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油田至少27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虐殺(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綜合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周永康,在迫害法輪功的十四年間,先後十幾次竄到大慶,與大慶油田公司個別領導布置並簽訂迫害法輪功學員「軍令狀」,聽取迫害法輪功的彙報,使大慶成為全國地級市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城市之一,大慶油田公司成為全國各大企業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企業之一,而且是迫害致死人數最多的企業。

截止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的、有名有姓能夠具體核實的、被迫害致死的大慶油田公司修煉法輪功的職工共計二十七人,佔大慶被迫害致死總數(六十七人)的百分之四十,佔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總數(四百七十六人)的百分之五。這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慶油田法輪功學員,有高級知識分子、優秀教師,有基層幹部、普通職工,也有職工家屬、下崗職工,他們共同的願望就是追求「真善忍」做好人,卻因為不放棄這個美好的願望,遭到了中共當局令人難以置信的種種酷刑折磨,甚至被剖膛破肚,摘取各種器官,直至最後被虐殺。

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機工程師王斌被大慶勞教所虐殺

1、王斌是位優秀的知識分子,曾獲國家科技二等獎。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晚在大慶勞教所因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各種酷刑,結果王斌的頸部大動脈被打斷,睪丸被打碎,大血管破裂,扁桃體破裂,淋巴打爛(已切除),身體幾處骨折,手背幾處被煙頭燒傷,並感染,鼻孔被煙頭插入燒傷,並且身體多處黑紫。被活活打死後,內臟還被野蠻摘取。

被迫害致死的王斌照片
被迫害致死的王斌照片

採油五廠供水公司退休職工劉生被哈爾濱戒毒所虐殺

原本健康的劉生
原本健康的劉生
遭受迫害後的劉生
遭受迫害後的劉生

2、劉生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惡警綁架、非法關押、酷刑折磨,並被拆散家庭。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在迫害中含冤離世,死時骨瘦如柴,體重僅六十斤左右。

二零零六年七月劉生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僅一個月,劉生就被折磨致吐血,不能進食,後勞教所怕劉生死在裏面承擔責任,將劉生放出。

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劉生去法輪功學員王豔香老人在大慶五廠租住的房屋,被蹲坑的惡警綁架,除了打印機、紙張、mp3、電子書等私人物品及現金五百多元被洗劫外,當晚劉生被惡警林水、李金瑞、魏濤等人拳打腳踢,直至口吐鮮血,昏死過去。醒來後,失去人性的惡警繼續野蠻毆打,致劉生全身青腫。

第二天,惡警將劉生劫持往哈爾濱戒毒勞教所。途中,劉生被惡警李金瑞打耳光,左耳被打致失聰。在勞教所,惡警魏濤不允許劉生上廁所,導致劉生留下了腹部劇烈疼痛症的毛病。勞教所看劉生已經被折磨的生命垂危,拒收。在惡警向其家人勒索兩萬元錢未果的情況下,直至三天後才不得不放人,但這時劉生的身體已經被摧殘的面目皆非,不但不能進食,還不停的嘔吐,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一十多斤銳減至六十斤左右,最終於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下午四時多離世。

採油六廠四礦採油工何華江被大慶勞教所虐殺

3、何華江於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被大慶市讓胡路區慶新派出所的惡警在工作崗位上綁架,並被抄家、拘留,關押三個多月後於十二月二十三日十點多被劫持到大慶市勞教所,檢查身體一切正常,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的信仰,同天晚上半夜十二點左右即被虐殺。

何華江當時被關押在大慶勞教所二大隊一樓小號室,因何華江不寫所謂的「悔過書」,當天晚上九點多鐘,惡警指使犯人王慶林、江發、趙彥軍等開始開始他上刑。他們把何華江弄到洗漱間裏,嘴封上,被折磨的痛苦時發不出多大的聲音;又把他綁在鐵椅子上,任意的打罵、酷刑使他動彈不了;不但用冰凍的冷水澆他、凍他(稱之為洗涼水澡),還把窗戶開開,寒風對著他吹;中間還把何華江綁到外面凍一陣兒。在一樓洗漱間迫害,在二樓洗漱間聽的很清楚,在二樓洗漱間去洗手方便的犯人趙立志、盧華山、法輪功學員劉福彬等人都聽到了何華江痛苦的呻吟。

由於冰凍時間過長,加之酷刑折磨,何華江就這樣於當晚十二時左右被活活的折磨死了。死後,親朋好友連遺體都沒見到,就被偷偷地火化了。

消防支隊(市消防六支隊)職工盧炳森被大慶勞教所虐殺

盧炳森生前照片
盧炳森生前照片

4、盧炳森由於不放棄「真、善、忍」做好人,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於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日下午一點多被關進小號,又被強行坐「鐵椅子」,也就是坐「老虎凳」。直接殺人兇手是勞教所的副大隊長張明柱。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盧炳森被銬在「鐵椅子」上,渾身上下哪都動彈不了,「鐵椅子」中間有個洞,大小便直接在上面解決。盧炳森坐在「鐵椅子」上任人宰割, 直至被活活折磨致死。死時下肢浮腫,右側髖關節上部有兩個水泡,面積約一平方釐米,另一處約二平方釐米大小,足底還有一處劃痕,很明顯是遭遇了電刑。

惡警張明柱揚言:打死人不用償命。現在,勞教所對外極力封鎖消息,一旦有人問起,他們統一口徑,謊稱盧炳森是心臟病而死。

教培中心第六中學教師楊玉華被灌食折磨致死

5、楊玉華,女 ,四十六歲,大慶油田教培中心第六中學教師。楊玉華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在家中被惡警綁架,並被劫持到大慶看守所, 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看守所的惡警勾結犯人,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於五月十二日將楊玉華虐殺。

在看守所楊玉華絕食反迫害,惡警強制楊玉華坐鐵凳子、灌食,打罵更是家常便飯。在灌食期間獄醫還打她嘴巴子,每次灌食的時候獄醫齊紅用灌食的管子在楊玉華的 鼻子裏來回的插入數次,殘忍的折磨她。楊玉華忍著極大的痛苦,把惡警們下的胃管子咬斷了七根,把看守所裏的管子都咬壞了,最後都沒有東西給灌食了。所長還準備用鐵管子給楊玉華灌食,折磨她。

在灌食期間,楊玉華黑天白天都是在鐵凳子上度過的,不讓下來。最後一次灌食時,楊玉華已經被折磨的非常虛弱,沒有一點掙扎的能力。就是這樣惡警們還找來四、五個刑事犯來按住她不讓動,灌食灌了一上午才灌完。等把楊玉華抬回監室人已經不行了,就這樣,楊玉 華被活活的折磨死了。

大慶油田其他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

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被共產邪黨虐殺的大慶油田公司的法輪功學員還有:

6、王克民,男,三十八歲,大慶油田教培中心六十五中學教師;

7、高淑琴,女,五十一歲,大慶油田教培中心十二中學教師,市局級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

8、馬冰,女,三十八歲,大慶油田精細化工廠工程師;
9、左國卿,男 ,大慶油田煉化公司(原助劑廠)基層領導;
10、張洪權,男,原大慶石油管理局測井公司計算站工程師 ;
11、葉秀鳳,女,六十五歲,大慶油田採油一廠管理站家屬;
12、牛懷義,男,大慶油田採油六廠職工;
13、劉同鈴(劉童伶),女,五十三歲,大慶油田創業集團薩南實業公司職工;
14、華海玉,男,五十九歲,大慶油田物資裝備總公司銀浪庫職工;
15、王傳平 ,男 ,五十三歲,大慶油田採油三廠作業大隊買斷職工;
16、金淑蓮, 女 ,四十二歲,大慶採油八廠一礦104隊職工;
17、楊立范, 女 ,四十七歲,大慶建材公司土木廠做倉庫保管員;
18、陳秋菊,女,大慶油田採油六廠職工;
19、崔淑萍,女,五十四歲,大慶油田井下作業公司;
20、劉書,大慶油田採油一廠計劃科工作人員;
21、田解榮,女,五十歲,大慶油田力神泵業公司職工;
22、楊淑芹 ,女 ,六十七歲,大慶油田採油四廠農工商退休家屬;
23、王成元, 女 ,六十六歲,家住大慶油田採油三廠;
24、楊全勇, 男 ,大慶油田電力總公司龍鳳熱電廠鍋爐運行職工;
25、倪文奎,男,大慶油田採油六廠職工;
26、蔡小豔,女,四十九歲,大慶採油三廠作業大隊職工;
27、姜年詳,男,五十歲,大慶採油一廠職工。

共產邪黨解體在即,江澤民流氓犯罪集團正在面臨著人間法律與天理的懲罰。大慶油田是邪黨用謊言與血腥樹立起來的一面旗幟,人們在逐漸的認清它並拔下它的畫皮。但大慶油田一些官員仍然執迷不悟,無知的維繫著對法輪功學員高壓的迫害態勢,無知的把迫害法輪功學員作為所謂維穩的首要對像,無知的積極配合各級政府和相關部門採取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有的在職法輪功學員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被剝奪了工作的權利,並停發工資獎金及取消一切福利待遇(有的甚至連取暖費企業都不給交),切斷一切生活來源等;有的退休後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要求寫保證書或綁架到洗腦班洗腦,不配合者,掐斷退休金及取消各種福利待遇;有的買斷工齡下崗職工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大慶油田公司作為一個企業如此不知羞恥的迫害著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廣大職工,實在令人不齒,人神共憤!

大慶油田的一些官員,法輪功的真相你們沒少聽,在此只想對你們說一句:留給你們立功贖罪的機會已經不多了,別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而喪失了生命的永遠,也別為了你手中可憐的權力而禍及你的親人與朋友,珍惜吧!

有關單位人員(大慶區號:0459):

大慶油田公司綜治辦主任 朱連森 5966110(辦) 5993270(宅) 13903696635
大慶油田公司綜治辦書記 丁佔富 5962391(辦)5393986(宅)13304592333
大慶油田綜治辦610穩定辦:劉希平 5973166(辦) 5988028 (宅)1393677246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