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安血淚(二)

黑龍江伊春中部法輪功學員十三年被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接上文

伊春中部地區包括伊春區,烏馬河區,翠巒區。

一、伊春區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

典型迫害案例:法輪功學員周述海被迫害致死

◇周述海,男,三十五歲,在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被綁架後,於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在大慶監獄被迫害致死。一個生龍活虎的年輕人因堅定信仰而被奪去了生命。人生的路對周述海來講,還剛剛開始;就被邪黨殘暴虐殺。周述海被綁架判刑後,伊春市政府下文在各單位傳達文件造謠惑眾說:周述海修煉法輪功盜竊國家機密。

周述海
周述海

周述海的母親因長骨刺修煉法輪功後痊癒,周述海及哥哥周述章看到母親修煉法輪功後病症很快痊癒,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都相繼走進了大法修煉。周述海和哥哥因開法會被迫害後,他的母親痛苦不堪,每日思念被綁架的兩個兒子,同時不堪家庭生活重負,帶著一腔對兒子的思念而離世。這是周述海一家的悲慘遭遇。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九日,周述海因在鐵力開法會,被鐵力市公安局惡警鄭洪德、孫旭和鐵力市「六一零」惡警范廣軍、陳鐵等誘騙,綁架到鐵力市公安局刑警隊。同時他在伊春的住處被抄,電腦、打印機等物品被掠走。在刑警隊,周述海被施 「掛角」(酷刑的一種)。兩小臂於背後綁在一起,椅背插入兩臂與後背間,雙腳用繩捆住,兩腿抻平,繩索固定在前方,踩壓身體。二零零六年四月一日,被伊春市邪黨中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

周述海在呼蘭監獄集訓監區其間,惡人鄭太平把周述海叫至床前,軟硬兼施的告訴周述海他自己的現狀。希望周述海寫「四書」」自己好改判。然後又說 「你能抗過勞改犯嗎?你挺不住的,勞改犯啥招沒有啊,能折磨死你。周述海不配合,惡人罵周述海不識抬舉,說:「不能慣著你,得來硬的。」說完惡人郭廣智右拳猛擊周述海的小腹,令周述海痛苦不堪,手捂小腹下蹲,其他惡人將周述海拽起,說「你裝呢?此時周樹海的左眉骨觸地出血。惡人試圖將周述海的雙臂反轉前推,周述海雙手緊握在一起,血灑落在週的衣褲上,留下多處血斑。

二零零六年七月,周述海被轉到大慶監獄四監區。由於精神壓迫和肉體的摧殘,身體開始急劇消瘦,進食困難。二零零六年年底,家屬接到了周述海病重的消息,去看望他時,周述海是被犯人背到接見室的,人已經瘦的皮包骨,說話聲音微弱。監獄方面說周述海身體檢查是腸梗阻,不停地腹瀉。家屬找到監獄相關人員要求「保外就醫」,被獄方強硬拒絕,邪黨官員稱「法輪功怎麼能保外呢?」

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後,周述海的家屬接到監獄電話,說周述海病重,要求家人拿錢治病。家屬要求保外就醫,被大慶監獄拒絕。同年三十一日,周述海被送到大慶市第二醫院急診科「搶救」,送來時人已經不行了。去世時體重僅有50多斤,年僅三十五歲。

◇宋剛,男,四十五歲左右,原黑龍江省伊春市政府法制辦副科長。宋剛修煉法輪大法前曾患有心臟病、肺結核等多種疾病,後被確診為肺癌,生活不能自理、不能上班,長期住院治療。在殘酷的病魔、身體和精神的多重壓力下,宋剛對生命的未來感到絕望了。

一九九四年宋剛喜獲大法,經過短時間的學法煉功,他的病情急速好轉,虛弱的身體也一天天恢復到正常狀態,精神也越來越好。周圍許多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肺癌晚期,是煉法輪大法煉好的。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很快吸引了許多認識宋剛的人紛紛走入到大法修煉中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迫害後宋剛清醒的認識到自己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此時所應承負的責任,毅然到北京上訪,結果被警方非法抓捕。在獄中,宋剛經常在非法審訊時被施以酷刑,最後被折磨得生命垂危。警察和獄警怕他死於監獄中承擔責任,暫時釋放了他。為了便於對宋剛看管、監控,硬逼他上班,並在上下班的途中對他實施跟蹤。

在如此巨大的身心摧殘下,虛弱的宋剛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的一個寒冷的日子裏,悄然離開了人世。這個因修煉法輪功戰勝了晚期癌症本已獲得了新生的人,就這樣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下,帶著對大法的堅信和未了的心願走了。靳亞蘭(宋剛之妻),原伊春市醫院兒科主任醫師,在丈夫死後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公道話、為丈夫鳴冤,結果遭惡警非法抓捕,被非法批勞教三年。

◇張淑琴,女,五十九歲。二零零一年張淑琴被伊春市伊春區公安局、「六一零」綁架,非法判刑八年。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八年冤獄剛剛回家不到一個月,又因去親戚家串門包裏裝有真相光盤,在車站過安檢時被查出。又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哈爾濱戒毒所迫害。十三年大法被迫害,張淑琴在監獄裏被迫害關押十年,自由身也不過是三年不到。張淑琴第一次被綁架後,在伊春一次對刑事犯公審大會上,邪黨警察讓張淑琴上台和刑事犯人一起陪綁。以此來侮辱大法弟子,張淑琴不配合,在台上高喊法輪大法好!當即警察用繩子勒緊張淑琴脖子,使張淑琴當時差點被奪命。

在黑龍江女子監獄期間,她因遭受包夾犯人折磨,三次想向惡警隊長張秀麗反映情況,因而被綁吊打。張秀麗惡毒的說:「吊你就是因為你要找我談話,就吊你了,你能咋的?」

張淑琴後被轉關押到四監區。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報導的消息;監獄裏普犯只要協從獄警迫害法輪功犯人可以不勞役。所以女子監獄四監區的一部份犯人形成一夥惡勢力。經常毆打、謾罵法輪功學員,還叫囂:打你了能咋的?更甚者惡人薛淑華可以隨便使用刑具迫害法輪功學員。這裏的法輪功學員沒有起碼的生命安全保障,打罵的同時還被肆意侮辱,比如憋不住也不讓上廁所、來月經也不讓換紙。

在這樣邪惡迫害情況下,張淑琴多次想找大隊長反映情況。反而惡人更加猖狂迫害張淑琴。再次招來惡人暴打、謾罵。在監獄惡警指使下因此惡人更加囂張。在中國大陸無論是在監獄還是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來說,沒有最起碼人權保障,隨時都可以命懸一線。

◇張林文,女,四十歲。兩次被邪黨綁架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張林文在發真相資料時,被伊春區公安局綁架。二零零二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監區二大隊。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為了逼法輪功學員徹底放棄信仰,讓張林文等十五名大法學員碼坐(一種酷刑),除吃飯、上廁所外均要坐在一個窄的小凳上,一人一塊地磚的範圍,不許動,每天十三個小時。張林文等法輪功學員為了抵制迫害,拒絕穿囚服。因張林文不「轉化」,就被多次上大掛,僅零四年就三次。後又被關小號,,小號裏只有她一個人,終日不見陽光,晚上把窗戶打開,屋內陰冷潮濕。期間每天只給兩頓玉米麵粥喝。惡警使盡了所有招數,也沒能使張林文「轉化」。張林文在反迫害中表現了不屈的精神,維護了大法的尊嚴及修煉人的堅定意志。最後惡人拿她沒辦法。後來邪惡也就不敢迫害她了。是大法弟子放下生死的浩然正氣把惡人給鎮住了。

◇劉豔華,女,四十歲。。發真相資料被綁架。邪惡的伊春區「六一零」非法判劉豔華勞教二年。送哈爾濱戒毒所迫害。當時劉豔華的孩子正在上小學。迫害使劉豔華與孩子骨肉分離,丈夫也因此與其離婚。在勞教所裏因劉豔華不「轉化」。惡警給劉豔華上大掛;即雙腳分開用腳銬固定在地上,胳膊上舉雙手分別用手銬固定在兩層床的上鋪。腳尖離地,全身的重量全部集中在手腕上,深深地勒進肉裏,一、二個小時後,人就會被吊得奄奄一息。長時間不過血,人的胳膊很容易致殘。後又坐鐵椅子。人坐在鐵椅子上,兩手用手銬銬在鐵椅背上,動彈不得。雙腳被鐵椅上的鐵環固定在鐵椅子上。手腳被固定後,人二十四小時坐在鐵椅上,鐵椅子吸走人大部份身體的熱量,鐵椅慢慢把人凍成和鐵椅一樣的溫度。而且二十四小時被固定在鐵椅上,血脈不流通,正常人超過一天就腿腳腫脹,而劉豔華一坐就是幾個月。不讓吃飽飯,一天只給一個饅頭、一碗鹽水,每天只讓上一趟廁所。最殘忍的是;包夾惡人用牙籤往劉豔華的手指甲裏插。劉豔華的哥哥幾次去探望都不讓見,理由是劉豔華不「轉化」。母親在家每日以淚洗面。妹妹出於保護對姐姐劉豔華的合法人權保障,向黑龍江省戒毒勞教所三大隊隊長劉巍提出了控告。但是控告書發出如石沉大海,至今沒人受理。

◇邵本豔,女,五十歲左右,二零零一年十月,邵本豔和其他學員一起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伊春區公安局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關押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

邵本豔開始被非法關押在二監區,監獄的惡徒為了強迫她放棄信仰,用嚴管、受飢餓、超長時間勞動折磨迫害她,因為過度勞役,她的雙手都被磨爛了。曾被關小號一個月。大約在零三年,邵本豔被七八個獄警一起毒打,當時的二監區監區長鄭傑,一腳踢在她兩眉中間的額頭上,當時就起了一個包,因此導致她雙目失明,看不見東西。即使這樣女子監獄仍然拒絕放她回家,只是把她轉到監獄的病號區。

邵本豔回家後,視力也沒有恢復正常,而且被單位非法開除工職,斷絕了經濟來源,邵本豔的孩子正在上大學,正是需要錢的時候,一時又找不到工作,一家人承受著經濟上的巨大壓力。

◇吳淑梅和張豔茹兩個人一起去發資料被綁架。而後被伊春區「六一零」頭目張虎等人對吳淑梅非法抄家,並勒索她的家人,說交錢就放人,開始讓交一萬,因家人說沒那麼多錢,後降至五千元,吳淑梅被放回家。張豔如,被惡警邊侮罵邊拽打,羽絨服被拽破,頭被打的起了很多包。痛了好幾天,後被非法關押到烏馬河看守所,被惡警勒索三千元錢後回家。

◇殷倉生,男,七十二歲,退休幹部,於零四年三月,在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惡人到殷倉生家錄像,威脅其家人,還聲稱湊夠三百份真相傳單,就判刑。後殷倉生被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老人的身體極其虛弱,惡人聲稱:死也白死,與我們一點關係沒有。

◇劉箐平,女、三十二歲,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到北京證實大法被抓,送北京朝陽區看守所。在此期間因不說姓名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又被非法送河北省邯鄲涉縣看守所,在此期間絕食絕水抗議,後被家人接回。釋放時惡警向家屬勒索五百元人民幣,無任何手續。

伊春區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劉文英、喬靜萍、白秀清、周桂傑、王忠寶曾被非法勞教兩次;鄒季蘭被勞教一年半,李雙,李翠玲非法關押並送洗伊春洗腦班迫害。王運蘭被綁架關押。另外還有3人被非法判刑,他們是邸豔紅、劉清敏、翟效梅。吳向千流離失所至今。

二、烏馬河區法輪功迫害案例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烏馬河煉功人數達到六百多人,「七﹒二零」後全部被迫害。邪黨當時給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辦班,不讓回家,沒有住處,不給吃喝。其中有兩名學員以宣傳封建迷信被關黑屋,強迫錄像,對其他法輪功學員搞攻心戰術,強迫表態,株連家屬,單位,親友,反覆辦班,要求寫思想彙報,直到表態說不煉了,才讓回家。

「七﹒二零」迫害開始不久,烏馬河有二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聯名上書要求有一個正常的煉功環境,烏馬河區政府以擾亂社會治安為名;把這些法輪功學員全部拘留十五天。而且給這些法輪功學員又全部戴上手銬,錄像在電視放,毒害廣大民眾。惡人問這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要邪黨還是要法輪功,沒人配合它。還有的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或去省政府上訪,也全部被勞教。致使學員絕食反迫害。十三年來烏馬河區法輪功學員他們經歷了各種迫害經歷,非法抄家、拘留、勞教、判刑、送洗腦班、迫害致死、致殘、流離失所。

典型迫害案例;廉濤一家迫害經歷

◇廉濤、廉易坤是父子倆,他們都是黑龍江省伊春市烏馬河區法輪功學員。一家人也都修煉法輪功。得法前廉濤喝酒,脾氣暴躁,再加上工作的勞累,患上了甲肝,住很長時間醫院也沒治好。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廉濤與大法結緣,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與藥無緣。他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無私無我的好人。那時廉濤家開木器廠,家境殷實,看到鄰居誰家有困難,都熱心去幫,得知誰家有生活困難時,廉濤就買好大米白麵送去,左鄰右舍無不受其惠。

廉濤曾被判勞教兩次。二零零五年七月。因不「轉化」又被送到伊春市洗腦班迫害五個多月。後被送到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迫害。在綏化勞教所裏廉濤受盡了迫害與非人的待遇。一次因廉濤堅持煉功,被惡警看見,帶到值班室,遭到電棍電,警棍打的身上青紫色。第二大隊一中隊中隊長廉興、惡警石劍、教導員龍奎斌在值班室喝酒,三人喝夠酒了,把六十多歲的廉濤一頓毒打,廉濤全身上下被打得都成了黑紫色。惡警將廉濤毒打後強迫關小號坐鐵椅子七天,出來時已不能行走。原因是廉濤不「轉化」,堅持煉功。

更殘忍是廉濤拒絕在釋放證明上簽字放棄信仰。遭到了高宗海等惡警的慘烈的毒打,然後頭上被套塑料袋、鼻孔熏煙、電棍電擊等酷刑。再用床單做的布條將廉濤反背、吊掛在雙人鐵床頭上,兩腳離地,用布條把廉濤的嘴緊緊勒住,接著用塑料口袋套在廉濤頭上,在脖子上扎緊,使其大汗淋漓,接近虛脫,當奄奄一息時,取下塑料袋。再點上二支煙,由二名惡警各拿一支對準廉濤鼻孔熏,燃盡,再點兩支接著熏,這樣熏到二至三個小時後,廉濤肺部全是煙,神智不清了,才將其放下。然後逼迫廉濤在「轉化書」上簽字。從廉濤被綁架勞教所三年,親人從未見到過他。綏化勞教所惡人說他性質嚴重,因廉濤不「轉化」,所以不許廉濤家人接見。

◇廉易坤,男,三十九歲,家住伊春市烏馬河區。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廉易坤因修煉法輪功,邪黨邪惡人員經常去上門去騷擾、恐嚇。廉易坤剛剛結婚十個月的新婚的妻子,因承受不住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忍痛與廉易坤離婚。他妻子曾哭著對別人說;廉易坤是個好人。

大法遭迫害廉易坤與父親、妹妹上訪講真話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廉易坤在家中被烏馬河區道南派出所警察李曉奎綁架到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三天後由親人保釋出來。廉易坤和妹妹回到家中後,烏馬河不法人員把廉家列為重點迫害對像。家裏天天有警察上門監控,跟蹤,造成廉易坤和妹妹沒法上班,廉易坤的媽媽被嚇的心臟病發作,經常在睡夢中哭醒,好長時間不能自理。原本是一個周圍鄰居都羨慕的家庭,被這場迫害給毀了。廉易坤家剛開了二年的木材加工廠,年收入在十多萬,也被迫停產,關閉。廉易坤原本在事業單位上班,因修煉法輪功被開除工職。

惡警又一次到廉易坤家中去綁架廉易坤,廉易坤提前走脫。廉易坤走脫之後被迫流離失所長達七年之久。有家不能回,迫害初期身份證被惡警搶走,沒有身份證。找不到工作。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廉易坤回家辦理身份證,於四月二十六日去取身份證時,被當地公安分局副政委蔣成、「六一零」主任李林強、國保大隊李曉奎等警察綁架到烏馬河拘留所,藉口是二零零五非法抓捕未遂。隨即劫持到綏化勞教所迫害。廉易坤被綁架到綏化勞教所才一個多月的時間, 就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九歲。廉易坤生前在勞教所曾遭到甚麼樣的迫害?這些不得而知。家人看到的只是太平間冰櫃裏面目皆非、滿身傷痕,雙腿折斷的廉易坤的遺體。

◇張安才,男,六十三歲。在修煉前是個百病纏身的人,住醫院是常事。九四年開始修煉大法後,各種疾病不翼而飛,成為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家裏人看到張安才修大法後的身體的巨大變化,也都跟著開始修煉大法。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迫害開始後,張安才一家也和當地許多大法弟子一樣沒有過上安生的日子。因張安才不放棄修煉,被當地「六一零」綁架到伊春勞教所裏,先是罰站,每天都要站到晚上九、十點鐘。惡警每天強迫張安才看著堅定修煉的同修上酷刑,可想而知讓張安才看同修上酷刑,那是對張安才一種甚麼樣的心裏承受和折磨,無法用語言表述。二零零五年九月張安才又因參加法輪功學員修煉交流會被迫流離失所。由於和家人失去了聯繫,居無定所,每天吃飯都是問題,而且每天在孤獨驚嚇中生活,最後致使張安才雙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

◇孫芝,女,五十歲,烏馬河區烏馬所養牛專業戶。二零零零年一月,孫芝和十幾名法輪功學員一起給區政府寫信;要求還法輪功清白!還師父清白!要求合法煉功環境。結果十幾名法輪功學員被當地警察「六一零」非法抄家。孫芝勞教一年。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在勞教其間被強行「轉化」洗腦,精神受到極大傷害。出獄回家看到的是:丈夫病倒,幾十頭牛只剩幾頭病牛。而烏馬河區政府造謠說;孫芝煉法輪功,把牛都煉死了。

兩年後孫芝又重建家業,牛羊成群、家產日增,生活又一次轉機再現她的家庭。孫芝認為這是大法給的福份。二零零三年七月,烏馬河區警察及「六一零」再次非法抄了孫芝的家,同時又一次綁架了她,搜走大法書和幾張光盤。「六一零」邪惡之徒安奎華、李小奎等刑訊逼供,迫害孫芝,坐鐵椅子八天八夜,牙也被打掉,十幾天不讓睡覺,逼問資料來源。孫芝絕食抗議抵制酷刑迫害,卻招來更加非人的酷刑折磨。惡警野蠻灌食,並在絕食十幾天的情況下,兩名女惡警拖著孫芝在烈日下奔跑、曝曬。孫芝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惡警李小奎邪惡的對孫芝說:「打死你,算你自殺」。無論邪惡之徒怎樣殘暴迫害,大法弟子孫芝一身正氣,不配合惡人的任何要救,不放棄修煉大法、不出賣同修。惡徒們最終甚麼也沒得到,非法關押孫芝近半年,最後再次非法勞教孫芝兩年,關押在哈爾濱戒毒所。

◇石永成,男,六十八歲,因發大法真相傳單,於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被綁架。後被伊春市烏馬河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六月被送到香蘭監獄。因石永成拒絕強制勞動,被集訓隊警察指使的二名犯人用釘子扎,犯人騎在石永成的頭上換班壓,直到他上不來氣才鬆開。有個小矮個子獄長問石永成還煉不煉?石永成說「煉」,就把石永成關在一個五平方米左右的籠子裏,致使腿不好使。石永成在集訓隊被關了一個多月,惡人曲某找他談話說:你不「轉化」,你就回不去了,你就死在這裏。石永成身上長滿疥,被兩個犯人拽到廁所,三九天不讓穿衣服,開著窗戶,用兩大缸水往身上澆,用鐵抹布往身上擦,身上都擦出了血,這期間犯人用皮管抽打,石永成疼昏過去,警察進來不但不管還踢幾腳,怕石永成喊還用抹布把嘴堵上。惡人經常把石永成拽到洗漱室,扒光衣服,用涼水澆半小時左右。有一次,犯人林亞君用膠皮管抽,用針扎,有時站一上午不許穿衣服,腿都站腫了,有時用小膠皮管子往手上抽,兩個手都腫起來,有個犯人外號叫「小蒙古」,是警察認同的打手。有一次把石永成拽出來用冷水澆。犯人潘紅軍把石永成嘴堵上,按地上躺著,不讓起來,這些事情經常發生。

烏馬河區惡人遭惡報案例

烏馬河區原副區長崔道成,幾年來誹謗法輪功,詆毀大法有功,被調到美溪區任常務副區長,剛要進一步提升,卻於二零零零年一月份自己開車過橫道和另一輛卡車相撞,重傷後送醫院急救無效死亡。

烏馬河區政保科科長王永春自七﹒二零後,迫害大法弟子,抓捕幾十名法輪功學員送進看守所,有十幾名法輪功人員被批非法勞教,王永春用卑鄙手段對大法弟子罰款,詐騙錢財,因生活作風問題和經濟問題現被開除出公安局。

烏馬河公安局「六一零」 主任副局長安奎華、副局長李鍵、政保科長姜兆遠,這些人都是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三人去洗浴中心洗浴,回來的路上,在市政府轉盤道上,那麼寬的馬路竟然翻車,李鍵大腿折斷,姜兆遠成植物人,安奎華輕傷,但不久被免去職務。

三、翠巒區法輪功學員迫害案例

◇劉豔玲,女,四十歲,黑龍江省伊春市翠巒區二中教師,九八年得法。得法前身患尿毒症,同病室的病友已先後去世,她因修煉大法身體得以康復,又回到了講台上。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後,不法警察和惡警多次騷擾她,脅迫劉豔玲不許學法煉功。在重壓下,劉豔玲害怕了,不敢學法煉功,於二零零二年九月份倒在講台上。 劉豔玲在去世的前幾天還找到同修問:「我還要學法煉功,師父還能管我嗎?我還夠大法弟子標準嗎?」就這樣劉豔玲帶著永遠的遺憾離開了人世。

◇焦世芳, 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焦世芳因講真相,惡人舉報,被當地派出所、六一零非法抓捕,並非法勞教一年半。家中丈夫患腦血栓後遺症無人照料。

◇史麗君,迫害開始後流離失所,後回家於 二零一零年一月中旬在家中被綁架,她的丈夫孩子也同時被綁架,丈夫被非法關押六天,孩子被當天被放回。史麗君被非法關押在烏馬河區看守所之後被劫持到哈爾濱戒毒所非法勞教兩年。

◇周立春,女,三十八歲,家住翠巒區紅旗農場。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進京護法。被北京崇文門第四派出所綁架,因拒絕說出家庭住址及姓名被拳打腳踢,又被脫掉衣服推到雪地中凍了一天半宿。後被送進崇文門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間周立春絕食抗議、被強制灌食十九天後無條件釋放。現流離失所。

結語

二零零五年春天,翠巒區有人縱火幾起,邪黨人員就造謠往法輪功學員身上栽贓。後來此案被破,原來是當地一包工頭做生意賠錢,憤而縱火。縱火案破獲後,此人被關在伊春北山看守所勞教。通過這一個縱火案,讓人思考一個個問題;中國人被邪黨灌輸一個慣性思維方式,只要社會有甚麼不好的現象,就會附和著造謠生事。然後很不負責的說假話。如翠巒區縱火案破獲以後,謠言不攻自破。人們也不再說了。只要社會上有甚麼不好事情,都往法輪功身上推,這就是邪黨毒害人的罪惡之處。

筆者曾和一位女同修交流,她說,二零零一年的臘月二十九,她被綁架,六歲的兒子在後面大聲喊著:「媽媽!你千萬不要像耶穌弟子那樣出賣師父!」我聽了感到心酸,又感到震撼,小小的年紀,竟有這樣的心聲,知道維護大法!知道不出賣師父!知道真善忍好!一個六歲的孩子面對邪黨對媽媽的綁架與迫害,他都在加持著媽媽對大法堅定信念。在中國大陸這樣的孩子,他們動人的故事還很多、很多。孩子的心靈是純淨的,他的心聲足以反映出大法的純正和美好。相形見絀,邪黨和江氏集團惡毒邪性。

以上是伊春中部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十三年綜述。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