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塔河縣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師父將佛家高德大法傳出,法輪大法迅速傳遍中國大地,像清泉滋潤著人們的心田。一九九六年法輪大法弘傳到了大興安嶺塔河縣塔南這個偏僻的山區。塔河縣塔南善良的人們紛紛得法,那時到處能看到法輪功的弘法橫幅,法輪功學員煉功的身影,聽到法輪功音樂。人們人傳人,心傳心。得了大法的人們喜在眉頭,樂在心裏。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做更好的人,患絕症的人康復,破裂的家庭重合,浪子回頭。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邪黨懼怕「真、善、忍」的力量,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塔河縣塔南派出所、居委會、單位等部門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及家人的迫害。不法部門的惡人深入到法輪功學員及親朋好友家裏、單位進行騷擾、蹲坑、監視、搶劫,綁架等等迫害。

以下揭露的是部份塔南法輪功學員受迫害及王再旺、王存禮等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一、袁延明,男 ,五十歲,大興安嶺地區塔河縣法輪功學員。

大興安嶺塔河的冬天很冷,特別是十二月和一月份溫度達到攝氏零下五十幾度。塔河看守所的監室裏沒有爐子,更沒有暖氣,窗戶上單層的玻璃,有的監室玻璃打碎了,門和窗戶上沒有任何保暖措施。監室裏冰冷的水泥地,冰冷的鐵門,刺骨的北風。二零零一年冬天袁延明被塔河看守所關押,袁延明被逼迫睡在水泥地上十五天被冰凍得舊病復發。袁延明腰椎骨冷不行,幹甚麼都疼,腿也疼。到醫院越看越厲害,二零零二年轉到哈爾濱五院治療,袁延明後來動不了,啥也幹不了。

二零零一年塔南派出所所長李軍(現在的塔河國保大隊長)帶領吳國峰、曹維和、韓國柱等惡警闖入袁延明家抄家搶走大法書等,綁架袁延明到塔河看守所關押半個月,欲罰款三千元,朋友講情,收二千元。

韓國柱把袁延明的照片發到網上通緝,袁延明的照片被懸掛在各個車站值班室通緝。

二零零六年二月,塔南派出所所長吳國峰領著曹維和、韓國柱、常佔山把袁延明從塔南材料廠劫回。吳國峰打電話給塔河公安局。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四日,塔河公安局許峰、史偉、王存禮、楊凱、塔南派出所片警韓國柱、曹維和闖進法輪功學員袁延明家搶劫,搶走袁延明電視兩台,影碟機,大法書籍等,綁架袁延明到塔河看守所。當晚,惡警金龍也在場,王存禮罰袁延明站,抓頭髮往牆上撞,逼問資料來源,逼說出同修。硬逼著袁延明說資料是另一同修做的。袁延明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勞教兩年。

袁延明的低保被拿下,單位塔河築路萬里公司將袁延明工資等待遇撤銷,家庭經濟生活陷入困境;上大學的孩子,沒有了經濟支持……

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塔河縣原六一零主任李志華和公安局王存禮綁架袁延明去綏化勞教所迫害。因為袁延明身體不好,勞教所拒收。王存禮給塔河公安局局長打電話,局長說:「這點事你還做不好嗎?」 王存禮給勞教所吃飯送禮,後來謊說到哈爾濱辦事,帶著袁延明不方便,臨時把袁延明關在勞教所,回來領回去。結果硬把袁延明塞進去,王存禮一去沒蹤影。

綏化勞教所惡警廉興逼迫袁延明看污衊師父的錄像,袁延明說:都是假的。惡警李成春上來踢袁延明兩腳,打一個大嘴巴子。惡警曾令軍、陳新龍把袁延明叫到辦公室逼寫 「三書」,袁延明不寫,被陳新龍用電棍打,用腳踹,被曾全軍用電棍電擊,拳打腳踢,袁延明被暴打了兩個多小時,被打的走不了路,大便差點拉在褲子裏。

二零零九年夏天塔南派出所所長牟國海、曹維和、韓國柱、女戶籍警李春芝等非法闖入袁延明家,各屋照像,照一圈。

二零零九年秋天,塔南派出所周圍領著塔河國保大隊等人到袁延明家騷擾,袁延明八十多歲的岳母受到很大驚嚇。

二、陳天傑,男,四十一歲,大興安嶺地區塔河縣法輪功學員。家住塔河縣塔南三處。

陳天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進京上訪。八月末被非法抓捕後關押在大興安嶺地區塔河縣看守所,陳天傑在塔河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塔河縣看守所所長胡森山,塔河縣公安局政保科史偉等人不斷非法提審陳天傑。看守所縱容犯人對陳天傑、楊宗海進行毒打,天氣很冷不讓陳天傑穿外衣而長時間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陳天傑被看守所指使武警、犯人、惡警野蠻灌食,被逼迫放棄修煉,受盡了折磨。四個月後絕食九天才被放回。第七天沒等恢復身體,又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陳天傑和妻子楊宗英被非法關押在塔河縣看守所八個月,每天吃兩頓看不見油星的凍白菜湯,塔河縣看守所勒索陳天傑父母二千多元錢。塔河縣公安局、「六一零」、政保科、塔河縣塔南派出所所長李軍(現在調塔河縣公安局)、片警韓國柱多次到陳天傑家騷擾、監視。

塔河縣塔南派出所所長李軍、副所長吳國鋒、片警韓國柱等人到陳天傑家騷擾、逼迫。塔南派出所所長李軍、片警韓國柱、曹維和、常佔山等人強迫家住塔南的所有法輪功學員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強迫洗腦,逼寫放棄修煉的保證。

三、楊宗英,陳天傑之妻 ,四十三歲,家住塔河縣塔南三處,大興安嶺地區塔河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塔河縣塔南派出所所長李軍、副所長吳國鋒、片警韓國柱等人闖入法輪功學員陳天傑、楊宗英家騷擾、逼迫、監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早,塔河縣塔南派出所警察常佔山等四、五人闖進楊宗英家非法抄家,惡警們直奔大屋,野蠻的搶牆壁上掛著的法輪圖形、李洪志師父的法像、大法錦旗、大法簡介、大法書等等。片警韓國柱還時常到楊宗英家干擾。

塔河縣看守所勒索陳天傑父母二千多元錢。塔河縣公安局、「六一零」、政保科、塔河縣塔南派出所所長李軍(現在是塔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片警韓國柱多次到陳天傑家騷擾、監視。

四、高淑英,女 ,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塔河縣大法弟子。原任塔河縣第三中學的英語教師。

二零零一年高淑英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勞教三年。三年間,高淑英家兩次被盜,錢、衣物被褥、暖氣飯鍋等都被偷走。孩子住在姥姥家裏,高淑英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就在塔南父母家住下。塔南派出所惡警常佔山,從二零零四年九月高淑英從勞教所回家幾乎天天到高淑英父母家騷擾監視,逼著簽字、要照片,高淑英不簽就逼家屬簽,給高淑英和家人身心很大傷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齊齊哈爾鐵鋒公安局張啟超等八、九人在塔南派出所片警常佔山的帶領下扛著錄像機闖進高淑英父母家,抄家、錄像,將高淑英綁架到齊齊哈爾鐵鋒公安局。在鐵鋒公安局張啟超等人把被迫害身體虛弱的高淑英雙手銬在鐵椅子上一天一夜。高淑英不斷被審訊,逼迫說出接觸同修的名字。高淑英不說,他們就把高淑英轉到齊齊哈爾第一看守所,高淑英身體很差,看守所不收,他們就說好話,硬把高淑英塞進去。高淑英被非法關押二個月,勒索近二千元才放回。

五、田金鈴,女,三十八歲。劉大娘,七十多歲。兩人都是大興安嶺塔河縣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晚十點多鐘,塔南派出所片警韓國柱到田金鈴家騷擾,當時家中只有八十多歲的婆母和一個年幼的孩子。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晚十點多鐘,塔南派出所片警韓國柱又到田金鈴家騷擾,監視。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四日,塔河公安局許峰、史偉、王存禮、塔南派出所片警韓國柱闖進法輪功學員袁延明、田金玲、劉大娘家搶劫,搶走大法書籍等,綁架袁延明、田金玲、劉大娘等法輪功學員到塔河看守所。劉大娘被審訊逼問後,放回。田金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罰款七百多元。

二零零七年塔南派出所片警韓國柱、曹維和到田金鈴家騷擾。

六、於美清,女,五十多歲。丈夫劉彥青,兩人都是大興安嶺塔河縣法輪功學員。

於美清家住塔河縣塔南三處,丈夫劉彥青在學大法前患癌症,已到晚期,醫院診斷最多能活三個月。劉彥青看到妻子學大法後身心變得美好,又看到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在身患絕症的事實面前,開始學煉法輪功,短短幾個月劉彥青身體康復。夫妻兩人開的冰激凌店很紅火,一家三口幸福祥和。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鋪天蓋地而來,塔河公安局、政保科、六一零,塔南派出所及居委會等等惡人到法輪功學員劉彥清家騷擾、威逼、抄家,再加上妻子一次次的被綁架關押,劉彥清肉體和精神受到極大傷害。在壓力下,被迫不敢學法輪功了,二零零零年夏天,舊病復發離開人世。

於美清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被塔河公安局綁架,非法關押塔河看守所,罰款五千元,劫持至雙合勞教所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末,於美清又被雙合勞教所勞教三年。

劉彥清去世後,於美清被非法勞教,家中只剩一個未成年的女兒劉宇,往日幸福的家庭已不復。劉宇中學沒上完就輟學了,一個女孩子維持生活多難,後來在於美清被非法勞教三年中,劉宇找對像結婚了。於美清三年勞教迫害回到塔南三處,女兒嫁人了,往日塔南三處大道邊的冰激凌店和住房已經被扒成了平地,於美清無家可歸。

七、劉長雲,女,四十多歲,大興安嶺塔河縣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塔河縣塔南派出所、居委會等惡人多次到劉長雲家騷擾、逼迫,伙同塔河縣公安局、六一零等惡警到劉長雲家抄家,綁架。

二零零零年劉長雲去北京上訪,後被非法關押塔河看守所,並罰款數千元。後被綁架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勞教三年。

八、老鄭,女,六十多歲,家住塔南三處,塔河縣法輪功學員。

塔河縣塔南派出所、居委會等惡人多次到老鄭家騷擾、逼迫。逼迫老鄭到塔河縣塔南派出所、塔河建設派出所等等部門洗腦,逼放棄修煉。

九、老張夫婦,七十多歲,兩人都是大興安嶺塔河縣法輪功學員。

塔河縣塔南派出所片警常佔山、居委會等惡人經常到二位老人家騷擾、逼迫放棄修煉,監視與誰來往,使老人身心受到傷害。致使老人心臟病、關節炎等疾病纏身。片警常佔山、居委會等惡人還到老人的女兒家騷擾,看有沒有大法書等。

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塔南派出所伙同塔河公安局干擾塔南法輪功學員晨煉,用高音喇叭干擾,搶錄音機,不許法輪功學員煉功。

塔河縣塔南派出所逼迫塔南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到塔南派出所看抹黑法輪功的電視,報紙,強迫洗腦,逼迫學員們寫不修煉的保證。

十一、王再旺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事實

王再旺,男,原塔河建設派出所警察,現任塔河縣塔南派出所所長。

一九九九年秋夜,塔河建設派出所王再旺(現在已調到塔河縣塔南派出所)等人開警車到楊宗波家以要綁架相威脅。一九九九年冬夜,塔河建設派出所馮念君和另一名片警來到楊宗波家,楊宗波幾歲的女兒站在旁邊被嚇得驚恐的哭叫著,他們把楊宗波綁架到塔河建設派出所。楊宗波被逼迫在塔河建設派出所大廳凍了一夜。第二天塔河建設派出所所長鄭志國、於孟洋逼迫楊宗波寫保證書,逼楊宗波放棄修煉。

二零零零年六月,(原)塔河建設派出所所長鄭志國,片警孫立國、王再旺開車到處抓捕綁架楊宗波。他們從楊宗波姐家跟蹤到楊宗波家,強行把楊宗波推入車中,把楊宗波綁架到塔河縣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秋天的一個晚上七點多鐘,塔河建設派出所王再旺領著兩個片警非法闖入楊雲傑家,把法輪功學員楊雲傑和張鳳珍騙進警車,拉到建設派出所,叫來電視台的人給楊雲傑和張鳳珍錄像,逼說污衊大法和師父的話,她倆堅決不說,幾個警察連拉帶扯不說不讓走。

十二、原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塔河縣公安局刑警隊隊長王存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事實。

王存禮,男,原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塔河縣公安局刑警隊隊長。

二零零六年,塔河法輪功學員楊宗海流離失所後,王存禮等人多次到楊宗海父母家拍照,在家附近蹲坑、監視,在精神上,給楊宗海及家人造成嚴重的傷害。

二零零六年二月,王存禮等人非法闖進大法弟子田金玲、袁延明家,抄家。在田金玲家抄走大法書等,並把她關押看守所十五天,罰款七百元。在袁延明家抄走電視機、影碟機、大法書籍等,把袁延明綁架到塔河看守所,並於二零零六年三月被綁架到綏化勞教所勞教兩年。

十三、迫害法輪功者惡報二例

1、塔南派出所所長吳國峰迫害法輪功不久,惡報被革職。

2、助紂為虐 遭惡報身亡

蘭日昌,男,四十一歲,家住塔河縣塔南三處。蘭日昌下崗後,開出租車維持生活。二零零一年,蘭日昌構陷二位法輪功學員,打電話給塔南派出所。當天這兩位法輪功學員被抄家,並被綁架到塔河看守所。女學員關押後放回。男學員被關押在塔河看守所半個月,並被罰款二千元。由於蘭日昌的構陷,給兩位法輪功學員及家人的精神上帶來很大傷害,經濟上帶來很大損失。

不久,蘭日昌的兒子與人打仗,拿刀把對方扎傷了。受害人家屬要八千元,後來托人說情,要了三千元,私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蘭日昌修車。在修車的過程中,他把車前蓋翻上去,鑽裏面去修車,車前蓋突然砸下來,蘭日昌被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