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赤峰元寶山區政法委書記張春儒遭惡報喪命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二零一二年九月,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政法委書記張春儒發現患上癌症,去北京治療,醫院已回天無力,張春儒全身都是癌細胞,各個器官都趨於走向衰竭。遭受了一年的病痛折磨,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六點半左右,張春儒淒慘死去。

張春儒,男,四十八週歲,二零一一五月開始任職元寶山區政法委書記。張春儒的妻子劉麗英,在元寶山區財政局任預算股股長,女兒在北京一個製造中國現行流通使用的錢幣的國企工作。他的父親張耀堂曾任赤峰元寶山區建昌營鎮長兼村書記,也一心希望兒子們走仕途,但張耀堂萬萬沒有想到,他乘坐的是中共這條賊船,隨時都會喪命,因為中共邪黨就是個害人的惡魔。張春儒壯年喪命,給他們的家庭帶來了巨大悲痛。

對張春儒患癌症喪命,眾說紛紜。有人說,很可惜呀,週歲才四十八;有人說,嗐,抽大煙、喝大酒,甚麼都敢幹,淨幹缺德事。究竟是甚麼原因使張春儒壯年喪命呢?

張春儒懼於邪黨的淫威,更是擔心聲名利益受損,在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與邪黨保持一致,在每年的述職報告中,把這一年中公檢法綁架、非法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案件記入一年的工作總結報告中,都作為自己的「政績」,這也正是張春儒走向劫難的根本原因,也是張春儒選擇了黑暗,放棄了良知的惡果。更是中共邪黨綁架張春儒上了賊船,使他落得如此淒慘的下場。

張春儒在任職期間,對他負責監督的元寶山區的公檢法、610等單位的惡行聽之任之,對無數善良人的冤屈視而不見。僅在二零一一年和二零一二年,元寶山區公安局、610 綁架了二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包括三位未修煉法輪功的家人,其中非法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十三名,元寶山區民族中學教師楊桂芝被非法判刑四年半,翟翠霞被非法判刑四年,孟祥芝和王鳳華被非法重判七年。當時賈廣林、邵桂珍、王久芳、高志凡面臨非法判刑,(現在這四人已被非法投入監獄)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面臨著各種不同的非人迫害。

法輪功學員翟翠霞女士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被元寶山鎮建昌營村派出所警察綁架,赤峰市元寶山區法院於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非法庭審,翟翠霞被非法判刑四年。

由於中共邪黨對翟翠霞的不斷迫害,使家人在精神上承受巨大壓力。翟翠霞的丈夫整日借酒澆愁,加之中共邪黨的仇恨宣傳,謊言欺騙,在翟翠霞被非法勞教期間,翟翠霞的丈夫精神上承受的壓力太大,小兒子成了他的出氣筒,翟翠霞的丈夫經常喝醉酒後,把小兒子關在門外,最後嚇得兒子不敢回家,之後翟翠霞的兒子音信全無。而翟翠霞的丈夫就在翟翠霞被送到呼市女子監獄的前兩天晚上(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末十二月初),醉酒後騎摩托車出車禍身亡,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左右火化

。翟翠霞的丈夫去世的第二天,翟翠霞的女兒給元寶山區看守所值班室打電話,說明父親去世,要求接母親回家安葬父親,然而得到的是冷冰冰的兩個字「不行」。當天晚上,翟翠霞、王鳳華、岳淑霞在沒通知家屬的情況下,便被偷偷送到了呼市女子監獄。

翟翠霞的家被中共邪黨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些冤屈和家庭災難都是在張春儒在任職期間發生的,張春儒身為政法委書記,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大陸的「六一零」組織和許多公檢法人員,已經知道了法輪功教人向善、修煉者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之所以還在扮演迫害的角色,是因為把這當作了「工作」,認為可以當作晉升的台階,這實為極其危險的錯念!

中共建政以來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迫害死了八千萬中國同胞;「文革」動亂時期,被中共頭子矇騙、利用的失去理智的打砸搶者,均未逃脫懲罰。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而很多利用後的警察、司法人員、軍管人員,被弄到雲南等地秘密處決。有人說,誰聽共產黨的話,誰倒霉。絕非虛言!

近年來已經有至少36名中共高官因為參與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而在海外被起訴,而所有中共迫害惡政的追隨者,其個人所犯下的罪行都在海外明慧網有著詳盡的記錄。

十四年來,中共在迫害內蒙古赤峰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積極追隨邪黨迫害的惡人遭惡報事例屢屢發生,或遭車禍橫死,或得惡疾暴亡,或遭撤職查辦,或受牢獄之災,或自己喪命,或親人遭殃,結局可悲。不論是中共體制內忠實執行江澤民流氓集團命令的黨政人員,還是盲目追隨邪黨參與迫害的普通百姓,都是在害人害己。

佛法是慈悲的,他普度所有尚存良知善念的世人。佛法又是威嚴的,對於良知泯滅、追隨邪黨迫害修佛的法輪功學員的人,也一定會嚴加懲處,以警示世人。

希望所有被中共欺騙和利用的人,從中吸取教訓,皆明真相,分清正邪善惡,脫離中共這個真正的邪教,別再迷失和盲從,及時改過和悔悟,挽回損失,走向美好的未來。

在此也告誡妄求仕進的赤峰市各級官員,天滅中共近在眼前,中共及其黨徒都將在不久的未來被清算。希望你們早日認清中的共邪惡本質,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為自己生命的美好,作出正確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