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信奉無神論才是真愚昧和真迷信啊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九日】我出生在一個中共邪黨的幹部家庭裏,父母十六、七歲就加入了中共邪黨,也是所謂的高幹了。我在娘胎裏就隨著部隊行軍作戰,是所謂長在「血旗」下的一代,一直受到共產邪教、無神論的灌輸和毒害,天不怕地不怕、不敬天地、不尊神佛、不懼鬼妖、半夜也敢隻身穿越亂葬崗。倒不是真的膽子有多大,而是在共產邪教無神論的毒害操控下,以為天只不過是無邊的真空,地只不過是沒有生命的物質,人死如燈滅,甚麼都沒有了,以為敬天地神佛是迷信,其實是一種被毒害的失去理智、失去自我、頭腦發昏、狂妄愚蠢、無知之極的表現。自己已陷入危險的境地還渾然不覺。直到有一天,師父慈悲讓我見到了另外空間的情景,及與人世間的關係,使我如夢方醒。

真的是上天的高級生命在安排主宰著人世間

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一天。之前,我父親因積勞成疾住院,作為子女,我們輪流去醫院護理。這天夜裏,我在熟睡中被人叫醒,醒來後見一英氣勃勃的年輕人,輕聲的讓我隨他走,轉瞬間帶我到一大門處,讓我推門進去。大門內外兩重世界,裏面整個是一比皇家園林還美的地方,遠處的綠樹映襯著鮮豔亮麗造型美妙的琉璃瓦建築,飛翹的屋簷像是在和我打招呼,比北京故宮還漂亮。當時腦中一閃念:這不是人間,是天界。因為人世間還沒有比故宮更美、色彩更亮麗、更雄偉的琉璃瓦建築。

行走間,年輕人帶著我順一公園小徑來一房前。我推門進去,竟然是我父親病房,屋內場景物品映入眼簾。向右邊一看,只見我妹妹直溜溜的站在我父親床頭前,向我這邊看著,父親半靠閉目安靜的躺在床上。這時,忽見我父親焦急急速的搖著頭,像要拒絕甚麼,嘴裏不停的說,但發不出聲音,眼皮不斷的眨著,像是要力圖睜開雙眼,片刻後,父親頭向左一歪,安靜下來,沒有生息,像是過去了。驚詫間,我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間。我坐在床上,回想著這一切,百思不得其解。

其後的日子如往常一樣,我們子女們照常輪班去醫院。

一天早上,我帶著飯去醫院換班。一進門隨手把盛食品的保溫瓶往地上一放,我愣住了。只見屋內的一切場景、一應物品、擺設如那日在那美麗的地方的房內見到的一模一樣。我再向右邊看去,見到我妹妹也是那樣直溜溜的站在父親床頭前向我這邊看著,父親也是那樣半靠閉目躺在床上。這時,忽見我父與那日所見一樣,焦急急速的搖著頭,不停的說著,眼皮不停的用力睜著,也是一樣的聽不到說甚麼,一樣的睜不開眼,在過了如那天見到的一樣的時間後,一樣的頭向左一歪過去了。醫生過來搶救一會兒,宣布父親去世。

這件事對我震動極大,非常震撼。就是說,在我父親去世以前,有人帶我上天(另外空間世界),提前看到了我父親去世的全過程,一模一樣,分毫不差。現實中事情的發生發展,簡直就是按照那邊展示的在演呢。我明白了,另外空間是存在的,那樣一個比我們世間不知好上多少的地方,相比我們人世間,就是宇宙中一高層空間,我們看不到那裏的高級生命,而那裏的高級生命不但能看到我們,而且還安排和主宰著我們世間的一切。我們只不過是在表現著他們的安排。心裏雖不情願,但這是事實。那麼,這些高級生命對人意味著甚麼。那就是我們中華五千年文化中稱謂的神。

我開始理解了中華五千年文化的內涵,古人的真誠和睿智。另外空間是存在的,上天是有的,天上是有神有佛的,是被中華五千年文化證實了的,是被現實中不斷發生、發現的所謂「奇異」事件證實的,也實實在在的展現在了我的面前。

冷靜想想也是,宇宙無邊無際,時空無限,怎麼可能只在小小地球表面有生命有人,而且是歷史如此之短,生命質量如此之差,對宇宙的認識如此之膚淺謬誤,對宇宙而言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又狂妄無知、自我陶醉的一群生命。我幡然醒悟。

從此以後,我的世界觀開始發生根本的轉變,心中豁然開朗。

可能為了使我能夠更清楚的認識客觀世界,進一步破除我的無神論觀念,在安放骨灰的前一天晚上,又讓我經歷了一次。這天晚上又被人叫起,起來一看還是上次帶我經歷的那位年輕人,依然英氣勃勃,依然透著慈祥,依然充滿期待的眼神。我一點沒猶豫馬上跟著走了。這次去到外面,沒有了上次的光明和美麗,只覺的四周黑乎乎、昏沉沉,心想,這次帶我來的地方不好。但隱隱約約也能看清。

正走間忽見一院落,四週高牆圍著儼然一府邸。進入院門是前院,右側一小徑通向後院,通過前後院間一小門來到後院,見一正殿兩廂房琉璃瓦已斑駁陳舊的三棟房子。年輕人一指東廂房對我說:「就這兒,你看怎樣?」我心裏想不怎麼樣,中間正房大殿又高又大又寬敞,那多好。

第二天去八寶山取骨灰,到八寶山「革命公墓」安放骨灰。原來所謂八寶山「革命公墓」正是頭天帶我看到的那所院落。一樣的高圍牆,一樣有個前院有個小徑,通過前後院間相同的小門來到後院,有一樣的三棟房子。工作人員指著東廂房,上面寫著「正二室」字樣。原來頭天領我來看的是安放我父親骨灰的地方,只不過頭天從院子正門進入,院子圍牆是完整的,第二天是從前院東牆另開的門進入,院子正門鎖著不用。難怪頭天去的地方黑乎乎昏沉沉,陰間能不這樣嗎?

我父親骨灰安放在「正二室」,正房大殿是「正一室」,放的是朱德等所謂邪黨「開國元勛」們的骨灰。

事情已很清楚了,無神論可以休矣。天上、地上、地下,天堂、世間、陰間都是存在的,並非甚麼迷信。真的是上天的高級生命,也就是神、佛在安排和主宰著我們的世界。

無神論、共產邪教以一葉障目、改變本質的手法,以隔斷歷史文化、大帽子壓人、栽贓陷害、人身迫害為手段,以現實利益、高官厚祿,發財享樂為誘餌,迷惑搞亂人們的思想,讓人們遠離真相,強制的向人們灌輸,控制人們的思想,把人們拖進它們的戰車,推向邪惡,走向毀滅。由於人們不信神了,迷失了方向,失去了道德的規範和底線,沒有了顧忌,再加上共產邪教鬥爭哲學蠱惑欺騙縱容,為了追求人世間的權利、財富、情慾,各種慾望的膨脹,爭權奪利,互相傾軋,你死我活,人人為敵,坑矇拐騙,殺人越貨,黃賭毒泛濫,甚至於活摘人體器官賣錢牟利,無惡不作,狂妄的與天、地、人鬥。社會道德急劇下滑,與宇宙「真、善、忍」特性背道而馳,越行越遠,生存、生態環境急劇破壞,人們已沒有任何安全感。祖國母親大地災難深重,從宇宙飛船上往地球看,只有中國大地一片焦黃、濁氣滾滾,中國人何以生存?!無神論、共產邪教完全是騙人的鬼話,害人的毒藥,毀滅人類的邪說,已把人民推向巨大的災難、毀滅的邊緣。盲目聽信政治說教,冥頑不改,不敬天地神佛,甚至誣蔑謾罵「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的法輪大法及大法的弟子,充當邪惡迫害大法、迫害信奉「真、善、忍」大法的修煉者的幫兇和打手,把自己放到宇宙大法的對立面,宇宙的對立面,神佛的對立面,能有甚麼下場?!聽信歪理邪說,把自己和家人置於滅頂之災的危險境地,不知悔改,才是真正的迷信,才是真正的愚昧。無知啊,危險啊!世人清醒吧!快快回頭吧!

十幾年以後,我有幸得法輪大法,走上回歸之路,見到偉大慈悲的師尊,方才知道原來那時帶我去天上、地下,經歷見證真相,破我無神論觀念,拯救我於危難之中的年輕人,正是我們偉大慈悲的師尊。

感謝師尊!

願天下人都能了解真相,都能得救!
天下人都能回歸!

邪黨高官們淒慘境遇

父親去世不久,一天晚上有人來叫我去看我父親(天上、陰間是存在的,又有神相助,這不是甚麼難事,更不是不可思議的)。來到父親呆的地方,其境況真令人慘不忍睹:居住的房子是用竹蓆圍起來的,房蓋都是竹蓆,在竹蓆圍起的牆壁上開了個方孔,算是窗戶了,一小竹蓆卷掛在方孔上方就是窗簾,房間內一個用木頭支的床鋪安放在泥地上,上面鋪些乾草,父親就坐在乾草上,屋裏床上家徒四壁,甚麼都沒有。心裏不由得閃過一念頭:「不是無神論嗎,就這下場。」順著窗戶向外一望,外面荒涼的黃土地上都是這樣一間一間的席棚。父親的共產大員的鄰居們──那些共產邪教無神論的信奉和推行者們,被毒害和毒害者們,當然包括朱德等邪黨「元勛」們也都脫不了如此淒慘的境況,還有更大的災難在等待著它們。

這真是害了國家害人民,害了別人害自己。

苦海無涯,回頭是岸,方是出路!

展現在我面前的神佛的輝煌

有幸得大法後,看到了無限的空間、法輪和神佛。那一日看書學法時,忽然間眼前展現出一個無限廣闊的空間,深邃的宇宙的空間中,無數的法輪在旋轉運動,也有排列整齊的法輪,一排排一列列整齊劃一的運轉著,非常壯觀。又一日看書學法時,金光閃閃的佛出現在面前,面帶慈悲的微笑,宛若師父的容貌,周身放著金光,光燄萬丈,但不刺眼,金光照射在我身上,頓覺強大的慈悲能量,通透全身,非常舒服充實。

佛光普照 大法無邊

這些事情雖然已過去十幾、三十年,但一件件、一幕幕仍歷歷在目,永世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