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我徹底的折服了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我家住在河北省唐山地區遷西縣城裏,七十歲了。由於幾十年黨文化的浸泡,受毒害比較嚴重,形成了那種「黨一貫正確」的思維模式,在幾十年的工作中,總是不加思索的跟黨走,對黨文化以外的東西一概不加思索的排斥,很難接受。這些年來,我曾多次遇到煉法輪功的人給我講法輪功如何好、受迫害如何冤枉,我不但不聽,而且還惡語傷人,直到真人真事擺在我的面前,我才如夢驚醒,心服口服了。

去年初冬的一天傍晚,我沒事閒溜達,習慣性的向路邊的自行車修理攤兒走去,還沒到跟前,我就看見那兒放著一輛前轂轤嚴重變形的自行車,很明顯是被肇事車撞的,可肇事雙方的當事人都沒在場。心裏納悶,問修車的人:這車都撞成這樣了,那人都哪兒去了?修車人用一種讚歎的口氣說:挨撞的人把肇事的人給放走了,自己又回家取錢修理自行車。

接著,他又感慨道:唉,現在好多人還巴不得讓誰碰一下,好賴一把哪。這煉法輪功的人還真是不一樣,該著這兩個小子(肇事者)走運,遇上好人了。這要不是我親眼所見,我還真不敢相信現在的社會上還有這麼好的人。聽他這麼一說,我也很感動。

正說著,挨撞的人取錢回來了,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一瘸一拐的走路很艱難,看樣子傷勢還不輕。走近一看,啊,怎麼是她?我們認識,而且我還曾經很兇的對待過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霎時間,頭腦中一片混亂,不知道該相信誰的了,因為這些年來從媒體宣傳中所了解的法輪功和擺在面前的真人真事反差太大了。

我還沒醒過神兒來,她就跟我打招呼,面帶笑容,說話很和氣、友善,看不出對我有絲毫的怨恨,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這反倒讓我很不自在。

在兩年前的一天上午,那時我正在居委會工作,我正督導著兩個人在我們居委會的轄區內往下刮貼在電線桿上的法輪功真相標語,這位煉法輪功的婦女看見了,就急忙的跑到跟前,勸那兩個人不要毀壞法輪功標語,這是在幹壞事,幹了對他們如何不好。見此情景,我就緊跨兩步站在她面前,大聲的呵斥她,並掏出手機要給派出所打電話。她平靜的對我說:你可千萬別這樣,那不但害了我,也害了你自己,你可得為你自己和你全家的未來著想啊。因為那時候我根本不了解法輪功,腦子裏裝的全是中共媒體宣傳的那一套,她勸我的那些話,我根本就聽不進去,對她還是不依不饒的。最後她只好無奈的說了一句:我這可真的都是為你好啊,實在不聽哪,我也沒有辦法。說完就走了。

此時,她肯定看出了我很尷尬的樣子,便像久別重逢的親人一樣,很關心的詢問我的身體狀況和工作情況。我們聊得非常投機,友好。

接下來,自然而然的就又談起了法輪功,她給我講了許多她修煉法輪功後的神奇變化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實真相。最後她又善意而又嚴肅的對我說:老哥啊,以後千萬別再配合壞人做傷害法輪功的事了,我真的非常希望你和你的全家都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聽了這番話,還真是覺得心裏熱乎乎的,看得出這是真正出於對他人的關心,施恩不圖報的好人、好人。相比之下,媒體宣傳的那些詆毀法輪功的言論,顯得那樣陰暗低下、虛假、站不住腳,讓我羞於出口。

我為前兩年的事向她表示歉疚時,她卻很不在意的一笑說,事情已經過去了,就別再多想了,明白就好了。其實,你也是被謊言矇蔽的受害者。

煉法輪功的人,表現出的那種寬容、大度、善良、無私的品格,算是讓我徹底的折服了絕不會再相信那些騙人的鬼話、做對不起法輪功的事了。我一定會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吉言。在這裏,我也真誠的奉勸那些至今還沒醒悟的人們,趕快從噩夢中醒過來吧,別等惡報來臨時再後悔,那就太晚了。

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選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