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沒早跟我說這些呀?!」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二年四、五月份,一位三十出頭的小伙子因胸骨內長瘤住入唐山市的一家醫院,小伙子的表姐住在當地,所以他就讓妻子給表姐打了電話,說了自己的病情和所在的醫院。

第二天上午,小伙子的表姐夫婦來到了小伙子所在的病房。這時,小伙子的妻子和他的一位姐姐也在,三人都是一臉的愁容,一問才知道,前兩天大夫給做了檢查,初步診斷很不樂觀,說很可能是惡性的,明天出最後的化驗報告。小伙子的姐姐和妻子雖然沒把這個消息告訴他,但小伙子從她們的表情上看出知道自己的情況可能不好,一下變的焦躁和絕望起來,一定讓妻子和姐姐給他紙筆(他自己只能平躺),要寫遺書,並流著淚說先和妻子離婚以免拖累。妻子陪床多日不得休息,看到小伙子這樣,又是疲勞,又是傷心,又是一生氣。表姐夫婦進病房的時候,三人正一邊流淚一邊爭執。

小伙子的表姐夫素有威望,是位法輪功學員。見此情景,表姐就示意丈夫幫助解決眼前的問題,丈夫點了點頭。然後,丈夫先把小伙子的姐姐和妻子叫到了病房外,問明了原委,然後笑著對她們姐兒倆說:「把筆和紙都給他,讓他願意寫甚麼就寫甚麼。」姐兒倆有些錯愕,用疑問的眼神看著表姐夫。「靠這個解決不了問題,給他吧。」表姐夫說話溫和、平靜,透著自信,姐兒倆點了點頭。

回到病房,表姐夫接過小伙子妻子遞過來的紙筆,坐在了病床邊,微笑著把紙筆放在小伙子手裏。「寫吧,寫完了願意給我們看看也行,不願意給我們看你就放著。」小伙子終於拿到了紙筆,卻不知寫甚麼了。表姐夫瞅著小伙子有些躊躇,就繼續說:「反正你現在也想不起來寫甚麼,就先聽我聊聊吧。」小伙子點了點頭。

「咱們認識也有十幾年了,雖然見面的時候不多,但是你對我大概也有些了解。我問你一句:這麼多年,你見過我或者聽說過我身體不舒服嗎?」小伙子稍一思忖,搖了搖頭。「你知道為甚麼嗎?」小伙子似乎想點頭,遲疑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表姐夫繼續說:「其實就是因為我煉法輪功,我信真善忍。」

小伙子靜靜的聽著,等著表姐夫繼續講下去。「法輪功的書是拿大白話寫的,很容易懂,就是告訴人要做好事,寧可吃虧也不能傷害別人。講究‘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無論和誰有了矛盾都找自己的問題,不斷的讓自己做好。為甚麼要這樣做呢?這麼活著是不是有點窩囊?其實不是的。因為人的身體狀況也是隨著人的道德變化的,做好人的人、吃了虧的人身體裏造成有病的東西就會減少,越來越健康。其實我在比你還年輕的時候每年都會重感冒輸幾天液,可我自從煉了法輪功,這麼多年一片藥也沒吃過,因為我沒病,那藥是給病人吃的。所以呀,說到這裏我還得提醒你一句,千萬別相信電視裏誣蔑法輪功的東西,那都是搞政治的人在耍流氓,騙人的,否則他們把法輪功說的那麼不好,為甚麼不讓人們自己去看看(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呢?」

聽到這裏,小伙子認真的點了點頭。這時表姐夫問小伙子:「你想不想病好?」小伙子輕聲說:「當然想,可是我……」表姐夫把手輕輕一搖,「不是馬上要你煉法輪功,我這裏有更快捷的辦法──」表姐夫說到這裏頓了一頓,小伙子眼裏頓時有了光輝。「你如果真的相信我告訴你的話,那麼你從現在開始,心裏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效果。效果怎樣,就看你心誠的程度。」然後,表姐夫又回頭跟小伙子的妻子和姐姐說,「我剛才跟他說的你們也都聽到了,從現在開始,你們也幫他念吧。」姐兒倆都點了點頭。

接下來,表姐夫又給小伙子夫妻兩個講了夫妻之間在困苦的時候更應該多為對方著想的道理,說的小夫妻頻頻點頭。

第二天晚上下班後,小伙子的妻子打電話高興的告訴表姐,「化驗結果出來了,是良性的。」然後又說,「他想要書,請表姐夫給找一本。」次日下午,表姐夫婦利用下班的時間又去了醫院,給小伙子送去了一千元錢和一個小本的《轉法輪》。

幾天後,小伙子的表姐又接到電話,說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了,因為大夫說比預想的恢復的快了很多。出院那天,表姐夫冒雨把小伙子一家送上了回家的汽車,分手的時候告訴小伙子,「回去後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間要多看書,真正把書看明白了,你的收穫會是意想不到的。」小伙子連連稱是。

一個多月後,小伙子在電話中跟表姐說:「這麼多年,表姐夫怎麼早不跟我說這些話呀?!我知道怎麼活著了,太好了!」

兩個多月後,小伙子再次打來電話,告訴表姐夫婦自己已經上班了,出院的時候大夫說要想恢復工作能力至少要兩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