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斌被迫害致死 同時被綁架判刑的龐光文命危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山東籍五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趙斌在上海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入提籃橋監獄僅一個半月(46天),於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與趙斌同時被綁架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龐光文也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目前被關在上海市監獄總醫院。

龐光文先生是上海市一物流公司的總經理,趙斌是他公司的員工。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龐光文、趙斌在上海市南匯區三灶鎮光明村1080號的公司宿舍被一夥歹徒綁架,歹徒大多著便衣,只有兩人穿制服,一位稱三灶鎮片警唐平,另一位稱長寧區江蘇路派出所警察,沒出示任何證件。法律規定警務人員公幹需出示證件,可見他們非法。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龐光文被非法關押長寧區看守所期間,因抵制看守所對其戴手銬腳鐐而絕食。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被警察戴上手腳相連的鐐銬迫害,每天二十四小時不解下來,大小便也不卸下,整個人直不起腰。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龐光文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二十四日起被長寧區看守所固定在鐵椅子上強迫灌食,由於管子是強行插拔,龐光文嘔吐劇烈,鼻腔出血。五月二十七日,龐光文被轉到上海市監獄總醫院迫害,身體、手腳被固定在床上,每天灌食,插管長期固定到頭上,並被服刑犯監管,被強迫注射,導致肌肉萎縮,膝關節沒有了條件反射,體重下降近三十斤。

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在國內外正義力量的幫助下,龐光文保外就醫,長寧國保勒索家人兩萬塊說是取保候審押金,至今不見蹤影。抓人、「無罪推定」下上械具、搶錢,「黑社會」「恐怖份子」的身份確認無疑。

七月五日,法院通知龐光文於七月十一日下午2:30分接受非法開庭,七月八日龐光文去長寧區610(神秘的長寧區愚園路1173號5樓找到501室的610主任魏國宗,由509室的王廣才接待)講道理,希望他們順天意而行,不要再作惡,取消開庭,選擇美好的未來。可是,與龐光文善良的願望正相反,他當即被扣押。當時龐光文的父親正查出食道癌,剛剛安排在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接受化療。主動上門善解因緣,多好的百姓!若自己內心有貓膩,敢不敢上門?「執政者」除了壓迫、暴力還剩甚麼?那天龐光文是與妻子、女兒一起去的,足證其善、其坦蕩。而所謂的「公務員」對手無寸鐵的婦孺大打出手,這樣的施政行為、如此素質,民眾不可能有「夢」!

趙斌自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起始終被非法關押在長寧看守所,期間公司領導為其請了多位律師均被阻撓,只有一位本地律師因觀點不明確得以見到趙斌一次,可能因律師不予作「無罪辯護」而被趙斌拒絕。

七月十一日下午2:30,迫害龐光文、趙斌的所謂「案子」在長寧法院的八號小法庭開庭,當庭宣判龐光文五年、趙斌四年。因龐光文七月八日被扣當天就進行絕食抗議,非法庭審當天被拖進拖出,整個過程緊閉雙眼,一言不發。家屬請的北京律師郭海躍在辯護期間兩度被法官打斷。趙斌沒有接受法院的指定律師,為自己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

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趙斌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籃橋監獄迫害,十月十九日突然死亡。

入獄前趙斌身體健康,一個正直、善良、平和、正當壯年,在入獄後一個半月的時間裏,經受了怎樣的迫害外界不知道,但從明慧網披露的上海市提籃橋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殘忍,可見一斑。在上海市610(專職迫害大法弟子的非法機構)的操控下,在「轉化」獎金的刺激下,提籃橋監獄的惡警們每天都在幹著執法犯法的勾當。

龐光文目前所表現的吃甚麼吐甚麼,同樣發生在已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市法輪功學員馬新星、張志雲身上,他們之前都曾經被在食物中下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