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李洪志,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華盛頓DC)
 
  (全場起立熱烈鼓掌)

  大家好!(眾弟子:師父好!)(弟子們繼續熱烈鼓掌)大家坐下。
  我們一年兩次大型法會,都集中在美國,而且哪,還都集中在東部。(師父笑)有時候我在想,如果大家不能在法會上有所收穫,那就得不償失,因為你們來回的機票路費,這個費用非常的大,所以我不想開那麼多的大型法會,其實也就是想儘量的減少大法弟子的經濟負擔。不管怎麼樣吧,通過法會確實解決了一些問題,因為法會以後還有一些項目的會議,也是難得的一次聚會,大家坐在一起,可以切實的解決一些問題,這很好。
  從目前的情況看,大家知道,整個全世界對法輪功的態度都轉變了。迫害開始時全世界的媒體都在轉載中共邪惡的打壓宣傳,等於都在幫它宣傳,搞的全世界都在按照強加的謊言認識法輪功;在國際社會的大法弟子很多都是學生,沒有太多的社會經驗,就是從不會中邊做邊學,自己建立了講真相的媒體,建立了各個講真相的項目,硬是把這個真相給他傳播出去了,把中共打壓中邪惡的造謠扭轉過來了。了不起。但是哪,從整個形勢看,世人要真能認識法輪功,那還有距離,大家想想,否則那人可能就都修煉了。其實很多人他們還是把我們當作是一個被迫害的信仰團體,或者是在政治上有所訴求者,或者是與中共邪黨的理念不同。人嘛,就是人的想法。不管怎麼樣,人最後終究會認識法輪功到底是幹甚麼的。因為大法弟子所做的這一切,在人類社會中,看上去我們一步步做的很難,一扇扇門都很難打開,但是它是隨著整個正法進程在往前推進的;在世上的表現沒有那麼突飛猛進,因為就這麼大的個地球,走的太快了,那正法還沒正完,整個進程它是這樣一個對應關係。等到人真正認識到這一步的時候,那這一切就走到最後了。其實已經不遠了。從現在的形勢看大家也都知道,邪惡維持不了多久,迫害也維持不了多久。

  人在表面上他就是父母給了這麼一個肉身,吃五穀雜糧把它長起來了,它並沒有甚麼,人的表面上就像一件衣服一樣;真正能使這個人起作用的是人內在的那一部份,也就是另外空間裏起的作用。表面上人甚麼也看不見,只看人的表現,那邊的各種思想來源很複雜,各種生命的作用都摻雜著反映到人的表面上,就是這樣,非常複雜的。對大法弟子迫害更不簡單,人是做不了甚麼,那是因為另外空間裏的邪惡在起著主導作用。目前這些邪惡的生命越來消滅的越少了,清理的越來越少了,大家已經看到了,當年在全世界行惡時真是不可一世,我看很多政府都被嚇住了;現在要在全世界再搞恐怖已經沒那力量了,它現在也顧不到這些了,因為正法不斷的在往前推進的時候,各層空間一層一層的銷毀的很快,也就是像一個生命一樣,一層一層的都有它的存在形式。一個生命很有能力,是因為它的根很深、淵源很大,換句話說也許層次很高;把那些一步一步都銷毀了、越來越到表面的時候,它的根越來越淺,最後光剩下人的時候它就甚麼也不是了。這個邪惡也是這樣,在另外空間裏不斷的在被銷毀、銷毀,一直到表面。從現在的情況看就是這樣了,那個邪惡已經不可能有甚麼力量在全世界再像當年那樣。
  不只是在全世界啦,就是在中國它想搞出當年那個紅色恐怖來,它已經做不到了。那它們表面上的機構啊、它的組織啊、它這套東西沒有了嗎?它還有,看上去它還在那,但是哪,這套東西是背後的因素在控制。背後正的因素大了,表面上邪惡就邪惡不起來;背後邪惡的因素大了,表面上它就邪惡。那麼也就是說,整個在正法中、不斷在往前推進的過程中,大量的邪惡被銷毀了,而表面上人表現的也不一樣了。我一直在講這個事,就是當年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時候,整個地球全都被邪惡覆蓋了,密度非常大,每一個生命都附上了壞東西,就連草上都是,你走路好像草都要絆倒你,任何東西都想撞你,那是非常兇惡的。但是現在這一切都變了,都被清理的沒有了,所以環境不同了,人也變的理智起來了。因為人有自己明白那一面,同時哪,人還有先天那部份,先天的根基吧,因為多數人都是來得法的,多數人都是為這法來的,明白的那一面已經越來越強了,所以有時候你們在講真相中,你聽那個人講的認識很高,都不是平時人能講出的話,特別是在接受大法的真相的時候,那都不是正常人能夠做的出來的,像修煉人一樣。就說人明白那面已經在起作用了,邪惡的因素它少了、控制不了人了,只剩下很少的一點收縮到它關鍵的那些部位上去,還在行惡、維持著。開始的時候能在全世界瘋狂,後來它們只能維持在它那套政法系統裏了,監獄啊、公安局啊,甚麼國安哪、勞教所,這套系統裏。現在這套系統它都管不住了,也都管不了了。現在收縮到監獄、洗腦班,也沒那麼大力量了,就連它北京那塊地方它也難保了。
  大家知道,現在中共邪黨啊,它們感覺好像是隨時都要倒。不是我說啊,它們自己說,別人也這麼說。可是它的軍隊、警察,它的這些權力機構,還不都在它們的手裏嗎?那軍隊的人不還是那麼多嗎?它為甚麼會有這個感覺了呢?表面它這個形式、組織結構它雖然是健全的,可是背後那些邪惡沒有了,而這個政權的最根本能夠讓它存在的原因,是那個最邪惡的因素,不斷的被銷毀,銷毀的越來越少,它們就覺的坐不住了,就覺的要完蛋了,就這感覺。

  迫害法輪功的當初師父就講過,中共會在迫害法輪功中把自己迫害倒台。大家看,現在直線的在往那去了,是吧。但是不管怎麼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形勢雖然變了,對我們來講,就是說咱們還不能夠放鬆,不要覺的環境寬鬆了我們就對自己的修煉放鬆,這是不行的。千萬不能忘了你們是一個修煉的人,你們有了修煉的這個基礎才能去救人,有了修煉的這個基礎、正念強了,才能救得了人,才能做了這件事情,所以不能忽視個人的修煉,到甚麼時候都是一樣。

  那麼有一些不太精進的,或者有些新學員在想:哇,中共邪黨要倒了,將來是法輪功的天下了。我告訴大家,在政權上不是,我們不要那個政權。我們有多少大法弟子當年修煉的時候就在說:我得了大法,「朝聞道,夕可死」。說我得了大法,給我總統我也不幹了,我要修煉了。也就是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是放棄世間的這些利益的,修煉人求的不是這些,要的是放棄人世間的執著。如果作為個人修煉來講,那我們就是要把自己修好,返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去。人世間只是為了最後宇宙正法創立的這麼一個地方,它不是宇宙中原有的,也不是宇宙中必有的,這是對過去來講;將來如果它存在,是因為這次正法中這個地方有了威德,也可能將來作為宇宙的一個層次存在了,所以真正的家不是這裏。那麼作為很多來得法的芸芸眾生來講,其實他們不管迷在這個世界中迷的多深,他們最終來的目地也是要得這個法。
  因為宇宙不行了,眾生都不行了,一切都亂了,也就是說,大家都在其中,宇宙的眾生,不管多高的層次,都在推波助流,都在使它不行。那麼也就是說,這個宇宙的眾生都有罪了,都得隨著它去了,如果這次不正法的話,那就是這樣。那麼要想救他們,他們就得在魔難中、在最艱難的情況下找回自己的本性,找到能夠使他解脫的大法,可是這很難。大家知道,我們滿街發傳單、叫人修煉,很多人視而不見,而且中共邪黨在各種各樣的宣傳破壞中造了很多謠言,也使人很害怕。其實不止是這些了,在全世界也都是這樣,很多人要想真的走入修煉,都會碰到各種各樣的後天形成的觀念的障礙,肯定的,所以走不進來。在這樣一個情況下,要救人也是很難的。但是反過來講,這是人自己的難,大法弟子能救了他,大法弟子就是了不起了,因為這些生命要想得法,就得遇到這麼大的難,就得在這個環境中他能得才算,因為一切都不行了,你能行那才了不起。你就得在魔難中,就在這痛苦中,在生生世世積累的各種業力、觀念的作用下,把你埋在這裏,看你還能不能認識法,看你還能不能修、還能不能返回去,大法救他的時候你看他還能不能認識。很難哪。我們面對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所以大法弟子不但要修好自己,還得完成你們的歷史使命──救度眾生。

  歷史上任何一種修煉與大法修煉都不同,正法那是宇宙中前所未有的事。大家知道,這個舊勢力,我不承認它們這一套、指出它們的干擾時,最後沒有理了的時候,它們就說「我們就會這個」。甚麼意思呢?大家知道,基督教是那麼過來的,被迫害了三百年,最後能行的它才承認;佛教也在不斷的魔難中走過來,還出現過很大的幾次法難,所有的這一切都是這麼走過來的,它們說它就會這個。它就是舊的生命,你讓它真正能認識大法,沒到處理它們之前它也認識不了。它也把正法當作是一件能救它們的好事,就是要用它們的觀念來參與,怎麼說也不退出,就正好成了正法的障礙;而且它們安排了整整一套系統,它們誰也解脫不出來,最後就像麻木了一樣的幹著要幹的。不管怎麼樣吧,對於眾生來講,這都很難;包括那些神,誰想留下來都是很難,都將面對這一切,誰都在自己的境界中認識法,本身這就是它的難度。都知道這件事情,到底這件事情能成不能成、有多大,誰也摸不著底,各顯其能,所以就給我造成了很大的障礙。
  不管怎麼樣,大家看到了咱們走過的路甚麼樣。如果正法這件事情做的不成功,或者不夠標準、不被眾生承認,或者是師父不滿意,就說師父不管怎麼大的本事,如果不能使眾生在正法中達到那麼純淨,一路走過來如果哪個地方出問題了,我告訴大家,這個地球就會解體掉,正法就不存在了,救度眾生這件事情就都沒了,危險時時都會出現。可是沒有。但是哪,那些事情可都出現過啊。大家知道有的星球是奔地球來撞的,結果沒撞;有很多毀滅性魔難是應該在地球上發生的,沒有發生。那就是說,正法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不管有驚無險也好,經歷了多少魔難也好,做的是對的,而且我們已經走到最後了。(弟子們熱烈鼓掌)就是說呀,我們路走的是正的,那麼這裏邊也包括大法弟子的了不起。你們在法會上提到許許多多關於大法弟子在修煉中、救度眾生中、在證實法中怎麼樣走過來的這個過程,其實千千萬萬、億萬大法弟子也都是在這麼走;碰到的魔難,心性的考驗,艱苦的修煉,都是在走自己的路,都是在成就著自己。當然啦,成就大法弟子,可不止是個人生命的解脫,大法弟子也不是為了自己來的,身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同時哪,就連世上這些個要得法的世人也都肩負著使命,不只是為他自己,也是肩負著他那些眾生的存亡,下世是想救度他那些眾生,才為此而來。

  這件事情就是了不起。不管現在人怎麼認識,我剛才講,最後人都得明白過來;不但明白過來,而且未來人要經歷的、面對的一切,會非常震撼。我所說的這個「真相」啊,包含的內涵很大。現在講的是,告訴人邪惡為了迫害法輪功編造的謊言真相;中共邪黨到底是一個甚麼東西,這個真相;為甚麼迫害法輪功,這個真相;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大家也在講,這個真相人很難認識。不管怎麼樣,將來還有許許多多,人不知道的、想要知道的,或者是人認為是對的、其實都是錯的,許多真相全都要顯現出來,人不相信的也會給人看;從古到今,人真的要經歷一次刻骨銘心的、轟轟烈烈的大的變化。
  歷史在往前推進,路在往前走,天要變,誰也擋不住。大家在這個過程中儘量的多救一些人,能夠使他們留下來。是啊,作為大法弟子,我告訴大家還真得多救人,因為當初我是這樣安排的:我叫人在未來要給大法一次回報,就是剩下來的人吧,要給大法開創一次最輝煌的時期,全盛時期。那人得來做這個事,要剩不下幾個人這怎麼做?那多沒有意思。(眾笑,師父笑)咱們得多救人。
  不管現在形勢怎麼樣,也不管芸芸眾生怎麼說,師父這兒把握的很穩,出不了偏差。個別人對法的認識出現一些問題,那是他個人修煉問題,大的形勢不會變。你們就是救人,完成你們的歷史使命,大法弟子就有了威德,就功成圓滿。當然啦,還有許多不足的一些事情啊,師父這次不想多講,但是哪,有的時候話到嘴邊還是想說一說。(眾弟子鼓掌)

  國內外大法弟子的修煉是不同的。其實不管你是國內國外的,還是在哪裏,大法弟子的修煉哪,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我說沒有榜樣,沒有參照,只能去借鑑,看人家的正念作用下做的那些事情;你要想按照他怎麼做你怎麼做、他做甚麼你做甚麼照搬,你就做錯了。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個人都在正悟著自己將來在大法中認識的法。中國大陸學員在這種恐怖壓力的魔難中修煉、講真相,那是你在歷史中定的,是自己那時要這麼做的,而且有許多機緣促成還必須得這麼做的。那麼在大陸以外的大法弟子,那也是機緣促成的,他在那裏修煉、在那裏做,這是不同的。那麼作為中國大陸的學員,在這個紅色恐怖下,壓力是巨大的。在大陸以外,不管怎麼樣,要比中國大陸的學員的壓力要小的多。所有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我在美國看到啊,在這裏不待上半年還緩不過勁來,走在街上還在害怕哪,(眾笑)因為那個紅色恐怖的心理壓力,(師父笑)那個東西還沒去掉,見人還不太敢說話呢,好像還生活在那樣一個環境中一樣,其實完全不同了。
  那麼也就是說,在這個環境中它是另外一種做法了,而且在國外的大法弟子生活條件上都比較好一些。當然說到生活條件了,大法弟子有福份你就享啊,師父可不是領你們搞中共邪黨那個窮,所以生活上、條件上一般情況下要比國內大法弟子好的多,那是個客觀現實。那麼中國大陸的多數學員相比來講要苦一些,這個你們不要去比,說你們太舒服了,我們在那吃那麼多的苦。那是你的路,(師父笑)那麼他們是他們的路。但是哪,國外學員也是很了不起,就硬把這個國際形勢給扭轉過來,同時有力的抑制著邪惡、減輕了國內大法弟子的壓力;不然的話,大家想一想,那邪惡在最邪惡、最瘋狂的時候甚麼都幹的出來,是吧?
  但是哪,講起來啊,因為在中國大陸這個恐怖環境下,在壓力面前學法不是那麼太好的、也不是太精進的一些人,可能面對邪惡的壓力時就會犯一些錯誤、走些彎路。其實呢,如果這件事情沒有結束,那都是你的修煉過程。修煉過程難免這個關過不去再從新過、那個難沒走好那再從新走,這就是修煉。一路都無阻的走過去了,甚麼都擋不住,我看還沒這樣的;那就等於給你的關白設了,那就等於像神仙在修煉一樣了,不是人在修。所以哪,肯定每個人在修煉中都會有不同的魔難,碰到不同的事情,有些事情甚至於做的很不好。最近我又聽說大陸有邪惡的人在網上搞甚麼名堂,說甚麼走過彎路的、做過錯事的,幹過甚麼不該幹的甚麼事的,向這個網站交錢,交了多少錢,你的罪就沒了,那個錯就不算了。還真就有人交,我聽說還有賣了汽車去交錢的,有的人還不少交呢,就糊塗到這種程度。是不是被這個心理壓力搞的理性不清了,這個壓力太沉重了,不理智了,是吧?

  大法弟子得在法中修,得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才能走正這個路,才能洗刷自己的那些不足。其實無所謂洗刷了,你就是修煉中那個關沒過好,那你就把後面的事情做好,再遇到關你把它過好,就是了。所以有些人覺的那是一些污點,自己心理壓力很重,那不是又是執著嗎?邪惡的因素就是在利用你這個心。那邪惡的網站、那個特務,它就會利用你這個人心去騙你,就讓你再破點財吧,讓你再摔跟頭,還不醒。這些壞人它能幹的了、它在網上行惡,那也就是舊勢力在利用,就讓你破財,再不醒讓你傾家蕩產,看你還理不理智。我說了,舊勢力就會這麼幹,不管師父利用它也好、不承認也好,在正法沒到之前的過程中,它就在這個間隙中幹著壞事,正法走過的地方會把它們一塊清理掉。
  說到宇宙正法,要叫我看過程很快。我舉個例子,宇宙就是一個大時間,正法就是揮手之間,清理了,就這麼一回事。可是這巨大的天體裏邊有無數的宇宙、無數各種大小的天體、無數的數不盡的粒子星球,每一個上面都有自己的時間,大的小的都有自己不同的時間。我說揮手之間這大宇宙中就做完了,可是在有些極慢的空間中,可能是幾億年的過程;在有些星球上,那就是幾十年的過程;在地上我們人世間表現起來就是這十幾年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瞬間。可是就是在一瞬間,舊勢力利用了裏邊不同的時間,在不同的空間的時間它幹了它要幹的事。其實師父也是反過來利用它幹的這一切成就著大法弟子,不然我會用另外一種辦法。它已經這樣幹了,我就將計就計,它們就成為了舊的勢力,這個舊勢力就成為宇宙正法的魔。可是大法弟子要走不好,損失太大。不管你承認它也好、不承認也好啊,你真的摔了跟頭那就是摔跟頭了,你真的做好那就是做好了。
  所以不管怎麼樣吧,我說大家要堂堂正正的修煉,要理智一些,甚麼事情一定要用法來對照。大法弟子,不管怎麼樣、在甚麼情況下,你走錯了也好,走對了也好,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做好以後的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你就在不斷的修煉,就在不斷的在往前走,不斷的在成就著自己,通過不斷的修煉你就會認識到這些,說將來怎麼做好它。不要有任何負擔,那些東西都是人心,都會被邪惡利用。

  當然我要講的東西很多,兩次法會很近,講那麼多不行。有些事情還不能講的太明瞭。我把你們修煉過程中這些東西都給拆了,你就沒的修煉了,路也就沒的走了,是不是?既然已經這樣了,那還就得你們自己去走、自己去修,師父只能是概括的去講一講這些事情。不管怎麼樣吧,師父看到你們很高興。大法弟子從魔難中走到今天,我也看到你們的未來。謝謝大家!(眾弟子長時間熱烈鼓掌)




簡體字A4版:  PDF文件
簡體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體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