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監野蠻折磨即將出獄的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二年新年後,司法局滕××到監獄部署對法輪功學員強行「轉化」,即強迫法輪功學員違心表態放棄信仰。據說沒有底線,不惜採用任何手段,強制「轉化」,對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出監前必須強制「轉化」。

自三月五日以來,一系列殘酷手段頻頻開始,警察把將要出獄仍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集中九監區,並揚言說:你們不轉化都得從那走,這是獄裏的規定。

如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惡警就找來刑事犯,用膠帶一圈圈把嘴封住,再用毛巾勒脖子,將要窒息的狀態,然後在地上拖著走,因長期迫害,有的法輪功學員身體虛弱,她們就用床單抬到九監區。穿上束縛衣,用膠帶把胸部、腿部和床的上下鋪立柱固定為一體。只有手指和腳趾略能動,全天二十四小時捆綁,有人輪番看著。看你眼皮閉沒閉上,叨咕著罵你,手裏隨時拿出寫好的四書(保證書、揭批、決裂、悔過書)讓你抄,不寫連著五、六天不讓上廁所,憋不住往褲裏拉、尿,絨褲、毛褲濕透了。

酷刑演示:全身捆綁
酷刑演示:全身捆綁

如果還沒轉化,就讓法輪功學員坐兒童塑料小凳,(是專為折磨法輪功學員所用),寬約十釐米、長約十五釐米、放在地中間,以一塊地面磚為界線,(約50×50釐米),兩側桌子擋著,膝蓋兩腿並緊,雙手必須伸直放在膝蓋上。每天二十四小時都這樣,由三~四個包夾(刑事犯)輪流看著,不准晃動一點,閉眼睛。惡警、包夾和已邪悟人不間斷的做所謂「轉化工作」,只許聽、不許反駁。就用這種陰毒手段來消耗你的精力。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當出現視覺幻象、摔倒,也得被迫挺直坐好,眼睛慢眨一點就用塑料水瓶哧你的眼睛,順臉淌水,有的用牙籤支眼皮,到六~七天的時候,臀部硌破皮,像雞叨一樣疼,滲血。裸肉開始化膿,內褲與膿血的裸肉結痂在一起,在坐小塑料凳上像針刺一樣痛,稍動一下撕裂疼。

惡警、包夾看到我們這種情況,就有意猛杵我們,使我們在沒有準備情況下突然倒在地上,把在同一室刑事犯驚醒為目的,讓同室刑事犯一起罵我。我說對不起:是我沒坐好,打擾你們睡覺了,還好一點。你要解釋就罵你、打你、踢你,你要問她們,她們說:誰看見打你了,誰證明?然後就拿事先寫好的四書在法輪功學員眼前晃來晃去,讓你抄,如果不抄、不配合,惡警就指使犯人再次用束縛帶。

更陰毒的是把法輪功學員滿身、腳下、凳上都貼滿紙條,上面都是罵師父的惡毒語言,法輪功學員因手捆著不忍心坐在紙條上,她們又拿出四書讓你抄,並說:「不寫就這樣對待」,這樣的摧殘。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到極限了,刑事犯就把法輪功學員手把著捆著的手抄寫四書。然後鬆綁。

就這樣一旦被鬆綁,緩解一點,法輪功學員就痛恨自己,被惡徒強售其奸卻毫無辦法 ,有的法輪功學員找不到紙就用一塊布寫鄭重聲明,重新修煉,交上去。惡警說:聲明不算數。法輪功學員就絕食抗議,共產邪黨用盡一切心機企圖改變正信的陰謀,卻在無畏生死的法輪功學員面前解體破產。直到隊裏送來紙、筆重新寫一份鄭重聲明交上去。然後又被強迫每天坐小凳,直到出獄。

現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裏,把將要出獄的法輪功學員在出獄前三四個月轉到九監區進行強制「轉化」(他們害怕出監日期太近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有傷,出去曝光。)九監區還實行著這樣一種制度,如果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強制轉化,就送到十三或七監區(鞏固監區)。然後從其他監區再轉來一個,持續這樣迫害。其實後期被誣判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被折磨的轉化的。

在當今中國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是最陰毒的,比其他刑事犯都狠。

以江澤民、羅幹、周永康等為首的一夥流氓集團,迫害上億善良民眾,十三年了,法輪功弟子以其不屈不撓對正信的堅定信念,巍然屹立於中華大地。邪黨低估了這一切。暴虐的共產邪黨統治者們,你們的末日臨近了,地獄之門向你們敞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