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兩年能好了」

——在大法中獲新生 聽師父話救人急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我萬分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留下的,我要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好好修煉自己,助師正法,成為一名合格的大法徒。

大難不死恩師救

我是一九九八年為治病學煉法輪大法的。那時我三十多歲,卻是又瘦又老的黃臉婆,和丈夫離婚後,抱著幼小的女兒從外地回到鄉下,我給父母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和苦惱。孩子小要照顧,我得了一身難以治癒的病,從頭到腳全身疼痛,頭頂及左面身體麻木,眼珠疼、上喘、胸膜炎、乳房癌腫大、胃炎等等,由於半身麻木腰直著彎不了,彎下直不起來,子宮肌瘤下身墜著疼、腳麻木,一米六五的個頭,體重不到一百斤。娘家貧困,我自己沒錢,五元錢的藥都吃不起,整夜白日的不能安靜的睡眠,孩子顧不上管,心中充滿的就是恨,因為我和丈夫離婚,他耍賴不給孩子撫養費,他說隨便告,反正不夠判他的刑,我和他拖不起,只有回娘家了。

我病魔纏身,脾氣暴躁、能拔上來點氣,說出的話又刁又狠又氣人。有一天,我在屋閉目坐著拔氣,聽到屋裏有倆個人說話:「這丫頭,脾氣不好,急了暴跳的,身上一大塊病,她媽給她買的這包藥可不好使。」「過兩年能好了。」我一聽這話,忙睜眼看,沒人。我趕緊喊媽和妹子,她們沒好氣的說:「你精神有毛病,哪有人?」可一連三天都出現這說話聲。有一次,我還是在炕上坐著閉眼拔氣,天目看到一個老者背著一個白布袋,到我跟前說:你叫某某某嗎?我說:對呀。他從衣兜中拿出來一個本,看看我,又看看本上面的名,反覆幾次,然後樂呵呵的走了。

日子又過了很久,我的病越來越重。這時法輪大法已經傳到了我的家鄉了。親屬勸我:學學法輪功,你病能好。我說:以後我的孩子還不知給誰呢。當時我已經完全放棄了求生的想法。爸說:「你去吧,能煉多少煉多少。」我去了村裏的煉功點。站那兒,看了一會,隨便做了幾下第三套功法灌頂的動作。這時奇蹟發生了,從我身體的骨頭裏往出冒涼風,以前這個胃吃東西也疼、不吃也疼,這煉一會兒功,餓了,回家吃了一大碗飯。

我心裏可高興了,心想回家要看書,當我拿起《轉法輪》這本大法書看時,書皮封面上的法輪圖形全都在轉。看書不到五分鐘,我就酣酣的睡著了。醒來後,我想:這法輪大法太好了,我能吃飯、能睡覺了,渾身有力氣。我一定要學了。等我再次認真看書封面的法輪大法圖形時,我的記憶一下想起了甚麼,又一下全忘掉了,幾次這樣。我只知道:我和法輪圖形在一起過,這就是我一生在找、在等待的,我找到您了,師父。我哭了很久。

我天天學法煉功,心裏高興,不知怎的總想哭。我身體很快全面康復,體重增加三十多斤,成了家裏的好勞力,在山上放牛,腳步跑起來經常起空。坐下來學法,心裏無比幸福,常常流淚滿面,山裏沒人聽見,我的哭聲有時驚動了身邊臥著的壯牛,它們都仰頭望著我。

學大法的人真好

我決心一定要修煉好法輪大法,從心性上嚴格要求自己,見人面帶微笑,對人和善,樂意幫助別人,不怕吃虧。村裏人見到我性格變好了,特別身體學煉大法後的大變化,從心裏敬佩法輪大法好。學大法的人越來越多,我和身邊的同修相互鼓勵,我們一定要珍惜大法,真修實修。在村裏,信啥教的都有,各個教派各種干擾,我們感到有很多人在盯著、評說我們。我們心不被帶動,就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一天我在家,突然有人告訴我們:你家的小牛犢被別人砍死了,說是吃了他家的苗。我穩住自己的心,到那一看小牛慘死的場面,心口都梗阻了,但是我心裏有法,甚麼都沒說,忍下來了。

一次,我看到別人家的一個大牛正在吃一家地裏的玉米苗,我趕緊去轟趕,正巧地的主人來了,她大吵著過來說是我家的牛,也不聽我解釋,還說等到秋收劈我家的玉米做賠償,我想,這一定是我哪輩子欠她的,就說:「那你就拿吧。」當時我身邊還有別人。後來聽說這事被我家親屬知道了,找上她家大鬧一場:「我妹子現在學大法了,做好人了,你不要欺人太甚……」這事就過去了。

我和村裏的同修有很多過心性關的事,有過的好過的壞,我們互相幫助共同提高,使鄉親們都非常敬佩修法輪大法的是真正修佛的人。有一個外鄉的同修來找我,她問在小賣鋪打撲克的一群男人我在哪住,他們一聽找我就說:「你找法輪大法家呀,我們告訴你,在那條街。」同修問他們:法輪大法好嗎?他們一起大聲說:「法輪大法好!」

謝謝師父點化 珍惜佛緣

修煉了,幹活累也不覺苦。師父在我左眼放上了一個卍字符。在學法小組聽同修說身上有法輪旋轉。我回家看著師父的像說:師父,我怎麼沒有法輪呢?當時就感到身上有法輪在快速的旋轉。一天晚上,我在仰望著師父的法像,靜靜的看著,法像這時放射出了光芒,師父手動了,打出無數圓形的亮片,落到我家屋裏到處都是。我還看到師父在天上給眾生講法。師父也讓我看到我天上的媽媽,天上那樣美麗、華貴,說話文雅,像頌詩一樣,修不好,真不配在天上坐哪。

修煉是很嚴格的,師父知道我有一個心性關難過,一連三天點化我。那天晚上我躺在炕上,剛瞇上眼,就看到自己在天上是個小男孩,正和另一個男孩學大法書。師父背著手走過來了,笑哈哈的問我們:「學的如何?」我這時忙站起身,向師父說別人的這樣、那樣不好的話,師父面容嚴肅的甚麼也沒說,轉身走了。兩天都是一樣的場景,那個小男孩一直在笑我。我認真的向內找,下決心改正。第三天又是一樣的場景,師父來了,我回答學法的心得體會。師父笑了。

學法後,我知道沒有病了,每次身體不適都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消業,我都能過去。後來我又闖過一次病業大關。當時我感到胸口裏像有一個火爐在燃燒,吐綠水,經常昏迷不省人事。我在明白時怕家人亂來,告訴他們說,如果送我去醫院,保證活不了,家裏還要借錢,人財兩空。我好了呢,就好好修煉,不好呢,也不能下地獄,我的命交給師父了。我癱在炕上一個月,家人承受很多。母親整日流淚。有一天她高興了,告訴我說:「孩子,我看到我們家院子裏、屋裏到處都是美麗的荷花,連睡在炕上的小外孫女(也是修煉人)臉上都是花朵,大法太神奇了,一連兩天都這樣,我孩子的身體一定會好起來的。」後來我吐出來一塊拳頭大的蛋白狀的爛肉,身體又全面康復了,身體健壯,種旱地、種稻田、上山砍柴、外包工掙錢,男人女人的活我全都能幹。我父親身體不好,家裏沒有男勞力,可我們家糧食年年高產,也有幾個高高的大柴禾垛,鄉里人說:大法神奇,不可思議。

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對社會對家庭,對人們的身心健康都有百利無一害。可是腐敗的中共邪黨,容不下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惡黨開始迫害我們。我進京上訪,被縣公安局人帶回來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我和一個正在打大法弟子的那個惡警講真相,我說:「我們都是學大法做好人了,江澤民破壞大法不講正理,你不能糊塗。」我從自己以前的身體不好、家裏窮苦,到現在好的狀態,實實在在的講,哭著說了很多。大家都不吱聲,只見那個打人的警察也哭了。以後他不再做惡了。我被親屬領回了家。有一個警察就因為我是大法弟子、善良人,領著妻子、同行朋友主動上門交朋友,認我媽為娘,到現在還年節不落的來。

一天,我天目看到一個火車站上,一輛輛列車上外面掛著全是喇叭,車裏裝著滿滿的人,一輛車在開走前,抱著車裏人犯的甚麼罪和去往的地名。我心裏很難過,也不知怎麼做。那時候在其它地區發傳單、講真相已經開始了。

講真相 救人急

我不懂怎麼是講真相,就覺得師父、大法被冤枉不公平。我去北京上訪,但迫害還是在繼續著,我見到同修就哭。後來同修給我捎來真相傳單,我出去發。我從小見生人就不敢說話,發傳單給誰呢?咋說呢?我走出村子很遠,看到一溜拉木頭的馬車隊。

我問一個趕車的老大爺,說:「你要法輪功傳單嗎?」誰知他大聲豪氣的喊著說:「我要,我們都要。」他指著幾個趕車的人,我高興的挨個發。從那時起,我和村裏的同修開始分頭做各自講真相救人的事。村裏人家做完了,我就到其它鄉做。晚上不想驚動村裏的狗叫,把鞋子脫下放在背包裏,腳被石頭扎的很疼,腳上踩滿了牛糞。發的數量少,後來我開始白天做。

離開家發資料之前,我都發正念,求師父加持保護。身上背著《九評》書、《風雨天地行》光盤、傳單、小冊子真相資料,趕集順道發。進各村挨家走,有時搭話歇息、喝水的,後來我就直接告訴他們我來的目地,說:我給你們送福份來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大法,你們別聽信腐敗邪黨的謊言,他們會遭報應的。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福報。勸三退,他們都主動簽名。

我和同修們每天再忙都能保證學法、煉功,切磋救人體會。看到師父一篇篇救人急的經文我們的腳步沒停過。在邊遠的農村住,不走遠了都見不到人。我到車站救等車的人,看到過往的車輛,我想這些司機也該救呀。

我又開始在國道上堵車給司機講,講一個擺手讓下一個站下,有時大小車自覺的等一大排。我告訴他們:我耽誤你們兩分鐘,告訴你們有福報保平安的好話,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份有好的未來。很多司機連連點頭道謝並同意三退。他們誠懇的問我,怎樣能再找到我道謝,我說,就謝謝我們的大法師父吧。我看到那些千載難逢的有緣人得救了,我真的謝謝師父。也有聽不進好話的,說我耽擱他時間,罵我。我為他惋惜。師父讓我看到這樣一幕:普天同慶那天,一群穿著同樣服裝的人,來到我們大法弟子的隊伍跟前找我,說是當初我告訴他們真相,保命得救了。

在國道上做了二年,我想到飯店人會很多,我背著資料、年曆、神韻光盤挨個飯店進,他們就像等我、盼我一樣的神態。我說明來歷後,一個老闆娘高興的接過光盤,馬上就當眾播放。我給一桌吃飯的人講大法真相,他們其中一個說:我們知道大法好,可我們不配得,因為我們這些人吃喝嫖賭不是好人。我給他們講了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會有好的未來。他們都認真的點頭答應。看著他們我心裏很苦。然後我又到其他飯桌前,那幾個桌的人都輕鬆快樂的聽真相、要資料、做三退。

發真相台曆包大,我就要打車出村子。一次,到了一個村,有三個賣鋪,都有很多打麻將的人,我走到第一個賣點、第二個賣點,講了大法的美好,大法被中共迫害的事,聽大法弟子的話能得福報。他們都搶著要資料、三退。到第三個賣點,資料不夠了,第一個賣點的人又返回來要資料。我說沒有了,給護身符,大家三退保平安,都同意。這次近六十人得救了。

一次,我走很遠到一個工廠,迎面走來的是個廠長。我說:我給你們送福份來了。我講大法真相。他卻說這裏缺少女人等等不乾淨的話,我認真嚴肅的告訴他:做人要有分寸,做好人能有福份,能得到上天神靈的保祐。我是大法弟子告訴你好話,你在外面做生意是不容易,但是你要對得起你的妻子兒女……一番話真的打動了他,他聽我講大法好的真相點頭,並同意三退。

救人中,有辛酸苦甜。一次,我走到一個大酒店,這裏是辦酒席剛完事,有四十多人在門前。我想,這些人個個打扮的漂亮,一看我就是農村人,我能行嗎?我想到師父的話:「憑著你們的正念也要打出一片天來」(《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我來到一個像這群人頭領的人面前,微笑著對他說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希望他明白了真相能有好的未來,他點頭笑了。我接著說:「我有神韻光盤你要嗎?他們能要嗎?」他說:「法輪功的?」我說:「只有法輪大法才有這麼好的東西。」然後他接過光盤高高的舉過頭頂,大聲向眾人喊話:「過來看看誰要?」我說:「這是全球華人新年文藝晚會,演的都是我們中國古老的五千年正統的文化,純善純美、淨化心靈、淨化身體、將有好的未來,特別有福份。」我說一句,他大聲喊一句。我沒多少文化,就實實在在的說呀說,有那麼多隻手伸過來向我要了光盤。等我再抬頭一看,在我周圍一圈站了三、四十人,手拿光盤雙手合十,點頭向我致謝:祝姐姐好、祝姐姐平安。有人說:來車了。他們又匆匆忙忙上大客車離去了。

我從家裏走出來一個來回就是五十多里路,我不捨得花錢坐車,走的腳腫的溜圓,很疼痛。我知道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和師父有佛緣,我非常珍惜大法,敬仰師父,師父要求我做的我就要做好。我還有很多缺點,沒有達到大法標準的地方我會改正。助師正法,圓滿隨師父回家。謝謝師父的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