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塾教師:孩子們的進步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三十日】我是一名自由職業者,修煉大法也有多年了。像許多大法弟子一樣,在自己的修煉過程中,經歷了許多常人無法理解的神奇事情。

從小,我的身體就不好,到處求醫無果。於是我從初中時期就開始接觸氣功,試圖用氣功來治病和強健自己的身體。從初中到大學這近十年當中,我學習了在中國的氣功熱潮中所能接觸到的幾乎所有功法,大約有十幾種吧。可以說,也正是由於這段經歷,使我逐漸從想通過氣功解除自身的病痛轉而走向苦苦追尋生命的意義。我成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氣功迷。這麼多年下來,身體、思想雖然在不斷經歷變化,但沒有一種功法真正解決了我的問題,無論是身體上的還是思想上的,許多疑惑一直困擾著我,找不到一個滿意的答案……

一九九七年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得到《轉法輪》這本寶書。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中午,捧起這本書,一口氣看到第二天凌晨。看書的過程中,我不時的淚流滿面。

很遺憾,雖然當時通讀了大法,或許是機緣未到,我還是放下了這本寶書,一放就是八年。這中間,我以常人的身份經歷了「四二五」、「七二零」。可能是由於自己對中共惡黨的深刻認識,我確信「七二零」的宣傳是共產黨的造謠誣陷,所以,便從常人的角度開始給周圍的人們講真相。或許因此奠定了我後來真正得法的基礎。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了二零零四年。在此期間,我漂浮於紅塵之中,過的渾渾噩噩。雖然從常人的角度看,我還算是一個有思想、有道德的人,但我的內心始終有一種無法排遣的孤獨和對生命無望的苦。那時,我有自己的公司,在與客戶打交道的時候,不可避免的要與惡黨的一些官員打交道,不管大官小官,只要見面,就要溜鬚拍馬,行賄受賄,時不時的還要陪他們到一些烏煙瘴氣的場合「娛樂」,逢場作戲。為了保持我在常人中的道德標準,我絞盡腦汁想使自己脫離那樣的環境,其中的苦惱真是一言難盡。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一個常人朋友告訴我他有一個能看到國外新聞,特別是能看到法輪功網站的破網軟件。聽到這個消息,我內心一震,當時就迫不及待的把軟件安裝在自己的電腦上。那一天,應該算是我真正走入大法修煉的第一天。那天,我知道了:大法沒有消失,大法在世界各地洪傳。我在網上如飢似渴的閱讀了所有師父的講法文章和一些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文章。時隔八年,我終於又找回了第一次讀《轉法輪》時的感覺,從此,我開始了真正的修煉和助師正法之路,並從中體悟到了大法的超常。

我的孩子身上出現的「奇蹟」

孩子上初一時,我已經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了。所以孩子每天學習之外,就和我一起打坐學法。由於孩子對大法的熱愛,在她身上出現了很多奇蹟。自從潛心學習大法之後,在長達兩年的時間裏,在一所很優秀的學校中,無論何種考試,約有幾十次吧,孩子的考試成績始終排在年級的第一名(只有一次例外)。這讓學校的校長、老師和同學感到不可思議。在隨後的兩年裏,每次考試結束,同學和老師只關心誰是第二名。有趣的是,孩子的成績每次只比第二名多了不過零點五至三分,這幾十次的第一,就是從概率來講都無法說通,用偶然更是無法解釋,而這種奇蹟只能用大法的神奇才能解釋的了。這是師父對孩子信仰大法,對孩子一直以大法小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的獎勵。這幾十次的第一,已經無可辯駁的證明了大法的神奇。

而那唯一的一次例外就更是展現了大法的偉大和威嚴。那是初二第一學期的一次月考,她竟然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考了年級第二十八名。這在當時的學校引起了巨大的轟動。而我也很是奇怪,原因出在哪裏?在幫她分析原因時,我並沒有發現她在學習方法、學習狀態,乃至心理方面與平時有甚麼不同,所以我暫時將這件事放了下來。幾天後,在我和孩子不經意的聊天時才知道,那次考的不好是必然的。原來是在那次考試大約兩週前,學校發展邪黨團員,由於她一貫表現優秀(成績優異、心地善良、樂於助人、心態平和),是班裏公認的好學生,所以老師在沒有徵求她本人意見和進行班級選拔的情況下,將三個邪黨團員名額中的一個給了她,並當面直接幫她填寫了入團申請書。在這裏需要說明一下,因為我沒有意識到孩子這麼早就要面臨加入邪黨團組織這個問題,想著如果到那個時候我自然也會知道這件事,所以就沒有給她強調這個問題,她也就不太了解其中的利害關係。當孩子說了這件事情後,我就把為甚麼不能加入邪黨組織的原因告訴她:邪黨迫害大法,邪黨的信仰與我們對大法的信仰背道而馳,我們決不能加入這個邪惡的組織,成績下降肯定是這件事情造成的!孩子立刻就明白了,當即表示要想辦法補救。

第二天,我和孩子到了學校給她的老師解釋:我們家信仰的是佛法,入團和我們的信仰相背離,所以孩子不能加入團。孩子小不懂事,現在我們希望能將這個團退掉。雖然這位老師是常人,但他能理解並支持我們的做法,便親自替孩子把團證退回了學校,要回了入團申請書並交給了孩子。孩子當時就將它撕得粉碎。直到現在我仍非常感謝這位老師對我們的理解,我也相信這位老師已經為他自己奠定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兩週以後的期中考試,孩子又穩穩的排在了年級第一,從此再也沒有改變過,直到她離開這所學校。

在此期間,她的作文獲得市競賽一等獎;學校英語講演比賽一等獎,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同她並列第一的另一個同學是她的堂妹──另一個大法小弟子。

孩子能有如此的榮耀,是師父給予孩子的鼓勵,是師父為了讓孩子見證大法的神奇和偉大,是為了堅定我們信師信法的正念。

我的孩子是大法小弟子,在學校真的是一個受老師喜愛、同學歡迎的好孩子,她開朗,待人真誠,與同學相處時處處為同學著想,見到不平的事還能仗義執言,她從不對同學隱藏自己的學習方法,總是盡一切可能幫助同學,還經常幫助老師批改作業和做其它力所能及的工作,從不吝惜自己的時間,因為她知道大法會給予她所應得的一切。

是大法賦予了我的孩子無窮的智慧。在這裏,在我們的大法中說起這一切感覺很正常,因為各種各樣的奇蹟在大法弟子中數不勝數,但在當時,我無時無刻不在感受著師父對我家庭的保護和慈悲救度,師父佛恩浩蕩。

改行

從新回到大法中後,職業和道德的矛盾衝突更加激烈,我不願再繼續游走在那種陽奉陰違,腐化墮落的生意場上。我毅然放棄了經營了多年的公司,走上了今天我所從事的自由職業──私塾老師。這是一個能將我的修煉與救人有機融合在一起的職業。而我職業生涯的轉變,以及隨後從事職業過程所出現的各種奇蹟,也讓我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殊勝與偉大。在我不論是轉行還是做老師的過程中,師父一直在不斷的點化和保護著我這個大法弟子。

由於孩子品行和成績的優異,使得她在當地知名度很高,所以在我周圍的人群中形成了一個概念:孩子的爸爸有很高的教育水平。其實他們哪裏知道這是大法賦予我的智慧,是大法給我鋪就的助師正法之路。機緣到了,我放棄了經營多年的企業,成為了一名老師,嚴格意義上講,叫做私塾老師,就是在家裏教育孩子。當我一旦轉型之後,熟人都為我可惜,不明白我為何非要進入到一個陌生的領域?但我堅信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

我的教育方式不特殊,和孩子們吃住在一處,以家庭教育方式來培養孩子。從常人的教育理念來解釋是:孩子要想學習好,就必須改變孩子的學習習慣,要改變學習習慣就必須改變孩子的生活習慣,要改變孩子的生活習慣,就必須在日常生活中對孩子們言傳身教,潛移默化的影響孩子。而我內心知道,我是為了用大法拯救孩子們,那麼如果不能像一個家庭那樣和孩子們生活在一起,在中共控制的這樣一個五毒惡世,拯救孩子們是很難的,那麼要使大法深深的紮根於孩子們心中就更難。所以,我說服家長為了改變孩子的學習,必須採取這種方式。隨後,當我告訴朋友們我要招生時,立刻就有人來找我,希望把孩子送來接受管教。我並沒有打廣告,只是周圍的朋友知道,那麼我想表面上看是由於我孩子的優秀造成的影響,其實這是慈悲的師父給我鋪就的道路。隨後,師父就把有緣的孩子接二連三的送到我的面前。

很快學生數量達到了我一人能夠承受的極限。如果人們了解大陸這個行業的狀況就知道,這其實是又一個奇蹟。在大陸中共辦的學校是壟斷行業,孩子們要進好一點兒的學校,如果你沒有權勢的話,普通老百姓就得求爺爺告奶奶。而我從事的這個行業是自由競爭行業,要想招徠學生,在常人那裏是要依靠各種手段的,更何況我收的學費遠遠高於當地其他類似的老師所收的學費。因為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從常人的教育效果看,我的教育一定值這麼高的價值。感謝師尊!師父不僅把有緣人送到我的面前,還讓我在沒有任何經濟困擾和後顧之憂的情況下去做救人的事情。

以「真善忍」為宗旨辦學

從改行那一天到現在我已經帶了幾十名學生了,而這些孩子大都是常人中的所謂「渣滓」,是家長和學校已經無計可施,被他們認為已經是無可救藥的孩子了。家長們是在萬般無奈之下才送到我這裏來的。可以說沒有大法的超常法力,以常人的手段和方法是根本無法解決這些孩子們的問題的。可憐的孩子們,在這樣一個畸形的國度裏,小小的年紀不是同性戀、自殘,就是精神抑鬱,強迫症,這些極端的心理缺陷其實都是精神疾病,這在我招收的孩子們中卻是普遍存在的。由於這些孩子的家長大都是有錢而自身所受教育程度低,沒有心理學的基本知識,又是生長在中共統治下本來就變態的國家,所以他們根本無法發現自己孩子心理已經變態、畸形到甚麼程度。這些孩子們的家長只是因為看到自己孩子成績很差,為了提高他們的成績才迫不得已將他們送到我這裏來的。這些孩子幾乎都是在年級幾百名幾千名學生中排名倒數的,不同的學校,倒數的排名卻十分相似。

我以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慈悲對待孩子,所以我不挑孩子,只要是送到我這裏的我就收,無論甚麼樣的孩子我都能教,因為我堅信大法可以改變一切,因為師父說過,無論甚麼樣的人都是來得法的。我相信,一旦他們溶合在大法的環境中,就能被改變。就是這樣一群孩子,來我這裏後,無一例外的都做了「三退」,就是這樣一群孩子,無一例外都得了法,他們每天打坐時間都在一個半小時以上。

每天晚上學完功課後,是我和孩子們最幸福快樂的時光,我們盤腿圍坐一圈,每人通讀一段《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此時我們沐浴著佛光、感受著師父無限的慈悲。

一段時間後,快的半個月,慢的三個月,孩子們無一例外的在學習上都取得了明顯的進步,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進步越來越大,這些巨大的進步,使不知道原因的常人家長和老師感到不可思議。

在這裏補充介紹一下我在教育孩子時採取的具體做法:

我的學生分為兩部份,一部份能夠跟上學校教學進度的,白天到學校上課,晚上回到我家裏;另一部份無法跟上學校教學進度的學生,全天在我家裏由我來教。我的學生從小學五年級到高三,跨度八個年級。考慮到安全,我沒有另外聘請老師。孩子們不同年級,所有的功課(數、理、化、語文、英語、歷史、地理、生物)都由我一人輔導。按常理講,就算我以前學習再優秀,但現在已年近半百,大腦中不可能還記得那麼多知識。可孩子們的所有功課的所有問題都需要我來解答,沒有一個具體的知識點是可以繞過去的,沒有一個問題是可以迴避的。每當孩子提問題或者我要講解某些內容時,我立刻就知道他的問題出在哪裏,能夠迅速抓住問題的根本,而解答問題所需要的知識結構及答案就會立刻浮現在我的腦海中,使我能迅速準確的解答所有問題。我所講解的學科內容和技巧已經超越了專業老師的講解,使得孩子們在學校聽不懂的內容,只要經我講就會很快明白並掌握。從常人的角度講,無論是精力還是知識,能做到這一點已經是個奇蹟了,常人根本無法理解我的這種能力,他們只有驚歎。而我明白,這一切能力和智慧都是大法賦予的,是不能用常理來解釋的。經常的,當我一個人靜靜的面對孩子們的時候,我內心湧起對師父的無限崇敬與感激。這神奇已經被無數次的證明了,連孩子們剛開始時都驚嘆不已。到後來就漸漸明白只要虔誠的相信大法,就會有這樣的智慧,並感受到了我告訴他們的「師父賦予的智慧」的含義。所以,在我這裏的所有孩子們(不是部份)每一個人都在創造著一個個屬於自己的奇蹟。這都是他們信師信法的結果!

在這裏我也想真誠的告訴人們:要相信大法,尊重大法,你們一定會得福報的!

下面我就舉幾個孩子的成長的例子,這些例子在我這個大法環境裏是極其平常的,但在常人眼裏卻絕對是奇蹟(我下面提到的孩子都用化名)。

小浩浩

他叫浩浩。他來我這裏前的情況是:十三歲,該上初中二年級了,但二十六個英文字母寫不全,英語考試十二分,還是用畫對錯的選擇題考試方式得的分;數學三十六分(都是一百制),年級的學習成績排名倒數。當我第一眼看到這個孩子時,我難過的幾乎流下眼淚:他的身體幾乎算是個畸形,十三歲的孩子,頭大身子小,體重僅有五十斤。此前他父母和我談論孩子的情況時,根本沒有提孩子的身體情況,他們只是希望我把孩子的成績提高。在當代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竟有無數這樣可悲的父母!他們無視孩子的身心健康,眼裏只有能給他們帶來虛榮的分數!

隨著三退和學法,兩個半月以後,他的數學成績由來時的三十六分提高到九十六分(年級排第三),英語成績由十二分提到七十八分(進入年級的前百分之三十),在學校的綜合排名已經升到前五十名。從那以後,他的數學、物理等科排名經常在年級排前幾名。不僅僅是學習,短短兩個多月,浩浩的其它方面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體重由五十斤增加到一百斤,平均一天增加將近一斤。過去他在學校裏是個小混混,經常拿父母給他的錢去賄賂高年級孩子幫他欺負自己的同學,有時甚至還欺負他們的老師,使得很多老師見了他也是退避三舍。在來我這兒之前,他已經被學校多次勸退。就是這樣一個可以說不僅被社會拋棄,而他自己也已自暴自棄的孩子,現在變得紅光滿面、身體健康,比例勻稱,性格開朗,知書達禮,可以說他已經完全換了一個人。大法不僅改變了他自己,這個小弟子還積極做著師父要求弟子們做的三件事。每天白天的整點,他和其他小弟子們都認真的發正念。小小的他經常帶著我給他錄的《神傳文化》、《善惡一念間》的MP3藉著每週放假回家的時間放給家人聽。他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優良的表現不僅說服爸爸、媽媽、姥姥、爺爺做了「三退」而且也使他們對大法有了一個正面的認識。到現在為止,加上被他勸退的同學,小小的他已經勸退了八個人。孩子那天告訴我,等他回到學校,他就能救更多的同學。他就是這樣一個堅定的助師正法的小弟子。一個孩子的生命就這樣被大法拯救了,這是大法創造的奇蹟,這是信師信法的福報!

浩浩只是我這裏眾多孩子的一個代表,相當一部份得法時間相對較長的孩子與浩浩一樣,都在積極的做著師父交代的三件事,都在尋找著各種機會救人。他們為了救一個人所經歷的過程我都瞭如指掌,每當他們放學回來告訴我今天救了一個人的時候,我內心的感動無以言表。我真的替他們高興,我相信我們的師父也為有這樣的小弟子們感到欣慰!

當然,我提醒孩子們勸三退是有標準的,他們只有讓同學真正明白了共黨邪靈是多麼壞,大法是多麼美好,「三退」才有意義。這兒所有孩子,虎子、樂樂、涵涵、嘉薇……,他們所救的每一個同學都會鄭重說出「我某某聲明退出……,永遠不……」的誓言。我想之所以他們能救了同學,是和孩子們在大法的呵護下,學習、品質、行為都有了巨大的改變分不開的,而他們的這些變化也被學校的老師和同學看到眼裏,這時他們再用親身的經歷告訴別人自己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而改變的,但凡稍微有點佛性的人都會對大法有一個新的認識。

小東東

另一個孩子叫東東,他來我這裏時已經高三了,面臨高考。但由於基礎很差,模擬考試僅有三百分(滿分七百五十),年級排名倒數第十五名。但這個孩子很有悟性,來這裏不到一個月,就已是一個堅定的大法小弟子了。我為他安排了周密的學習和修煉計劃,一年之後的高考,他取得了五百三十多分的成績。一年多的時間,成績提高二百三十多分,這在全國高考復讀生中幾乎是沒有的,(除去那些中共謊話連篇的報紙和廣告的誇張)這又是大法創造的一個奇蹟。在成功考上大學之後,他就成了我教學和救孩子的得力助手。無論是寒、暑假還是節假日,他都來幫我帶小同修,所有小同修都像尊重我一樣尊重他們這個品學兼優的大哥哥。

有一次,在我長達近一個月的外出時間裏,這位年僅二十歲的小弟子,獨自操持著十名小弟子的吃喝睡,並帶著這些小同修們學習、學法,一天都沒有耽擱。而在目前的中國大陸,在他這個年齡的孩子們,大部份還正在父母面前任性妄為,事事都要依靠父母。每每想到當時的情景,我的內心只有感動和對師父的崇敬。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大法可以做到這一切。他目前也已經勸退了十幾人。

大部份來這兒的孩子們的家長最後都知道了我這裏採用的教育方式,知道我是大法修煉者,因為事實勝於雄辯,他們真切的看到大法使他們的孩子走向了全新的人生之路:無論是學習、身體、心理和品質,孩子們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