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用「情」做事的剖析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我今天才發現自己有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喜歡用自己的感受來評判好壞,而不是站在大法的角度來評判好壞。這個人如果我感覺他好的話,我就會一心一意的對他,把他當成知心朋友,如果我感覺他不好的話,我就會封閉自己,泛泛跟他交往。因為我覺得他不好,所以就有一個防範意識。這種狀態,在未修煉時也是與人這樣相處的,修煉後並沒有認識到這種思想是錯的,所以在與同修交往中,也是這種表現,直到今天才明白。

以前,比如:在大法蒙難之時,同修之間都不來往了,自己每天只是學法,煉功。大約在二零零三年,我碰到一位同修,跟她相處一段時間後,我又用我的感受來評判,我覺得這位同修好,當我發出這一念時,就開始一心一意的對同修,幫她在法上提高,時常想到她,喜歡和她在一起,別人說她不好時,還維護她,可有一天,這位同修在背後說了我一大堆的壞話,後來都傳到我的耳朵裏,我這時才清醒,我知道自己陷入情中,可沒有往下深挖,沒有去掉執著。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碰到一位老年同修,跟她相處一段時間後,我又覺得這位同修好,又一心一意的對她,就又陷入情中,而不自知。有一次,我正處在矛盾之中,我把我的苦衷告訴她,她不僅不在法上幫我悟,而且還說:「你怎麼處理,那是你自己的事,我們不便參與。」當聽到同修這句話時,我的心都涼了,我不知道自己問題出在哪裏:為甚麼一片真心對人,換回的卻是這樣?後來我慢慢向內找,只是找出自己是執著同修的情,又沒有往深挖,執著還是保留著。

後來我又碰到一位老年同修,剛開始,也是同上面一樣,跟她相處一段時間覺得她非常好,可有一天,我聽另外同修講了她的一些事情後,我才發現這位同修有個缺點,就是喜歡說假話,心裏明明不是那樣想的,可嘴上說的卻是另一套,後來我提醒自己不要執著同修的情,可又不知道怎樣與她相處,後來當我指出她的不對時,她反而說我在給她加不好的物質。我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裏:真心對人,換回來的是別人的不理解。

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後來我一下明白了,我所作的事情,不管是同修之間,還是常人之間,我都是用感情、感受來作為與人交往的標準,而不是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符合真善忍對自己的要求。

當我悟到這層法理後,有一天我碰到我以前的同學,畢業後我們幾乎都沒有交往過,當見到她的時候,我放下了以前的觀念(以前我感覺她對我不好),主動和她交談,就把她當成一個眾生來對待。當我這樣做的時候,我發現我們之間很溶洽。就像師父說的:「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