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班注射不明針劑 郴州婦女含冤離世(圖)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湖南郴州現年五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李甲菊女士與老伴,於二零一一年五月被永興縣「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和黃泥鄉政府惡人,闖入家中綁架至郴州市北湖區黨校洗腦班。李甲菊絕食反迫害,半個月後,洗腦班的中共邪黨人員給李甲菊打了一瓶不明藥物的吊針後,讓她回家,李甲菊出現身體狀態差,到九月份,下身出現流血,每個月有幾次。二零一二年大年過後,李甲菊出現大量流血,並伴有血塊,越來越頻,終於臥床不起,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李甲菊
李甲菊

李甲菊女士住永興縣黃泥鄉,一九九七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原患多種頑疾,不藥而癒,原來火爆脾氣也去掉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其手段之殘忍,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李甲菊與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世人講真相。她向永興縣政法委、公安局、「六一零」人員講真相,要他們不要聽信中共謊言,善待法輪功,為自己的未來負責。

二零零零年農曆十二月十四日,黃泥鄉政府惡人糾集三十餘人,闖進李甲菊家中,非法搶走大法書籍、真相資料,把家中所有家具全部打爛、砸毀,並綁架了李甲菊夫婦二人(丈夫也是法輪功學員),在車上對李甲菊夫婦拳打腳踢,強令他們跪在三角鐵上。在鄉政府的樓梯下,腳鐐手銬二天二夜,寒風怒吼,滴水成冰。李甲菊被迫害的手腳凍爛,人昏迷不醒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農曆十月二十一日李甲菊在黃泥鄉圩,遭永興縣政法委頭目許永金綁架到看守所,使用重銬把三個人的手、腳連在一起,折磨了六個多月,並罰款八百元。

回家不到十天身體還未恢復,二零零三年五月一天深夜,一夥人闖進家綁架李甲菊到看守所。李甲菊絕食反迫害半年之久,生命垂危,才放回家。

回家不到兩個月,二零零四年一月,黃泥鄉政府又將李甲菊綁架到看守所,並送勞教十六個月,送往株洲白馬壟勞教所迫害。李甲菊在勞教所堅持背法,發正念,後絕食反迫害。勞教所用小車把奄奄一息的她送到株洲火車站,買票要她回家。她拒絕勞教所的錢,身無分文在株洲火車站二天後搭上好心人的車,輾轉回到家。提前近十個月回到家。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一日,李甲菊陪同同修到長沙女子監獄看望兩個女兒(法輪功學員)。李甲菊在接待室向女子監獄的警察講真相,發資料,被惡警扣押後由永興縣「六一零」綁架到看守所,三個月後,二零零六年一月再次送往株洲白馬壟勞教所十八個月。李甲菊堅持信仰,絕食反迫害。在身體極度虛弱,勞教所拒絕親人會見。在明慧網曝光勞教所的殘酷迫害後,李甲菊在勞教所反迫害十二個月回到家中。

二零零八年四月,李甲菊與一同修到耒陽市天義鄉講真相救人。同修發資料發到一便衣警察手中,被綁架到派出所。李甲菊當即到派出所向警察講真相,要求放同修。派出所將李甲菊也扣押,二天後她正念闖出。同修十天後回家。

二零零九年,李甲菊邀同修先後去永興縣塘門口鎮是偏遠山區,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惡人綁架她到看守所,送往株洲白馬壟勞教所,拒收後回家。

二零一零年三月,她獨自一人到永興縣鯉魚塘鎮一個山村,因在車上講真相,有人告鎮政府,惡人跟蹤,一大群人將她綁架到鎮政府。三天她正念闖出。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郴州市、永興縣二級「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非法恐怖組織)公安國保、派出所等十餘人衝進永興法輪功學員李甲菊家中,綁架了他們兩人,並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書籍。綁架的藉口是「六一零」人員懷疑他夫婦兩人要到上海去看「世博會」。

二零一一年五月,李甲菊女士與老伴被永興縣「六一零」、黃泥鄉政府惡人闖入家中綁架至郴州市北湖區黨校洗腦班,打不明藥物的吊針,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