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善良沒有錯

黑龍江省鶴崗市穆桂蘭老人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尊敬老人是中華民族世代承傳的美德,讓老人晚年幸福安康是善良人的心願,可是在黑龍江省鶴崗市南山區鐵東居民區,善良老人穆桂蘭晚年卻無法安居樂業。她四次無辜遭綁架,轄區派出所、辦事處無事生非,屢次騷擾,丈夫和兒女被嚇的提心吊膽。

一本書救了危在旦夕的她

穆桂蘭修煉法輪功前全身是病,五臟六腑主要器官沒有一樣是健康的,她患胃病久治不癒,胃下垂到肚臍,脹痛的苦不堪言。她還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肝硬化、膽結石、胸膜炎、腎炎等,後背像背塊巨石似的,疼的直不起腰,有時憋的透不過氣來。家裏中藥、西藥常年不斷,僅湯藥就足足喝了兩大水桶,也不見好轉。為了活命啥招都試,關裏關外四處看(東北人把山海關以南稱為關裏),她去泰山還願,千里迢迢回來後,又供了附體,被狐、黃、白、柳折磨的顛三倒四,可病情卻日益加重,吃飯都困難,只能喝一飯勺底的稀粥(相當兒童用的小勺兩勺),一根很細的小火腿腸一天也吃不了,人瘦的皮包骨,走幾步就累的張口大喘,多少年都不能上街購物。

去佳木斯看病時,醫生說:雖不是癌症,但也不比癌症輕,想吃啥買點啥吧,言外之意是生命維持不了幾天了,回家等死吧!醫院宣判死刑,現代先進的醫療手段也救不了她的命了,那種痛苦、掙扎和絕望是語言無法描述的。

然而上蒼的慈悲改變了她的命運。一天,一位好心人給她講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怎麼勸穆桂蘭都搖頭,醫生都說這病治不了,啥招都試了,也沒救了。那人苦口婆心勸善,穆桂蘭就是不相信,最後,那人說:「你沒試,怎麼知道?行不行,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嗎?」這一句話點醒了她,也救了她的命。

第一次去聽李洪志師父講法,她是被扶去的,聽了就睏,沒聽完就堅持不住,又被扶了回來。她請了一本《轉法輪》,那時重病纏身穿衣服吃力,她黑天睡覺也不脫衣服,那本書一直放在胸前,醒了就看,累了就把書放在胸前睡一會兒。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的她做夢也沒想到,修煉法輪功不久,自己不但擺脫病魔的困擾,還出現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奇蹟。

見證科學解釋不了的奇蹟

穆桂蘭不識字,當委主任時,學會了委上居民姓啥念啥,加起來認的字只有一百多個,說來奇怪,翻開《轉法輪》,就知道篇首的《論語》,可去學法小組學法,輪到她念時,她不會念逗號、句號,有人告訴她怎麼斷句,她記住了。學法剛剛幾天,她見證了許多神奇的事,有一次,書中的一個「他」字突然變的比高山還大,大到看不到底,厚的看不到邊,學到第三講附體時,她明白了,自己得這些重病,家裏出的事都是這些東西禍害的,這些東西不能留,學法的第七天,她把家裏供的東西都清理出去了,往外清理這些東西時,她沒有害怕,她覺的有個罩把自己罩住了,清理完附體回家後,她感覺全身輕鬆,那種舒暢、美妙讓她一生難忘。

隔日,師父給她淨化身體,表現為發燒四十℃,一會兒冷,一會兒熱,迷迷糊糊的,但她心裏明白。孩子們悄悄說:「咱媽完了,快給她準備準備衣服吧。」她聽到了一笑說,「沒事」。三天後一點也不燒了,看家裏糧食要吃完了,她拿錢去附近糧店買了一袋五十斤的白麵,一口氣扛回家,這讓家人大吃一驚,一個走路都能被大風吹倒的人,在短短幾天時間內發生驚人的變化,法輪功太神奇了。她的肚子又開始咕咕響,不停的排氣,排了半下午,家人笑她:「看你啥也沒有煉出來,屁倒出來了。」第二天,她知道餓了,嚷著要吃飯,吃了一個小饅頭,一碗粥,還想吃,家人不敢給她吃了,兒媳緊張的說:「媽是不是迴光返照?」這次排氣足足排了半個月,人從此精神起來,走路一身輕,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她一家人見證了法輪功的奇蹟。

在無理的傷害中堅守做人的良知

如果江氏流氓集團不發動這場禍國殃民的迫害,中國會有更多的人修煉法輪功,越來越多的民眾按「真、善、忍」做好人,重德向善,不做坑、蒙、拐、騙之事,誠實、善良成為社會風尚,就不會有毒奶粉、毒大米、毒水果坑害百姓,就不會有黃賭毒和腐敗泛濫成災了。可是江氏流氓集團逆天而行發動了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在迫害法輪功的十三年裏,受迫害的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還有億萬的家庭和世人。試想,當今的中國,有幾個人不吃有毒的食物?有幾個重病患者手術時敢不給醫生送紅包?都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可共產黨不讓煉,有的病醫院判死刑只能等著眼睜睜的病死。

13年來,在無理的傷害中,法輪功學員堅守著善良,在李洪志老師教誨下,按「真、善、忍」回升道德,使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上百個國家,目前世界各國的許多家庭和孩子在修煉法輪功過程中身心受益,行為高尚。可是,在中國大陸的紅色高壓下,穆桂蘭老人卻經歷了許多迫害。

1、警察聽真相出善念,停止調戲女大學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穆桂蘭去北京上訪,反映民情民意,說真話本是一種義舉,可是卻被惡警劫持到鶴崗駐京辦事處,參與迫害的有鶴崗南山區鐵東辦事處王主任(女),還有兩個人,一個是鶴崗公安局一個分局局長,此人個不高,圓臉,當時大約四、五十歲。有十名左右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囚禁在鶴崗駐京辦事處一間小屋內,屋裏有一張雙人床,窗戶用八號線擰著。穆桂蘭被非法關在這裏四天,當時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遭迫害的還有邱曉華(音)、李寶霞和一名女大學生等。一天兩頓飯,沒有菜,每頓一人一個比乒乓球稍大的小窩窩頭,頓頓如此。所有的女法輪功學員都被扒下衣服非法搜身,錢等被搜走,搜的甚麼都不剩,只剩背心和褲頭,後來,在反覆要求下,才還給了內衣內褲。

鶴崗向陽區一名公安人員(中等個,稍胖,一臉橫肉,一臉疙瘩)揪頭髮、踢、踹、罵法輪功學員,搧耳光,也這樣毒打邱曉華。他看到那名女大學生年輕善良,頓時生出淫邪之心,那名公安把女大學生騙到衛生間不許她出來,這名女大學生是從別的地方被綁架來的,在被非法關押的地方,有一名犯人得肺結核,女大學生不嫌棄她,關心她,和她睡一個被子,給她講道理,告訴她如何做一個好人)。其他法輪功學員發現那名公安心術不正,就敲衛生間的門說要上廁所,憋不住了,他才出來,出來後法輪功學員跟他講真相和做人的道理:「你要有這麼大的女兒,你該如何做?你這麼打她?我們學真、善、忍有錯嗎?」穆桂蘭也和那位打人的警察講道理:「你要掉到河裏有人救你,你一輩子能忘了他嗎?」警察終於笑了,善念出來了,對女大學生的邪念沒了。

2、做好人多次被迫害、騷擾

穆桂蘭從北京被劫持回鶴崗鐵東辦事處,鐵東辦事處書記吳某,派出所片警李尚啟、指導員和委主任孟某參與了迫害,指導員指著她的鼻子惡狠狠的說:「你不用嘴硬,共產黨讓我拿槍,我第一個斃了你。」片警也辱罵穆桂蘭。委主任孟某個不高,一條腿殘疾,自一九九九年以後,她賣命迫害委上的法輪功學員,一去辦事處或區裏開會,就誹謗法輪功,有時一天坐到法輪功學員家盯梢,還幹著告發構陷之事。雖然她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受到上司獎賞,最終也承擔了善惡有報的苦果,目前她子宮手術,身體多病,有時還住院。

鐵東辦事處書記吳某和鐵東派出所不許穆桂蘭回家和親人團聚,將她綁架到看守所,從早晨碼坐到深夜十一點,一天兩頓飯,喝的是沒有一滴油的稀湯。一天張所長領兩個女惡警毒打法輪功學員,將她摁倒在看守所辦公室沙發上邊打邊罵,回牢房時,一名男惡警飛起一腳踹在身上,把穆桂蘭從門口踹到板炕邊,差點在炕沿上磕瞎眼睛。法輪功的五套功法舒緩、祥和,使人身心健康,可法輪功學員煉功時,一幫惡警連踢帶踹,一名男惡警打了穆桂蘭十幾個耳光,鮮血順她嘴角流淌還不肯罷休,他打累了又唆使搶劫殺人犯毒打穆桂蘭,又打了二十分鐘。誰家都有老人,這樣毒打一位花甲老人,難道打人兇手心裏沒有半點愧疚,人性中就沒有一絲同情與善念?被非法關押快一個月,穆桂蘭才回家。惡人惡警三天兩頭騷擾,給她家人施加壓力,從此,沒有了安寧的日子。

第二年,李尚啟和鐵東辦事處把穆桂蘭從家中騙走:「穆嬸,有點事找你商量商量,幾分鐘就回來。」家人信以為真,可到了天黑,也不見她的蹤影,穆桂蘭失蹤了,家人到處找,都快急瘋了,問李尚啟和鐵東辦事處,他們說沒見著。家人找了一個多月,才打聽到穆桂蘭的下落。原來是李尚啟和鐵東辦事處合謀構陷穆桂蘭,將她綁架到蘿北看守所。蘿北看守所兩間牢房非法關押了大約五十人。梁偉、宮桂花、宮桂芝、和姓臧的老人等在這裏被迫害,一名姓劉的女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在蘿北三個月期間,每天一人一碗稀的像水一樣的白麵糊糊,餓的人頭昏眼花,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強行灌食時,有一名女法輪功學員被綁在椅子上,差點嗆死。一天狂風大作,把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屋頂掀掉,豎在牆邊,而另一半房頂完好無損,殘害、欺壓善良的好人,天也震怒啊!有個姓姚的所長說:「我幹了多少年,還沒見過這樣的事。」不久,穆桂蘭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被從蘿北又劫持到鶴崗二看,再送一看,前後共八個月,經歷了辛酸和苦難的迫害。

她回家後,生活剛剛平穩,惡警又來行惡。二零零二年四月下旬,五歲的孫子生病剛打完針,李尚啟等人像土匪一樣私闖民宅,生病的孩子受到驚訝,大哭不止,李尚啟等人沒有半點憐憫之心,在五歲的孩子面前綁架了穆桂蘭,上演了殘暴的一幕。這一次,穆桂蘭被勞教迫害,從鶴崗二看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哈爾濱戒毒所。哈爾濱戒毒所讓犯人包夾法輪功學員,讓品行惡劣的犯人看管善良的好人,這也是中共的一大醜聞。惡警逼法輪功學員做奴工,挑牙籤、衛生筷子、糊紙藥盒、煙盒等。惡警把穆桂蘭關在一個小屋,不讓人見,黑白一人,只能看見一個送飯的,睏了,惡警來了,不讓睡覺,不讓出門一步,關了快半個月。惡警逼她放棄信仰,強迫看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錄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摧殘。後來又逼穆桂蘭從早碼坐到晚,有時從早上七點罰站到深夜十一點,第二天又被強迫在兩床夾空碼坐兒童塑料小凳上,每天被犯人包夾嚴管。參與迫害的有女惡警劉偉,大隊長趙威(音)等。

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受到各種折磨,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電棍電擊,不分場合,揪頭髮拉到刑房施酷刑迫害,牡丹江法輪功學員受到酷刑人數較多,鶴崗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銬吊到暖氣管上,不讓吃飯,法輪功學員霍鳳琴被銬到暖氣片上罰蹲。

穆桂蘭從魔窟回家時已是大年三十,在千家萬戶喜迎新年的時候,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家中妻離子散,親人無法團聚啊!

鐵東派出所和鐵東辦事處不斷騷擾穆桂蘭,今天敲門,明天盯梢,使她和老伴晚年無法安居樂業。二零零八年春,李尚啟等八、九名惡警綁架她和法輪功學員李改雲,六名惡警將穆桂蘭抬上車,參與迫害的有鐵東派出所所長,小個,小眼睛,當時大約四、五十歲。穆桂蘭被綁架到第二看守所,從早碼坐到深夜十一點,這一次一天兩個窩窩頭,頓頓是稀湯,她被迫害了一個月零五天。當時在二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周慧、任秀雲。

四次被綁架,一次次被無理的傷害,穆桂蘭仍堅守著做人的良知,她與世無爭,與人無求,最大的心願就是盼望每個有緣人都能有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對於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她不會以惡制惡,而是真心期盼他們能在未來歲月幸福安康!

溫暖人心肺腑之言

二零一二年春,鐵東辦事處王主任(男),李尚啟和石所長(鐵東派出所和鐵西派出所合併),片警李尚啟企圖劫持穆桂蘭去洗腦班,未遂。洗腦班在自來水公司對面有鐵絲網的私設牢籠內,光天化日下,惡警張子龍等為非作歹、觸犯國家法律。張子龍給一名女法輪功學員實施秦瓊背劍的酷刑,用電棍電擊另一名女法輪功學員,還下流的電擊這名女法輪功學員的大腿內側和陰部。

鐵東辦事處和李尚啟等人的一次次騷擾攪的四鄰不安,引起善良民眾的不滿,周圍的民眾紛紛議論,有的說:「你們能幹,我不幹缺德事,那麼好的人,你欺負她幹啥?她哪有錯?」有的說:「沒事就來騷擾,出難題,人心比自心,你們不能這樣了。」還有的說:「沒有比她再好的,誰家有事都去幫忙。」

這一句句肺腑之言,如破凍的春潮溫暖著人心;這一句句樸實的話語讓我們看到了善良的心願,也看到了善良的力量。

願好人一生平安,願每一位年邁的母親都能安享晚年,這是所有善良人的心願,石所長、片警李尚啟、鐵東辦事處的王主任等人,多一份善念吧!不要騷擾轄區內的善良居民,給自己和子孫積一份厚德、留一條光明之路吧!

選擇善良,在任何一個朝代、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