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市萬柏林區法輪功學員14年被迫害概況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西報導)山西省太原市萬柏林區,是太原市工礦企業集中的地區。是包括太原重型機器廠、太原化工集團、西山礦務局等大型國有企業的所在地。法輪大法弘傳三晉大地後,這些工礦企業中有大量人員欣喜得法修煉,身心健康得到極大改善。

正當法光普照,大法弘傳不斷擴大的時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江澤民流氓集團,公開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運動。十四年來,太原市萬柏林區公安分局及其所屬的十六個派出所,對該區的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的進行了一波一波的迫害,他們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抄家、監控、綁架、關押、洗腦、酷刑及殘殺,無所不用其極。

據不完全統計,太原市小小的萬柏林區,十四年來,被綁架、拘留的法輪功學員至少兩百七十一人次;非法勞教二十三人次,近三十人被非法判刑,至少十二位法輪功學員在毆打、電擊和各種酷刑折磨中被迫害致死,四名法輪功學員因槍擊、毆打而被迫害致殘。下面以年份記述萬柏林區法輪功學員十四年遭迫害概況。

一九九九年:綁架、毆打、拘留、勒索錢財

西山礦務局法輪功學員楊文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被警察從家裏綁架,其妻子也因此被解除工作,在無生活來源的情況下,帶著身孕回了娘家。

法輪功學員鄭瑞葉因去北京上訪,被杜兒坪派出所牛春凱等綁架到市看守所迫害十五天。街道辦張姓工作人員,還到家索取所謂路費錢,被家人拒絕,後又到其丈夫單位索要二千元。

法輪功學員秀梅去北京上訪,被西銘派出所從北京帶回,所長張成龍、王建偉把秀梅上衣拽開,打了好多耳光,腿上踢的黑青。平兒、永芳等六人都被毆打。

法輪功學員李棉珍去北京上訪,回來被西銘派出所非法關押半個月。

十二月,萬柏林分局建礦派出所所長孟學鋒、教導員張東明將法輪功學員王翠英綁架關押,逼迫家人交三千幾百元(其中三千元有條說是押金,至今未還。)。

二零零零年:虐殺一人,倆人因迫害離世

三月,太原西山煤電集團的法輪功學員田雲飛,被萬柏林分局杜兒坪派出所副所長韓志亮伙同單位公安科張旭屏非法以「擾亂社會治安罪」為名綁架,送萬柏林看守所刑事拘留一個月。犯人讓田雲飛蹲在廁所脫光衣服用涼水澆遍全身,凍得田雲飛全身發抖,上下牙打架。晚上讓手掌扶牆呈九十度,犯人用胳膊肘在命門穴猛擊,名為「吃肘子」。

三月,西銘礦法輪功學員富貴去北京上訪被接回後,遭大虎溝派出所綁架。所長趙志勇毒打富貴近五個小時,先是打耳光、用皮鞋踢,然後又用皮帶抽。打的富貴渾身是傷,頭上有血。之後非法關押近一個月。六月的一天,大虎溝派出所所長趙志勇又把富貴叫去,問富貴還煉不煉,富貴堅定的說煉。趙志勇氣急敗壞,一下把富貴銬起來,不准回家。第三天將富貴送萬柏林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個多月。富貴被迫害的一身疥瘡。

七月二十日,法輪功學員段鳳琴、李棉珍、吳栓林三人被西銘派出所所長張成龍、副所長秦俊明、惡警王建偉綁架,之後非法關押一個月,並各被勒索了兩千三百元。

十月十九日,太原市重型機器廠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張守仁,去北京向國家信訪局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遣送回和平北路派出所,最後被非法關押到太原市萬柏林看守所。惡警先打耳光,打得張守仁頭暈眼花冒火花(過了兩天眼裏充滿了紅紅的瘀血,左臉也腫的比鼻子還高),接著就是用膠皮棒子打,打累了休息一會兒再打。當打到第二輪時,張守仁頭暈目眩,渾身發抖,站也站不住,話也說不上來,噁心想吐,直流口水,就坐地下,好幾天兩腿發軟走路沒勁。張守仁的兒女多次找派出所要人。惡警勒索了一千元,才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將張守仁放出來。回家後的張守仁身體狀況一天天下降,於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

十一月二十八日,萬柏林區公安局政保科長鄭永生與和平北路派出所的王震海把重機法輪功學員梁彩珍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十六天。臨過新年的一天,向萬柏林地區的四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每家勒索五千元才把人放出來,沒有給開收據,還讓家屬寫保證看人。

十二月二十一日,太原市西山煤電公司官地礦綜採二隊法輪功學員楊慶敏,在上班時被官地礦派出所惡警抓走,當晚即被虐殺,然後兇手用小車將遺體拉至官地礦區二號樓後的高壩上拋下,並欺騙百姓說是楊自己掉下去的。官地派出所殺人兇手害怕承擔責任,與官地礦黨委副書記魏佔軍密謀以「工傷死亡」處理。

劉銘忠,男,六十八歲,西山煤電集團公司杜兒坪礦職工,於二零零零年底上北京說明大法真相,被當地派出所不法人員抓捕,非法劫持回太原新店勞教所,受到勞教所惡警的酷刑迫害,被扒光衣服,用冷水從頭灌到腳;強迫他睡在地板上凍著不允許起身;用掃廁所的掃帚往他身上刷水。遭受折磨了幾天後,劉銘忠已經奄奄一息了,被保外就醫,於二零零五年八月含冤去世。

西銘村法輪功學員冀德蓮、串蓮、金蓮上北京上訪,被西銘派出所帶回。所長秦俊明打冀德蓮十多個耳光,踢十幾腳,威脅遊行示眾,其他人也受到打罵。村書記白全鎖,找到冀德蓮的大兒子說:「要把你媽接回,要上交一千三百元,砸房子,賣地也得交。」後來家裏湊了八百元,另兩個法輪功學員也各交了千元左右。十二月冀德蓮被非法勞教一年。

冬天,法輪功學員段鳳琴等三人到太谷講真相被綁架帶回,段鳳琴身上的四百元錢被萬柏林分局搶走。同年把段鳳琴的二兒子開的煤場非法沒收。惡警還揚言:「你不『轉化』,你們的東西就都沒了。」迫害壓力中,二兒媳離婚。

太原重機法輪功學員自述:「我是山西太原重型機械集團公司(簡稱重機)的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六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不久,江××集團就開始迫害法輪功,控制電視連續播放誣陷、誹謗師父和大法的假新聞。我是大法一員,我應該去上訪說明真相,證實大法。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我坐火車,次日到達北京。下午二點我在北京天安門前證實大法好,北京警察把我抓去問我是哪裏人、叫甚麼名字?我沒有回答。警察說你不願意回答那你就快走吧。我順利的走出了派出所,然後就回家了。從北京回來一個月以後,也就是七月十一日中午,我正要吃飯,和平北路派出所侯竹梅帶三人非法抄了我的家,抄走一本《精進要旨》,把我關入和平北路派出所的一個黑屋裏。下午他們上班後,警察趙小花訓我,我不配合。後叫來派出所的李副所長,一點兒也不文明,開口就是髒話,老是罵人。我不理他,他罵得更厲害了。晚上八點多,和平北路當時專管法輪功的所長莊漢斌和重機公安處的王太生決定送我去拘留所。警察於麗麗把我劫持去拘留所。這個於麗麗也是一開口就罵人。拘留所說啥也不收我,又把我拉回派出所。於麗麗一直給拘留所打電話聯繫,半夜三點又把我送去拘留所。我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73天,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三日下午五點多,和平北路派出所把我拉回派出所。當時是星期六,所裏就莊漢斌、王太生兩個人,向我大兒子勒索了一千零五十元,沒開任何收據。從拘留所回家後,和平北路派出所對我沒完沒了的騷擾迫害。隔不了幾天,侯竹梅就領二、三個人來抄一次家。有一次晚上十二點以後,侯竹梅帶好多人咚咚敲門,把家裏人嚇的不知所措。」

法輪功學員鄭瑞葉自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晚上十二點來鐘,杜兒坪派出所敲開我家抄家後將我和我丈夫同修綁架到派出所(後丈夫被放回)。十二月五號牛春凱等將我綁架到市看守所迫害四個月左右,後又劫持到鎮城「法制教育學習班」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迫害三個月。在洗腦班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單位人員有:李富娥、劉宏、崔英等。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有暴曬、罰站、關小號,往學員身上、被子上潑冷水,逼迫學員看誣蔑大法錄像,個別學員整晚被她們幾個圍住拿指甲、手指掐,摳身體敏感部位,使這位學員遍體傷痕,還威脅不准說。還有不讓睡覺,挑撥學員家人打罵學員,整晚不讓學員睡覺,她們輪班辱罵學員,髒話不堪入耳,還調來所謂「心理學家」「科學家」給學員洗腦,有一次他們還放狗去追咬一個女學員等,手段非常惡劣。期間萬柏林分局還到我家抄了一次家,街道辦強迫交伙食費六百元。」

二零零一年:綁架、拘留、奴役、勞教、洗腦、勒索錢財

二月一日,太原煤氣化公司法輪功學員李燕上班時被單位太原市公安局萬柏林公安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騙至派出所,審訊時才知被氣化公司總工程師崔桂忱舉報。氣化公司公安處報太原市公安局萬柏林公安分局下令抓人,將其綁架至太原市看守所刑事拘留四十天。其後李燕被投入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一年,被延教三個月又加期一個月。

正月十三,法輪功學員張妍被從單位綁架,關押在新店勞教所迫害一年。

七月二日早上,太原重機法輪功學員梁彩珍剛起床,和平北路派出所警察李曉明、王震海就來抄家,沒有任何手續,抄走一本《轉法輪》,將梁彩珍押到派出所,直到中午才讓回家。

法輪功學員李棉珍被綁架至看守所一個月,隨即又被送往鎮城勞教所洗腦班四十多天。

太原重機法輪功學員自述:「七月四日,片警趙小花和另一個警察把我騙到派出所,說所長找我談我工資的事。因為我的工資已停發,所以就去了。就這樣把我關入了拘留所,非法拘留了50多天。當時所長是閆斌,副所長是莊漢斌。在拘留所50多天裏,沒有開水喝,夏天蚊子、蒼蠅特多,沒有熱水洗澡,連自來水都不是常有。號房裏關的人太多,床上睡不下,只能在地上睡。在拘留所,不法人員毆打法輪功學員那是常事。楊幹事、陳幹事等好幾個幹事打人、罵人是家常事,根本談不上人權。吃飯更是差,饅頭常是不熟的,菜裏常有蟲子,豆角根本不揀,拿刀一切便行,所有的菜都只煮一下放點生油。要是抓住法輪功學員煉功,輕的罵、重的打,盤腿也不允許,見了就罵。不去那拘留所真是不知道那裏的黑暗情況。電視裏整天說別國如何如何不尊重人權,在中國連人權也沒有。十二月四日,我去派出所交照片又回不了家了。於麗麗讓我等片警趙小花,不讓我回家,晚上被於麗麗送入拘留所。在拘留所一關又是五十多天。法輪功學員開始絕食抗議,在絕食期間聽一個香港經濟犯說,你們快吃飯吧,部隊帶著槍來了。在這兩次拘留期間,我們和犯人都在裏面給警察幹活,有幹私活的,有幹公活的。私活是給警察做衣服,公活是做防電膠鞋和揀豆子。當時騙犯人說是幹點活給改善伙食。我兩次拘留期間被勒索六至七千元,全無收據。」

二零零二年:大規模綁架事件──槍擊兩人致殘、非法判刑二十三人、七人被虐殺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月,太原市發生大規模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導致兩人遭惡警槍擊致殘,被非法判刑達二十三人,七人被虐殺。此冤案直到二零零五年還在不斷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投入監獄。

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惡警們為撈取政治資本,伙同邪惡的太原市公安醫院,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滅絕人性的殘害:毒打、高壓電棍電擊、綁死人床、迫害性灌食……以致迫害死多名法輪功學員,血債累累。

十月一日,法輪功學員康治國在太原市興華南小區散發資料時,被邪黨人員綁架,太原市萬柏林區公安分局由此抽調三十名惡警組成的「101」專案組,由萬柏林區公安副局長楊梅喜、緝毒組鄭永生任正副組長。邪惡蓄謀已久,對太原市法輪功學員的一個大型資料點進行了突然包圍抄襲,由於資料點聯繫廣、運作大,超過百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惡警採取了分區域立案迫害的形式,僅太原市綁架後非法判刑關押至山西省榆次女監和祁縣男監進行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就有二十三人,另外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未入獄是以「另案處理」為藉口,通過非法勒索巨額錢財私下解決的。萬柏林分局還綁架多名本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關入太原「610」在市鎮城勞教所辦的洗腦班,妄圖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在這次瘋狂的綁架過程中,毫無人性的惡警居然對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開了槍,惡警鄭永生開槍當場擊中法輪功學員崔中江和孟峰偉腿部,兩人兩腿均被射穿致殘,鮮血直流。

法輪功學員的車輛、財物均被掠奪、沒收。所有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後,一律被強行戴上手銬、腳鐐、進行電擊酷刑後才進行非法審訊。其中法輪功學員康淑琴,被全身電擊,臉部被電擊到針頭大小的部位都沒拉下,臉被殘害的非常厲害和難看。就這樣,許多處於半昏迷狀態中的學員被非法判刑。

太原市萬柏林區法院於二零零三年七月八至九日開庭,非法審判二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八日早晨,太原市電閃雷鳴,暴雨傾瀉,邪惡之徒不敢讓普通市民到法庭旁聽,把票發到有關單位及各居委會,並指定人員入場。即使如此,旁聽後的群眾仍被法輪功學員的浩然正氣震撼。他們說法庭上審的都是好人,是非顛倒了,並找法輪功學員打聽真相。九日全體法輪功學員在法庭上同聲高呼「法輪大法好!」邪黨法庭無法繼續「審判」,一度只好休庭。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中最小的才十六歲。非法判刑的年限從四年到十一年不等,有剛從學校畢業的青年到白髮蒼蒼六十八歲的老人。

法輪功學員自述遭受的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太原市北屯派出所在我工作期間把我帶到派出所,當時是「重案組」。當時抓的法輪功學員不少,警察一個個兇神惡煞,對法輪功學員嚴刑拷打。把我的雙手背銬,不說就抓起銬子往上提,當時手的皮就沒了,血糊糊的,整個手都腫了起來。一個姓劉的惡警口口聲聲說:讓你知道共產黨的厲害,這下知道了吧。一邊打一邊問。叫來五個警察用椅子把我壓住,五個人壓住我身體的各部,用電棍不停的從頭打到腳,打了不知多長時間,姓劉的惡警用警靴踩住我的臉,審問著,看到我不說就用「健身棒」不停在身上打,打不動了,換一個警棍接著打,然後再讓跪酒瓶子。一直折磨了七八個小時才送到太原市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因為手腫的厲害,手銬都打不開,用了好長時間才打開。惡警提審時嫌我穿著棉衣打不動,就把我的棉衣撩起來用大皮鞋使勁踹。五、六天後把我和侯立軍從看守所提到辦案單位,當時就沒有認出侯立軍,因為他的頭比以前打的大了許多,他一定是受到更加嚴酷的拷打。送到辦案單位關在鐵椅子上用高壓電棍不停在身上打。挽衣服時內衣都被血和肉粘在一起。在看守所一呆就是一年,在這期間有兩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河北的)被銬在一個刑具,是門板上有四個單銬子,把人大字型銬在上面,再把人頭朝下,經過一個多月的折磨就被迫害致死。還有一個是英語翻譯(北京人)。最後邪黨安的罪名「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判我七年。」

法輪功學員鄭瑞葉自述:「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杜兒坪派出所牛春凱,社區崔雪逼迫家人到外地親戚家找我,搞的人心惶惶,大約十月下旬全市綁架了好多法輪功學員,當時我丈夫同修給親戚家幹活不在家,派出所牛春凱、薛世峰為了逼回丈夫同修就去學校逼迫孩子,使孩子精神受到很大傷害。大約十二月二十七日半夜派出所杜玉祥、牛春凱等,將我丈夫綁架,並抄了家。第二天我去派出所找人,看到家人被關在鐵籠子裏。下午我又去找,人已不知去向,我問他們把人弄哪了,他們互相推,後來才說是「專案組」綁走了,丈夫情況不明,家裏還有未成年孩子。派出所牛春凱、社區崔雪又密謀綁架我到洗腦班迫害。大約十月三日一大早派出所、街道辦、社區開著警車來我家敲門,並切斷了我家電話線(目的是切斷我與外面的聯繫)我不開門,他們又來了幾輛車,還有警車圍在我家樓前後,晚上又搬來沙發守在我家門口,整整兩天孩子不能上學,丈夫同修情況不明,我決不能讓他們把我綁架到洗腦班再迫害,情急之下本想走脫(當時境界)不料從4層樓摔下造成右胳膊肘、手腕、右大腿股骨,骨盆粉碎性骨折,腰椎骨受損,腦震盪。眾目睽睽之下將我送醫院搶救,他們卻造謠說我是擦玻璃掉下來的。當時他們怕出了人命造成影響,大夫說我的大腿股骨如不換只能維持兩年,右胳膊也不能再幹重活。現在我雖然胳膊上、大腿還有鋼釘鋼針(出院後我就再沒有去醫院)但我恢復的挺好(我真的感受到師尊為我調理身體)是師尊的呵護,我唯有勇猛精進讓師尊少一份操勞。」萬柏林公安分局瘋狂犯罪後,曾向外界公開宣揚其罪行,把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及被他們搜刮來的資料點錢財、機器等拍成照片,做成宣傳展覽大肆鼓吹自己的罪行,前後共「展覽」三個月左右,唯恐世人不知。萬柏林分局還綁架多名本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送入太原「610」在市鎮城勞教所辦的洗腦班,妄圖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大綁架導致五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流離失所在太原的石家莊法輪功學員丁立紅,遭到萬柏林公安分局惡警酷刑逼供,他絕食抗議被送至公安醫院即山西省109醫院殘害,最後因遭野蠻灌食被迫害致死。

石家莊法輪功學員毛延平,被萬柏林公安分局刑警李靜峰毒打致死,兇手至今逍遙法外。

山西法輪功學員王志明,北京中國服裝集團公司翻譯,於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在監禁中被迫害致死,死時大腦已經萎縮。

山西法輪功學員康治國,監禁中於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石家莊法輪功學員欒福生,欒福生在非法監禁中幾乎到了生命的最後時刻,監獄為逃脫殺人兇手的惡名,才將幾乎已近死亡的欒福生送出醫院。欒福生回家19天後,於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夜含冤離世。

太原市西山建材廠七十多歲的退休職工楊長江與六十五歲的老伴甄蓮花,因病修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開始後,太原市六一零萬柏林分局、杜兒坪派出所、西明派出所多次騷擾,綁架楊長江老人。二零零二年十月,太原市萬柏林分局六一零專案組將老人綁架酷刑折磨,並送往萬柏林看守所迫害,至身體極度衰弱後非法判三年緩五年刑期。回家後老人堅持修煉身體康復。惡黨人員一直視老人重點,看管,一到敏感日、惡黨人員便上門騷擾,楊長江老人因精神壓力過大,常有精神恍惚的現象出現。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家人發現時二位老人已雙雙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十、十一月被綁架的部份河北石家莊及山西法輪功學員:

石家莊法輪功學員:

1.丁立紅,男,36歲,石家莊市鐵路分局機務段司機,十一月一日左右,流離失所的丁立紅被綁架。

2.毛延平,34歲,河北石家莊法輪功學員。毛延平因被石家莊市當地警察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到太原市。十月三十日,毛延平在做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太原市萬柏林區公安分局刑警隊綁架。三天後,刑警李靜峰將毛延平毒打致死。

3.王新中,王博的父親,四十多歲,石家莊市鐵路分局機務段幹部,十月底在山西省臨汾市住所遭綁架。

4.何文(化名),女,四十多歲,大年初六在住所被石家莊市公安局政保支隊綁架,一直拒絕報姓名地址,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第二看守所,持續絕食抗議半年左右,至奄奄一息時被放。後流落到山西太原,十月底同王新中一起在臨汾市被綁架。

5.仇麗華,女,石家莊市井陘縣6410軍工廠職工,曾被非法勞教,後以「保外就醫」被放回;十月中旬在太原市(一說是在太谷縣)遭綁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6.欒福生,男,河北省政府機關事務管理局房管處電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迫害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十月中旬在太原市(一說是在太谷縣)遭綁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7.黃秀萍,女,四十多歲,石家莊郵政局助理工程師,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在住所被石家莊市紅旗大街派出所綁架,後被關進「河北省會洗腦中心」強制洗腦,放出後於二零零二年夏再度流離失所,同年十月中旬在太原市(一說是在太谷縣)遭綁架。

8.周立,男,一九七五年六月出生,北京大學生物系二零零零年碩士生,二零零一年八月被石家莊市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石市第一看守所數月,後以「保外就醫」被放,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太原市住所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9.寇立榮,女,三十多歲,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與周立等法輪功學員在太原市被綁架,後送至太原市公安醫院殘害,持續絕食絕水一個月,就剩最後一口氣時才被放回家。

10.宋海鵬,男,十七歲,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因製作真相資料被山西太原公安惡警綁架。

山西法輪功學員:

1.王志明,當年三十一歲,原北京朝陽區團結湖煉功點學員,中國服裝集團公司進出口部翻譯。在監禁中被迫害致死。

2.康淑琴,女,一九四八年八月出生。太原四十五中教師。兩次被關押、批勞教,二零零一年底釋放後離家出走,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太原市河西區萬柏林惡警綁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3.崔中江,男,一九六五年五月出生,(晉陽縣人)太原市西山官地礦電氣通訊工程師。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十年。

4.孟峰偉,男,一九七六年三月出生,山西省五台縣東冶鎮南大興村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一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九年。

5.毛愛萍,女,一九六三年一月出生,山西平遙縣個體診所大夫。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曾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八年。

6.康淑梅,女,一九六二年七月出生,煤炭部七處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河西區萬柏林惡警綁架,被非法判刑八年。

7.楊素賢,女,一九四五年八月出生,太原三益電子計算機公司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六個月。

8.馬廷紅,男,一九七二年三月出生,山西省五台縣東冶鎮永興村人。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9.唐存新,男,一九六五年一月出生,山西焦煤集團西銘礦職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10.任志傑,男,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出生,山西平遙南城第二建設隊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11.申國勝,男,一九七六年六月出生,太原小店區人民醫院醫生。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

12.趙國華,男,一九三八年六月出生,太原市晉源區北堰村人,務農。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3.裴旭濱,男,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出生,古交屯蘭煤礦工程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

14.張保軍,男,一九七二年十月出生,太原重機廠助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5.李國政,男,一九五四年五月出生,山西焦煤集團官地礦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6.康治國,男,一九五四年三月出生,山西焦煤集團官地礦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7.聶新榮,男,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出生,山西壽陽人,個體家電業主。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18.張存娥,女,一九四零年四月出生,山西定襄縣造紙廠退休工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19.王樹蘭,山西晉城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二年初在晉城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八年。

20.張斌,男,三十多歲,在西山礦務局工作,上班時被綁架。

21.侯利軍,男,三十多歲。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北京上訪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釋放後離家出走,十月再次被綁架。後正念走脫,至今下落不明。

22.王俊娥,女,五十八歲,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綁架後,正念出走。

23.田雲飛,男,三十五歲,杜兒坪煤礦職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被綁架後,正念走脫。

24.鄭潤葉,男,二十九歲。做大法真相資料工作時被綁架,非法勞教兩年。

25.宋翠萍,女,三十多歲,西山煤電八處退休職工。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綁架,十二月被非法勞教兩年。

26.許反成,男,六十多歲。二零零二年被綁架。

27.李方娥,女,五十六歲。二零零二年在南郊遭綁架,家中幾個年幼的小孩失學,無人照看。

28.楊長江,男,一九四二年一月出生,杜兒坪礦退休職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五年。

29.劉毅,男,一九五五年七月出生,山西針織廠機修車間工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三年。

30.徐改玲,女,一九六七年七月出生,太原市新鴻雁物資有限公司職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三年。

31.張麗文,女,六十歲,西山煤礦機修廠退休職工。講真相時被抓。

32.劉茂睿,女,二十二歲,在臨汾被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

33.曹佔清,男,五十多歲 太原水泥廠職工,與其妻(姓名不詳)講真相時被西銘開城裏派出所綁架。

34、富貴,男,西銘礦職工。被大虎溝派出所綁架。抄家、毒打後因無證據被迫放回。

二零零三年:綁架、拘留、勞教

四月份,李金蘭、李鎖蓮、曹佔清等八名法輪功學員,去化客頭鄉的四個小村莊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幾天後,先後被當時的化客頭鄉派出所所長田平生、西銘派出所薛二才等人綁架到西銘派出所。第二天送往萬柏林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後因當時非典取保候審回家。九月份,萬柏林分局包紅斌等人致使田平生等人再次把李鎖蓮、李秀蓮、賈愛妮、趙冬花、曹佔清等五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送勞教所勞教一年。

九月,萬柏林分局杜兒坪派出所副所長韓志亮、楊毛小、馬悅朋等多名警察闖入太原西山煤電集團法輪功學員田雲飛家中直接綁架。田雲飛奮力抵制,拒絕配合,出現昏迷,恢復意識後被送往太原新店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綁架、抄家、勒索錢財、勞教,一名法輪功學員因迫害離世

四月,化客頭派出所田平生、西銘派出所郭慶等四人伙同萬柏林分局的兩男一女惡警強行將西銘村女法輪功學員李金蘭從幹活的地裏綁架,四、五個人把她抬上警車,送到264醫院體檢。因體檢不合格,惡警又走關係最終將李金蘭送入太原市新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之後,惡警們又採用更卑鄙的手段將同村的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許春香綁架到新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惡警欺騙這位女學員說:只要你交九百元錢到派出所就沒事了,還讓這位學員請他們吃了飯,這位學員照他們說的做了,結果還是被勞教。

六月份,西銘鄉派出所惡警又開始了對其管轄範圍內的所有法輪功學員家進行非法搜查,妄想得到他們所希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線索。

許萬香,女,五十五歲。山西省太原市萬柏林區西銘鄉西銘村法輪功學員。在妹妹的引導下修煉大法後,原先的癌症、各種疾病好轉,生活得以自理。九九年7.20以來,太原市萬柏林分局西銘派出所對村裏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經常去家裏騷擾她,一次一次的逼寫保證,不許她煉功。二零零三年她因向世人訴說自己修大法後身心受益的真情實事,西銘派出所要送她勞教,因身體檢查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在五月份,妹妹許春香被騙交九百元後又被非法勞教,因妹妹、妹夫都被關押,孩子們沒人照管。許萬香在很大的精神壓力下病倒了,可是西銘派出所警察們仍在騷擾她。六月十七日,由西銘派出所所長帶著警察闖進許萬香家,搶走了她的大法書。後來她說她是拼上命才奪回了自己的煉功磁帶。在這樣的精神打擊和迫害下,許萬香於七月二十五日離開了人世。

十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太原法輪功學員榮美琴因散發真相資料,被太原市萬柏林區公安分局匯豐派出所非法抓捕,並於當日下午四點,在太原市尖草坪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李建茂、閻××伙同匯豐派出所全副所長、田教導員和萬柏林區派出所三人對榮美琴家進行非法抄家,搶劫了所有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還強行撬壞家裏的一個櫃子。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榮美琴在匯豐派出所非法關押期間,匯豐派出所劉所長和田教導員在她的頭部被嚴重撞傷、奄奄一息的情況下,不顧家人的強烈抗議,非法將其送入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綁架、勞教

一月二十六日,一群惡警非法闖入太原市法輪功學員裴秀英家中,將其強行綁架。

七月一日,萬柏林區公安分局建礦派出所助紂為虐,迫害法輪功學員,只因在張秀英(音)家有大法書籍、資料,就非法將她送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六年:綁架、抄家、1名法輪功學員被虐殺

三月十九日晚八時左右,山西省太原市家住杜兒坪派出所對面小區的法輪功學員趙巧梅在太原市萬柏林分局建礦派出所的惡警韓志亮住所附近發真相傳單時遇到正回家的惡警韓志亮(建礦派出所副所長,家住杜兒坪,原在杜兒坪派出所工作),被韓志亮綁架到杜兒坪派出所並加以迫害。晚九點多,韓志亮又帶杜兒坪派出所惡警共四、五人非法闖入趙巧梅家中搜查。

十一月十三日,太原市公安局伙同萬柏林分局、西銘派出所警察廬紅岩等人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李棉珍家中,將李棉珍、史寶琪、段鳳琴、劉潤蓮一同綁架,非法關押在太原市看守所。惡警將她家中大法資料及電腦等設備搶走,家裏的一輛桑塔納轎車被扣,至今未歸還。次日,惡警又闖入史寶琪家中,搶走大法資料。

之後,太原公安局成立由西銘派出所和建礦派出所形成的專案組對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酷刑迫害。惡警張起富、包紅斌打李棉珍,一巴掌打得李棉珍甚麼也不知道了,問不出,就又打。先在西銘派出所關了一天,然後送看守所,然後又提回西銘派出所非法關押三天。秦俊明把李棉珍銬在護欄上,又一次銬在地暖氣管上,站不起,坐不下。李棉珍的母親段鳳琴六十多歲,絕食抵制惡警的迫害,身體極虛弱,看到她的人覺的她好像會隨時摔倒死去。惡警給劉潤蓮上老虎凳,把頭強按到大腿根部,三次被打的昏死過去。惡警把師父法像放在地上,然後惡警把劉潤蓮抬起來蹲在師父法像上,連續幾次。他們將劉潤蓮塞進一個大方凳的四條腿之間,身體根本動不了,雙手背銬,極其痛苦,並使用電棍、木棒毒打,劉潤蓮被打昏,使勁掐人中才醒,人中被掐破,數十日才褪掉結痂。據悉,史寶琪被綁架時身上就有血跡。綁架後惡警們輪班打史寶琦,為了不留外傷,惡警將史寶琪身上捆上報紙毒打。史寶琪在看守所遭受了殘忍的折磨。十二月五日,史寶琪被送往公安一零九醫院,在輸入藥名不詳的液體不久後,他突然大汗淋漓,被送入監號後隨即去世,年僅四十歲。最後參與「治療」的醫生是李雅琴(女)、主治醫師劉××(女)。事後,警察妄圖以五萬元掩蓋真相,遭到史寶琪家屬的拒絕。最後,李棉珍及其母段鳳琴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劉潤蓮因被嚴刑拷打傷勢過重,被取保回家。但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又被惡徒從家中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十一月二十四日,專案組張起福、廬紅岩幾名惡警,將法輪功學員張妍的丈夫從單位中綁回,逼迫其打開家門。惡警闖入家中將家裏的大法資料,兩台電腦及兩台打印機,裁紙機等設備搶走。抄家時,茅台酒、縫紉機、鬧鐘等東西都拿走,後發現戒指、項鏈都丟了。抄家的同時將張妍綁架至另一處大法資料點,闖入資料點將所有大法資料及一台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複印機等設備搶走。抄家後將張妍綁架至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多,之後又非法判刑二年。

二零零七年:綁架、抄家、搶劫、勞教

十月中旬,法輪功學員鄭建英,被萬柏林公安分局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太原市看守所。

十一月九日,太原市公安局伙同萬柏林公安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將在太原打工的一位外地女法輪功學員綁架,關押。

十月十一日,太原西山北寒村法輪功學員劉潤蓮在家中被萬柏林公安分局建礦派出所綁架,直接劫持到新店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十月十一日下午三點至六時,由山西省太原市「610」、太原市公安局、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刑警隊、太原市萬柏林派出所組成的惡警,分別闖入法輪功學員榮美琴、張鳳英、王蘭梅家中進行非法抄家,搶劫走家中的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大法師父的法像、電子書、mp3及孩子的遊戲機等物品。當晚8時許,王蘭梅的兒子去萬柏林派出所索要自己的工資卡、MP3,遭派出所惡警掄起銬子暴打並叫囂:「打的就是法輪功」,並被惡警反銬雙手,直到晚上十一點多才放回。

此次惡黨不法人員們非法抄家很仔細,好像有目的地在找甚麼。在非法抄家過程中,有警察說:「包紅斌(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610」頭子)在臨汾市住院了。接替它職務的人姓吳(吳長安)」。

十月十二日以來,山西省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610」頭目惡警包紅斌,指使分局所轄各派出所警察及所在地社區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見到大法書籍就抄家,綁架。

十月十二日晚八點半,萬柏林公安分局「610」頭目包紅斌帶領千峰派出所指導員

張軍及社區人員到法輪功學員杜彩鳳家非法抄家,搶走家用電腦等物品,並強行綁架。杜彩鳳被非法關押在太原市看守所。

十月十二日晚七點,法輪功學員楊雅靜外出回家,被等在家門口的千峰派出所惡警及社區人員強行綁架,並非法抄家,非法關押在太原市看守所。後正念回家。

十月十三日,和平南路派出所所長閆建平,教導員豐紅,帶領關建新、王麗青、梅玉光到法輪功學員杜兵(太原理工大學一名英語教師)家騷擾,進行非法抄家,將杜冰綁架到太原市看守所。當時參與綁架的警察均未穿警服,他們也自知不去抓壞人、半夜卻私闖民宅抓好人!自知理虧,但仍在杜冰父母兩位老人的指責聲中強行將杜冰抓走。後來,非法上報檢察院的虛假材料被退回,檢察院沒有受理此事,仍然被萬柏林公安分局非法關押。

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李香平在杜兵家也被非法抓走。

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一點多至四點,由太原市「610」、太原市公安局、太原市公安局刑警隊、太原市萬柏林區「610」、太原市萬柏林區公安分局、太原市萬柏林派出所、太原市尖草坪區公安分局新城派出所組成十多個警察,突然闖入法輪功學員劉素英家中非法抄家,搶劫了家中的電腦主機。抄家的警察中有姓吳的。同時被非法查抄的還有陳玉蘭家(陳已邪悟,當時她不在家)。

十一月十一日及十三日帶頭非法抄家的是萬柏林派出所惡警王增瑞。參與非法抄家的警察一律便裝,都是以欺騙的方式敲開門,隨後突然闖入一夥警察,在沒有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此次抄家,翻查的很仔細,連一張小紙片都不放過,似乎在有目的地尋找甚麼東西。過後,萬柏林派出所惡警到處傳謠:前段時間萬柏林派出所的公章丟了,一直不敢上報,不知怎麼公章被法輪功得到了,於是以此萬柏林派出所的名義編「退黨聲明」,蓋上公章到處散發,搞得萬柏林派出所的所長也被撤職了。這種一聽就令人甚感荒謬的離奇謊言叫人啞然失笑!公章怎麼會就輕易丟失,就算是有十萬分之一的可能真的被法輪功學員撿到了,別說是公章,法輪功學員拾到的財物,無論多貴重,都是如數送還失主。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都會這樣做的。至於說甚麼用公章編退黨聲明,更是荒唐可笑。如今退黨大潮洶湧澎湃,國人紛紛摒棄中共,全發自內心,誰也代替不了,冒充的也不起作用。選擇美好未來,神看的是人心,根本用不著甚麼公章去證明。

二零零八年:綁架、抄家、非法判刑

五月十六日晚,山西省太原市萬柏林區移村法輪功學員約十人被萬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綁架,惡警抄走電腦、資料等物品。其中太原法輪功學員李燕、女,四十多歲,及太原理工大法輪功學員魏秀芬(女,四十八多歲),張晉生(男,五十九歲,退休工人,張月琴的哥),被太原市迎澤公安分局城管派出所惡警綁架。

七月十日上午,山西省太原法輪功學員張全鎖的家被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長風派出所的指導員吳旭東和片警王春喜所抄。指導員吳旭東和片警王春喜抄家時抄的很仔細,似乎非要找到甚麼東西不可,在甚麼也沒找到的情況下,他們不甘心,最後非法搶走了打印機一台,惠普掌上電腦一個,移動硬盤一個,讀卡器兩個,總價值約兩千多元。惡警們來抄家時還帶來一個用他們的話說是所謂的電腦高手的年輕人,專門查電腦,妄圖想從電腦中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結果也是甚麼也沒找到。在離開時,惡警指導員吳旭東和片警王春喜還爬上房頂,把上網的網線給徹底剪斷,並叫囂道:「你們法輪功的人就是沒有權利上網」。這已經是第二次把網線給剪斷了,在二零零七年中共開十七大之前就給剪斷過一次了。

七月十日下午七點左右,在太原理工大學院內經營書店的法輪功學員王志剛,在路上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及長風派出所綁架到太原市萬柏林區看守所。當日夜晚十一時左右,太原市萬柏林區公安分局及長風派出所非法抄家,將書店所用並放在家中的電腦、打印機等其它物品和購書用周轉資金及生活費用六千多元一併掠奪搶走。該年冬天,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被太原市萬柏林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王志剛入獄前靠出租書為生,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誠實善良,極富愛心。一九九八年中國大陸南方遭受特大洪災,他向災區捐款一萬五千元。當時《太原晚報》曾給予報導,因為他並不富裕,而是把幾年來二角、三角出租書的收入全部捐給了災區。他能這樣做,是因為他按照法輪大法法理「真、善、忍」來要求自己,不計較個人得失,總是盡力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只要對他人有益,他寧可自己吃虧,這樣的事例還很多……善良的王志剛先生修煉了法輪功後,變得更加善良,是一名誠實、高尚的好人,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他被莫須有地扣上「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被非法判刑三年。

王志剛被非法關押在山西省晉中監獄三隊遭受嚴重迫害三年,出獄時雙眼近乎失明。

八月二十六日,六十五歲左右的萬柏林區義井法輪功學員季國麗,在家中被萬柏林區公安分局及龍泉派出所非法抓捕,並直接送到太原市看守所進行迫害。

八月一天晚上,西山建礦派出所副所長韓志亮帶著一些惡警驅車到杜兒坪大虎峪村太原西山煤電集團法輪功學員田雲飛居住地進行迫害。當時田雲飛不給開門,他們便翻牆而入,用腳踹開家門將田雲飛雙手反銬。用斧子將大門鎖子砸開綁架至建礦派出所拘留室,四肢被銬在鐵椅子上一晚上。第二天上午被帶到樓上審訊室,同樣將四肢銬在電椅子上,惡警讓說出他們想迫害的事實情況。田雲飛不配合,他們用電棍在頭上進行來回滾動電擊,下午無罪釋放,讓家人接回。二零零九年:毆打、綁架、拘留三月十二日,太原市萬柏林區西銘鄉大虎峪村法輪功學員田雲飛,在工作單位上班時被萬柏林區杜兒坪派出所刑警隊惡警以在電梯內發資料被攝像為由綁架到萬柏林看守所迫害。

當時參與綁架的十幾惡警,一見到田雲飛出手就打,同田雲飛一起工作的工友誤以為他得罪了黑社會來進行報復,過後才知是所謂的「警察」。幾十分鐘後惡警逼迫田雲飛脫去工裝換衣服時,工友見他身體的一側已被打的黑紫,行動也不方便了。

他們伙同杜兒坪街辦工作人員武某某、高某某、崔雪抄家搶走大法書及mp3兩個,並將田雲飛雙手反銬呈下蹲姿勢銬在派出所一層右審訊室房間鐵床上,田雲飛講真相並告訴善惡有報是天理。一年輕小警察和另一個高大粗壯的警察用三十萬伏小型電棍進行左大腿、膝關節、脖頸、左手大臂電擊,並送往西銘進行滾大板、照相……後送萬柏林看守所,非法關押一星期後直接送往太原新店勞教一年。當時被惡警電擊的部位已化膿,嚴重潰爛,血膿粘在衣服上,無法行走。

四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季國珍因講真相,被太原市公安局和萬柏林分局及小井峪派出所的惡警綁架到山西新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七月份,太原市老年女法輪功學員趙凱散發真相資料時遭惡意舉報,被綁架到千峰派出所。

在派出所趙凱不斷給警察講真相勸三退。警察問出她的姓名後說要重判,以前趙凱曾因講真相被非法勞教過。因她身體出現嚴重病業現象,警察給她辦了保外就醫。後來警察通知她讓她找律師,趙凱被迫流離失所。

九月二日,西山一中教師法輪功學員王自清、王翠蘭被太原萬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構陷」,被綁架、抄家。之後王自琴、王翠蘭被非法關押在山西女子看守所(義井南上莊)遭受迫害。

十二月二十九日,身患肝炎的太原法輪功學員李燕,被邪惡之徒強行送往山西女子監獄(榆次)遭受迫害。

二零一零年:綁架、抄家、勞教、洗腦

一月三十一日下午,五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張秀英在講真相過程中,被人誣告,被「110」警察綁架到萬柏林公安分局匯豐派出所,又非法關押在太原市女子看守所。事發後第三天,惡警進行了非法抄家,搶走一台電腦主機。後被匯豐派出所非法勞教1年。被非法關押在山西女子勞教所。

六月三日太原法輪功學員田江被和平南路派出所綁架在太原市女子看守所迫害。

六月十二日上午田江丈夫張保軍去和平南路派出所要人時,惡警包紅斌稱在田江口中甚麼也問不出來故不能放人。隨後張保軍被非法扣押並審訊,下午張又被帶到太原市公安局,被太原市公安局610惡人綁架。張保軍在看守所講真相勸三退,回單位上班三天後,被陽曲縣黃寨派出所再次非法抓捕,非法關押在陽曲縣看守所。

警察通知親屬非法批捕,已移交檢察院、法院,中共預謀對張保軍非法庭審。田江、張保軍在太原市租住的房子內個人財產被搶走,有電腦、打印機、手機、真相幣八百多元等物品,住房被強行退掉,家中其它物品無處存放,只得寄放親屬家。

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太原市法輪功學員尹雪梅因在萬柏林區被萬柏林警察綁架。半個月後,家人尋找才得知,已被綁架到太原市看守所。警察不讓家人見面,日用品也不讓送,警察於八月九日去家把私人的電腦和一些有用的東西搶走。

十一月二十三日,西山煤電集團金城公司公安科科長郉文元、指導員張旭屏、六一零頭目李懷章,以下崗工人返崗上班需要體檢為由,將正在金城公司鍋爐三公司幹活的田雲飛騙至西山煤電總醫院體檢,體檢時就田雲飛一人。十一月底金城公司公安科讓上班填表為名設下圈套,下午不讓回家問何由,郉文元說學習一個月,具體地址不說。田雲飛不配合,郉文元、魏沁武等多名惡警強行將田雲飛從金城辦公樓一層綁架,抬至辦公樓後門停的車上直接送往省六一零洗腦班迫害一個月。

二零一一年:抄家、非法拘留

八月十八日,杜兒坪派出所幾名警察上門到法輪功學員段鳳琴家,搜到幾張傳單和護身符,段鳳琴給警察們講真相:「你們一人一份看看」。警察問:「哪來的?」段鳳琴答:「天上來的救人的真相。」他們把段鳳琴抬上車,段鳳琴一路喊法輪大法好。去,不上車抬。到了,不下車抬。

九月十五日晚九至十一點左右,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統一行動,迫害、抓捕法輪功學員。

張金鎖,男,四十一歲,是和平南路一中學體育教師,家住沙溝村,被長風派出所惡警帶走,同時抄走廢舊打印機一台。

長風派出所姓郭的隊長和姓張的女警等六人,以「樓下漏水」為名,騙開義井化建宿舍王嵐,王志剛的家門,拿著偽造的無效搜查證,搶走師父的法像和幾本大法書。搶走杜彩芬家的電腦一台。

九月二十八日下午,法輪功學員楊素賢在街上給一個大學生講真相,大學生很高興,一再道謝。但被一個便衣聽到,綁架到萬柏林區千峰派出所,萬柏林區公安分局「610」頭目包紅斌同時到場,惡警到楊素賢家搜了一番。當晚楊素賢被送到萬柏林區刑警隊,第二天被非法關押在太原市看守所。楊素賢曾在山西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六年半,遭受迫害。

九月底,法輪功學員田雲飛中午下班與同事乘車行駛在河龍灣馬路上時,被西山金城公司公安科和不知名的公安半路攔車綁架至另一輛車上。據悉是萬柏林分局,西山建礦派出所暗中指使,又將田雲飛強行送至六一零洗腦班,在這期間還將田雲飛居住房間、親戚房間無任何手續進行抄家,結果甚麼也查不出,給田雲飛的家庭、上學的孩子造成的傷害以及心靈上難以磨滅的陰影。

十二月十三日,太原市和平南路派出所副所長劉震峰等人到晉中法輪功學員鄭建梅家進行騷擾誘其說出另一位同修(該同修在幾年前被太原萬柏林區勞教所非法關押後正念正行闖出魔窟)的下落,因同修鄭建梅白天要照顧生病的母親所以晚上一回到家就被惡警帶到其辦公室進行逼問,二十一日下午三點左右惡警將其綁架。

二零一二年:綁架、非法拘留、關押

三月二十七日上午,法輪功學員宋翠平、史玉梅在太原市杜兒坪煤礦講真相,被人惡告,遭杜兒坪派出所綁架。

五月二十八日,法輪功學員王翠英、劉潤蓮去商貿返回途中遇小井峪派出所董姓警察。劉潤蓮給他一本小冊子,希望他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明白真相選擇美好未來幸福平安。他當時答應了,並說他姓董,還三退了。可他背信棄義,馬上回所帶人出來綁架二名法輪功學員。關押一天後,以莫須有的罪名送拘留所關押十五天,每天承受被脫光衣服侮辱人格的迫害。

西銘派出所警察谷慶多次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冀德蓮讓其簽字,冀德蓮堅決不配合,叫冀德蓮化驗血,冀德蓮不配合,還要了十元錢。

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點,法輪功學員陳鳳英、張玉珍在太原市萬柏林區千峰南路派出所附近講真相時,被該派出所不法警察綁架。二人當天已回家。

二零一三年:綁架、拘留

四月六日下午四點,法輪功學員段鳳琴老人、李綿珍、黃金香、陳彥華,在萬柏林區彭村發資料講真相時,被萬柏林區派出所警察綁架。

部份迫害責任人

首惡:楊梅喜,一九六九年生,一九八八年八月從山西省警察學校畢業後分配至萬柏林公安分局建礦派出所。二零零二年七月,任萬柏林公安分局副局長,二零零五年五月至今任尖草坪公安分局局長。二零零二年七月,楊梅喜任萬柏林公安分局副局長時,分管國保、內保、戶政、外管等工作。負責所謂公安部督辦的101專案。十月二十日,通過三個多月的布控,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64名,並嚴刑拷打致死多名法輪功學員。楊梅喜帶的專案組被邪惡的公安部記所謂「集體一等功」,他本人作為主要負責人受到了元凶李嵐清、羅幹、周永康等「接見」。

白國寶,男,身高1.67米左右,二零零二年十月的迫害中任萬柏林公安分局長,後改任小店區公安局局長、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長。

高返懷,萬柏林公安分局副政委,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謀之一。以卑鄙手段誘騙法輪功學員給他們提供用來迫害的情報,未能得逞。

鄭永生,男,四十歲左右,身高1.75米左右,普通話口音。萬柏林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後改任萬柏林公安局禁毒大隊教導員、東社派出所所長。以卑鄙手段誘騙法輪功學員給他們提供用來迫害的情報;使用高壓電棍、酷刑等手段極為凶殘的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是槍擊法輪功學員崔中江和孟峰偉腿部使之致殘的兇手。

包紅斌,萬柏林公安分局「610辦公室」頭目(前政保科長),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惡之一,被邪惡記所謂「二等功」。經他手非法判刑、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幾十人,掠奪法輪功學員錢財幾十萬。其手機號13834201581。

萬柏林公安分局使用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有張建剛、秦峰、常明禮(音)、梁志強、李靜峰(殺人兇手)等。這幾個惡警手段極為凶殘歹毒,雙手沾滿法輪功學員的鮮血。

李靜峰,男,四十多歲,身高1.72米左右,體胖,山西省婁煩縣口音,一臉橫肉,家住太原市和平北路。有一女名李瞇(音),約十七、八歲,妻子是警察。是將法輪功學員毛延平毒打致死的兇手

梁志強,男,三十多歲,身高1.78米左右,略瘦,有一女,家住太原市後王村附近。太原市口音,有一哥,父親曾為後王村村長。

張建剛,男,三十多歲,身高1.78米左右,說話略帶捲舌,太原市口音,綽號「本拉登」。秦峰,男,三十歲左右,有時戴眼鏡,身高1.70米左右,瓜子臉,身材略瘦,普通話口音。

常明理(音),男,四十三歲左右,身高1.72米左右,普通話口音。

「101專案組」惡警吳長安、王健。

張志山,官地派出所所長;張世平,官地派出所指導員。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太原市西山煤電公司官地礦法輪功學員楊慶敏被綁架虐殺的主要責任人。

張起福,萬柏林公安分局西銘派出所領隊惡警,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綁架法輪功學員史寶琪、張妍等五人。為了不留外傷,將史寶琪身上捆上報紙毒打。綁架張妍時連家裏的酒、鐘錶、縫紉機都抄走。

秦俊明,西銘派出所副所長。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得病遭報死亡。

趙志勇,男,大虎溝派出所所長。二零零四年調到萬柏林當了刑警副大隊長。多次綁架毆打迫害法輪功學員。先是平地上走路跌倒,一隻胳膊摔斷。後突發腦出血死亡,留下了十六歲的女兒。

牛春凱,杜兒坪派出所惡警。多次綁架鄭瑞葉等法輪功學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