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善惡必報」的天理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醒世恆言》卷二十詩雲:「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勸君莫把欺心傳,湛湛青天不可欺。」這四句詩告誡人們:為善或為惡,到最後終究是會有報應的,只是有些來得早,有些來得晚而已。

「善惡必報」,又稱因果報應,是亙古不變的天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必定要報。

中國傳統文化從不同側面對「善惡必報」天理的詮釋

「善惡必報」天理是中國神傳文化的核心內涵之一,是諸多傳統文化典籍的「關鍵詞」或主要觀點,是中國人幾千年世代相傳的口頭禪。

中國老百姓對「善惡必報」也有其通俗明白的理解和表達,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腳上的泡──自己走的」,「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來世我當牛做馬報答您的大恩大德」等等。

《西遊記》詩雲:「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大意是說:人心生出的每一思每一念,天地都知道。善念善行或惡念惡行如果沒有報應,那麼天地就有私心了。在這裏,用一個「反證法」來說明:我們知道天地是無私的,所以善惡是必報的,是真實不虛的。否則,天地的無私與公平怎樣體現呢?

順便說一下,中國傳統文化中,「天」是「神」的代稱,因為神在天上。中國老百姓說的「老天爺」,其實就是指管人的神。

《增廣賢文》有云:「萬事勸人休瞞昧,舉頭三尺有神明」;「人間私語,天聞如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意思是說:人做任何事情都不要欺騙自己的良心,頭頂上可有神靈在看著你呢;人間的竊竊私語,上天聽來就像是打雷一樣響亮;在暗室中做了虧心事,在神看來就像是閃電一樣顯眼。這兩句話也告訴我們:「善惡必報」是以神的存在為前提的。對人間每個人的善惡,人看不見的,神會看得見。

《紅樓夢》第五回《飛鳥各投林》有雲:「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裏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冤冤相報實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倖。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人們不能相信「善惡必報」天理的誤區在哪裏

理解 「善惡必報」天理的誤區是甚麼?就是在時間段上只看人的這一生。然而,「善惡必報」這個天理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關照生命在時間上的永續性。所以,其應驗時間有三種形態:現時現報,即當時應驗;現世現報:即當時沒應驗,在當世的某一個時間應驗;來世報,即當世不報,等到下一世再應驗。也就是說,如果只看人的一生,是無法理解「善惡必報」天理的。

的確,現實生活中,人們會發現生前行過善事或做過惡事的人,直到去世也沒有得到善報或惡報,因此而否定「善惡必報」的天理。這是人的短視而得出的謬見。只有破開無神論強加給人的思維框框,才能理解「善惡必報」的天理。

「善惡必報」也是佛教講出來的一個基本規律,簡稱「因果律」。即所謂「善惡必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欲知前事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

由此可見,要正確理解「善惡必報」,就不能只看人的一生一世,就必須用三世因果去衡定才行,你得相信人的生命不只有今生,還有前生,死後還有來世,也就是相信人的「真正的生命」有生死輪迴。

打個比方,我們以「種瓜得瓜」來說明。大家都相信種瓜是能夠得瓜的,然而,種子剛入土,是不會立即長出瓜來的。瓜籽種下去,會隨著時間的推移,依次發生如下變化「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也就是說,從種瓜到得瓜,中間要經過生根、發芽、開花,才能最終結果。你如果在種子種下去第五天去看得沒得瓜,那你會大失所望,你看到的只能是種子剛剛生根。你如果在第十天去看得沒得瓜,那你看到的只能是才出土的小芽兒。你如果在第二十天去看得沒得瓜,那你看到的只能是綠秧開黃花。你只有在第三十天後再去看時,才能看到瓜秧上確實長出瓜來了。

那麼,如果你不按「三世因果」來看「善惡必報」,就好比是在生根時、發芽時、開花時去看得沒得瓜一樣,那怎麼能行呢?你如果按你看到的生根、發芽、開花來否定「種瓜得瓜」,是不是有點兒草率和不智呢?是不是應該放開我們的眼界和思維呢?否則,怎麼能真正理解和相信「善惡必報」的天理呢?不是善惡不報,而是時候不到呀!真理是客觀的,是金剛不破的,問題出在我們自身,障礙來自於我們僵化了的觀念。

換個角度說,我們在世間看到的法律對罪犯的牢獄懲罰,其實已經是「善惡必報」的一種應驗方式了。如果法律懲罰不足以平衡罪犯的惡行怎麼辦?那還有別的辦法,下一輩子接著來。再還不完怎麼辦?不是還有地獄嗎?地獄是為誰準備的?不就是為了進一步懲罰餘惡未盡的大壞蛋嗎?在那裏,閻王殿先過堂,所犯罪惡斑斑在冊,問罪畫押,分毫不差。欠甚麼還甚麼;犯甚麼罪,受甚麼罰。如果此人罪大惡極,以致十惡不赦,地獄裏的萬般懲罰也不足以消除其罪惡,那就會被打入深不可測的無間地獄予以徹底銷毀。

反之,那些庇佑生民的覺者、神仙,那些為萬民開盛世的明君、忠臣、良將,千秋萬代受人廟堂祭祀與香火供養,不正是善有善報的見證嗎?

無神論是共產邪教灌給人的一副「迷魂藥」

研究馬克思的專家據史料表明:共產邪黨的始祖馬克思,出生在德國一個基督教家庭,小的時候他是個基督徒。青年馬克思上大學時,秘密加入「撒旦教」,撒旦附體後的馬克思變了一個人,其魔鬼性情在他當時的戲劇和詩歌作品中暴露無遺,反天反地反人類的共產邪惡主義理論,就是從「撒旦教」脫胎而來。

撒旦是甚麼?是魔鬼。初為基督徒而後為撒旦教徒的馬克思怎麼會不信神呢?馬克思只是對人宣稱自己不信神而已。說白了,他不信神是假,他不信正神,讓人們同他一起不信正神,並把他這個魔鬼撒旦在人間的代言人擺上神壇才是真!只有這樣,邪惡的共產主義理論才能大行其道,禍亂人間。

大家知道,中共邪黨是推行無神論最野蠻最徹底的,歷次政治運動,特別是十年文革中的宗教浩劫,把中國人對神的信仰毀壞殆盡。縱觀世界,中國成為無神論的重災區,無數中國人也就不可避免成為無神論的「重病號」。

前文說到,相信「善惡必報」是以相信神的存在為前提的。試想,如果不信神,怎麼會有「神目如電」?如果沒有「神目如電」,如何明察「暗室虧心」?如果對「暗室虧心」不能明察,又怎能做到「善惡必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呢?如果不能做到,叫人怎麼相信「善惡必報」天理存在呢?所以說,中共邪黨無神論的毒害,是當今很多中國人不能相信「善惡必報」天理的主要原因。無神論是中共邪黨灌給中國人的一副「迷魂藥」,把中國人毒害得逆天叛道,暈暈乎乎。

我要真誠告訴那些可愛的中國同胞:「善惡必報」是天理,不是中共邪黨所謂的「迷信」,而是人人本應虔誠篤信。相信「善惡必報」是智慧,不是愚昧。天理超越涵蓋了一切人的理,相信天理還不是智慧嗎?那是大智慧。而相信邪惡的無神論並據此否定「善惡必報」的天理才是愚不可及!

闡述和記載「善惡必報」天理的中華歷代正史與典籍車拉船載,那是五千年中華神傳文化的精華所在,那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家園,不是甚麼人頭腦一熱的獨出心裁。相信「善惡必報」的天理,是衝破中共黨文化無神論後,文化血脈上的正本清源和認祖歸宗;是對中共邪黨不信正神信邪靈的黨文化的拋棄,是真正意義上的天性回歸與靈魂救贖。一旦認知了中華傳統文化,你會驚奇發現,中共邪黨信奉的邪惡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傳統文化水火不容,而共產邪黨本來就是「西來幽靈」。

「善惡必報」是天理,一人相信,則一人幸甚。全民相信,則舉國幸甚。

歷史上著名的「善惡必報」實例──白起

白起是秦朝將領,官至國尉(國防部長),外號:戰神,殺人魔,戰國四大名將之首。白起一生率軍共殲滅六國軍隊約165萬! 特別是與趙國的長平之戰,趙卒降者四十萬人,被白起活埋,殘忍無比。白起後來失利失勢,秦昭王令其伏劍自刎而死(屬生前惡報)。

請看史書上關於白起死後受惡報的記載。

白起輪迴餓鬼道。《高僧傳》載:唐朝道英法師,曾住在法海寺。寺主慧簡法師,某日早晨看見兩個人,走路懸空不著地,忽然進入道英法師的院中隱沒,斷定是兩個鬼。據道英法師說,那兩個鬼,是秦王派來的,因為秦王在餓鬼道中餓了很久,請求施食。道英法師答應了秦王的要求,隔日,備了飯菜,作法施食,秦王果然帶眾侍從同來進食,對道英法師說:「弟子生前罪惡太重,墮入餓鬼道,已八十年未進飲食。你看,這是白起,那是王翦,都是因為殺人太多,一同在餓鬼道中受苦。」

白起輪迴畜生道。《群談採余》載:「吳山三茅觀,有一次在大雷中,擊斃了一條白蜈蚣,一尺多長,背上有白起二字。」《太上感應篇》載:「潘從先的友人阮君,看見屠夫宰殺一隻豬,豬皮上有 ‘秦白起’三個字。」

白起輪迴地獄道。《夷堅志》載:江南民陳氏女,從來沒讀過書。十七歲那年,害了重病,臨死前忽然對人說:「我是戰國時秦國的將軍白起,生前殺人數十萬,在地獄中受到無量的痛苦,最近才投生來做人,壽命也不能超過二十歲,現在我要死了,也是命該如此。」說完,閉目長逝。

當今「善惡必報」的實例

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的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罪惡無邊,參與者惡報連連。法輪大法是佛法,法輪功弟子按照「真、善、忍」修煉,人心向善,道德昇華,對任何國家和人民都有百利而無一害。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必遭惡報,下面僅舉幾例,望相關人員引以為戒,不要步其後塵。

陳援朝,原海南省海口市中級法院刑一庭庭長,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全國首例非法審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中,他擔任審判長,非法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二至十二年徒刑。陳因此獲得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和最高法院的賞識,海口中院刑一庭被記集體二等功,陳援朝被記個人二等功。然而,惡有惡報。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剛滿五十一歲的陳援朝被確診為肺癌,次年九月二日,在萬箭穿心般的痛苦煎熬中離世。

廣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支隊長王廣平(曾任廣州市公安局610辦副主任),親手迫害法輪功學員,被其送洗腦班的有三千三百一十人次,破壞真相資料點七十八個,非法勞教三百九十五人,非法判刑十六人。受到上司表揚。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他神秘倒地猝死。

山東沂南縣公安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孫立,曾對很多法輪功學員無度行惡,是個雙手沾滿法輪大法學員血淚的惡棍。他憑此惡績獲得晉升,更加賣力殘害善良。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孫立在孟良崮得意洋洋的做完全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驗」交流後,突然摔死在百米山谷中,費盡周折才找到屍體,其狀慘不忍睹。

「善惡必報」天理向世人昭示著甚麼

對做官或為民者而言──

約束人言行的力量不外乎來自兩個方面:內在的道德和外在的法律。道德為本,法律為標。相信「善惡必報」天理的人,他會自律和內省,比不相信的人無形中多了一個為善的動力,多了一道防範違法犯罪的屏障。這種道德力量發自於內心,無時無處不在,能使人達到「慎獨」境界。而法律對於人的約束是外在的,當別人看不見時,還會做壞事,容易「暗室虧心」。相信「善惡必報」的天理,就會知道怎樣去做人做事。身為一任官員,他會忠於職守,以歷史上的善吏、清官、諍臣為范,以中共邪黨官場的貪、暴、騙、鬥為恥,為國盡忠,為民造福。作為普通百姓,相信「善惡必報」的天理,你會與人為善,善惡分明,遠離邪惡。

宋朝宰相趙普「半部《論語》治天下」,如果官、民皆信「善惡必報」的天理,則能享周商社稷,開萬世太平。

無論是官還是民,當前最要緊的是明白法輪功被無辜迫害的真相,知道法輪大法好;不被中共邪黨的偽善、謊言、偽繁榮、偽改革所迷惑,不加入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

對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成員而言──

中共邪黨竊政六十多年來,獨裁暴政殘害死八千萬中國人,天怒人怨;它反天反地反人類,特別是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竟敢魔膽包天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人神共憤。二零零四年底橫空出世的《九評共產黨》,好比對中共邪黨的歷史「問罪狀」;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平塘「亡共石」上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純天然,乃神來之筆,是老天對中共邪黨下的《死刑判決書》。全人類都將在不遠的將來見證「善惡必報」的天理應驗於中共邪黨身上。

然而,中共邪黨包括誰?包括黨員(骨幹)團員(後備軍)和少先隊員(接班人)。天滅中共時,這些人會不會被牽連作陪葬呢?那是一定的。在中國大陸,相當數量的人群加入了或加入過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在加入儀式上,或《申請書》《志願書》中,向中共邪黨血旗發過毒誓,說要把一生獻給中共邪黨和共產邪靈。當年人類懲罰納粹時,其黨徒四散逃命,有的跑到國外隱姓埋名,幾十年後被發現了,照樣送上國際法庭接受審判,因為納粹罪惡滔天,是全人類的公敵。而中共邪黨的罪惡遠勝納粹千萬倍,是全人類的死敵,是反宇宙的邪惡力量。

你也許會說:「我就是稀裏糊塗加入的,我也沒幹甚麼壞事,憑甚麼……?」可是你想想吧,中共邪黨禍害中華靠誰?不就是仗著人多勢眾才邪勁十足嗎?在中共邪黨歷史性犯罪的群體裏,有主犯,如江澤民;有主謀,如曾慶紅、羅幹、周永康;有幹將,如薄熙來、李嵐清、劉京……然而,單單靠這些人能幹甚麼?還必須得有下邊的大大小小的嘍囉們:有一線上陣作惡的,有搖旗吶喊的,有拍手叫好的,有站腳助威的,有麻木圍觀的,有通風報信的,有掩蓋罪行的、有虛張聲勢的,有煽風點火的,有粉飾太平的……表現角色不同,罪惡程度各異,對號入座,看看你是哪一類?總之,只要你加入過中共邪黨的黨、團、隊,你就是中共邪黨的一分子,就在向它輸注能量,為它提供生存和作惡的環境,你就在未來的大審判中難逃乾淨。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神佛慈悲,網開一面。你一定聽說「三退大潮」了吧?那是為曾經加入過中共邪黨組織的人們開創的「退黨保命」的寶貴機緣,是值得你萬分珍惜的。截止到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在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三退」的人數,已超過一億五千萬人。做出「三退」的正確選擇,是以了解法輪大法真相,看清中共邪黨的本質為前提的。命懸一線,生死一念。法輪功學員傳真相,願你早日「三退」保平安。

對參與迫害法輪大法的罪人而言──

與「善惡必報」的天理並存的,還有一條天理叫「邪不壓正」。自古以來,迫害正信的都沒有成功過。法輪大法是正法,江澤民與中共邪黨發動的持續十四年的對法輪大法的迫害,是人在跟神鬥,從一開始就註定讓其失敗。神佛慈悲,但威嚴同在。「善惡必報」的天理將在天滅中共時展現出空前的威嚴。

在人間,已經為越來越近的大審判作好鋪墊。二零一一年四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追查國際告全中國人民書》:「在全球範圍內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當塵埃落定,真相大白於天下時,一切罪惡之人都要面臨正義、道德、良心的審判。

不要觀望遲疑,因為時不我待,「善惡必報」的天理甚麼時候應驗,老天對中共的死刑判決甚麼時候執行,那可不是你能逆料的;不要心存僥倖,因為「神目如電」,你的所有罪行都已被神或人記錄在案;不要想像中共邪黨還能挺多久,無數高官早就先「裸」,只待中共邪黨垮台而後「奔」了;不要輕信法不責眾,在「善惡必報」的天理面前,江澤民血債幫再龐大,也不夠一個小拇指碾的;不要指望有誰會為你分擔罪責,落井下石,卸磨殺驢,中共從來沒含糊過。

「善惡到頭終有報,古往今來放過誰?」作為迫害法輪功的罪魁們,江澤民之流註定將被正法的洪大能量徹底淘汰滅盡。不值得恨,亦不足惜。如果你不幸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體系中的一名成員,那你真得好好想想自己的退路和出路,想想家人和孩子。棄惡從善,將功贖罪,立即停止參與迫害、善待大法弟子、保護好大法書籍和資料、揭露迫害真相、保存並秘密移送迫害罪證、勸善領導同事和親朋好友、退出中共邪黨一切組織,是你唯一正確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