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於人的境界才能救得了人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高於人的境界才能救得了人,這是我在十三年反迫害的正法修煉中,在證實法、做師父叫做的三件事的實踐中的一點淺悟。

修煉前,在人中可以說我是一個很善良、待人和氣、樂於助人、有責任感、守信用、不太計較個人得失的人,當自己與他人的利益發生衝突、或別人為我付出時,我總喜歡作換位思考,想到失去或付出的一方如何的不容易,若這事擱在我身上會是甚麼感受?特別是那些日子過得很不寬裕的,就更是不忍心讓他們為我付出。如果是不可避免的禮尚往來,日後我也要加倍的回贈、補償他們,從來沒想過佔別人的便宜,這是我做人的一貫原則。所以,凡是與我共過事、了解我的人,都喜歡與我打交道。然而,人有佛性也有魔性,基於上述我的性格特點,自然而然的就討厭、容不下與自己做人原則相違背的人,特別是那些與自己常打交道的直系親人,割不斷,躲不開,就更鬧心。對他們所表現出來的貪婪、自私、不孝順等等,看見就生氣,由此生出怨恨心、爭鬥心、不平衡的心、委屈等諸多不好的人心。

走入大法修煉以後,用大法在人這一層的標準衡量,發現自己還差得很遠很遠。過去覺得自己不錯,是所謂的好人,只能是與道德滑下來的常人相比。大法這面神奇的鏡子,照出了自己所在境界能夠認識到的很多不好的東西。自己也曾一次一次的下決心把這些不好的東西修去。可是並沒有像我想的那麼簡單。有相當一段時間,自己覺得挺知道精進的,每天都參加集體學法,除極特殊情況外,學法時間雷打不動,發正念和煉功很少耽誤,《明慧週刊》裏的切磋交流文章也一篇不落的看,再加上講真相救人和一些協調方面的事情,總是忙忙碌碌的,每天睡覺的時間都很少,看上去似乎很像個修煉人的狀態。可是一遇到問題的時候,動的第一念就是人念,那些不好的心就暴露無遺。修了半天,那些該修去的東西好像一點兒都沒有修去,根本就沒有實質性的變化。特別是進入正法修煉階段以後,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變了,已不單是個人圓滿的問題了,是在反迫害、助師正法中,在做師父叫做的三件事中修煉自己。

在不斷的學法中,許多法理也明白,知道大法弟子只有走好師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用洪大的慈悲才能救得了人,的確,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實踐中收到了較好的效果。可是唯獨救自己的親人就那麼難。我從法中明白,這一世能夠成為大法弟子的親人,緣份是很不一般的,救度他們更是責無旁貸。可是,當跟他們講不通,他們又說些難聽的話時,就再也不想講下去了,心門就關上了。特別是在我心目中很不怎麼樣的人,我和他們之間就好像隔著萬重山,根本就無法溝通,每當我要給他們講真相的時候,就滿腦子浮現出他們那種種令我厭惡的表現。因此,想救他們的心立刻就降溫了,再也不想救他們了,甚至在心裏詛咒他們,認為這樣的人被淘汰一點都不可惜。現在想想,這是一顆甚麼心哪!連一個修煉人最基本的善心都沒有,何談慈悲呀?帶著這樣一顆「嫉惡如仇」的心能救得了人嗎?他們本性的一面怎麼能接受得了我這種如此低劣的心呢?我心裏很明白,我去救他們,只是認為,這是師父的要求,是正法的需要,是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是在兌現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約,應該去救,並不是發自心底的想去救,更不是慈悲心的使然。怎麼辦啊,這慈悲心可不是隨便裝出來的,那是在法中紮紮實實修出來的,是修煉人的境界,是覺者的風範。

過去因為贍養母親而與姐姐、弟弟們鬧矛盾,積怨很深,怨恨弟弟自私,光是得父母的家產,不盡贍養父母的責任,反而還嫌父母沒出息,沒給他們置下值錢的大家當;怨恨姐姐心狠,只顧小的不顧老的,對父母的安危冷暖不聞不問,只記著父母的不是,不想父母的好處,不體諒父母的難處和苦衷,還說母親重男輕女,是自作自受;同時更怨恨母親教子無方,對兒子一味的嬌慣,不管他們做了甚麼錯事都一味的寵著。事事以兒子為重,給兒子看孩子期間有病了、摔壞了送我家來養病治療,醫藥費、伺候全是我一個人的事,還沒等痊癒就接走了。我們兄弟姐妹四個,他們三家共五個孩子,都是我母親帶大的,只有我的兩個孩子因為比小弟的孩子還小一點兒,也就沒辦法給我們帶了。父母與兩個弟弟分家後,弟弟不但不給父母錢,他們娶媳婦的外債還得父母給還,父母的日子過得非常困難。當時儘管我們家的日子也不寬裕,可還得接濟父母。父親去世後,母親一個孤老太太住在一個四鄰不靠、到處漏雨的破老房子裏,又年邁體衰,我實在是不放心,乾脆就接到我們家來了。到現在已經十八年了,就是偶爾回去一段日子,全部生活費用也都是由我們負擔。大弟弟也死了二十年了,三個子女的贍養責任,由我承擔著,吃、喝、拉、撒都是我一個人管著。我丈夫同修在監獄被非法關押四年,母親也沒離開我家。可是,弟弟、弟媳不知足、不領情不說,就連我母親也不知足,也認為這是我應該的,甚至還老埋怨我不惦記弟弟。現在都九十歲了依然住在我家。

雖然我修煉了,知道不能和常人一樣對待,這事讓我們遇上也不是偶然的,我們對誰都應該好,孝敬父母更是應該的。也知道,這也許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的路,用來磨煉我的人心、提高我的心性的。可是,當矛盾突然出現的時候,那些沉積心底已久的怨恨心、爭鬥心、委屈心、不平衡等人心就不由自主的往外湧動。在這些人心的阻攔、干擾下,嚴重的影響了我救度我的親人。我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開始認真的反思自己,捫心自問:你是在實修你這顆心嗎?你的境界在哪裏啊?在人心的相互碰撞中、在矛盾中你向內找了嗎?看了《明慧週刊》中的兩篇交流文章,兩位同修的家庭環境,所面對的事情與我很類似。他們那不斷的在法中精進、對照自己、剜心透骨的去人心、逐漸提高心性與層次,最後達到慈悲的把親人給救了。看後對我很有啟發。可是當自己處於矛盾當中的時候,還是不能夠平心靜氣的向內找,各種不好的心翻上來壓下去的,總是含淚而忍,忍的很艱辛、很苦。

修煉這麼多年,覺得最難突破的就是家庭矛盾這一關,它一直困擾著我。為此我非常苦惱,就這樣拖泥帶水的甚麼時候是個頭啊!總不能老摔跟頭不悟道吧?於是,我再下決心大量的學法,學法修煉不再浮於表面,必須讓大法溶進自己生命的深處,實實在在的修去那些不好的人心,提高自己生命的境界,任何時候都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當我痛下決心真想修去那些不好的心的時候,一下就感覺輕鬆了,那些不好的物質沒有了,師父給拿掉了,我心胸寬廣了很多,為我的親人們在無知中做錯事,造業,至今還沒能得救,真是發自內心的看他們可憐、想救他們。

最近,又因為一件老生常談的事惹母親生氣了,她咬牙切齒的數落我一頓。這次我沒有動心、動氣,也沒覺得委屈,保持了一個修煉人的狀態。果然,腦海裏浮現出來的全是大法的法理,母親也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陰雲即刻散盡,笑呵呵的與我說話了。一直拒絕聽真相的姐姐、外甥女、外甥和外甥媳婦也都退出了邪黨的團組織。真是一笑了恩怨,迎來了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在修煉路上,救人的實踐中,我深切的體會到,只有真正的慈悲,高於人的境界才能救得了人。是神在救人,而不是人在救人。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