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精進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來自日本的大法小弟子,今年十歲,跟著媽媽得法已有三年半了。今天能夠來到華盛頓DC參加這個神聖的法會,我感到非常高興和激動,因為我知道這裏聚集的是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在這裏我也很想把自己最近的修煉感受都寫出來,和全世界的大法小弟子們交流。

在學校裏講真相

我現在讀小學五年級。幾個月前班上轉來了一個中國哈爾濱的小男孩,他剛來日本不會說日語,上學很困難,需要有人幫他翻譯才行,校長知道我會說中文,就安排他和我同桌,希望我能幫助他。開始我和班上所有的同學一樣,對第二天要來的中國小朋友感到好奇和興奮,一回家就告訴了媽媽這個事情。媽媽說:「哦,師父安排有緣人讓你講真相了。這是好事情啊,不是所有的海外大法小弟子都能遇到這種事情的。」

所以中國小朋友來了之後的幾天,我就開始跟他講「三退」的事情,沒想到他不是很相信。我問他:「你喜歡紅領巾嗎?」他說:「一般般。」我告訴他那個東西很不好很邪,就勸他退隊,可他說:「中國孩子都沒退啊。」我跟他講遇到災難,退了隊到時就可以保命,他還是半信半疑。這時我起了爭鬥心,又說了很多,他才很不堅定的退了。沒想到第二天他就問我:「你在煉法輪功嗎?法輪功不好,自殺!」我很吃驚,問:「你怎麼知道我在煉法輪功?」他說:「我媽叫我問你是不是的,還告訴我,如果你真是煉法輪功的,以後你再說甚麼,就叫我說,我不懂,甚麼都不知道!」我才知道他並沒有明白真相。於是我又繼續跟他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了很多,他還是不相信,還說不想聽了,給他真相小冊子他也不要……

回到家裏,媽媽叫我向內找,我也知道是自己爭鬥心的原因。不過,我感覺到中國和日本的小朋友真是不一樣。以前我和同學們講大法的事情時,他們都會很好奇,而且也願意繼續聽我講下去,問他們信不信這個世界上有神,有說相信的,也有說不相信的,還有的說「我正在考慮相不相信有神」,但都不會像這個中國小朋友又怕又不想聽的……原來和中國人講真相會這麼難啊!

一天一個同修奶奶給了我一大袋很漂亮的蓮花護身符,第二天我就送了一個給中國小朋友,他看到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就不敢要。我說拿去吧,會保祐你平安的,多好看啊,他才拿了。接著我又送給另外一個同學時,被班主任看到了,她問我這是甚麼,看她很喜歡想要的樣子,我就笑著說這是護身符,並說了一下大法的事情,想送給她。可班主任卻問:「家裏還有嗎?」我說有很多呢,她就說:「那這樣好了,明天你都帶來,給班上想要的同學們吧,還有剩下的再給我。」第三天我很高興地把蓮花護身符都拿去了。沒想到一大早同桌的中國小朋友就把昨天送給他的蓮花還給我了,說:「還是還給你吧,我不要了。」我沒說甚麼,就拿過來裝在書包裏,心想還給我也好,萬一他害怕把護身符扔了,那造的業就大了,還不如還給我呢!

到下午放學時,班主任特意對全班同學說:「請等一下,龍彥君有事情要和大家說。」就讓我站起來。我拿出一個蓮花舉在手上給大家看:「這是中國的護身符,把她掛在家裏可以保平安,如果有誰想要的話,可以到我這裏來拿。」然後大家都很高興地到我這裏拿蓮花,有的說「真可愛」,有的說「很漂亮啊」,還有的問上面的中國字寫的是甚麼啊,結果有以前聽我講過大法的同學就舉起手中的蓮花大聲說:「我知道,我知道!我聽龍彥君講過,那是中國的一種氣功!」他們就用日本腔調的發音大聲說:「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那個中國小朋友也伸過手來:「那我也要一個吧。」我很高興他會主動找我要護身符,同時我也要繼續努力,希望他能快點了解真相,快點主動退隊。

生日那天發真相資料

去年的十一月,在東京目黑區民中心舉辦了「真善忍國際美展」,很多大法弟子都去那邊發傳單,媽媽也帶著我和妹妹去過兩次。第二次去的那個星期天是美展的最後一天,也正好是我十歲生日的那一天。我們家離東京很遠,坐電車一個半小時多,到那都快十一點了。我和妹妹跑來跑去地發傳單,看到對美展有興趣的人,就趕快帶路領著走過去,還不停地介紹今天是最後一天,一定要去啊……

回去坐車時已四點半了,風吹得很冷。在路上媽媽說,我們今天一去一回光路上時間就是三個多小時,交通費將近四千日元,四千日元可以買一個很大很好的生日蛋糕,也可以去餐館吃一頓很好的料理,這一整天的時間,也可以帶我們去遊樂園玩一天,都可以來慶祝我的生日。因為在中國,是很重視男孩子十歲的生日,要大辦特辦的。可我們是大法弟子,不會把常人的事情看得那麼重,應該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回到家已經很晚快七點了,我和妹妹吃完方便麵後,又吃了爸爸送給我的生日蛋糕,覺的也很開心。我說:「其實今天我也很快樂啊!覺的發傳單很好啊!」妹妹也說:「我很喜歡發傳單啊!」但是我知道自己在發傳單時還是有一些執著心,比如剛去發的時候有不好意思的心,發多了之後又有安逸心,想玩一下坐一下,發的不認真沒有正念,當別人誇我謝謝我給他們帶路時又有很多歡喜心,我想這些心都是應該去掉的。

堅持參加每週的集體學法

東京是每個星期二進行集體學法和交流,每次媽媽都會帶我和妹妹去參加,從不間斷。就算下雨,我們也要去。不過,媽媽對我們要求很嚴:到了那裏,不准亂跑、不准大聲說話干擾同修們學法交流發正念等等。

我們一過下午五點就要出門,晚飯太早也吃不下,到了那裏交流到晚上十點,肚子又會餓。後來媽媽就總在星期二煮些麵條吃一點,再帶一些零食到那裏吃。就為這吃東西的事媽媽還發過我們的脾氣。我們一般是在學完法後聽人家交流時才吃,剛開始我總是會讓周圍的同修叔叔阿姨們吃,他們都會笑著擺擺手說不用不用,我就很熱情地讓他們吃啊吃啊,動作太大了媽媽就不高興了,回家的路上就狠狠說我:「學法的地方不是公園,人家在交流你卻在吃東西,多不尊重別人啊!看你們小,經不起挨餓,才讓你們吃點東西,你卻那麼張揚到處問人家吃不吃,以後實在太餓你們就快點吃完,省得人家看到不好!」所以後來我和妹妹吃東西都會很小心,有時還會拿書擋著呢。

今年的一月份我出現了像常人流感的症狀,發燒、咳嗽、打噴嚏,身上冷得直哆嗦,學校老師把我送到醫務室,打電話讓媽媽接我回家。正好那天又要去集體學法,儘管風很大很冷,媽媽還是帶我去了。在電車上我一直暈暈沉沉不停地發抖,媽媽也不停地摸我很燙的頭,讓我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學法的地方我一直在昏睡,醒了就喝點水,回到家在被子裏我還是冷得發抖。媽媽說:「沒事的,這是消業,你自己要知道是消業,別把它當病!念大法好就行!」我心裏知道這是消業,真的沒當是病,第二天起來燒就退了,第三天我甚麼事情都沒有了。我覺的大法的力量真偉大!

每次學完法回家都快半夜十二點了,很多次在電車上我和妹妹就睡著了。下車時被媽媽叫醒很不舒服,都不想起來下車,想就這麼一直睡下去。我是哥哥大一些,再不舒服也會忍著。可比我小三歲的妹妹就不行了,剛開始她很不習慣,被媽媽叫醒後就會賴著不肯起來,又哭又哼哼的,起來了也不想自己走想讓媽媽抱。但媽媽很嚴厲,抱過兩次之後就再也不抱了,說甚麼也得扶著妹妹讓她自己走。特別是冬天下雨的時候,本來在電車裏睡得很暖和很舒服的,下車後又是風又是雨的那麼冷,真想快點跑回家。每到這個時候媽媽就會笑著問我們:「冷吧?睏吧?難受吧?是的話就好,知道為甚麼嗎?因為你們在消業啊!多好的事啊!還記不記得師父寫的《洪吟》啊?‘吃苦當成樂’啊?那你們還哼哼甚麼?沒當成樂啊?沒當成樂那就只能是消了業沒提高心性啊!」說得本來正在哼來哼去很不高興的我們,都會好笑起來。

希望再苦都能堅持來參加集體學法!

總之,我覺得得法後很快樂,媽媽帶著我們學會了很多東西。不過覺的自己還是有很多不精進的地方,比方說:發正念和煉功時不能好好入靜,愛動,有時還睜開眼睛看一下;在妹妹面前,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就特別強,總欺負她;讀法時太快,媽媽說我不入心,沒有妹妹一個字一個字讀的踏實……我也要努力去掉這些不好的物質,做個真正精進的大法小弟子。

我們不怎麼看常人現在拍的電視劇和動畫片,也從不玩遊戲機,覺的那些沒有意思,喜歡看媽媽為我們選的二三十年前拍的老電視劇,像《西遊記》,《濟公》,《八仙過海》,《封神榜》,《水滸》,《大長今》等等,覺的看這些電視劇很有意思也特別愛看。看了這些中文電視劇之後我們知道了很多的傳統文化,也學了很多成語,再讀《轉法輪》裏面師父提到的「孫悟空」,「濟公」,「呂洞賓」,「妲己」這些人時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而且中文提高的很快,也覺的學中文很有趣了。另外媽媽還經常放很多大法歌曲給我們聽,我和妹妹學會後也很喜歡唱,覺的大法的歌很好聽。

但在這裏我還是想對媽媽講,媽媽對我們甚麼都好,就是脾氣太大了。我在寫媽媽發脾氣的時候曾經用過一個詞「大發雷霆」,就是形容她的脾氣很大。所以我們每次學到《轉法輪》第九講「大根器之人」那一段,「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我和妹妹就會笑,媽媽也笑了,我和妹妹還有媽媽都要共同精進啊!

最後我再背一首師父寫的《法輪世界》:


美妙窮盡語難訴
光彩萬千耀雙目
佛國聖地福壽全
法輪世界在高處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二零一二年美國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