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得法 脫胎換骨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二零零零年因經濟問題及公司與上級總公司的權力鬥爭,公司整個管理層全部入獄,涉案人員中有被弄的家破人亡,有的在獄中死了。而我帶著仇恨,恨整我們的人。後來在看守所認識了很多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及大法弟子慈悲祥和的一面。一天,拿起《轉法輪》手抄本看,越看越愛看,一氣呵成看完,從此得法了。

三年後出獄,打電話給在獄中認識的一老年大法弟子。神奇的是那老年同修其實已經搬到外地住了,只那天回舊居就接了我的電話,都是師父安排的。我請了《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從此與大法接上緣……

一、學法修心

我開始如飢似渴的學《轉法輪》和師父其他經文,感覺每一天自己在飛速的提高,每天都有新的收穫。讀書的時候,經常達到一種忘我的境界。通過學法,我知道了迫害出現的真正原因,也明白了現在大法弟子的修煉不只是個人修煉,而是身負救度眾生的使命。

因同修住在外地,去一趟需大半天時間,而我又是上班一族,只能一個月去一次學法小組切磋交流,平時就只自己默默修煉了。我將修煉溶於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這種情況下學法真的很重要。師父在《精進要旨》〈溶於法中〉告訴我們:「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所以在學法的問題上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無邊內涵加上輔助手段煉功,就會使你們圓滿。集體讀與個人看都一樣。」

我每天學法只要學少一點,馬上就有干擾,講真相的正念好像也不那麼足了,再學法就老發睏了。於是背法,背《轉法輪》我用了近九個月的時間才背完。未修煉時我背書還是可以的,但背《轉法輪》一頁就要背幾天,那時覺的這樣背下去不知背到何年何月,還是通讀吧,停了三個月沒背。後來悟到這是宇宙大法啊,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能那麼容易背進去嗎?背入這個法後髒東西就清除了,那不好的因素你要消滅它還不拼命抵抗嗎。深知今生有幸和師尊同在一世已經是無比幸運,得到法了要知珍惜。從新再背時由一頁背幾天到後來一天背幾頁,越背越快。背法真好,平時有法可依,有法對照。就像師父在《法輪大法義解》中說的「自從開展背書後,學員不是做了事情以後去對照,而是在事前他就知道了該不該做,這樣非常好。」

大法修煉是要講究良性信息的,我只看大法書及明慧網下載的真相資料。我認為足夠了,其它書報基本上一概不看,免受污染。因為大腦這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裝進不好的東西就會佔了一席之地。不好的東西裝多了還容易形成後天的觀念,從而人為的增加了修煉的障礙,這就很不必要了。有一段時間,同事在中午休息時看電視劇,我也跟著看,不知不覺也看上癮了,法學不入心了,講真相正念也不足了,整個腦袋都是電視劇的情節,明知這個狀態不對,也很憂慮,甚至連電腦都中毒,意思是不能再看了。此電視劇看完後我決定不再追劇集看,將電腦重裝後刪除那些鏈接,一心一意修煉。在常人中修煉這條路真的很窄,稍不注意就會隨波逐流,就會滑下去。要做到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唯有多學法。

大法修煉就是要懷大志而拘小節。在南方人們都習慣吃新鮮的,而我在家是要做飯的,自修煉以來從不殺生,外出吃飯要點菜時也要注意不殺生,就點現成的,不點要宰殺的、不點生猛的魚蝦等。家人知道我修大法不能殺生,都尊重我,慢慢也習慣了,煮甚麼就吃甚麼無所謂了。

二、在工作中修煉

出獄後社會已經進入信息時代了。家人怕我無聊購了一套電腦設備,我在家學會了電腦的基本操作、學會打字、EXCEL等。一年後受聘於一家建築公司做財務。在工作中,我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貪不佔,不背後說人閒話,注意修口,對不同階層的人一視同仁,與人為善。老闆也越來越信任我,沒多久就做了財務主管。

我管理財務部門的方法是:言傳身教的善化管理和定期輪崗制。用我從大法修出來的善和智慧管理著財務部門。首先從我做起,對公司所有財產物資不動貪念,關係戶送來的東西也全部上交作統一安排,不搬弄是非。財務人員定期輪崗,這樣就不至於因有人請假或辭職而影響公司的財務運作。事實證明這樣的管理方法是非常有效的。她們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平時我有機會就和她們講真相,給破網軟件。部門除有一個辭職外全部都「三退」了,整個部門出現了一個祥和的氣氛。

我學會了用財務軟件做帳。有些工程項目材料比較多,有上千種材料。我用EXCEL設計了一個財務小軟件核算這些材料給下屬使用,這個小軟件又快又準,減輕了我們部門和我的工作負擔。後來有個同事另謀高就也用了這個實用的小軟件。我設計這個小軟件也沒花太多時間,我這個年紀了連自己都覺的不可思議,這都是因為修大法開啟的智慧。

老闆生意越做越紅火,短短幾年時間就中了十多個項目工程的標,其中有幾個工程還是過億的,有些工程還要發包出去給別人做。而我負責做所有資金的撥款計劃,包括支付發包的工程款和支付供應商的材料款。這樣一來分包方的、材料供應商的、甚至是老闆的朋友都千方百計來收買我了,給錢的,給物的,我守住心性一概不收,現在做好人都難,有時實在沒辦法收了我也不入我袋,我把錢放入做真相資料的專用錢袋。仍按計劃按比例按實際情況分配資金。

曾經因經濟犯罪而入獄的我,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三、講真相,多救人

剛開始講真相我是先同家人講。跟自己母親第一次講真相時被罵了一頓,每次回家都被母親數落,母親還給我先生壓力,先生只好對我母親說:她能夠在那個地方走出來是因為心中有信仰,你就由她吧。那時覺的母親是沒可能的了,感覺講真相真的好難。隨著不斷的加深學法,不斷的修自己,不斷的向內找,明白了很多法理,知道我是放不下面子,怕人罵的心。直到今年初我父親住院動手術,我要去陪我母親,我決定這次一定要講清真相。先順著她執著保命講起,接著講了邪黨如何邪惡,如何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後母親說邪黨這樣做是不對的,那就退了吧,是用真名退的。我好高興哦,但好快又冷靜下來了,深知這一切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師父早就鋪好路,我只是動動嘴而已。

後來又給我大哥講真相並做了三退,這於我是個不小的突破。我悟到大法弟子一定要三件事同時做,同時做好,哪一項都不能偏廢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

原公司被收購後員工就遣散了,他們每年都搞聚會。有次有一同事叫我去參加聚會,我要趁這個機會去講真相,沒過多考慮就去了。以前我在公司人緣還是不錯的,我就單獨的一個一個講真相,講一個退一個,沒機會講的下次再講。我先生知道這件事後說:「真服了你,面皮夠厚的了,你最好和他們老死不相往來。」常人應該是這樣吧。只有修大法,才能修出這無私的境界。

眾生其實都在焦急地等著被救度,就在今天下班時遇到公司總工程師,因順路坐了他的車。車上我問有沒入過黨團隊,他說入過。於是我就從「藏字石」講起,只簡單的講了一下真相後我說退了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他很焦急的說:我不知去哪裏退呢。我說:我可幫你退,可用化名退,給神看的,神看的是人心。他說:不用化名,我就用真名退。這讓我悟到,大法弟子修的越純善,講真相的穿透力也會越大。

我本屬於不善言詞、比較內向,修煉使我理悟,現在我講真相越來越自然,越來越會講,沒有了當初的膽膽突突。

我講真相主要是以面對面送、郵寄和發放真相資料為主。基本上利用下班後三個小時和休息日發送,做多少發多少,不積壓。幾年前因工作關係我得到了一個同行業系統網址,這個網址將全國各地一萬多個系統單位的地址、郵政編碼、電話和所有人員姓名全部顯示出來,這些人都是知識份子階層,都是有中級以上職稱的人。我基本上天天每省每市輪流寄,信封有打印的也有手寫的,我能手寫幾種漂亮的字,絕不故意寫成歪歪扭扭,一定要寫漂亮的,因為這是大法弟子寫的。現在是電腦時代,除了廣告和求職的,少有人寄信了,所以信封越多樣化越好,多去幾個地方寄。做和發放時都要心態純正,不想不好的事,正念加持真相資料,加持真相資料在整個機構內傳閱,最後一定要請師父給真相資料下個罩,順利送達有緣人。隔一段時間再查一下自己寄出的對方是否收到。兒子上大學後幾年來一直堅持這樣寄,也積累了一些經險 。為了節省時間吃飯問題就在外邊購個麵包解決,還可順便送個神韻光盤。兒子放假我才回家做飯,吃飯時發現好像很久沒吃過晚飯了,感覺也沒所謂,連自己都覺的不可思議。要知道未修煉前我可是比較注重養生保健,花不少錢吃了一大堆保健品呢。

有次去到一個很大的小區,四週一遍靜寂,有些害怕,一種強烈的寂寞和孤獨壓過來,馬上打開MP3聽師父講法,當聽到師父洪厚的聲音頓時熱淚盈眶,從來沒聽過師父的聲音是這樣的具有穿透力,師父就在身邊,我並不孤獨……

我和學法小組的同修互相鼓勵、互相促進,共同走好今後的修煉路。修煉路上,我仍有許多方面達不到師父的要求。回首過去,也是提醒自己珍惜已經走過的路,珍惜師父的慈悲救度。在最後不多的時間要更加精進、多救眾生,圓滿隨師還。

我雖然閉著修,婆羅花在我家持續開了三年,每朵或每簇開約三個月到五個月不等,所以基本上每天都可看見婆羅花。今年開的特別多,今年的婆羅花開在葉子上,防盜欄上,花瓶,玻璃窗,空調機都有,甚至連陽台外接入我家的電纜都有幾朵呢。

感謝師父!感謝明慧同修!感謝學法小組同修對此稿的慈悲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31/獄中得法-脫胎換骨-263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