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掉隊十年從新修 家庭環境大改觀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

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知道自己修的不好,但我的想法是,只要心中有法,按法的要求去做,就一定在提高,那是法的威力的展現。我就把自己覺得走的不好的路向師父和大家彙報一下吧,這是為了找出差距,督促自己今後要修好,達到法和師父對弟子的要求。

一、得法卻錯失機緣

我也算是老學員了,但中間卻錯失了十年的寶貴時間。

我有個舅舅,聽說已經修道好多年了。那時我只知道氣功可以祛病健身,為了健康,一九九六年七月,我就去這位舅舅家說要跟他學練氣功。舅舅說剛好有一套氣功書,是給別人捎的,但好幾天了他也沒來拿,你先拿去看吧。

就這樣,我請回了《法輪功》、《轉法輪》、《轉法輪(卷二)》、《法輪大法義解》四本書。我一口氣讀完了《法輪功》。由於悟性太低,只是覺的這位師父怎麼甚麼都知道,甚麼都懂,書裏講的心性問題好像把我的心裏看透了一樣,真厲害。我就在這似懂非懂,看似平常的巧合中得法了。

其實那幾本書不就是師父早早給我準備的嗎?現在每次想起得法時的機緣,眼淚就會自己往出湧。隨後參加了幾次集體學法煉功,才漸漸明白自己是多麼幸運的遇到了萬古難求的法輪佛法,自己竟也成為大法弟子了!

回到大學後,我把所有的課餘時間都用來學法煉功。《轉法輪》、《轉法輪(卷二)》、《法輪大法義解》翻來覆去的看,熟悉到一看到上句就知道下句是甚麼,學法時,每一句法就像是從自己腦子中流出來的一樣,幾乎快背下來了,坐車、走路時法就從腦子裏一句句的往出冒。後來我又抄法,三個來月的時間我把《轉法輪》和《轉法輪(卷二)》抄寫了兩遍,《法輪大法義解》也抄寫了一遍。那段時間真的是把自己融進了大法裏了,這為我以後的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畢竟悟性不夠,到了一九九七年過完年,我的各種人心壓不住的往出翻,總覺得自己還年輕,應該先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再修煉吧。加上別人剛給我介紹了對像,自己無法平衡談戀愛和修煉之間的關係,背師父講法也無法排除放棄修煉的強烈念頭,沒悟到這是思想業力的干擾,沒有用很強的主觀思想排除它、反對它。掙扎了一個多月,最終還是放棄了修煉。這一放就是整整的十年啊!

雖然被人心拖了下去,但我明確的告訴自己:這一輩子一定還要再修煉!因為大法已經進入了我的生命最深處,無法割捨。

大學畢業後我放棄了去南方找工作的想法,選擇了回家,即使沒工作我也要回家,因為在我心裏一直渴望著從新走進修煉,只有回家才能有這樣的機會。也許就是這個堅持,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太不爭氣的弟子,十年來一直看護著弟子沒有走入歧途。

十年中,外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大法遭受了史無前例的邪惡迫害,可在電視台工作的我對此竟然知之甚少,幾乎沒有接觸過大法被迫害的消息,即使偶爾聽到也引不起內心的波動,好像是甚麼把我從這個世界隔離開了一樣。其實是師父給弟子下了罩,把我保護起來了,不至於失去從新修煉的機緣。

二、從新修煉經魔難

二零零七年陰曆八月十三日,我去看望被中共非法勞教三年、剛剛回家的舅舅。一見面,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後悔自己浪費了十年的時間。舅舅鼓勵我:走回來吧,要精進啊,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回家後,打開被我封存了整整十年的《轉法輪》,感慨萬千;晚上又把五套功法熟悉了一遍。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請您放心,今後無論遇到甚麼樣的魔難,弟子決不會再有任何的動搖。

當天晚上妻子就莫名其妙的生氣,不理我,我知道這是考驗來了,一定要守住心性,這是對我走回來的考驗。

第二天,她說我煉功打擾她讓她睡不好覺,我只好每次徵得她同意才能煉功。幾天後,妻子一到晚上睡覺前就求我別煉了,說我要被抓走她和孩子怎麼活呀等等。不管她說甚麼我始終抱著一定要修煉下去的堅定一念勸妻子: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求我不行,妻子又整夜整夜的不睡覺,躺在床上閉著眼睛說沒法活了,這日子過不下去了,你要再煉下去我就不活了,要麼就離婚,而且不停的問我還煉不煉?

通過學法我知道她這樣神志不清不是她在問我,而是她背後的魔操控了她,想再一次把我拖下去,這就是對我的考驗。妻子每問一次我都堅定地告訴她:煉!一定要煉。同時對操控妻子的魔說:你要去死,沒人阻止你,不許你控制我妻子干擾我修煉。每天晚上妻子就被魔操控折磨的神志不清,頭疼欲裂,拿頭往牆上撞,在我的肩膀上咬。那時不知道發正念,只是對著妻子的主意識告訴她:說這話的不是你,是魔,你清醒清醒不要被魔控制,它是在害你!

有時我真覺得修煉怎麼這麼難,這麼苦,她要再問我,我就不煉了,可我不煉了也不讓你好過。這念頭一出,我突然感到不對,這不是我,是思想業力的反應。我否定它,並對自己說:要堅持,不能再放棄!過了兩個來月,妻子不再問了,能安穩睡覺了。在師父的加持下,這一關終於闖了過去。

為了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二零零八年年初我購買了打印機準備做資料。打印機買回去的當天晚上,妻子一看,先和我吵了兩句,突然像瘋了一樣上前抱起打印機重重的摔在地上,又狠狠的踩了兩腳,然後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坐在床上,好幾天像丟了魂似的不理我。我找機會一點一點開導她,給她講法輪大法是佛法,共產黨為甚麼要迫害大法;現在這個歷史時期大法弟子不是以個人修煉圓滿為目地的,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是有更大的歷史使命和誓約在身的;大法弟子自一九九九年以來所承受的魔難,所遭受的迫害,他們是怎樣冒著被抓、被打、被虐殺的危險救度世人的;海外大法弟子是怎樣不辭辛苦講清真相的;作為大法弟子的我已經耽誤了十年了,師父沒有嫌棄我,我必須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我們現在能有這麼好的生活全是師父給予的,等等。慢慢的,妻子明白了許多真相,允許我做資料了,但不准拿家裏的錢做,不准在家存放資料,不准我出去發資料等等。她的變化已經不小了,同時我也去掉了許多怕心。

一次妻子發現我拿了家裏五千多塊錢(其實不止五千塊錢)做了真相資料,就又開始和我吵鬧,一次次的提出離婚,並限定我在十二月三十一日前答應她不再修煉,否則就離婚。

面對妻子的威脅,我一時不知該怎麼辦,就去找舅舅交流。舅舅說,真相也給她講了,機會也給了,如果真和你離婚了,那也是她的選擇,不能因為怕離婚就放棄修煉。就看你的心動不動。和舅舅交流後,堅定了我修煉下去,闖過難關的信心,自己把心一橫,離就離,離婚也要修煉!

十二月的一天,岳父和妻妹突然來我家,勸我放棄修煉,和妻子好好過日子,我的父母也勸我。我堅定的告訴他們,無論你們誰說甚麼也動搖不了我的修煉決心,我決不放棄!

岳父一看勸說不行,就和妻妹要強行拿走我的電腦和打印機。我衝過去擋在前面大聲說:誰也不許動我的東西。他倆一邊硬闖一邊罵我,我寸步不讓,我父親也過來罵我,說,這都是我舅舅教唆幹的,我們要再來往,他就上公安局報警,讓警察把我們都抓起來云云。我也大聲說,警察沒資格管我們,只有我們師父才能管我們。

對我來硬的不行,他們就又商量著去我舅舅家鬧事。他們走後,我背起包,裏面只裝了一張師父法像和一本《轉法輪》,拿著另一本《轉法輪》流著淚對剛滿一歲的兒子說:樂樂,這個家裏容不下爸爸,爸爸走了,爸爸給你留一本《轉法輪》,以後要按照師父講的去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到爸爸修成那一天再回來看你。

孩子嚇的直哭,我媽抱著孩子擋在門口不讓我出去。我跑到二樓從陽台窗戶翻了出去,打車攆到我舅舅家。結果,他們等到天黑,舅舅也沒回來(其實也是師父的安排),只好都回家了。叫我回我不回。後來妻子來了,才把我勸回了家。

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結束了,在師父的加持下,這一關我又闖了過來。

但是這一關過的很勉強,因為自己修煉的不好,沒有足夠的善去感化家人,跌跌撞撞硬闖,很多東西都是師父替弟子承擔了。謝謝師父!

三、講清真相 師父給我開創修煉環境

從那天起,我在家做真相資料就完全公開了,父親偶爾看到了,只是板著臉說一句:你整天就知道弄這些,小心點!慢慢的,時間長了也不再說啥了。

我找機會給他看一些真相小冊子,看《風雨天地行》、《九評共產黨》、《我們告訴未來》、《生死之間》、《法輪功與政治》等光碟和《絕處逢生》等真相書籍,每年的神韻晚會父母都會一口氣看完,每次給父母看真相前先徵求他們的意見,有新的光碟看不看?他們都會很高興的說,「看!看!」

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去父母房間,他們正在看《九評共產黨》光碟,邊看邊說:「真就是這樣的,過去土改、文化大革命時就是這樣,人家說的一點兒也沒錯。」其實父親的變化並不是我一時講真相的結果,而是幾年來,父親經常遇到其他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他早已知道大法好,就是不敢面對自己的兒子竟然也在做真相資料。

隨著父母的轉變,我又給他們放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放大圓滿法教功錄像,讓他們煉功,還給母親買了mp3,裝上師父的講法,母親每天晚上都要聽到十一點多才睡覺。

父母的轉變也開創了我講真相的環境。去年一遠房親戚來市裏醫院做手術,換心臟瓣膜。手術前一天晚上,陪護他的姐姐來我家住,我就給她講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都會很順利的,不要擔心,並給她簡單的介紹了大法洪傳和遭受的迫害等真相。說話間,坐在旁邊的父親突然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個護身符來說:「你看,這是別人給我的護身符,」並指著上面的字說,「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手術會成功的。」我當時手裏沒有護身符,就對父親說:爸爸,你把這個給我姨吧,明天我再給你一個。父親很高興的把護身符給了親戚。

後來母親告訴我,父親經常給別人講大法好。

自從那次爭奪打印機之後,我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岳父、岳母,沒想到再見到時他們就像啥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妻妹也是,他們還像以前那樣對我好。我就找機會一點一點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同樣給他們看《風雨天地行》、《九評共產黨》、《我們告訴未來》、《生死之間》、《法輪功與政治》等光碟和《絕處逢生》真相書籍、小冊子,他們對大法的態度也在一天一天的轉變。我告訴他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消災去難保平安。偶爾我會問岳母有沒有念那九個字,岳母會像孩子一樣羞澀的告訴我念著呢。

二零一零年岳父心血管血栓,放了兩個支架,回家後很難受,我就把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送過去,並教會岳父前四套功法。雖然煉的不是很標準,但老人家卻能在難受時想起煉功,經常給我說前一天晚上難受睡不著覺,煉了一會功就好多了,並對我說:「這功好著呢,好好煉吧。」每當此時,我心裏就對師父無比的感激!師父通過岳父的嘴在鼓勵我。岳母也在自己妹妹們跟前現身說法誇大法好,告訴她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今年過年時,岳父的四弟來走親戚。他身體一直不好,當著岳父的面我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會好的。岳父、岳母也幫著我說:「就是,就是,法輪功好著呢,孩子為你好,你記住這幾個字對你大有好處。」

我又送給他《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等光碟和幾本真相小冊子,他順手就裝在外衣口袋裏了。岳母擔心的提醒他,裝好別被人看見了,四爸大聲說,「怕甚麼,看見了我就說是我撿的,共產黨能把我怎麼樣!」又轉身對我說,有時間也教教我煉功。可惜由於自己的原因一直沒去教他。以後有空一定去。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後,妻子再也沒提離婚的事了。有時看她心情好,我就給她講大法在世界上的洪傳盛況,中共邪黨是怎麼迫害法輪功的,大法弟子十幾年來是怎樣按照師父所說的一步步講清真相反迫害,才開創了今天大陸的環境,等等,又講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講救度眾生的緊迫性等。

有時妻子都很著急的說,家裏的事你不用管了我來做,你就把你救人的事做好。作為大法弟子,我只做了自己份內事的一部份,師父就給予弟子這麼好的修煉環境,謝謝師父!

到現在為止,我帶著妻子、孩子一起讀了三遍《轉法輪》,目前正在讀師父的其他經文。如今,妻子與以前已判若兩人,我做資料時,她會主動幫我換碟、加紙、整理、裝訂,還時不時的指出來哪兒打印的不好,哪兒裝訂有問題。有時我為某一項目中解決不了的問題犯難時,她就開導我,有甚麼大不了的,就這麼個小問題,相信師父,一定會解決的。

妻子的工作很忙很累,每天回到家累的腿都抬不起來了,但在她休息日經常不休息,陪我去送資料、買耗材、修設備,抬上抬下,提高了我的做事效率,節約了時間。她說,多一個人多一個幫手,幹甚麼好有個照應。為了大法項目,幾百幾百的花家裏錢,她再也沒說過一句抱怨的話。妻子經常感嘆,咱們現在生活這麼好,通過這幾年努力,買了房買了車,咱倆太厲害了。(二零零六年,我騎摩托撞了一位老人,連醫藥費和賠償費,總共花了八萬五千元錢)。我說這不是咱倆有多厲害,而是我修了大法,這是師父給修煉人的福份,一切都是師父給的。讓咱們有這麼好的生活條件,也是師父讓咱們多做大法的事,多救人啊!

今年三月底,朋友給我介紹了一個活兒,幾天就掙了一萬塊錢,我把錢交給妻子時她說:咱拿出五千塊錢捐給大法吧。我問怎麼捐,她說捐給你們資料點唄。

在勸三退救人方面,妻子也幫了不少的忙。她小姨和她妹夫都是在妻子的幫襯勸說下做了「三退」的。現在我家裏的親人對我做大法的事早已覺得很自然,妻子是完全支持,要做甚麼事我也從不瞞她,有時她還主動問我一個人行不行,要不要幫忙。功法也跟我學了兩次,但都因為工作忙沒能堅持煉下去。相信有一天她會真正走入大法修煉的。家庭環境天壤之別的變化是在師父的加持和呵護下一步步開創出來的,如果沒有師父的看護,我早就沉淪在常人之中,更不會有今天走在神的路上的榮耀和神聖。每每想起這些,我都能感受到師父慈悲之洪大,救人之艱辛。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度一個人很難,改變你的思想很難,調整你的身體也是很難的。」[1]對修煉的弟子尚且如此,對不修煉的常人,例如我的家人,要改變他們難度可想而知。現在我的家人,人人內心都充滿了對大法和師父的崇敬和感恩。

師父就要我們一顆修煉的心。師父看到我當年還有一顆修煉的心在,才不辭辛苦,靜靜的看護著我,不論我走過多少彎路,甚至做錯了甚麼,師父都不計較,都不看,師父就是要度成我們,把這宇宙中最美好的捧給我們,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信師信法呢!

我很慚愧,離師父的要求做的相差太遠,有許多執著心還不願放下,「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2],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有時覺的自己怎麼那麼差勁兒,都不好意思說是師父的弟子。但是既然師尊還收我這個大法弟子,無論多難,無論有多麼難以割捨的執著,我都會信師信法,修去它,最終做一名真正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大法徒,無愧於師尊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無上光榮的稱號。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