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洗腦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近兩年來,那些幾乎銷聲匿跡的洗腦班又死灰復燃了。有些地區的洗腦班還很猖狂。不但在光天化日之下綁架大法弟子,甚至在監獄被非法判刑十年、在黑窩裏多次被強制放棄信仰都堅定的走過來的大法弟子,在所謂的刑滿釋放後,沒讓回家,直接送洗腦班迫害,而且還被所謂的轉化了。也使一些同修真是有談「洗」色變的感覺了。這種現象直接在干擾著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

這個現象引起了很多思考,我們地區的同修針對這一現象通過學法交流,大家在法理上越來越清晰了,解體邪惡的洗腦班的正念越來越強了。現將我的幾點體悟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中共為甚麼又撿起了洗腦班這個迫害工具?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發動了這場慘無人道的對大法修煉者的迫害。迫害之初,中共邪黨拿出了最慣用的把戲,利用各種宣傳工具製造謊言抹黑、詆毀大法與大法弟子。當這些都不能使親身受益的大法弟子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的時候,又拿出邪黨強制改造人思想的伎倆,在全國各地辦起了許多強制修煉者放棄信仰的洗腦班,為了掩人耳目還起出了很多冠冕堂皇的名字,甚麼「法制培訓班」,甚麼「法制學校」等等。隨著正法進程不斷地推進,大法弟子不斷的揭露其這種連自己制定的法律都公然違背的惡行和對好人迫害的邪惡手段。中共為了維護門面,不得不把一些洗腦班解散了。當欺騙也不靈的時候,於是「恐嚇」就開始登場了,於是他們就把還在堅持自己信仰的大法弟子用以勞教、判刑的手段相威脅。當看到這些流氓手段不但不能達到目地,而只能將大法弟子鍛煉的越來越成熟的時候。邪惡已經走投無路了。在表面空間,中共邪黨為了維持迫害,裝點「迫害成功」的門面,就不斷的給各級政法委下達所謂的轉化指標。各級政法委為了完成指標,他們不敢綁架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因此就出現了有的洗腦班提出的「四不要」的標準,即「『頑固』的不要;年歲大的不要;身體不好的不要;有影響的不要。」然後他們就用這種所謂的轉化率和所謂的成果或證明他們的「功績」或用來毒害別的學員和廣大民眾。甚至把一些學員在理智不清的狀態下的表現做成錄像在國際上詆毀大法。

從修煉的角度看,舊勢力就是想把那些它們認為不符合大法弟子標準的淘汰出去。筆者為了了解洗腦班的迫害手段,曾與幾位剛剛從洗腦班被所謂的「轉化」出來的同修交流,當問到洗腦班用甚麼樣的迫害手段使同修配合了邪惡的時候,他們幾乎都是一個口徑,「裏面生活條件挺好,就是讓你看那些詆毀大法的宣傳資料,或無休止的向你灌輸一些歪理邪說,也知道配合邪惡不對,可就是不願意在裏面呆了。」如果惡人抓住你不願在裏面呆的心理,就揚言「到最後你還不轉化就要採取強制措施,再不轉化就無限期的關押等等」。在同修說的每一句話中都能明顯感到「圖安逸」的心都很強。特別是他們幾乎都存在著修煉的路走的不正或都有太多的執著放不下的問題。比如我知道的被綁架到洗腦班的七個同修中,就有四個存在著不同程度色慾心的問題;還有的是脫離整體,有的雖然也參加集體學法,心卻游離在整體之外。

在洗腦班所有被所謂「轉化」的同修,儘管是違心的,可是出來後狀態都不好。不是被家人的情所困擾的走不出來,就是執著起常人的生活來了。有一位同修離婚後還要和常人結婚,三件事做起來也像可有可無的樣子。和他交流時,他對我說了心裏話:「不瞞你說,這次從洗腦班回來,就是對法不堅信了。」聽後我很震驚,一句話突然反映到我的大腦中──「舊勢力真的要毀掉同修啊」。個人體悟,從這些同修中反映出來的圖安逸的心,並不是只有被綁架去洗腦的同修有,很多同修在這正法修煉的後期(包括我本人)都有,本來是越精進的時候卻執著起人間的感受來了。很多過去已經放下的執著又撿起來了。

解體洗腦班的建議:

整體提高 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我們知道這邪惡的洗腦班,就是舊勢力想毀掉它們不認可的學員的黑窩,絕不是師父安排我們在正法中修煉的環境。我們面對舊勢力的安排之所以否定不了,也就是因為我們行為上不能做到。正法已經到了最後了,我們也真的應該有成熟的狀態了。首先我們必須靜心學法、多學法,並時時用法來歸正自己在證實法、救人和生活中的言行,甚至是一思一念,從人的狀態、人的觀念、人的理、人的情慾等執著中走出來。真的跳出個人修煉的框框,在正法修煉中,當需要整體配合時能放下自我,為法著想、為整體著想、為眾生著想,為他人著想。就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要真能這樣,那洗腦班就會因為沒有迫害的對像而解體了。

徹底曝光惡黨、惡人的惡行,讓世人認清邪惡

至今記得零五年發生全省統一部署綁架大法弟子,我們相鄰的幾個市都被迫害的很嚴重,當時我們沒有懼怕,按照師父的要求,一方面我們把別的地區發生的迫害當作一面鏡子來找我們自己的漏洞,另一方面我們主動揭露國保大隊教導員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帶有他標準照片的不乾膠貼(大的A3的,小的A4\A5的)在兩三天之內貼滿了大街小巷,各個樓道裏都有相關的傳單資料。這個國保大隊的教導員只要見到熟人,就能聽到揭露他的信息,有的問:「老X啊,你弄多少錢別獨吞啊,不行我們幫你消費消費吧!」也有的一見面和他開玩笑說:「哎呀!這不是惡警來了嗎?你怎麼搞的,我怎麼哪都能看到你的光榮照呀?」他家人怨他太張狂,連局長的妻子都教導自己的丈夫:「咱可別像老X那樣,弄的滿城風雨的。」這個教導員見到我們同修(很熟悉)都無理智的說:「你們這幫人不夠意思,你們花兩個錢,我給你們把事擺平了,可你們到處埋汰我,我現在雇了幾百人在往下弄,你也幫我弄弄……」

那一次我們市沒有一個被迫害的。我就想,如果我們把在洗腦班裏的每個參與迫害的惡人的詳細信息(包括他本人的電話號碼、家庭住址;所有家人、親屬、朋友的住址、所在單位、電話號碼;甚至惡人常去的公共場所的信息等都能搜集到,大法弟子根據自己的所長和能力曝光邪惡,讓更多的民眾都明白了真相,在認清邪黨的同時,都知道迫害大法弟子的是些甚麼人。在社會上形成「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全民反迫害的局面。惡人的惡行就會收斂。

當然,大法弟子的家屬是民眾中的中堅力量,他們反迫害最有說服力。這就需要給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家屬講清真相。有一個縣城要辦洗腦班,他們首先綁架了這個縣的一位教師,大法弟子配合得很好,除了發正念,貼膠貼,發傳單外,就是把家屬的真相講明白了,家屬天天去要人,有的家屬就講被綁架的同修學大法後的變化,在哪都是最好的人,其母親在惡人的辦公室一哭就是一個多小時,另一個家屬就大罵不止(筆者認為:這雖然不是我們提倡的,但是常人家屬的表現也是真相)。使惡人焦頭爛額,無法辦公。由答應後天放人,變成明天,又有明天提前到當天,最後真的在答應的半個小時後回到家中,不但是無條件的釋放了被綁架的大法弟子,政法委610的一個人說:你看這多犯不上,一個沒轉化,還招來了樓前樓後都是法輪功(指前去發正念的大法弟子),弄的滿城風雨,這給法輪功還長威風了。政法委表示:今後本縣不再辦這樣的班。

就在我寫這篇體會的時候,又有一個同修在短短的十天堂堂正正的闖出了洗腦班,此前的幾天,也是家人明白了真相,到區政法委據理力爭的要人,開始政法委的人被操控的很厲害,揚言還要繼續抓人,甚至說把法輪功的頭(一個比較有名的同修)某某某也抓起來。外面大法弟子發正念,家人在裏面正念越來越強,最後政法委把責任推到了社區,說是社區舉報的,大法弟子配合家人又來到了社區(這個社區是所謂的「全國文明社區」)。家屬剛一到,社區有個人被操控的很厲害,罵罵咧咧的說:我們社區是文明社區,就是她(指被綁架的同修)到處張貼法輪功資料等等。家人毫不示弱,把一個最惡的人團團圍住,在場的同修們互相提醒向內找,我們是來救人的,不要有爭鬥心。家人告訴她們,是政法委告訴我們說是你們舉報的,社區的人被嚇的站成一排,最惡的那個人開始退卻了,後來打電話找政法委,政法委答應第二天和家屬談。第二天家屬去時,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發正念。最後區政法委的書記說:「她在那裏也不轉化,留在哪也沒用,明天就給送回來了。」結果真的準時把同修送到家。試想,如果各地政法委和參與迫害的人都把辦洗腦班看成是對自己的利益是得不償失、甚至是很苦惱的事,惡人就會自我抑制,邪惡就沒有辦法操控人了。這個洗腦班就會因為沒有了行惡者而解體。

整體配合 正念清除邪惡因素

我們都知道,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是邪惡的因素操控惡人所為。如果我們的基點擺正,每個人都以純正的正念解體邪惡。洗腦班還能存在嗎?

特別是目前由於邪惡的因素越來越少,已經沒有能力大面積行惡,因此邪黨想辦洗腦班,必須搜集殘留的邪惡爛鬼,甚至需要較大城市的黑窩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的支撐,大多是幾個市設立一個洗腦班,這就需要整體配合發正念。不能因為你這個市縣沒有被綁架的就不發正念,而有被綁架到洗腦班的才發正念,每個市縣的大法弟子必須承擔起自己的使命與責任。

二零一零年,我們市有一個大法弟子被綁架送到本市的勞教所,由於這個大法弟子有一定的影響,不但本市的大法弟子發正念營救,周邊的幾個市縣的大法弟子都來配合發正念。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近距離發正念,這個大法弟子在裏面不但沒有人做她的「轉化」工作,而且就連那裏的警察都說:「你在這呆不了幾天,我們得把你弄出去。」後來就在這個大法弟子被無條件釋放的同時,這個勞教所也解體了,剩下的沒有釋放的被送進省城的戒毒所了。由此可見,洗腦班的存在,不只是當地市縣的大法弟子沒做好,與之相關的市縣的大法弟子都有責任。

如果我們真的信師信法,今天就讓讓我們來試一試吧。不成熟的體悟與同修交流,敬請指出不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