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獄警:我知道這事是監獄長幹的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伊春市二十三歲的女孩秦榮倩,一家人修煉法輪功,在中共迫害政策下,父親秦月明於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被佳木斯監獄虐殺,母親和妹妹申冤又被非法勞教。秦榮倩一直在為爸爸昭雪、為媽媽和妹妹申冤而奔波,並走上街頭徵簽尋求支持。

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的慘烈事實震驚了人們,短短半個多月時間,超過一萬五千名民眾簽名按手印支持秦榮倩申冤,簽名中有一位佳木斯監獄警察,他說:「我就是那個監獄的,我知道這事是監獄長幹的。」

據明慧網報導,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十五天內,又有兩位法輪功學員──於雲剛和劉傳江相繼被迫害致死。佳木斯監獄的監獄長是葉楓、主管迫害的副監獄長是李好軍,集訓隊隊長於義楓……

秦榮倩父親因堅持法輪功信仰被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酷刑致死
秦榮倩父親因堅持法輪功信仰被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酷刑致死

支持秦榮倩為父申冤,超過一萬五千人按上紅手印
支持秦榮倩為父申冤,超過一萬五千人按上紅手印

誰在害怕?

據了解,當初黑龍江省高級法院對於秦月明一案的賠償請求,是做了立案處理的,但隨後因黑龍江省政法委、「六一零」的干涉,使此案不了了之,只給了一個口頭答覆。

面對各級政府部門的不作為等違法行徑,秦榮倩從監獄所在地佳木斯,到省城哈爾濱,並走上街頭徵簽,尋求支持。從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起,秦榮倩再先後到北京市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信訪局等信訪部門,投訴黑龍江省高級法院遲遲不作為的違法行為,但這些各部門均以沒有黑龍江省高級法院的判決為由,拒絕接受材料。

而黑龍江省政法委、「六一零」更是指派便衣對秦榮倩及其律師進行跟蹤、攝像、圍堵、盤查,表現出了對秦家衝破重重阻力、不斷申訴、堅持還原事實真相的恐懼。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上午,從北京申訴回來的秦榮倩到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探視媽媽和妹妹,她們告訴秦榮倩,省政法委、「六一零」處長顧某和另外一個人於七月十七日到勞教所找她們「談話」:「秦榮倩去北京了,和很多法輪功學員都有聯繫,還有反華勢力……」他們還想讓母女二人簽包教協議,被當即拒絕。秦榮倩的媽媽和妹妹要求無條件釋放並正告「六一零」的人:你們不要再找我們談了,我們要求無條件釋放,其他甚麼都不談!

黑龍江省高法賠償委員會主任張印峰等三人也曾到前進勞教所找秦榮倩的媽媽和妹妹,張印峰等人希望秦榮倩的媽媽和妹妹能夠「私了」,還謊稱秦榮倩已經同意「私了」,當被秦榮倩的媽媽和妹妹識破並予以回絕後,他們就威脅道:如果不同意,下次就不讓秦榮倩再來接見你們了……

近日又從秦月明的山東老家傳來消息,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國安部從北京派人去秦月明父母山東居住地,以秦榮倩「十八大」前在網上發帖為由,向當地公安施壓。

歷史巨變中的正確選擇

在過去的十三年,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不惜動用國家機器、所有媒體、所有宣傳機構惡意誣陷、抹黑法輪功,編造欺騙民眾的彌天謊言。如今這一萬五千個手印和簽名真實的反映出民眾的支持和覺醒,也證實了那樣大規模的詆毀和謊言已經失效。同時在中國大陸這樣惡劣的環境下,人們能為無親無故的秦榮倩一家挺身而出、為正義發聲實際也是在維護社會的基本價值觀念和每個人自身的權利,如果更多的人能夠突破恐懼,敢於站出來、表達出來,那麼人們就做出了正確選擇。

海外的人權組織大赦國際現在將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和營救秦月明的妻女作為重點案例追蹤和營救;追查國際一直在關注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案子,對於參與犯罪的人員已經記錄在案,並且還在繼續查證。最終有關責任人將被徹底追查,並被繩之以法。

其實參與其中的很多司法系統內部人員是被裹挾著、被強迫著進行這種犯罪行為,成了邪惡工具。就像省高法的那些法官,他們本身一開始很清楚該怎樣去做才是真正公正的行為,怎樣做才是符合內心良知的行為,但迫於外在的壓力不敢那樣去做。在中共內鬥激烈、中共政權搖搖欲墜的今天,聽從自己的良知,毅然決然的作出選擇,停止迫害、支持正信才是大勢所趨。中共政法委公檢法司人員、六一零人員及一切還在堅持搞迫害、不願改邪歸善的人,將很快面臨人間法律的起訴和追究,同時面臨天理、即宇宙法則的嚴懲,希望這些人能明辨是非,看清形勢,不要在即將發生的歷史巨變中可悲的成為中共殉葬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