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青龍山洗腦班外的正義吶喊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十二月五日,律師江天勇、唐吉田、趙永林和王成及曾親歷迫害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再次來到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所謂「法制教育基地」(青龍山洗腦班),要求立即釋放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於松江、陳敏、石孟昌和韓淑娟夫婦。一行二十多人在「法制教育基地」外面向洗腦班主任房躍春高喊「立即停止犯罪、馬上放人」,令人震撼。次日,律師和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又到黑龍江省建三江管理局墾區檢察院,就上次遞交的控告文書要求予以答覆。

一、天寒地凍 正義吶喊如雪中送炭

十二月五日下午三點,正義律師江天勇、唐吉田、趙永林、王成及曾親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家屬,頂著凜冽的寒風,冒著沒膝的大雪再次來到洗腦班大門口。只見大門緊鎖,還拉上鐵鏈。一警號為151324的警察,陰沉著臉從洗腦班出來,看看就跑回去了。後又出來一警察,也不敢正面交涉,瞅瞅又溜回去了。時而有人從裏面探頭向外張望,也不敢回應。律師和家屬們在門外進不去,又無人接待,於是大家齊聲高喊:「房躍春,你在犯罪!房躍春,馬上放人!於松江,回家!石孟昌,回家!韓淑娟,回家!陳敏,回家!」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錄音:青龍山洗腦班外的正義吶喊

圖1:在洗腦班門口正義吶喊的人們:四位律師王成、唐吉田、趙永林和江天勇(從左至右)
圖1:在洗腦班門口正義吶喊的人們:四位律師王成、唐吉田、趙永林和江天勇(從左至右)

圖2:法輪功學員家屬在洗腦班門口要求立即放人。
圖2:法輪功學員家屬在洗腦班門口要求立即放人。

圖3:法輪功學員家屬在洗腦班門口要求立即放人。
圖3:法輪功學員家屬在洗腦班門口要求立即放人。

圖4:青龍山洗腦班──所謂的「法制教育基地」
圖4:青龍山洗腦班──所謂的「法制教育基地」

人們發現,前幾天還掛在牆上寫著「黑龍江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的招牌,不知甚麼時候被偷偷拿掉了。

約三點十分,青龍山農場公安分局的兩個警察盤問,律師問:你代表你個人還是代表公安局?兩個警察不敢回答。

當天當地氣溫很低,善良的人們送去了棉衣、棉帽,真誠的鼓勵令現場的律師和家屬們感到很溫暖,儘管幾位律師是南方人,也感到正氣足以抵禦北方的寒冬。連續不斷的高聲呼喊中,律師的嗓子喊啞了。齊聲的吶喊猶如晴天霹靂,震天撼地,洗腦班黑窩裏不敢亮燈,鴉雀無聲。

下午五點多鐘,律師和家屬仍在一遍一遍的高喊:房躍春你在犯罪!一連喊三遍,停一下,再喊三遍,隔幾分鐘再喊。後來大家不光對著洗腦班黑窩喊,還對著居民區喊,讓周圍的百姓都知道房躍春等人在犯罪。

這時,在場的人包括律師都聽到,從洗腦班裏傳出猛烈敲擊窗戶或者是窗戶上的鐵欄杆的聲音,敲了能有十多下,大家想應該是裏面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聽到了外面的喊話,給大家的回應。

中國大陸新浪微博和微信同步將消息傳出,海外媒體《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廣播電台也同步對律師做了採訪,海外和大陸各地各界人士紛紛給青龍山及周邊民眾打電話告知此事。據知情者透露,當地對電話做了短暫的屏蔽,大陸網絡對新浪微博的原創帖子予以刪除,青龍山街道路燈有二十分鐘突然全部熄滅,全城一片漆黑。但是,這些都無法阻擋事實真相在大陸和世界各地的傳播。

律師和家人們在戶外的冰天雪地裏堅持了三個多小時,正氣越來越足,絲毫沒有寒冷和疲憊的感覺。下午五點四十分,律師和家屬已經陸續離開青龍山洗腦班,準備第二天到建三江墾區檢察院繼續控告。警察只是偷偷的在觀望,洗腦班的人員也開始悄悄撤離。

二、正氣足 檢察院裏講真相

十二月六日上午九點三十分,律師和家屬再次來到建三江管理局墾區檢察院,對青龍山洗腦班涉嫌非法拘禁進行控告,該院值班人員說他們上午開全院大會,不接待。律師問:「開多長時間?」答:「不知道,這麼多年第一次今天全院開會。」律師進入檢察院接待室,等待會議結束。

四位律師在建三江管理局墾區檢察院接待室等待。
四位律師在建三江管理局墾區檢察院接待室等待。

等到檢察院開完會,控申科孫姓科長和馬姓工作人員就劉讓英的控告,給劉讓英和她的代理律師趙永林做了筆錄。工作人員對律師和法輪功學員劉讓英說話時,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其他律師和家屬在門外等待。

接下來,唐吉田律師和石孟昌家人就石孟昌家人的控告,督促檢察院予以正面回覆。剛開始檢察院的態度是想法設置各種阻力百般刁難,後來在律師和家屬有理有據的論證面前逐漸開始轉變態度。隨後江天勇律師也就於松江上次的控告,及之後再被劫持到洗腦班的惡性事情,與檢察院再次進行了交涉。

直到中午十二點半,面對控申科人員的不作為,律師和家屬們沒有離開檢察院的控申接待大廳。律師不排除對控申科孫姓科長和馬姓工作人員予以控告的可能,但主要目地還是勸其不要再配合邪黨政法委繼續行惡。為了避免檢察院的人繼續推諉搪塞,律師和家屬們中午沒有離開檢察院,只是在外面買回盒飯匆匆吃了一口。

律師和家屬要等檢察長來直接面談,律師們再三告知檢察院人員:洗腦班就是非法組織,我們要求必須立即放人,並且相關消息已通過微博、微信等自媒體公諸於眾。

下午兩點多鐘,建三江國保大隊警察於文波(手機13845433088辦0454-5808019宅0454-5710509)開始在檢察院監視律師和家屬,剛開始檢察院的態度很蠻橫,面對律師在法律層面所指出的洗腦班的非法性和檢察院的不作為,逐漸開始軟下來了。唐律師和江律師要求他們公開出示法律依據,江律師直接指出是他們在犯罪。江律師講述了於松江的迫害經歷,還將於松江上次控告後,又被報復性的劫持到洗腦班的事實真相揭露出來。於松江的母親將兒子在洗腦班中遭受的酷刑迫害揭露出來。唐律師將石孟昌夫婦的被非法拘禁及老母出面控告的真相也揭露了出來。

檢察院一度想迴避律師,單獨與家屬談,試圖間隔家屬和律師,大家沒有被帶動。趙永林律師開始平心靜氣的揭露洗腦班的違法性,並規勸檢察院予以正面解決,並理性的要求檢察院公開信息。

下午三點,律師和家人開始和副檢察長郝洪軍(手機13394577999)交涉。王成律師要求檢察院必須限期明察洗腦班和公安的違法行徑。唐律師又將整個事件中所涉及到的每個當事人的典型經歷揭露出來,開始善勸他們走出正確選擇的第一步。

副檢察長郝洪軍又開始挑撥家屬和律師之間的關係,江律師直言揭露出他這種做法的無理,並提出如果有一天他面臨法律的制裁,律師將怎樣對待,希望他們正確選擇。老人和其他家屬們開始講事情真相,要求立即放他們的親人回家。

律師問副檢察長郝洪軍,你能代表檢察長嗎?郝洪軍說能代表,律師說出了他根本代表不了的依據,然後郝洪軍和控申科的人就走了,就律師的控告一開始說三個月後予以答覆,後來又稱要等農墾總局檢察院審批,他們無權管此事。對青龍山洗腦班涉嫌非法拘禁,檢察院托辭瀆職,律師們表示一定要追究到底。

三、報復迫害 擋不住民眾覺醒

十一月十四日,四位正義律師江天勇、唐吉田、梁小軍和王成配合大法弟子及家屬,到青龍山洗腦班門口向黑窩喊話。十一月十五日,律師又和當事人於松江及仍被非法關押的石孟昌的家屬到建三江管理局檢察院、建三江管理局紀檢委和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以「非法拘禁罪」控告洗腦班相關責任人,並要求立即釋放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十一月十九日,黑龍江省農墾總局建三江管理局前進農場公安局「610」人員實施報復,逼迫於松江放棄修煉和辭退律師,遭拒絕後而將於松江再次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

事情發生後,除上次聘請的四位正義律師,曾被青龍山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劉讓英也站出來,聘請律師趙永林揭露洗腦班黑幕並控告洗腦班人員。

十二月五日,第二批正義律師(趙永林)和上次的部份正義律師(唐吉田、王成、江天勇)再次前往青龍山。此次,梁小軍律師因在香港參加國際人權會議未能趕來,但他在國際人權會上幾次發言中都提到了洗腦班(包括青龍山洗腦班)的罪惡,已引發各國參會人員的關注,隨後以此為主題已相繼開過兩次會議;還有律師要介入,因在時間安排上與其它案件發生衝突,未能成行。他們可能隨後趕來,啟動接下來的相關程序。

十二月五日上午,律師還未到青龍山,那裏的警察就開始到街道上的飯店四處追蹤,有無一群來吃飯的外地人。當天下午,律師和家屬們乘車進入青龍山時路口有交警盤查,晚上律師和家屬乘車返回離開青龍山時,仍遇交警查車,很多路過的車輛遭交警攔截。兩輛車跟蹤律師和家屬,一直跟到建三江。律師和家屬到飯店,有四個人在門口守著,此四人是從青龍山跟蹤而來的。律師和同去的家屬吃飯時,尾隨的車和人都不敢靠近,只是在外圍晃動著。回賓館準備休息的時候,黑色轎車(黑D08F06)在跟蹤律師和家屬。到了建三江農墾總局鼎豐賓館,警察正在要求店家對律師的房間重新登記。家屬們有的沒帶身份證,當地公安以盤查身份證為由,準備查房。賓館前門、後門都有警察把守。

六日早上九點,建三江七星西城警區石眾等兩名警察去石孟昌的姐姐家騷擾。還有多個警察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進行上門騷擾,但法輪功學員們善意地講了事情的真相。律師前往檢察院時,有警車(黑90293)跟蹤。

江天勇律師在接受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採訪時說:「(青龍山洗腦班關押法輪功學員)完全是典型的非法拘禁,完全符合刑法中非法拘禁的特點,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按照中國的法律規定,對於任何違法犯罪的事實,任何公民都有權利制止並將犯罪分子扭送到公安部門……」
大陸網友們在網絡微博上呼籲:
「誰有非法關押公民的權利?!」
‘清算為期不遠了!」
「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是重罪!知法犯法的某後台,也要被追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