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輪大法 無神論不攻自破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我是一位科研工作者,從小到大的學校教育灌輸的都是唯物論、無神論、進化論等東西,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也都是用這種觀點看問題。

一九九六年,我因為體質很差走進了法輪功。練氣功能夠鍛煉身體、祛病健身,我只有這樣簡單的認識,對法輪功還一無所知。煉功點上每天都打著一個橫幅,上面寫著「法輪佛法」。剛開始看到「佛法」兩個字時,有一點詫異的感覺,覺得這「佛法」似乎只跟寺廟及和尚有些聯繫,好像不是社會大眾和公共場所的所屬。我去的煉功點只有幾個人,是靠近馬路的一塊草地,職工的班車和一些朋友上下班也經過這裏。他們聽說我在這裏煉功後,覺得好奇就注意往這裏觀察。見到我後,他們開玩笑的說:你煉功就是每天跟幾個老人打坐啊!我無暇顧及他們說甚麼,心裏只是在想:煉這法輪功有些奇特!

那時已是深秋,凌晨四點鐘的時候一般氣溫很低、霜很重,煉功時比平常衣服穿的少很多。等到煉完功的時候,發現手凍得通紅,頭髮、眉毛上都結著霜,按照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凍出一場重感冒來都是輕的。但白天上班的時候,不但沒有著涼的感覺,反而覺得全身發熱、精力充沛,讓我很是不解。

幾天後,我得到了一本書《轉法輪》,花了幾天時間一口氣就讀完了。我意識到:自己以前所學到的所有科學知識,其實只是一個局部領域的知識,都是人的事情,而法輪功展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博大無邊的知識領域,除了人的事情,還有許許多多超越人的事情。人怎麼能夠知道超越人的事情呢?所以我覺得李洪志師父非同一般,下決心好好修,這機緣很難得。

那段時間每天按部就班,早晨四點鐘去煉功,白天做好工作上的事情,下班回到家吃完飯忙完家務,再看看法輪功的書籍,然後睡覺,也沒多想甚麼。一個多星期後的一天下午,我在家午休,妻子突然把我喊醒:你怎麼三點多鐘了還在家呼呼大睡啊!我猛然坐起來,這時我們同時意識到:困擾了十幾年的神經衰弱消失了!由神經衰弱引發的其它病症也隨之消失了!真是奇蹟!我以前是怎麼也睡不著啊。

這巨大的變化讓我感到很震撼。我所學的專業是物理,出於科學工作者的本能思維,我很想明白這巨變後面的真正原因,同時對法輪大法的高深莫測而升起了深深的敬意。

此後,我對《轉法輪》中談到的許多超常的事情都非常嚴肅,儘管有些人不相信、甚至嘲弄。那時我認識到:比如學物理、化學的人都知道,物理定律的成立都是有它的條件的、化學實驗的結果也是要依賴它的實驗條件的,條件不滿足就不一定能得到相應的結果;那麼超常的現象就有他超常的要求,這也是一對因果,人們認識不到超常的東西是因為人們達不到那個超常的要求所致。佛也好、神也好、特異功能也好、宗教中說的三界也好,現在的人們認識不到,那是其自身的條件限定才認識不到的。

對那些超常的問題,我就沒再多想。因為從《轉法輪》中我已經知道,修煉的目地主要是修心,而且法輪功的修煉形式是在工作、家庭等各種常人環境中修煉,時時處處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來要求自己做更好的人。內心的充實、愉悅,工作上的認真負責,對人的真誠善良和寬容,贏得的是領導和同事的讚許。

半年後,無意間我發現眼前多了一些東西,抬頭向遠處望去:高遠而深藍的天空,半空中巨大的圓盤在高速旋轉,邊緣處在深藍的背景襯托下發射著金光!啊,這不是《轉法輪》中「法輪圖」的情景嗎?原來《轉法輪》中講的是如此的真實啊!霎時間,我感到無神論那種朦朧的殼解體了,一眼再望去,遠遠近近都是大大小小的旋轉的法輪,還有許許多多無法形容的東西,已經身臨其境是在另外的空間中的感受了,能清晰的分辨出這與一般的理性上的相信所不同。

如今,我已修煉法輪功十幾年了,對大法法理的感同身受無以言表。我看到當今有許多人還在探討著有神和無神,試圖用自己的甚麼科學方法證明有神或無神。我就在想:有甚麼方法可以證明有神呢?那神就在我的眼前,還用的著去證明嗎?回顧自己所走過的路,當初不也是有他們那樣的思想嗎?只不過是我得到了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我能夠真正的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向善,放下常人的各種不好的心,道德水準的提高帶動著身心的巨變,從而證實著超常的事物,這還不是真正的科學嗎?是能證實神佛的超常科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