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神論者到佛法修煉人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於九八年九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姐姐是位教師,由於有病,經常請假不能給學生上課,心裏很難過。朋友給她介紹《轉法輪》,說如何好。她想如果真象朋友介紹的那樣,那是她求之不得的。於是她集中精力閱讀。她感覺越讀越精神,兩天就把書看完了。這時說話提不上氣的感覺沒了,上樓都不感覺累。她激動不已,自己就到公園找煉功點去了。幾天後重返學校上課,能吃能喝精神頭十足,從此與藥「拜拜!」

自那以後,姐姐見誰都說大法好,特別是一見了我就叫我修煉。我那時受無神論的影響,對修煉根本沒有認識,直到姐姐走入大法修煉四個月後我才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和鄰居一起去公園煉功。煉功回來我們倆都感覺騎自行車像有人推一樣輕,挺神奇。

晚上看師父講法錄像,聽到師父說:「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過去有許多地方的學員給我寫心得體會中提到這個問題說:老師啊,我從學習班聽完課回家,一路上盡找廁所,一直找到家。因為內臟都得淨化。」[1]看完後我也急著要上廁所,心想:咦!這是真的,和老師講的一樣!

我也開始修煉了,每天除了上好班,做好家務外,就去參加集體煉功,學法,每天沐浴在幸福之中。原來的病,如:胃腸炎、肩周炎、頸椎病、手腕有蛋黃大的肌瘤、腱鞘炎、腦鳴、耳鳴、角膜炎、牙齦萎縮(牙齒痛起來像火燒,錐子鑽一樣痛)、咽炎、下肢靜脈曲張且浮腫、腳氣等等,所有這些都不知不覺消失了,上樓也不喘了,全身甭提有多輕鬆。同事都說我皮膚變白,臉上皺紋明顯減少。

修心性

得法不久,一天在辦公室打掃衛生,我把地面打掃乾淨,但是還沒找到簸箕,我就把垃圾掃到門後邊,一位同事的辦公桌的桌腿旁,開玩笑的說:「我就放著了。」這位同事沒說話,一會他把身後的大紙箱摔在地上,榮譽證書、玻璃、噴霧桶散落一地。我感到很難堪,笑著說:「某某,你生氣了?我和你鬧著玩的。」他不答話。停了一會,另一位同事拿著掃帚把垃圾掃了,我也去幫忙整理,之後我出去辦事了。等我回來,原來整理好的東西又被他撒了一地,我感到非常尷尬,剛想發火,轉念一想,修煉了,得忍。另一同事沒再去掃,我也沒去掃。

第二天晨煉和同修說了這件事。我說:「我是掃還是不掃?」同修說:「你自己悟吧。」我想:按照常人,我肯定不會去掃,現在我修煉「真、善、忍」了,得按照書上要求的做。

丈夫上有哥、姐,下有弟、妹。找對像時我就想,找中間的最好,老大幹啥咱幹啥,特別是贍養老人上。婆婆高血壓,腿腳不靈便,又有精神分裂症,一年犯病一兩次,犯病時罵人,到處跑。她還有尿失禁的毛病,有時一天要換兩三次褲子,鞋子裏都是尿,腳大多泡在尿濕的鞋裏,自己受罪不說,走到哪裏難聞的氣就帶到那裏。婆婆的女兒也經常給換洗,可那也不能隨時換洗啊。子女們都不願與婆婆住一起。婆婆還有愛撿垃圾的毛病,甚麼東西都往家撿。

我得法後不久丈夫也走進大法來。我們對法漸漸有了較深的認識。師父要我們做好人。師父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們是修煉人,想法不能與常人一樣。我們就把婆婆接過來一起住。我們給婆婆鋪床,拆洗被子,又買了地板革、便盆。雖然給她放了便盆,但大多都尿在地上。如果我們在家,就掀開被子給婆婆接大小便;她自己在家,有時還沒來的及下床就尿在床上了。有時走不到廁所大便就拉在褲子裏了,老遠都能聞到一股臭氣。我就給她清洗。做好飯給她端到面前,吃完再將碗收回來。那時丈夫失業,在家做點小生意,沒有時間照顧婆婆。我一個人又照顧老人,又上班,還有兩個小孩在讀書,但每天學法煉功不耽誤,天天很快樂。

婆家姐妹在一起聊天時說:「人家學大法的真不錯!咱做女兒的都嫌髒,當兒媳婦的能做到這樣,真不容易。」

也有委屈難過的時候,每當這時,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子裏「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再通過學法和同修交流,很快也就恢復過來了。

神跡

我從小受邪黨灌輸,原本是個無神論者,我母親是基督徒,母親用有神論教育我,我用從課本上學的那套與母親辯論,自以為自己知道的是真理。自從走入修煉漸漸改變了觀念,許多神跡也展現在我的面前,使我這個無神論者不得不相信大法的神奇。以下僅舉幾例。

1,師父喊我起床煉功

我到公園煉功的第一天是姐姐喊我一起去的。隨後一連幾天都聽到姐姐喊我去煉功。有一天姐姐來晚了,我說這幾天一直都是你喊我,今天你怎麼來晚了?姐姐說我就喊了你一次。我說:「這幾天聽到都是你喊我的聲音。」姐姐說,「是師父在喊你。」我覺得真有點不可思議。

2000年,有一段時間,一連幾天我都在《轉法輪》裏看到用字組成的地球,還看到透明的缽盂,書裏的每個標點都是閃光透亮的,就像天空中的星星一樣,當時那種激動的心情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

2,親戚的故事

得法幾個月後,家裏來了位遠房親戚,是拄著拐杖來的。我和姐姐給她講大法的美好並教她學法煉功。當天晚上我本想參加集體學法,可因這一天實在太累,就不想去了,心想明天再去吧。然後我就拿起鐵鎖去鎖門,怎麼也鎖不上。奇怪,平時按一下就能鎖上,今天怎麼了?要不還是去學吧,拿起書又放下,想想還是明天去吧。我又去鎖門,一連按了幾下還是鎖不上。打開《轉法輪》對著師父的法像在心裏說:「師父啊,我今天真的很累,實在不想去了。」說完再去鎖門,只輕輕按了一下就鎖上了。

猛然醒悟,師父體諒我了,但是我不能原諒自己,於是又打開門去了學法點。剛好碰到親戚和一同修學法出來,我把剛才的經過講給他們,同修說:「到我家學去吧。」到同修家我們學習第二講。學了不到一半,親戚開始肚子痛,我倆告訴她,這是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她剛開始在椅子上靠著,後來她站起來雙手捂著肚子,問她想去廁所嗎?她說不想去。學完法我們還在一起煉了兩套功。

第二天參加集體煉功。煉完動功,同修對親戚說試試看,能不能坐下煉靜功。親戚說我二十五年沒坐過了,我的小腹部位有個碗口大的硬塊。同修讓她坐下盤腿,她一下就雙盤上了。又教她打手印。她越坐越舒服,感動的她放聲大哭。第一次坐了一個小時。原來昨晚她肚子疼就是師父在幫她清理肚子裏的硬塊呢。從此,她甩掉了拐杖,人也精神起來了,到哪都說大法好,是大法救了我。

3,兒子燙傷的膝蓋幾天就好了

不知為啥,兒子從小愛做飯。十歲那年夏天,一次做飯時不小心將一鍋熱湯倒入旺火爐內,蒸汽從爐子下方的封火口噴出來,正好燙在了膝蓋上,當時他穿的是短褲。我趕緊用冷水給他沖洗燙傷的皮膚,兒子說很痛,女兒急著去取藥,敷上藥後雖然好些,但兒子還說很痛,燙傷處又紅又腫。

我提議打點滴,兒子不同意。也是我悟性太差,我說打點滴好的快,就這樣請來了醫生給他打點滴。第一天不見好轉,第二天又打了一天的點滴,反而更嚴重,表面結疤,但裏面卻化膿了,兒子自己把表面硬皮揭開一看裏面全是膿水,我傻眼了,這可怎麼辦?我想到了師父,就說:咱不打點滴了,學法吧。兒子說好。我就拿出師父的《轉法輪》讀給兒子聽。讀了也就一個小時,再看兒子的膝蓋,大吃一驚,膿水全幹了,並從新結了疤。我說,兒子你看,師父給你調理好了!

那幾天,我去上班,兒子在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回家後和兒子一起讀法。幾天後兒子的腿傷全好了,幾乎沒留下甚麼痕跡。

得法不忘救人

大法遭到殘酷迫害不久,知道師父要我們做好三件事,特別告訴我們要給世人講清真相救人。因為有怕心幾次都是以第三者的角度給別人講。

第一次給一個水果店的老闆講真相,邊講邊流眼淚,老闆也同情法輪功,說:共產黨太壞了,人家煉功怎麼了,也不妨礙你。我們賣水果的也不容易,他們那些人,高興了吃你的拿你的,不高興了把水果攤給你砸了。

第一次在我家公開講三退,是給女兒的同學講的。講共產黨的歷次政治運動如何整人,六十多年來害死了8000萬同胞;講了貴州平塘縣的「藏字石」;最後給她做了三退。由於有怕心,講的還不是很大膽,她說我雖然不是太明白你的意思,但我知道你是對我好,我知道共產黨太黑,退黨對我好。女兒經常帶同學到家裏玩,帶來一個我就勸退一個。

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有些是受邪黨灌輸的頑固不開竅,在我家就遇到兩個這樣的。一個是女兒的同學,給她講為何三退,她就講共產黨的那套歪理和我辯論。後來這個學生到外地工作去了,有一次我女兒在外地遇到她,又勸她三退,她才退了。

再一個是兒子的同學,我給他講三退,他說,我不信共產黨,也不信法輪功。怎麼講就是不退。過了幾個月第二次到我們家來玩,我繼續給他講,他表現的很麻木,不退。第三次來我家時,我不再給他講三退。師父說:「我就是要你認清中共邪黨,認清中共邪黨之後我再告訴你法輪功是咋回事,一步步來沒有關係。」[2]我只給他講官場上的貪污腐敗;講假冒偽劣產品充斥市場;講環境污染,道德下滑;講共產黨的黑暗等。他也滔滔不絕的講起來。又過些時候,第四次來我家,我給他拿了法輪功的資料看,他看後沒說甚麼。第五次來我家,我再讓他三退並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樂意的說「好,我退,我知道這是對我好!」

去年女兒裝修房子,我勸幹活的人三退。有時為了方便講真相,就請他們在我家裏吃飯。大部份都退了,但也有怎麼講都不退的。

也經常利用在商店購物的機會,給老闆講真相、發資料、光盤。

有時我們也打真相電話。剛開始怕心很重,撥通電話時很緊張。當撥通電話沒人接或對方一聽就掛時,心裏很沮喪;而當對方認真聽完時,又產生了歡喜心。我知道這些都是修煉人要去的心,師父說我們在純淨狀態下做事才是最好的。

我也試著面對面講真相。一次出去打真相電話,雖然也撥通了幾個號碼,對方不是聽幾秒就掛了,就是根本不聽。我心情很是沮喪。剛走開沒幾步,對面來了一個人,我心想,一定要救了這個人!等走近了,看到對方是一個偏癱的,大概五十多歲。我問他一些病情並安慰他後,就問:「你聽過三退嗎?」他說聽過。又問:「是黨員嗎?」他說是。我說:「給你退了吧?」他說好。我問他叫甚麼名字,他讓我用真名退。隨後我又給了他真相光盤和護身符。我說:「你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後會有福報的。」他剛把光盤和護身符放兜裏,對面來了一個人和他打招呼,他和那人打著招呼,高興的走了。

我離師父的要求還相差很遠。還有許多執著要加緊修去,更要認真學法,發好正念,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