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器官線索:丹東軍人的回憶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秋天的一個偶然機會,我認識的一個曾在遼寧省丹東市當過兵的年輕人,他給我講了一件至今想起來還感到恐怖的事情: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天很冷。大約凌晨一點左右,突然我們部隊被緊急集合起來,全副武裝開往丹東火車站,把火車站層層包圍後,過了一會兒,從天津開來的一列火車進站了。從火車上下來幾個軍官和幾個穿白大褂的軍醫。他們和我們的軍官詭秘的交接一會兒後,我們部隊的一部份被抽出負責押運火車,其中我們連也被抽出,我們每倆人負責一節車廂。

「上車前,我們並不知道押送甚麼,只是感到這次氣氛很緊張、很不尋常。上車後,我們才吃驚的發現,這是一列平時專門用於拉牲口的列車,每節車廂都沒有頂棚。但是,這次裏邊拉的並非是牲口,而是煉法輪功的,男女老少都有,據說是到北京上訪的。他們一個個都被用手銬吊在車廂頂部一根根鋼樑上,像白條雞一樣。我和另一個戰友都嚇傻了,話也不敢說,只是抱著衝鋒槍呆呆地站著。十二月東北的冬天,又是夜間快速行駛的敞篷火車,可想而知有多冷。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火車終於到達目的站──瀋陽蘇家屯。

'前所未有的罪惡'
前所未有的罪惡

「這次‘任務’完成返回部隊後,我們才知道這次‘任務’過程中出大事了。原來,我們連的黑龍江的戰友,在押運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看到吊著的法輪功學員,大部份是女的,其中很多是老太太,有的甚至穿的衣服很單薄,心裏難受的實在無法承受了,據說他當時出現幻覺,看到吊著的人都是自己的媽媽。於是,他就和拿手銬鑰匙的另一名戰友商量,希望把那些人放下來暖和暖和,結果被拒絕。憤怒之下,戰友向空中鳴槍,嚇得那個戰友趕緊把煉法輪功的都放了下來。之後,那個戰友向上級報告了。

「結果,戰友立即被關進禁閉室,連續很多天被部隊的專門組織(類似地方的六一零)嚴刑拷打、刑訊逼供,一遍遍問他‘為甚麼要放下法輪功的?是否有甚麼政治目的?’沒想到的是,這個戰友很堅強,一直閉口不語。眼看這個戰友快被折磨死的時候,部隊有個領導聯繫到這個戰友的舅舅(據說是某地方的武裝部長),他舅舅花了很多錢才把他接回了老家。」……

因為這件事很長時間了,可能具體時間略有出入,但事件是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