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悟用正念看問題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前兩天切菜,手劃開一道大口子往外流血,當時一念:沒事。打開自來水沖手時,人念上來:會不會感染?馬上在腦中否定它:我是修煉人,修煉人是不會被常人的理所限制的。繼續衝手,繼續想:血小板會把血止住。馬上在腦中否定它:這是常人的理,修煉人跟血小板沒關係。一會兒血止住了。繼續幹活,心想:今天打算洗頭,不然明天洗吧,明天手能好些。馬上腦中否定它:修煉人該幹甚麼幹甚麼。就這樣,刷鍋水、洗潔精、洗髮水等不斷向傷口衝擊,腦中也由開始的正念代替人念到後來的甚麼也不想了,過兩天手好了。(編註﹕當然這個過程中的每一念不是常人的「試試看」,而是從心底裏相信師父講的法,義無反顧的按照大法去做。)

這是小事,可以把它擴大,擴大到修煉人出現病業狀態怎樣用正念看問題。

我們學法小組有一老年同修乙,腿摔傷一年了不好。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為一個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來衡量了。」(《轉法輪》)首先她沒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沒用超常的理(正念)看問題。「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如果在她摔傷的同時馬上想:沒事。可能就真的沒事。我們學法小組另一老年同修甲,有一天腳崴了,「喀吧」兩聲骨折的聲音,她想:沒事,不理它。該做甚麼做甚麼,拿起真相資料一邊發一邊面對面講真相,回來時腳好了。

再說同修乙,當時沒過好關過後可以彌補,可她卻因為念不正被鑽了空子。她想:我可能業力大就得承受。就這樣給求來了。我們生生世世轉生,業滾業滾到這一步,哪一個人不是業力很大?如果不是因為師父為我們消業,那樣大的業力我們怎麼能夠承受得了,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我們要在法理上明白:師父為我們消業是因為我們是修煉人;師父為我們消業是因為我們有重大使命;師父為我們消業是因為我們要救度眾生。在與同修乙交流中,她明白了是自己不正的念招來了迫害,她開始了否定它。又一段時間過去了,她的腿還沒有進展,甚麼原因呢?

記得有篇文章寫了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在長春舉辦了法輪大法文化交流展,會場的能量場很強,當時來自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絡繹不絕,其中有一位拄著雙拐的女學員剛要進會場就被主持會場的學員攔了下來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嗎?煉了法輪功怎麼還拄著拐?當時拄雙拐的女學員馬上悟到了,扔下雙拐大踏步走進了會場,那一刻她達到了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所以要講心性,我們講整體提高,整體昇華。」(《轉法輪》)她的悟性達到了,一切都是師父給做。

同修乙的狀況是:怕疼(往深裏挖是不是有怕死的因素在裏邊哪?)。其實,信師信法的真修弟子,師父甚麼都能給她做。師父在廣州講法講了這麼一個故事:說這個人煉功不堅定,檢查得了癌症,他一尋思算了吧好好煉功,癌症反倒好了。這是他放下生死做到的。師父在講法中還講出了這麼一個堅定的信念:腦袋掉了身子還在打坐呢。同修在交流文章中寫出了許多借鑑的例子:忍著腿部骨折的劇痛雙盤打坐,不幾天腿好了;忍著大面積燒傷皮膚潰爛的劇痛,堅持雙盤打坐,堅持煉五套功法,一星期皮膚癒合了……,這都反映出了強大的正念。

同修乙最近參加了集體學法,在集體能量場和互相談體會交流的作用下,身體有些恢復。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她一定有足夠的正念匯入做好三件事的洪流之中。希望正念不足的同修都破除人的觀念,能在學法、實修中達到正念十足,走好師父安排的路,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