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慶陽市2013年至今迫害情況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慶陽市地處甘肅東部,屬於較偏僻落後地區,自二零一三年以來,中共警察對慶陽市法輪功學員綁架、關押、騷擾的迫害事件依然持續不斷。以下是二零一三年至今甘肅省慶陽市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情況綜述。

一、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有:呂銀霞、曹桂玲、陳建展、繆會俠。

1、寧縣法輪功學員呂銀霞第三次被綁架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中午,慶陽市寧縣公安局伙同西峰市公安局一行5人前往寧縣西卜小學將優秀教師呂銀霞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寧縣看守所。這是她第三次被綁架迫害。

2、法輪功學員曹桂玲被非法開庭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日,慶陽市西峰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曹桂玲非法開庭,由慶陽市西峰區檢察院對曹桂玲提起非法公訴,起訴的罪名仍是所謂的刑法三百條,公訴人叫王剛;起訴的原因是從曹桂玲身上搜出了四百元的真相幣,又從她家中搜出了一些光碟和真相資料。開庭前,法院讓曹請律師,曹桂玲家人請了常人律師。西峰區刑二庭的吳姿敏充當審判長,最後當庭並未宣判,說是要在「十一」長假後再宣判。曹桂玲面容消瘦,被折磨得身體狀況很不好,現在看守所每天給她輸液維持生命。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左右,甘肅省慶陽市法輪功學員王喜惠和曹桂玲(六十多歲)在西峰市南亞商場東側大門口被慶陽市國保大隊惡警綁架。曹桂玲,文盲,現年六十五歲,被非法關押在慶陽市寧縣看守所已兩個多月,現在身體極差,得兩個人攙扶著行走,吃不下飯,人瘦得厲害。

3、慶陽市鎮原縣法輪功學員陳建展被綁架

二零一三年七月左右,慶陽市鎮原縣法輪功學員陳建展,再次被鎮原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鎮原縣看守所。這是他在流離失所九年中,第二次被中共惡警綁架。據說這次是在他回家時被綁架的,具體原因是蹲坑還是電話監聽尚不清楚。

在流離失所九年後,二零一三年六月,陳建展在鎮原縣再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鎮原縣看守所,這是他第二次被中共惡警綁架,不久前被誣判五年,據說是由於二零零五年四月,陳建展被非法判刑七年,當時陳建展流落在外這件事。

4、慶陽市環縣法輪功學員繆會俠、王明全被綁架

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上午九點左右,慶陽市環縣國保大隊、社區等一行數人,包圍了環縣法輪功學員繆慧俠的家,他們打門,打電話,引誘繆的家人叫門,企圖把一個已經被停發工資數月、失去生活來源的好人送到洗腦班迫害,威脅、誘騙未果,最後離去。九月二十二日,環縣法輪功學員繆會俠、王明全在前往虎洞、毛井、蘆家灣等地途中遭惡人綁架。繆會俠被非法關押在慶陽市慶城縣看守所、王明全被環縣公安局非法關押在環縣拘留所十五天,已於十月八日回家。

二、二零一三年以來被慶陽市警察綁架、關押、騷擾的法輪功學員

1、慶陽市法輪功學員王喜慧被綁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慶陽市法輪功學員王喜慧在西峰區東湖公園講真相救人時被綁架到西峰區南街派出所,後又被轉到北街派出所,不久又被轉至西峰區公安分局,第二天王喜慧正念走脫。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左右,王喜惠在西峰市南亞商場再次被綁架,因高血壓、心臟病被以「取保候審」形式釋放,等待邪黨法院非法判決,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曹桂玲。王喜慧現在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慶陽市一法輪功學員在慶陽市鎮原縣屯子鎮附近發放真相資料時,被鎮原縣屯子鎮派出所綁架,當晚回家。

2、慶陽市環縣法輪功學員虎翠琴被綁架,丈夫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甘肅省慶陽市環縣法輪功學員虎翠琴被綁架,後於六月七日中午回家。二零一三年六月下旬,慶陽市環縣公安局車道鄉派出所警察伙同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警察、寧東鎮派出所到法輪功學員虎翠琴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的上班地點羊四煤礦騷擾了兩次,並把虎翠琴丈夫帶到銀川進行所謂的調查,後勒索1500元,並唆使羊四煤礦解除勞動合同。

3、慶陽市西峰區彭原鄉白姓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甘肅省慶陽市公安局、西峰區公安局、彭原鄉派出所,三家共七、八個人非法闖入下莊村一位姓白的女法輪功學員家將該學員綁架,後體檢血壓太高,看守所拒收,回到彭原鄉派出所,在非法關押了一夜之後,在該學員家人送給彭原鄉派出所所長2條煙(價值二千多元)及現金共計四千九百多元後,以「取保候審」形式將該學員放回家。此次從法輪功學員家中搶劫走師父法像、大法書籍多本,還有真相資料、U盤、播放器、光盤等私人物品。

4、慶陽市董志鎮法輪功學員任永軍被綁架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慶陽市公安局警察闖到董志鎮法輪功學員任永軍家非法抄家,並將任永軍非法拘留十五天。

5、慶陽市董志鎮馮堡村法輪功學員曹愛芸被綁架

二零一三年七月,董志鎮馮堡村法輪功學員曹愛芸在西峰區打工租住的房間被綁架,據說被搶劫走打印機等私人物品。

6、徐正澤等被慶陽市西峰區惡警綁架關押十五天

二零一三年七月,慶陽市西峰區法輪功學員徐正澤,被慶陽市西峰區惡警綁架關押十五天。

二零一三年七月,東北一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慶陽市西峰區惡警綁架關押十五天。

三、二零一三年至今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

1、慶陽市肖金鎮法輪功學員史喜琴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正月二十一日,甘肅慶陽肖金派出所惡警高小軍等人以跟蹤、欺騙的手段,搶走近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史喜琴的手提包,又闖到她家非法抄查,搶走了大法書,揚言要勞教史喜琴。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肖金派出所三名警察(兩個穿警服,一個穿便服)開一輛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史喜琴家騷擾。其中一位姓韓的警察問史喜琴:「每天出去嗎,還煉功嗎?」史喜琴說:「這是我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並給他們講真相,最後他們說再也不來了。

可是第二天,也就是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西峰區國保大隊朱長鎖又領一幫人(共八九個,一部份穿警服,一部份穿便服)開著一輛大警車,一輛小警車再次非法闖入史喜琴家騷擾,他們逼迫史喜琴把《轉法輪》交出來,史喜琴很平和的對他們講真相。其中一個拿著照相機在房子裏到處照,還有一個女的和兩個男的私自闖入房間,翻櫃子翻抽屜,最後搶劫走了牆上貼的兩個「福」字、一個台曆、一個掛曆,那個女的又去問史喜琴的兒媳:「他們的人常來你們家嗎,你見你媽常出去幹甚麼去了,你見你媽有甚麼資料嗎,光碟嗎?」兒媳回答說:「不知道。」西峰區國保大隊朱長鎖說他們這是搞回訪。最後灰溜溜地走了。

2、慶陽市驛馬鎮派出所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騷擾

二零一三年六月中旬以來,甘肅省慶陽市驛馬鎮派出所所長帶人到驛馬鎮多名法輪功學員家,以辦第三代身份證為名讓法輪功學員簽字、按指印、滾大板,進行騷擾。凡是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後,上了邪惡黑名單的逐個上門騷擾,連同已離世的都詢問情況。 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驛馬村張家樓自然村陳玉萍等,上官村板堡子自然村李忠謹被滾大板,南極廟村由村幹部董明強帶領派出所所長開警車到何雪絨、王廷財等家裏騷擾。

3、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法輪功學員謝崗鋒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下午三點左右,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副所長韓廣軍協同一名男警和一名女的共三人,闖入肖金鎮法輪功學員謝崗鋒家騷擾,謝崗鋒乘機將大門反鎖後走脫。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四個身穿便宜的警察,開著一輛黑色轎車,於早晨八點多到法輪功學員謝崗峰家騷擾,他們對謝崗峰妻子說上邊電話打個不斷,把他們逼的沒辦法,讓謝崗峰回家把事了了,沒有啥事。兩位年紀大一點的在房間呆著,兩位年輕的到院子其它地方巡視了一遍。

4、法輪功學員毛彩珍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肖金村支書姜小明領著肖金派出所三名警察(一個女的)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毛彩珍家騷擾,因毛彩珍在醫院伺候父親不在家,他們就問毛彩珍兒子:「你媽還煉法輪功嗎,家裏有資料嗎,你媽住在哪裏?」兒子說就在對面的房子裏住,他們就進房子轉了一圈走了。七月十六日,西峰公安局和肖金派出所又來了一大一小兩輛警車到毛彩珍家騷擾,鄰居說毛彩珍家沒人,他們等了一陣就走了。

5、法輪功學員曹強強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下午兩點左右,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四人(三男一女,一個男的穿警服,其餘三人穿便服),開了一輛大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曹強強家騷擾,其中一位姓韓的問曹強強叫甚麼名字,在哪個房子住。隨後三個人私自闖入曹強強房間亂翻一通,沒有發現他們要找的東西就走了。

6、法輪功學員賀雪梅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派出所三人(便服)開了一輛警車人闖入法輪功學員賀雪梅家騷擾。他們進門就問:「你是賀雪梅嗎?」賀雪梅就給他們講真相,十幾分鐘後這伙人就走了。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西峰公安局十人左右(大概五人穿警服,另外穿便服),開了一輛大警車,一輛小警車非法闖入賀雪梅家騷擾,他們進門就私自非法亂翻,搶劫走了四個掛曆,四個護身符,一個女的問賀雪梅:「有資料嗎,有書嗎?」西峰區國保大隊朱長鎖私自闖入房間搶走了師父法像,在賀雪梅奮力抗爭下,又搶了回來。肖金派出所一個小伙子肩上扛著攝像機私自到處攝像。

7、法輪功學員劉琴娃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中午一點左右,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三人(便服)開了一輛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劉琴娃家騷擾。其中一位年老一點的問劉琴娃多大年齡,念過書沒有,劉琴娃沒有回答,她家人回答了問話,這幾個人就走了。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下午三點左右,西峰區國保大隊朱長鎖和肖金派出所的高小非等十二人(有的穿警服,有的穿便衣,還有一個女的)開著一輛大警車和一輛小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劉琴娃家騷擾。朱長鎖進門就問劉琴娃:「還煉功沒有?」劉琴娃沒有回答。朱長鎖罵道:「你的身體不好,身體好叫你勞教去。」還威脅說如果再發現劉琴娃出去講真相就送她勞教。朱長鎖帶領的那一幫子人,私自闖入劉琴娃家的所有住處翻了個遍,把劉琴娃住的房子到處亂翻一通,連炕上的鋪蓋都全部翻了,把房子翻的亂七八糟,搶走了掛在牆上的衣服裏的一個MP3和五、六個護身符,還有一個師父法像。朱長鎖指使那個女的把櫃子裏的衣服、東西拿出來,翻出師父法像搶劫走了,那個女的說:「就這幾樣東西,就可以把你帶走。」還有一位肩上扛著攝像機在劉琴娃家私自到處拍照。

8、法輪功學員劉潤蘭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中午兩點左右,慶陽市西峰區肖金村支書姜小明領著本地派出所四人(一個女的,均穿便服)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劉潤蘭家騷擾,他們一進門就追問劉潤蘭在哪個房間住,劉潤蘭女兒說她媽沒在家,話剛說完一人就闖進房間,翻看了一本閒書,並反覆追問劉潤蘭哪裏去了,劉潤蘭孩子無奈之下就說她媽到同學家去了,一人追問劉潤蘭同學叫甚麼名字,家住哪裏,她女兒說了她媽同學的名字和住處,這伙人記下名字就走了。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下午兩點至三點多,天下著濛濛小雨,六個身穿便衣的警察開著一輛大車和一輛小車(車上面寫著「公安」二字)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劉潤蘭家再次騷擾,好像是兩人一組,其中一男一女在大門外守候,另外兩人逐個房間看了一遍,還有兩人闖入劉潤蘭房間,一人和劉潤蘭丈夫說話,一人用手機拍照,其中年齡較大的有五十來歲,他問劉潤蘭:「還煉功嗎,兒子煉功嗎,兒子到哪裏去了?」劉潤蘭說兒子沒煉功,他到某地去了。劉潤蘭追問他們是哪個單位的,他們不回答,另兩人在客廳書櫃前看了又看,不知搞甚麼鬼,不一會兒,他們就走了。

9、法輪功學員惠彩琴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警察韓廣軍、高小飛還有一個女的共四人,開著一輛大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惠彩琴家騷擾,他們一進門就搶劫了掛在牆上的真相掛曆,高小飛問掛曆從哪來的,並私自進入各房子亂翻,還逼迫惠彩琴簽字,並把印泥打開讓按指印,惠彩琴沒有配合,最後這伙人罵著走了。

10、法輪功學員楊秀芳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警察韓廣軍帶領兩名警察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楊秀芳家騷擾,楊秀芳問他們是幹甚麼的,他們說:「我們來看看你」,說著就私自亂翻亂找,幾個房間都翻了個遍,最後找出一個真相掛曆,他們問道:「這東西哪裏來的,是你自己做的嗎?」其中一個女的說以後孩子上學都會受影響,說著拿出本子讓簽字,楊秀芳不簽,並說你們要是喜歡這個掛曆就保存好。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慶陽市西峰區國保大隊李金龍等四名警察和西峰區肖金鎮王莊村主任徐五名到王莊村法輪功學員楊秀芳家再次騷擾。當時楊秀芳一人在家,楊秀芳說:「你們老來騷擾,給家庭帶來壓力」,李金龍說:「我哪裏老來騷擾」,楊秀芳說:「七月十六日就來過了,到處亂翻。」李金龍說:「上次你見我來了?你煉法輪功到北京上訪(以前),我就要來看看。」還給楊秀芳照相,拉住楊秀芳的手滾大板,按手印。這伙人到處亂翻,把電腦打開一看都是常人的,沒翻出甚麼東西,臨走時揚言要給楊秀芳辦洗腦班。

11、慶陽市鎮原縣法輪功學員李麗霞被警察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慶陽市鎮原縣開邊鎮派出所警察高海龍和一名自稱姓李的女性警察來到法輪功學員李麗霞所在單位,詢問李麗霞手機號碼、QQ號碼,對正在上班的李麗霞進行騷擾。

12、慶陽市鎮原縣法輪功學員曹仲明、曹明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甘肅省慶陽市鎮原縣上肖鄉派出所所長楊小軍和警察田濤等四人,開車到法輪功學員曹仲明家騷擾,這幾人隨後到法輪功學員曹明家騷擾,曹明家無人,未得逞。

13、慶陽市西峰區董志鎮法輪功學員王彩琴等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董志鎮馮堡村法輪功學員王彩琴家被非法搜查。

二零一三年七月,慶陽市公安局警察闖到董志鎮法輪功學員張志和家欲騷擾,因其家中無人未得逞。

14、慶陽市慶城縣驛馬鎮法輪功學員王立群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下午四點多,有三個不明身份的其中一個穿半袖頭目模樣的男子,聲稱是張主任的人,帶著兩個大個子男子,進到王立群的門店, 問一些不相干的話,偽善的話,(去年和今年還有騷擾的情況,但不是這幾個人)後來當派出所的所長也進來了,他才知道來的人可能是邪黨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或邪黨政法部門的人。但王立群還是正念並很客氣的跟他們打招呼,寒暄後離開。

15、慶陽市西峰區彭原鄉法輪功學員王保民家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十點左右,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彭原鄉派出所一姓左的教導員(穿便服)與一姓鄭的警察(制服),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王保民家騷擾,惡警在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所有房間依次進入,所有櫃門打開,所有抽屜拉開看,連洗澡間櫃門也打開看,床也抬起來查看,幾乎翻遍了所有地方,沒有發現任何他們要找的,隨後又讓王保民在詢問筆錄上簽字。

還有部份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還有沒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