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反迫害 掃除邪惡(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前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法輪功學員也隨即開始了和平反迫害的歷程。十四年來,邪惡勢力在不斷衰落,而正氣在不斷上升。能堅持到最後的人們都會看到,正義戰勝邪惡是這場歷史的必然。

時至今日,在國際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輸出已徹底失敗,在全世界範圍內,中共的迫害政策受到了各國政府和各界人士的強烈譴責,例如,國際起訴風起雲湧,迫害元凶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等中共高官在數十個國家被起訴,江澤民、羅幹等迫害高官被多個國家的法庭判處有罪。

又如,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歐洲議會全體大會的議員們投票通過了一項緊急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體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數族裔團體器官的行為」,要求「歐盟對中國境內的器官移植,以及與這種不道德行為相關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調查。」決議同時呼籲,中共立即釋放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所有良心犯。

在國際上,與中共迫害勢力不斷衰落形成對比的是,法輪功的影響和聲譽不斷上升,法輪功在被迫害中不但沒有消失,反而廣傳至世界眾多國家和地區,《轉法輪》和其他法輪功書籍被翻譯成30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發行,世界各地有大約110個法輪功網站,法輪功獲得超過1000項褒獎與支持議案;大紀元報社刊登《九評共產黨》之後「三退」大潮風起雲湧、目前「三退」人數已超過1.5億;被譽為「世界第一秀」的神韻演出風靡世界……

在國內,正邪力量的消長對比也越來越明顯,中共邪惡勢力越來越衰落。例如,從二零零二年起,中共媒體就不再敢公開報導抹黑法輪功,時至今日,面對《九評共產黨》,面對世界輿論對「活摘器官」的譴責,面對國際上對迫害高官的起訴,中共媒體根本就不敢公開回應,它一說話就露餡。

又如,發動迫害運動的江澤民集團不斷失勢和遭惡報,江澤民失權又患重病,迫害要犯薄熙來惡報入獄,迫害元凶之一的周永康據悉已被查處,迫害罪惡機構「政法委」被大幅度剝奪權力並面臨拆分,罪惡的勞教制度被迫廢除,迫害指揮機構「610」的人員惶惶不可終日……

在國內,與迫害勢力的衰落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法輪功學員和支持反迫害的正義力量越來越強大,正氣在不斷上升,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開始控告迫害者的罪行,越來越多的家屬站出來、與法輪功學員一起控告迫害者,越來越多的律師頂著壓力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協助法輪功學員控告迫害者,越來越多的民眾明白真相後站出來批評中共的暴行、保護和營救法輪功學員,還有不少警察、官員明白真相後,不但停止了迫害,而且轉向保護法輪功學員……

十四年的反迫害歷程,證明了一個亙古不變的真理──「邪不勝正」。

本文謹以時間順序,簡略整理十四年來正氣不斷上升的部份事例,為這段偉大的歷史留下見證,也為那些仍在參與迫害者提供借鑑。

一九九九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一時間真是乾坤倒轉、山河變色、血雨腥風,邪惡氣勢洶洶、不可一世。

在狂風暴雨面前,法輪功學員紛紛走上了上訪之路,開始了和平反迫害的歷程。法輪功學員上訪人數之多,創下歷史之最,例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邪黨公開宣布迫害法輪功,當日,即有數十萬法輪功學員向政府和平請願。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共邪黨頭目江澤民誣陷「法輪功就是×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在看完節目後即到天安門廣場及人民大會堂上訪。次日,近千名法輪功學員走上天安門、信訪辦上訪。二十七日,又有約600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展開橫幅,17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城樓上展開法輪功橫幅。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約30名法輪功學員於北京郊區舉行了秘密新聞發布會,以真名和真實形像接受了來自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紐約時報》等西方主要媒體駐京記者的採訪和拍照,第一次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詳情從中國內地公布於西方媒體。美聯社及路透社當天向外發布了消息,《紐約時報》、《南華早報》和歐洲數家報紙次日刊登了新聞發布會的報導和大幅照片。

那時的國內民眾,也不乏清醒明智之人。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剛開始的時候,河北唐山山區有一個村莊,村民們對中共瘋狂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很不以為然。村莊鋪水泥路面時,這個村的村長專門讓人把過去人們集體煉法輪功的地方鋪上水泥,說:「只要法輪功一讓煉,這裏就是村子的中央地帶。」

二零零零年

二零零零年,中共惡黨「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叫囂破產,江澤民罪惡集團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變本加厲,使迫害升級,邪惡氣勢越加肆虐。

法輪功學員沒有退縮,上訪者反而越來越多,而且,法輪功學員開始採取多種方式向國內外講真相,同時,法輪功學員還頂著高壓,毅然控告中共迫害元凶的罪行。


朱柯明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九日,香港法輪功學員朱柯明和北京法輪功學員王傑向中國最高檢察院起訴江澤民、中共邪黨組織部長曾慶紅、中央政治局秘書羅幹,指控三人違反法紀迫害法輪功,並提出了撤銷對李洪志先生的通緝令、撤銷公安部違反憲法的「六禁止」通告、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追究江、曾、羅等三人的法律及刑事責任等六項起訴要求。此一訴訟顯示了法輪功學員彰顯正義的凜然正氣,讓中共惡黨非常恐懼。

二零零一年

二零零一年,中共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並以此為藉口,推動迫害運動進一步升級。

法輪功學員當即向全世界揭穿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在國內,法輪功學員重點轉向對廣大民眾講清真相,同時,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繼續控告中共迫害者的罪行。

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晚,武漢法輪功學員彭敏被中共迫害致死,22天之後的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彭敏母親李瑩秀在同一個地方被中共迫害致死。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七日,彭敏兄長彭亮就弟弟彭敏與母親李瑩秀被虐待致死冤案,通過互聯網委託兩名美國人權律師在紐約提出法律訴訟,控告當時正在紐約訪問的中國湖北省公安廳長、湖北省「610辦公室」第二號人物趙志飛犯有謀殺、酷刑折磨、其它慘無人道或侮辱性的虐待、反人類罪和非法關押等九項罪名,美國聯邦紐約南區法院當日將起訴書送達趙志飛手中。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美國聯邦法院以「缺席審判」方式判定趙志飛虐殺罪成立。

同年,周永康(時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因酷刑迫害、謀殺法輪功學員而在美國被起訴。

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專事揭露迫害法輪功案例和責任人的網站「法網恢恢」正式運行。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加拿大法輪功學員起訴大蒙特利爾市中文週報《華僑時報》誹謗法輪功,法院十二月十日下達保護令,要求《華僑時報》停刊詆毀法輪功言論。中共向境外輸出迫害遭遇挫敗。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加拿大籍法輪功學員張崑崙教授,在中國被中共邪黨非法批三年勞教,被關押近兩個月後,通過加拿大政府的干預提前獲釋。這是第一起國際社會成功營救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二零零二年

二零零二年,中共媒體不敢再大規模公開誣蔑法輪功,首惡元凶江澤民下台(僅保留所謂「軍委主席」職務)。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江澤民在美國芝加哥逗留期間,被法輪功學員以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等罪行起訴到美國伊利諾伊州北區聯邦法院。

同年十月十七日,江澤民、曾慶紅和羅幹被法輪功學員聯名控告到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聯合國人權委員會;「610辦公室」頭目、中國副總理李嵐清在法國被起訴;北京市市長劉淇、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在美國被控告。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美國芝加哥市長及議會全體通過法輪功決議案,譴責對法輪功的迫害和犯罪,並要求美國政府調查中國政府及其外交官對修煉法輪功的美國居民進行騷擾的非法行為,訴諸於法律乃至驅逐其出境。

二零零二年十月初,聯合國難民署批准認定日本6名法輪功難民申請者為聯合國難民。此後,聯合國開始了以這種形式救助法輪功學員。從二零零二年七月起,全球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在世界16個國家和地區展開,後有數十名被關押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被營救到歐洲、澳洲和北美。

國內民眾也越來越明白真相。例如,二零零二年,中共造謠誣蔑法輪功甚囂塵上。某日,在一列行駛的火車上兩個女青年受謊言欺騙口氣激烈地指責著法輪功學員。在她們對面坐著的一位女士告訴他們:「我告訴你們,因為我的職業使我真正認識了法輪功學員的人品。她們真的像她們的信仰真善忍法理一樣,實在令人感動。」這位女士告訴年輕人法輪功根本不像輿論抹黑的那樣。最後她拿出自己的證件,原來她是一位穿便衣的警官。

二零零三年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法輪大法明慧網發布通知,倡議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收集保存大陸媒體對法輪功造謠誹謗的物證及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物證,並將物證傳遞海外。

二零零三年,首惡江澤民在瑞士、比利時、德國、西班牙、韓國、台灣等地被起訴,羅幹和李嵐清也在多國同時被起訴。羅幹還在冰島、芬蘭、亞美尼亞、莫爾達瓦四國被起訴。吳官正(中共邪黨政治局常委、山東省委書記)在塞浦路斯被起訴。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日,「法網恢恢」組織向聯合國人權秘密監察機構遞交了兩份共4000多頁的迫害法輪功情況報告,包括11000多名中國警察、各級官員及其他具體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名單及其涉嫌罪行。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於美國成立,並宣布將「天安門自焚」事件列為第一個調查對像。

二零零三年九月三十日,「全球審江大聯盟」在美國華盛頓DC宣布成立,十一月二十六日,全球審江大聯盟向海牙國際法庭首席法官遞交世界各國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的書面材料,提出審判江澤民的要求。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總部設在美國的「針對迫害法輪功國際特別法庭籌備委員會」成立,旨在推動設立一個「針對迫害法輪功國際特別法庭」。

二零零三年,中國各界民眾則更加明白真相,有的民眾自覺保護法輪功學員。例如,二零零三年末,一位乘火車去北京機場接女兒的法輪功學員在車廂裏講法輪功真相,當時她不知道,中共已經向全國鐵路部門下達命令:在進京列車上發現傳播法輪功言論的人要立即抓人,乘務員有舉報法輪功學員的可得到五千元獎金。一位年輕的男乘務員發現她是法輪功學員後,便一直悄悄地在車廂門口替她看著乘警的動靜,暗中掩護她。火車進站後,這位乘務員還主動告訴她這趟車回程的時間,建議她還坐這趟車,並告訴她如何買到這趟車的票。接到女兒後,法輪功學員按照乘務員的指點順利買到了回程車票,又見到了那位乘務員。此時乘務員才找機會告訴法輪功學員的女兒,他這樣做是想保護法輪功學員不出危險。

二零零三年,武漢市洪山區「610」在九峰鄉辦洗腦班,每抓一名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政府撥給六千元洗腦費。為湊人數,四月十日晚,洪山區花山鎮派出所和鎮「610」人員開三部車非法抓捕當地法輪功學員李九蘭。李九蘭據理力爭,不配合。其丈夫(未修煉法輪功)與警察大吵,不讓帶人;孩子抱著媽媽的腿撕心裂肺哭喊,驚動了村民。氣憤的村民紛紛指責壞人,有幾個村民衝上前硬是從警車中把法輪功學員李九蘭奪了回來,前後有半個小時。

二零零三年三月中旬,吉林省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家中被惡警綁架,直接送往勞教所,因體檢時發現血壓高被勞教所拒收,後來惡警不知用甚麼手段第二次將該法輪功學員送到勞教所非法關押。該法輪功學員的兒子(二十歲左右)也是法輪功學員,就到鄉鄰中去講迫害真相,徵集營救父親的簽名,他走了一千多家,共徵集到六百六十八個簽名。一位鄉親說:就是因為他是煉法輪功的我才簽,不是煉法輪功的我才不簽呢!

二零零四年

二零零四年,中共邪氣進一步衰落,標誌事件是:二零零四年底,大紀元報社刊登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開啟了波瀾壯闊的「三退」大潮,中共惡黨從此走向解體。

二零零四年,首惡江澤民失去了最後一個權力「軍委主席」。

二零零四年,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李嵐清、賈慶林、李長春、黃菊、薄熙來、陳至立(時任教育部長)、孫家正(文化部長)、王茂林(中央610頭目)等中共高官同時或分別在加拿大、玻利維亞、雅典、荷蘭、澳大利亞、新西蘭、南非、坦桑尼亞、韓國、奧地利、西班牙、美國、英國、波蘭、俄羅斯、法國、愛爾蘭等地被起訴;中國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協會副理事長王渝生、安徽省委書記王太華、黑龍江、北京、山東、吉林等四省610辦公室頭目張曉光、張憲林、董宗方、高奎先等迫害兇手也紛紛在外國被起訴。

二零零四年,中共北京市委書記劉淇被美國北加州地區法院判定有罪;同年,中國前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陳至立在坦桑尼亞被指控,陳至立被傳喚親自到庭應訴,這是法輪功學員起訴中國官員迫害法輪功案例中,首次有被告親自出庭;同年,原武漢市廣播電視局局長、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在美國被控告,趙致真向美國康州紐黑文市的聯邦法院遞交了延期應訴申請,這是繼陳至立到坦桑尼亞法庭應訴後,法輪功學員海外起訴案中的又一名被告出席法庭。

二零零四年,中共甘肅省委書記蘇榮在讚比亞被起訴,並被扣留等候傳訊,這是法輪功學員起訴中國官員迫害法輪功案例中,首起被告被扣留案例,其後,因蘇榮未能如期出庭,被讚比亞禁止出境,讚比亞警方還發出通緝令,逮捕蘇榮。蘇榮後越境潛逃回國。

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加拿大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判處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潘新春誹謗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喬﹒契普卡屬有罪,並明令其賠償損失。這是法輪功學員首次起訴中國外交官在海外迫害法輪功並勝訴,中共向境外輸出迫害再次嚴重挫敗。

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聯合國「非法拘捕工作組」就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李凌、裴繼林因修煉法輪功而被拘捕案做出判決,稱法輪功應受到世界人權宣言的保護,中國政府應更改對李凌和裴繼林的裁決,遵從世界人權公約。聯合國的這一判決,對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違法性可謂一錘定音,也將成為今後追究中共邪黨惡官法律責任的重要參照。

二零零四年,國內控告繼續出現,例如,是年十一月,241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向全國人大、最高檢察院、司法部及湖南省高級檢察院、司法廳、湖南省各級地市檢察院、司法局遞交控訴信,控告湖南省沅江赤山監獄警察酷刑折磨其親屬並要求懲處兇手。

二零零四年底,高智晟律師寫了「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及吳邦國委員長的公開信」,隨後高智晟律師又給中共高層寫了兩封公開信,強烈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這是中國律師界首次正式公開表明對法輪功的聲援和支持。

二零零四年,中國民眾保護法輪功學員的事例繼續出現,例如,是年八月八日下午,湖北浠水縣的六個警察闖入浠水朱店鎮九坪村法輪功學員姚望來家,企圖綁架姚望來。姚的家人與之據理力爭,抵制他們的綁架行為,氣急敗壞的警察使用暴力,驚動了九坪村的村民們。人們從田間、地頭、家中,趕來姚家,連村長都過來勸告警察不要抓好人,但警察們非常強硬,非抓人不可,激怒了在場的一百多位村民。眾人紛紛站出來和不法警察形成對峙,最後不法警察不得不放棄抓人計劃,倉惶離去。

二零零五年

二零零五年,《九評共產黨》開啟的「三退」大潮風起雲湧,「三退」人數每日劇增。此舉正中中共死穴,中共不敢公開回應,也無力回應,坐等解體。

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法輪大法學會發布公告,要求各省市主要官員及中共邪黨頭目立即停止參與或繼續迫害法輪功,否則將追究其刑事和民事責任;並要求之前犯過罪願改過的官員將保證書和悔過書交明慧網或各地法輪大法學會存檔。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六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宣布全面啟動「全球監視追蹤系統」,監視、追蹤在中國大陸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邪黨各級黨政官員,以配合法輪大法學會公告發布之後的海外起訴。

二零零五年,首惡江澤民及其幫兇李嵐清、曾慶紅、羅幹、周永康、劉京、薄熙來、丁關根、徐永躍(國家安全部部長)、夏德仁(大連市長)等同時或分別在英國、瑞典、日本、秘魯、比利時、韓國、美國、加拿大、西班牙等地被起訴。

同年,還有一批中共幫兇在國外被起訴,包括:清華大學校長顧秉林、中國外交學院院長吳建民、中國科學院副院長陳竺、首鋼集團董事長王青海、湖北省常委、湖北省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會長張昌爾、湖北電視台台長唐源濤、河北省委書記、現中國信息產業部部長王旭東、吉林省委書記王雲坤、遼寧省凌源監獄管理分局局長、610辦公室總頭目李元偉、河南省黨委書記徐光春、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610辦公室」副主任賈春旺、廣東省省長黃華華、吉林省委副書記林炎志、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等。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三日,中國科學院「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中國科學院黨組副書記郭傳傑在紐約被法輪功學員以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起訴,六月二日,美國聯邦紐約南區地方法院對郭傳傑進行缺席審判,判決要求被告郭傳傑賠償對原告造成的傷害及經濟損失。

二零零五年,中國大陸許多家屬和民眾公開反迫害。例如,二零零五年九月和二零零六年三月,湖南株洲市一千零六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家屬聯名上書國際人權組織,呼籲關注白馬壟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幕。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兩千五百名法輪功學員家屬第二次聯名上書聯合國,呼籲幫助停止湖南省株洲市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們的殘酷迫害。這次投訴由於規模大、信息觸目驚心,而受到國際社會的深切關注。此舉也帶動了更多地區的普通群眾公開站出來為法輪功伸冤,這標誌著大陸形勢的變化、人心的向背。

二零零六年

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特大罪行被首次曝光,引起國際社會極大震驚,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二零零六年,首惡江澤民的親信、江系「上海幫」重要成員、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陳良宇遭惡報被查處,這表明江澤民犯罪集團的勢力急速下滑。

二零零六年,江澤民及其幫兇羅幹、李嵐清、劉淇、賈慶林、薄熙來、陳至立、葉小文(宗教局局長)等同時或分別在奧地利、烏克蘭、瑞典、加拿大、美國等地被起訴。

同年,中國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長陳忠華、上海中山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研究室主任朱同玉、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在美國被指控因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嚴重觸犯酷刑罪。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歷時一年半的澳洲法輪功學員狀告澳大利亞外長唐納濫用職權簽署證書、限制法輪功在堪培拉中使館前的和平抗議的訴訟案,以被告唐納允諾不再簽發證書、支付原告法輪功學員訴訟費兩萬澳元劃下句號。中共向境外輸出迫害的圖謀再次遭受重大挫敗。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左右,中共在司法系統(從司法部到基層司法局)層層下發文件,通報「全國有四百名律師公開要求為法輪功平反」一事。儘管文件是恐嚇那些敢為法輪功說話的律師的,卻也反映出中國法律界人士凝聚的抵制中共暴行的力量。

二零零六年,中國民眾保護法輪功學員的故事繼續出現,例如,是年九月十七日晚,青島市城陽區紅島街道派出所指揮聯防人員試圖綁架紅島西大洋村法輪功學員趙宇群。得到消息的村民們跑出來將不法人員團團圍住,令趙宇群機智走脫,村民們還堅決制止了惡人們抓趙宇群的妻子作人質的行為,迫使他們放棄了綁架陰謀。

二零零七年

二零零七年一月三日至五月十六日,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的美國神韻藝術團在美洲、歐洲、亞洲和大洋洲等四個洲的33個城市上演81場以「神傳文化」為主題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20多萬各族裔觀眾觀看了現場演出。「神韻」從此風靡全球,被譽為「世界第一秀」。

二零零七年,中共江澤民集團的勢力如江河日下,是年六月二日,江系「上海幫」的另一重要成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黃菊,在北京病亡,年僅69歲。黃菊連一屆「常委」都沒做滿就遭惡報病死,這無疑是江澤民集團的又一大凶兆。

二零零七年,江澤民、羅幹、李嵐清和劉淇在奧地利被起訴,賈慶林在日本被起訴。

二零零七年,薄熙來在澳大利亞被起訴,並被做出缺席判決,宣判敗訴。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西班牙憲法法院正式接受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羅幹的案件;接受所有受害者提供的資料,二號庭所有法官一致決定:西班牙司法必須調查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群體滅絕罪行,江澤民、羅幹必須接受西班牙法院對其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的調查。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朱柯明和另一名香港法輪功學員傅學英向香港高等法院遞交民事起訴狀,控告江澤民、李嵐清、羅幹等三人,八月九日,香港高等法院書面裁定給予以酷刑等罪提告江澤民、李嵐清和羅幹的原告、法輪功學員朱柯明與傅學英「在司法管轄區外送達的許可令狀」,批准在中國大陸向被告送達法律文件,這是反迫害訴訟的又一大突破。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石家莊市中級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王博一家二審開庭,來自北京的六位正義律師衝破中共的重重阻撓,當庭為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律師們義正辭嚴,從「憲法至上、信仰自由、維護人權」的角度,從憲法和立法、司法程序、法律事實等層面,為王博一家三人做了無罪辯護。律師們指出迫害法輪功毫無法律依據,而且違法違憲;一切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審判和量刑都是非法的,一切參與抓捕、拘押、審判法輪功學員的組織和個人都是在犯罪。此次六位律師出庭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正氣凜然,也顯示了中國正義律師的堅定決心和勇氣。隨後,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勇敢地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發聲。

中共一直禁止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採取吊銷律師執照、跟蹤、恐嚇、拘留、勞教、判刑等流氓手段威脅律師,但都無法阻擋律師的良知覺醒,無法壓制律師界的正義和勇氣。

二零零八年

二零零八年,中共利用舉辦奧運會之機瘋狂迫害法輪功,但畢竟大勢已去,不但難以恢復過去那種迫害力度,反而招致全世界的譴責。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兩位旅居韓國的中國籍法輪功學員在難民資格起訴中勝訴,這是亞洲首次正式認可法輪功學員難民地位的判決。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意大利羅馬刑事法庭宣布中文報紙《新華時報》誹謗法輪功罪行成立,中共向境外輸出迫害再遭重挫。

二零零八年,中國大陸大批家屬和民眾公開站出來反迫害。例如,是年十月三十一日,河北省石家莊市新華區法院對女法輪功學員王三英的案件非法開庭審理,兩位律師依法為王三英做了無罪辯護;公訴人和法官最後也無異議,但當局仍將王三英非法關押,不予釋放。王三英的親友近四十人聯合簽名,要求石家莊新華區法院立即放人。

又如,原籍湖北省咸寧市的劉社紅,曾是遠近聞名的「問題青年」,吸毒、鬥毆,多次入獄,二零零六年底,劉社紅開始修煉法輪功,僅僅四個月,就戒掉了多年的毒癮,變得身體健康,紅光滿面,而且徹底丟棄了原來的那一整套惡習,脫胎換骨,變成了一個好人,知其經歷者無不稱奇。但是,這樣一個回頭浪子卻遭中共非法抓捕和判刑,當鄉親們聽說劉社紅被抓,紛紛簽名上書證明劉社紅是一個由壞人變好人的經歷,希望公安能把劉社紅放了。

鄉親簽名的原件掃描圖

咸寧市咸安區大橋村村委會的證明
咸寧市咸安區大橋村村委會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