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前期迫害案例彙編(2013年2月4日發表)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

  • 黑龍江杜秀琴自述被迫害經歷

  • 湖南郴州嘉禾縣部份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

  • 黑龍江韓冬梅自述遭受的迫害

  • 黑龍江雙城市新興鄉王勝權遭受的迫害

  • 黑龍江杜秀琴自述被迫害經歷

    杜秀琴,今年五十七歲,教師,一九九八年春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多年的疾病好了,道德底線提升了。在九九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杜秀琴遭多次被迫害,以下是她自述經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迫害大法,我去省政府上訪,當時很多武警在驅趕那些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有一武警罵一名法輪功學員,我就上前去和那武警講真相,我說我們就是一個修煉的群體,按「真善忍」去做事,按師父教我們的法理去做好人,武警聽後叫我大姐,並讓我馬上走。我和同修來到哈爾濱八區體育館前,在路上看到一車車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拉到別的地方,還有一車車的武警跟著。

    二零零二年一月,看到大法遭中共的迫害,我和同修到北京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喊「法輪大法好」證實大法,當時被天安門一群警察把我和同修團團圍住,警察扭我胳膊,拳打腳踢的將我們劫持到北京前門派出所,並非法將我和同修關押在大鐵籠子裏,不給我們水和飯吃,晚六點多鐘又將我們關到北京密雲派出所,遭到警察非法審問,強迫報姓名,三天後,阿城公安局和單位將我們從北京帶回直接關到阿城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警察對同修連踢帶打,我在阿城第二看守所被關押十天後,強行將我送到阿城第一看守所關押二十天。

    二零零二年二月,在阿城第二看守所,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證實大法,修「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集體絕食,阿城六一零伙同阿城區醫院大夫、刑事犯連拖帶拽,拳打腳踢的強行給我們插鼻管灌食,第二天警察將我們這些法輪功學員迫害到萬家勞教所。惡警嘴裏還叫喊著勞教一共就有三年、十年的就給你們勞教十年。

    阿城公安局冤判我勞教二年,送到萬家勞教所。在萬家勞教所法輪功學員都被分別隔離,不叫我們接觸說話,每個法輪功學員都安排一個包夾進行迫害,逼迫寫三書放棄修煉,十三個法輪功學員其中有一個承受不住邪惡的迫害,被迫寫了所謂「三書」,我們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堅決抵制迫害,證實大法沒有配合邪惡。

    八月末萬家勞教所所長盧振山、警察張波迫害法輪功學員寫「三書」,威逼看誹謗大法的電視,唱邪黨歌,不「轉化」上大掛,蹲小號,當時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小號全部滿員,萬家勞教所黑雲密布,整天聽到的是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殘酷迫害的慘叫聲,強迫勞教所所有法輪功學員寫「三書」、出操、走步,強迫扭秧歌。

    我被關押在萬家勞教所十二大隊,每天強行出操。後來我們七、八個同修絕食抵制迫害,三、四天後強迫出勞務,我於二零零四年八月回到家中。

    回到家中當地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敲門騷擾,我沒有配合他們。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我丈夫在路上無故遭阿城繼電器廠派出所警察楊國忠和另一警察劫持,逼迫我丈夫打開家門進行非法抄家,我家的兩台電腦、錄音機、打印機、大法書籍、師父法像、資料、三百美金,二、三萬元錢、手機(財務後來退還)將我和丈夫同修劫持到繼電派出所,遭到警察的逼問。連夜將我們關押到阿城第一看守所,我絕食抵制迫害,我又遭阿城六一零等惡警的迫害,冤判二年。

    十月他們把我送到臭名昭著的萬家勞教所集訓隊,集訓隊的惡警趙余慶、關傑還有姓張惡警等把我關一小屋,強迫我寫‘三書’、出勞務、看電視洗腦、強迫背監規、遭包夾、出勞務、穿號服、出操。

    二零零七年五月份將所有法輪功學員轉關到哈爾濱前進勞教所繼續迫害,強迫法輪功學員出勞務鋪院子裏的磚地,一天連續幹十幾個小時的活,挑冰棍桿,強加任務量,我和同修不配合這種迫害,抵制出工,抵制報名,遭到惡警張豔麗用書抽打我的臉,我不配合邪惡的惡行,高喊警察打人後,又被關到二隊,惡警隊長霍書平強行把我捆在桌子上,用電棍打、膠布封嘴讓我承認錯誤,強迫我下蹲,我決不配合,後又強迫我糊紙袋,強制完成任務,我不配合邪惡的完成任務等迫害,並絕食三天反迫害,到我要回家時又強行給加期十多天,二零零八年八月我走出邪惡中共的黑窩,回到家中。


    湖南郴州嘉禾縣部份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下面是湖南郴州嘉禾縣數位法輪功學員所遭迫害的部份情況:

    一、湖南郴州嘉禾縣教師李菊梅的遭遇

    二零零九年八月,李菊梅及丈夫郭會生雙雙遭綁架,被關押在嘉禾縣看守所,郭會生在兩個月後被迫害致死。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李菊梅在看守所突然下體大出血而發生昏厥,被送往縣中醫院搶救,於一月二十一日下午從醫院回家。

    郭 會生是郴州嘉禾縣政府法制辦幹部。他和妻子李菊梅因為給藍山縣公安局長席小剛寫勸善信,要求釋放在藍山縣太平墟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肖四蘭。這一善舉竟然遭 到「六一零」、國安的嚴重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六日晚,夫妻先後遭一群警察綁架;在家裏無一人的情況下被非法抄家兩次。更有甚者,郭會生被國安大隊教導員 胡永輝等四名惡警反綁雙手摁在地上毆打!被綁架到派出所時滿頭滿臉都是血!

    十月六日,郭會生在看守所出現昏迷狀態,被送往縣人民醫院搶救!經腦部手術治療後,郭還是處於嚴重昏迷狀態中,除了有微弱的心跳外,沒有任何體態意識,於十月十二日在縣人民醫院含冤離世。

    自從二零零九年八月起,當局就毫無法律依據強行扣發李菊梅的工資三年多。李菊梅家中還有八十多歲的高齡父母無人贍養,她無數次的請求恢復工資以救燃眉之急,可是縣政法委書記李德笑獨斷專行,兇狠地說:「你既然說你身體好了我就又要將你關回去關押!」

    二、女教師羅巧紅被迫害致死,丈夫被非法關押九個多月

    肖夕夕的媽媽、湖南嘉禾縣石塘完小教師羅巧紅,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一年進京上訪回家後,被當地「六一零」惡人王社清一夥深夜闖入家中綁架。當時家中只有婆婆和二歲女兒肖夕夕。邪黨惡徒對羅巧紅進行人格上的羞辱,後又將她異地關押數月之久,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羅巧紅被迫害致死,年僅二十八歲。

    羅巧紅的丈夫肖嗣先因不配合國安警察要他寫妻子是死於癲狂病的謊言,被非法關押嘉禾看守所九個多月。

    三、湘運公司退休職工肖四蘭所遭受的迫害

    肖四蘭是嘉禾湘運分公司的一名退休女職工。二零零零年二月肖四蘭依法到北京上訪,被湖南當地警察劫持回嘉禾非法關押三十三天。肖四蘭共八次遭嘉禾、藍山「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及公安綁架,兩次被劫持入郴州市洗腦班,一次被投入白馬壟女子勞教所迫害,被勒索巨額款累計達四萬元之多。

    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肖四蘭到與嘉禾縣相鄰的永州市藍山縣的太平圩,中午正坐在一家小餐館準備吃中飯,突然進來一群警察把肖四蘭綁架,關進藍山縣看守所。肖四蘭被當地惡警扭傷右手造成骨骼錯位。在被劫持四個半月後,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藍山法院給肖四蘭及家人下了「勞改三年」的判決書,綁架至湖南女子監獄迫害,於二零一二年出獄。

    四、湘運公司退休職工李尚英、李剛峰夫婦所遭受的迫害

    嘉禾車站女職工李尚英被非法罰款1.6萬元,其丈夫李剛峰多次向縣有關領導反映,詢問罰款依據,不但沒有得到處理,尚英還被單位減了五級工資。

    2002年,李剛峰到時任縣委副書記雷井杏的辦公室詢問罰款依據,雷火冒三丈,當即電話公安人員將其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期間封鎖消息,家裏人以為遭黑社會暗殺。

    五、藍山縣「六一零」對嘉禾法輪功學員周柏生等人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一日,湖南郴州市嘉禾縣法輪功學員周柏生、周永英、李熙玉在與嘉禾縣交界的永州市藍山縣土橋鄉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當地警察綁架,並於當晚被劫持到藍山縣公安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藍山公安黑箱作業,將周柏生劫持至湖南長沙新開鋪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因檢查身體被測出血壓高達200多,新開鋪勞教所拒收,即被送回藍山,藍山公安在敲詐周柏生家人二千元後由家人接回。周柏生先後被土橋派出所,縣「六一零」及公安局勒索兩萬元現金,摩托車也被土橋派出所搶去。

    六、六旬法輪功學員李國權遭受的迫害(圖)

    今年六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國權,湖南嘉禾縣城人,是原湖南郴州冶煉廠退休職工。迫害發生後,二零零一至二零一一年間,被非法關押、勒索;兩次至洗腦班迫害,一次至湖南省新開鋪勞教所迫害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至六月四日,李國權被郴州冶煉廠「六一零」、保衛科幹部劫持至資興邪黨黨校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期間,當局以所謂「擾亂社會治安」為由將李國權劫持至拘留所關押二十一天,還被迫向拘留所交納一百八十七元伙食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李國權回嘉禾縣城老家探親,同月二十八日,在嘉禾酒廠的家中被一群「六一零」、國安歹徒劫持,綁架至嘉禾「六一零辦公室」及城關派出所兩地進行非法審訊,「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雷衍笑不准李國權站直,兩次用腳把他踢成「大字型」, 連續三個晚上反銬雙手、通宵站立,不准睡覺,白天則被銬在走廊上直立。到十一月三十日中午時分,由家人交納三百元關押金後再綁架至嘉禾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由資興市「六一零」、國安來人接送,在去資興市的途中,資興市「六一零」主任李永生、國安特務彭延壽對李國權施加酷刑,再到郴州冶煉廠的宿舍抄家後,被劫持至資興市看守所關押四個多月。

    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李國權被資興市公安機關報郴州市勞教管理委員會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被資興公安特務戴上手銬和腳鐐劫持至湖南省新開鋪勞教所迫害,迫害期間因不配合邪惡而被「加教」兩天。由於不肯 「轉化」離開時被強行繳納二百元「被窩租借費」。

    在勞教所期間,李國權被迫害成骷髏。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解除勞教時,身體嚴重脫形,小腿肌肉完全萎縮,像柴棍子一樣行走困難,體重大約只有二、三十公斤左右。回廠後,李國權由於不肯接受寫「保證書」的條件,受到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一年的處分,並被安排發三百塊錢一個月生活費,每天清掃馬路,勞教期間的工資被剝奪。

    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李國權被綁架至郴州北湖區洗腦班迫害二十天再次拒絕「轉化」。


    黑龍江韓冬梅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韓冬梅,今年四十九歲。二零一一年秋天九月份,因為參加新紅村趙德久姑娘的結婚慶典,被不明真相的人王正彪舉報。雙城市公安局王玉彪伙同新興鄉派出所所長陳玉莊、司機小范、宋久武以及倆名不認識的男子、一名女子,突然闖入我家,威逼、恐嚇,企圖強行把我帶走,我堅決不從,他們就把師父法像搶走,還有倆本書、光碟,以及我繡有真善忍的相框等物品。

    哈爾濱市公安廳廳長孫永波指使雙城國保大隊肖繼田、王玉彪,和新鄉派出所所長陳玉莊、范躍濱、徐朝波,半夜兩點多鐘,將正在家的法輪功學員潘明月綁架到雙城市公安局。

    此前,潘明月為同鄉聯繫了婚禮樂隊,以勸善敬天的傳統文化為主要內容。這時卻被不明善惡的新紅村王正彪誣陷。七月十五日晚十點左右,雙城國保大隊王玉彪在當地派出所所長陳玉莊、惡警范躍濱的帶領下,綁架了舉辦婚禮禮堂的業主等三人,逼迫其說出當天婚禮的情況,及參加婚禮的人,幾小時後,十六日半夜兩點,又強行闖入新娘父親趙德久家裏將其綁架,並繼續逼迫其說出樂隊的聯繫人,隨後第二次來到潘明月家裏將其綁架到雙城公安局送往看守所。並指使犯人毆打迫害四十八天。秋收季節,因家裏買賣沒人做,導致經濟損失一萬多元。警察不經任何法律程序,隨意抄家。


    黑龍江雙城市新興鄉王勝權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雙城市新興鄉新紅村法輪功學員王勝權,於十一月份某日進京上訪為證實法輪功是清白的,並證實大法的美好。在北京郊區被當地派出所劫持十八小時後,又送往豐台區看守所進行關押。七天後又被雙城駐京辦事處接著關押一天一宿。然後又被新興鄉派出所徐朝波、鄉政府的白春五接回到雙城看守所,說是治安拘留十五天。可是十五天到期他們不但沒放人還把王勝權關押到刑拘監舍和刑事犯在一起。以下是王勝權的自述:

    在刑拘監舍裏,有個當班的犯人頭子被黃姓管教叫到跟前說幫助幫助這些個煉法輪功的,他的意思是好好教訓他們。當時有四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個七十多歲的老年同修,當班的犯人就指使其他犯人猛打老年同修讓他說不練了。

    然後他們就開始打我了,他們用腳猛踢我大腿的內側說是叫做平圈,當時疼痛難忍,我就喊來管教,當時值班的三個管教都在場,可他們卻罵著說活該,誰讓你煉法輪功了,然後就走了。這時犯人們氣急敗壞,當班的說非把我悠出去不可,意思是迫害到躺著抬出去。然後他們兩三個人把著,犯人的頭子用手彈我的眼睛,他們叫彈燈泡。自那以後我的眼睛經常流淌粉紅色的淚水有四十多天,視力模糊。我的腿不能站立,行走困難,他們還打我的臉,臉上腫的變了形,都認不出人來了。

    在刑拘三天的時間就把我迫害成這樣,當時值班的是個姓杜的年輕管教,發現人被打壞了,就報告了所長,然後他們說放人。杜姓管教把我叫到一個單間,問誰打你的,我說是當班的,還有其他犯人。他就扯著我的衣領一邊推搡著一邊罵道:我咋沒看見?誰打你了?意思是說沒人打你。我不敢吱聲了。然後他把我帶到所長辦公室,所長叫那興春,他說等著一會來人接你回家。

    可他們不是把我放回家,他們通知了鄉政府來接我,來的人正是上北京接我的人白春五,他一看就說:這不是我送來的人,因為人已經認不出來了。就說我不能接回去,這算誰打的,說完就走了。這時我的家人正好來看我,所長那興春就說讓我的家人接回去吧,他還說回去不要亂說是在這裏被打壞的。雙城公安局在二零零一年當時是抓一個煉法輪功的人,交2500元錢就放人,他們公開勒索錢財,哪還有法律。因我被打壞了,他們怕擔責任,才把我放回家。

    回家第二天村書記、村保安幾人來到我家索要2500元錢,說是進京上訪的錢。我說沒有錢,第二天派出所所長孔慶滿帶著人把我又強行帶走,幾天後我哥哥交了2500元錢,才放回。

    之後他們多次上家騷擾,2006年春天雙城公安局、新興派出所的警察又到我家把我強行帶走,恐嚇、威逼,後沒有結果,然後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