行把我的頭按在上面叫我吃掉。

面對這些非人的迫害,我以絕食來反抗,嘴裏仍然不斷的背誦《洪吟》和經文。

集訓隊的迫害:搧耳光、踩腳趾、踢臏骨、掐乳頭

為了迫使我屈服,達到「轉化」我的目的,惡警又把我投入到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訓隊。那裏長期豢養著一批彪悍兇狠、心狠手辣、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他們甚麼邪惡的手段都能做的出來,經常是長時間不讓我洗漱,每天四次裸檢,然後就叫我罰站。我就一遍又一遍的堅定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邪惡的打手就過來捂住我的嘴,撕我的臉,幾乎使我窒息,嘴巴被撕擰得鮮血直流,臉上腫起很高。

她們還用骯髒的擦地板的破布堵我的嘴,然後不停的狂搧耳光,打得我鼻青臉腫,接著用力踩踏我的腳趾,狠踢臏骨,用鞋底狂抽腳心,死命的掐乳頭,渾身上下到處亂掐,拼命的折磨我。我全身青一塊紫一塊,到現在還沒有恢復正常。面對邪惡的瘋狂迫害,我仍然不斷地高喊「法輪大法好」,一直到她們停止迫害為止。

我就這樣反覆被關了很多次禁閉,也無數次的絕食抗議。絕食的時候,惡徒們用很粗的管子從我鼻子往下灌,故意把管子反覆的插進去又抽出來,以這種變態的方式來折磨我,有時候直接撬開嘴巴往裏灌。惡徒對我的殘酷迫害使我更加清醒,更加認識到修煉大法的珍貴。我堅持每天喊「法輪大法好「,對惡警、「包夾」的打耳光、撕嘴,沒有一絲畏懼,我一有機會就煉功、講真相

下流變態的性侵害

為了迫使我屈服,他們還對我進行更加邪惡、更加下流變態的性侵害。在惡警指使下,邪惡的「包夾」用長柄牙刷插到我的陰道裏攪刷,並派了幾個彪形大漢壓在我身上,不讓我有反抗的機會。我就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不管他們把我的腿壓得麻木失去知覺,也不管他們怎麼打我罵我,我一直喊到他們累了把我放開。

就這樣,我在句東女子勞教所經歷了難以想像的殘酷折磨和非人的迫害,憑著對大法的無比堅信,最終闖出了這個魔窟。

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使我洗心革面,修心向善。發生在我身上的殘酷迫害,也充份暴露了中共邪惡的流氓本性。迫害大法,中共最終只能是自取滅亡!大法弟子的未來一定是最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