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移默化的改變丈夫 開創家庭環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同修問我投稿之事,我說做得不好沒有甚麼可寫的,從同修家出來,腦子裏出現了應該寫自己是怎樣開創家庭環境的。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我真的應該好好的總結一下。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的弟子,十幾年的修煉,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引領著弟子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寫到這眼淚止不住地流,淚水裏有感恩,有喜悅,有愧疚交織在一起。我深深的感到:當你走錯了這一步,再從新走回來時真的很難,家庭環境就像一座山,你得一點一點的開採,師父說:「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走過來後的體會:只要你信師信法,山就像土丘。

我這朵小花開的很早,到今天已是第十一個年頭了,這其中有苦,有樂,有化險為夷,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路平穩的走過來了。二零零八年周圍有幾名同修被綁架,怕心出來了,我把師父法像、大法書和機器耗材都轉移走了,以為心裏踏實了。可真實的感受是:心都空了,就像孩子失去了娘,別提多難受。片警到我家來過一次,我求師父加持,我深深的感受到了不是我想的,是師父點化要我一環扣一環的給片警講真相,以致我和同修說起此事,有好多話想不起來當時是怎樣說的。當我認識到了轉移走是錯的時,想從新搬回來就難了,丈夫有了怕心,開始限制我,不能使用打印機,我說不行。他說不能打印傳單,我想先退一步就說可以,但我要打印師父經文,因為修煉人離不開法。他答應了,但打印機不能放在外面。當時我有一個想法,不能間隔時間太長,越長越不好搬,我一邊說服丈夫,一邊往回搬。最後也是最難的是請師父法像回來,一次次的說,一次次的談,當時我有一個信念:只有把師父法像請回來,做大法的事心裏才踏實。就這樣經過不懈的努力,他同意了,師父法像請回來了。現在想想是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是師父在幫我,謝謝師父。當我滿心歡喜地準備擺放師父法像時,片警來電話了,放下電話怕心出來了,還擺不擺?先發正念,下午擺。到了下午怕心又出來了,不敢打開盒子(師父的法像放在一個精緻的盒子裏),推過來推過去不敢打開。怕甚麼?我猛地一下打開盒子,我多麼期盼這一天,看到師父法像時,眼淚止不住地流。從那時起,我又投入到正法中來,仍然接著做好三件事。現在想想是由於我有怕心他才會怕的。

記得前幾年,上午參加學法小組學法,學完法趕緊往家趕,怕我丈夫先到家(因我丈夫每天中午回家吃飯)就在回家的路上編理由準備著:如果我先到家還好,如果他先到家肯定會問上哪去了,我就會按照事先編好的理由去說,又不能總是一個理由。那個時候就是一個怕,怕丈夫知道不讓出來。和同修去菜市場講真相回來買點菜,去超市講真相買點超市賣的東西,這樣回來就不用編了。有時去同修家當同修聽到我在編理由時總是說:又編、又編,這樣對嗎?我也知道不對,修煉的人首先沒做到「真」,可就是不敢說實話。怕甚麼呢?怕他擔心、害怕。有時我還想:你們(同修)家裏都是修煉的人,體會不到我的難處。我也想突破家庭這一關,卻不知該怎麼做?

後來同修看到我總是說:該突破了,編到甚麼時候?我悟到:這是師父利用同修在點化我,真的是該突破了。我是修煉的人,修的是「真、善、忍」,師父說:「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1]那就從不編理由開始做起。從那時起我不管是出去講真相還是發神韻光盤,回家後丈夫問我,我不再編理由了,但是我也不會告訴他我幹甚麼去了,如果有發剩的光盤趕快放起來,怕丈夫看到。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我也在漸漸的放下怕心,慢慢的發現我回家後丈夫不再問我幹甚麼去了。因為我以前編理由的時候,我越怕他問,他還越刨根問底,現在我不怕了,他反而不問了。我體會到:當你的怕心逐漸的在去,你就會越來越坦然,出去的時候會越來越踏實。同修對我的幫助很大,她說:你不要怕家裏人鬧,我不會主動和家人發生爭執,但是要一點一點的開創。因為我以前總怕和家人鬧翻,又怕他說些對大法不敬的話,所以不敢面對,很難突破。

舉一個例子,有一段時間我想:和同修在一起學法多好。可是我這個人有個毛病,不願主動說,怕別人拒絕,自己心裏還很著急。這時同修說:咱們一起學法嗎?到我家來學。我特別高興,感謝同修的同時心裏也想著謝謝師父的安排。就這樣我參加了學法小組,第一天學法回家後我胸有成竹的對丈夫說:我以後天天去學法。沒想到丈夫說:不行,還天天去更不行。當時我的心裏涼了一半,怎麼會這樣,我覺得沒有怕心了,敢於面對了,他怎麼會不同意呢?真的不明白。晚上孩子回來,丈夫對孩子說:你媽要天天出去學,不行,要學自己在家學。孩子從中說:要不隔一天去一次吧。丈夫說,一個星期去一次。我說:不行。丈夫說:那就一次也別去了。轉天這事沒完我又和他商量,他說沒商量,他看我堅持就越說越急:你這個人怎麼就不聽人勸?把我氣成這樣好嗎?你讓我說好,我能說好嗎?還說了一些,最後他說:我就是豁出去了不工作了,天天在家看著你,也不讓你出去。

僵持到這還說甚麼呢?我就去了另一間屋,學法也學不下去。他從來沒發過這麼大的火,那不是他,是他背後的邪靈操控的。我知道這不是人與人之間的爭鬥,另外空間是正邪大戰。想想修煉了十幾年了,沒想到家庭都沒處理好,由於自己沒做好讓他也造業,想到這我哭了,我在心裏求師父:我不想錯過這個機會,我一定要參加學法小組。向內找哪沒做好?真相沒講到位,爭鬥心,強制別人聽自己的心這都是黨文化的東西。我發正念:解體操控他背後阻礙我參加學法小組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現在想想如果當時我的心態是祥和慈悲的,就不會觸動他惡的一面。話說回來,轉天,沒想到他和往常一樣,好像甚麼也沒發生。結果從那時起,我天天到學法小組學法,我體會到:只要你堅定信念,師父一定會幫你,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丈夫回到家就看遭殃電視,怎麼辦?大法的美好,中共的邪惡怎麼樣才能讓他了解?為了改善家庭環境,我自作主張就買了一台小型移動DVD。丈夫回家看到後就火了,他拿著DVD的包裝盒(DVD還在裏面)往地上墩,一邊墩一邊說:你跟誰商量了?這個舉動不像是丈夫,因為他是個心地善良的人,平時很隨和。他問我你跟誰商量了就買?因為買之前我也在想是否告訴他,說了他要不同意就買不成了,不說他會怎樣,我也不多想了,就是為了救他,只要第一步買到家就好辦了,只能先斬後奏。所以他說甚麼我也不著急,他說完了我再解釋。我說準備把它放在廳裏,利用吃飯的時間看。他說不行,要看只能在屋裏看。我心裏明白他的舉動是被邪黨嚇的。我不和他發生爭執,但是我想我會一點點突破的,我第一次放在廳裏,他拿回來放屋裏,我又拿出去,他又放屋裏,我再一次放到廳裏,這一次他沒有動,從那時起到現在一直在廳裏。放的第一張光盤是神韻晚會,神韻每個人都好接受。放了一段時間就放《九評》,開始他不讓放,但我一直堅持放,連續放了一個月。還有其它真相光盤,我不想他會怎樣,我只想往他的腦子裏打入正的信息,清他背後的共產邪靈。

當我感覺他這一段時間看光盤還能接受,我就想讓他聽《解體黨文化》,有一天,中午吃飯時我就打開mp3聽《解體黨文化》,聽著聽著,就聽「啪」的一聲,我抬起頭來一看著他,他大聲的說:你趕快關了,我不愛聽。我把mp3關了,心裏很平靜,也沒急。但是我很吃驚:第一,因為從結婚到現在三十年了他從來沒有拍過桌子,他脾氣好平時不愛著急;第二,他背後的邪靈就怕成這樣,因為裏面有「中共」、「邪黨」這樣的詞,他說過不愛聽這些,看來《解體黨文化》還真得讓他好好聽聽。下一次吃飯時,我照樣打開mp3聽《解體黨文化》,這一次他沒有拍桌子,對我說:關了,我不愛聽,吃飯時別放,要聽你自己聽。這一次我又關了,因為當他魔性一面出來時,不是他真我那一面,所以不要和他嗆。當我第三次再打開mp3時,他甚麼也沒說,一邊吃一邊聽又沒事了。我在寫到這的時候,突然明白了:原來常人背後的邪靈也是在一層一層的銷毀,所以表現在人這就是一會糊塗一會明白,又糊塗了又明白了。

丈夫在一點點的變。他是司機,快過年了,邪黨斂財的項目挺多,他們想罰就罰,沒有標準,丈夫也被罰了八百元。回家來挺彆扭,老百姓掙點錢容易嗎?我說,就當是土匪搶走了。又過了一會兒我慢慢的跟他說:你看看這錢如果要是放到大法資料點裏,你會積功德的,這下可好讓土匪搶走了,他們還造業,丈夫只是聽著。我想,我要抓住每一個機會,堂堂正正的做大法的事。因為以前往資料點裏放錢都是背著丈夫的,這一次我要當著他的面往資料點裏放錢。我說快過年了拿五百元放資料點裏,他說,四百元行嗎?我說,行,他就拿了四張舊的一百元放到桌上,瞬間又換了四張新的一百元,說給大法用。這個舉動很微妙,但流露出他善的一面,明白的一面,以及對大法的認可。

還有一件事讓我也很感動。我看中一個香爐想給師尊敬香用。可是價格很貴,他卻和我一起買回來,平時他給自己花錢是捨不得的。其實買之前他對我說:你要是做好了,買甚麼樣的不都行嗎?就因為這句話,當我如願買回來後卻有了壓力,修煉是不注重形式的,我要用實際行動做好,不能給大法抹黑。

以前為了做大法的事,時間總是安排不好,就會出現到吃飯的時間沒做好,讓家人挨餓,有時丈夫工作一天回到家我還沒回來,他就會說你要不煉會這樣嗎?我們會挨餓嗎?當時我想:我做的是正事,是在救人,家人吃點苦,還消業呢。在這件事上總是有時做的好,有時做的不好。這一次我就先從這方面做起,丈夫不是挑剔的人,吃飽就行,他愛喝稀飯,我每天早上熬一鍋稀飯,沏好茶水,然後出去發光盤。中午飯安排好,他回來後先問:有稀飯嗎?我說:有。他還會幫著我幹家務。特別一提的是:當我一邊刻光盤,一邊做飯時,他看到刻好的光盤出來後問我放哪,我看到真為他高興,是他明白的那面在起作用。從那時起他只要看到就會幫著做。從他的變化上讓我看到,作為弟子修好自己是多麼的重要。

有一天我在問自己:甚麼是助師正法?如果你身邊的人由於你沒做好該得法的人沒得法、該得救的人沒得救,你這是助師正法嗎?想著想著眼淚止不住的流,我們的責任是甚麼?我們的使命是甚麼?兌現我們的誓約了嗎?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讓我沒想到的是,香爐這件事讓我悟到一點:注重自己的行為比注重形式更重要,更好。

敬師父的水果,近幾年大多數是丈夫買的,他說我買得不好,他每次都是買最貴最好的。而且這些年不管是嚴寒還是酷暑,不管是修機器還是買耗材,他二話不說放下工作跟我去,打印機壞了,我著急給他打電話,他要是不太忙就馬上跟我去,要是正忙著就回來後再跟我去。這樣的事可不止一次。開始的時候他跟我開玩笑說:你看我工作掙錢,這還得往裏搭錢(油錢、存車費),你也不給點油錢。我說你要不是大法弟子家屬,還沒有這機會,這是積功德的事,是花錢都買不來的好事,你做的事師父都看著。這樣的玩笑話慢慢的他也不說了,我想過:是因為我沒做好在障礙著他,如果我修好自己,他從我的身上能看到大法的美好,他可能早就走入大法修煉了。

當我這篇交流稿基本完成時,我家那盆韭菜蓮又開了一朵,我給師父敬香時說:謝謝師父在鼓勵弟子。這時我又明白一點,修煉人怎樣看問題。其實開花的時候已過,為甚麼還會開,大法是超常的、修煉人要用超常的理去看待事情,所以開花也是正常的。修煉人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思維和觀念。當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同修時,又悟到一點:就是說修煉人的每一個細胞,慢慢的會被高能量物質抑制、代替,從人體走向佛體,這是身體的變化。那麼思維也是一樣,從用人的思維看問題到用神的思維看問題,一思一念動的是神念。師父說:「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2]我這個人比較固執,而且還很自信,我總是在提醒著自己:要證實法不要證實自己。我要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無怨無恨的對待每一個人,抓緊每一分每一秒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不要留下遺憾,報答師父的慈悲苦度。

在這裏謝謝幫助過我的同修、謝謝幫助我修改交流稿的同修。

個人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