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四川西昌市二小校長暨西昌市教育工作者的信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幾號半夜一點過,西昌市二小張昌祥副校長與妻子高紅(音,涼山州中西醫結合醫院職工)回家途經西昌市三岔口西巷時被幾名歹徒搶劫,張校長當時對歹徒說:我們身上只有兩部手機和幾百元錢,全部給你們,希望不要傷害我們夫妻二人,我們也不向公安報案,結果歹徒得到手機和現金後還是刺了高紅一刀,傷及肝部、胃部;同時劃了張昌祥手臂一刀,高紅現在住在本單位醫院治療,手術中將肝部部份切除,胃部縫合……這件事讓人痛心,然而,只是同情傷者和譴責歹徒是不夠的,怎樣幫助被傷害者能在以後避免這樣的災難和悲劇的再次發生卻是最重要的。

很多人在遇到災難和傷害的情況下,可能會埋怨上天的不公:怎麼這樣的倒霉事攤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有些人會在災難和傷害過後,反省自己,看看自己是否也有意無意的傷害過其他人,看到人生的無常,福禍的旦夕難測,生命的脆弱,因此能謹慎自己的言行,虛心的聽取別人的意見和建議,理智、善意的對待他人和事物,從而使自己以後的人生遠災近福,作為教育工作者,也許都知道中國歷史上那些眾多的聖明的君主、智者在天災人禍前反省自己的故事。

作為一個有緣人,我們今天給張校長寫來這封信,真心的提出意見和建議,就是想幫助您看到自己前期所做的一些事情的偏差,能看到災難背後的原因,從而使您和您的家人在未來幸福和平安,這就是我們的目的,同時也希望您的同事們──西昌市各學校的老師也能從這封信中得到有益的參考。

我們再來看看在此之前與張校長及各位老師有關係的一些消息:2012年5月,由四川省人民政府防範和處理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問題辦公室統一印發了一種「家庭拒絕邪教承諾卡」(裏面惡毒的把法輪功誹謗為×教)。由西昌市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在99年6月10成立的一個凌駕於公、檢、法上的非法組織)布置給西昌市各學校,學校強制學生、捆綁家長簽字。西昌市的好些學校都搞了這種簽字活動,例如:5月15日,西昌市二小副校長張昌祥召集全校各年級組長,布置簽訂「家庭拒絕邪教承諾卡」,要求每一個學生把「承諾卡」帶回家,要家長也簽字,否則就要扣學生的操行分。5月16日下午,西昌市二小全校開班會,老師在班會上傳達污衊法輪功的內容,其中一位叫高雲的老師直接在班會上對學生說:「不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等。

沒幾日,二小主辦簽承諾卡事件的張副校長夫婦就被歹徒搶劫、傷害。法輪功修煉者一向和平理性,反對任何暴力。我們譴責歹徒的暴行,也同情張副校長夫婦的遭遇。出於慈悲善念,我們寫出本文,是談因果報應的道理,以避免類似事情的發生。

中國古人說: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在中國古代,各行各業都稱為「道」,在這句話中,老師除了傳道、授業還擔負著向學生解答人生、事物疑惑的責任,一位明辨是非、有明確道德觀念的老師才能帶領學生走出人生的各種迷茫和困惑,使之學會獨立思考,有獨立完整的人格、良好的品行,這樣的老師被稱為良師,學生能遇到這樣良師才是人生之福,反之呢?如果學生從他們的老師那裏得到的是謊言,學到的是欺騙,增加的是黑白顛倒、混淆是非的人生困惑,這樣誤人子弟的老師和歹徒何異呢?歹徒搶走人的財物,傷害人的身體,但這樣的老師卻是在剝奪學生未來的福份,傷害學生的良知和心靈。身體上的創傷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漸漸痊癒,但是心靈上受到的傷害可能很久(甚至永遠)都難以癒合的。

其實到今天,咱們涼山州西昌市已經有不少人明白法輪功是被冤枉的,這場荒唐邪惡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江澤民因為妒忌而利用中共發起的,被迫害誣陷的法輪功學員是無辜的。不是有那麼多人發自肺腑的說:「煉法輪功的人心好」嗎?在西昌市,各個單位那麼多的法輪功學員都是領導、同事、街坊鄰里公認的好人,這是不爭的事實,一群按「真、善、忍」來做好人的人,處處與人為善,重德修心、嚴格自律、諸惡不做,不僅不會去做任何壞事,甚至與任何不良習性都不沾邊。這樣道德高尚的人群,卻被中共江氏集團出於鎮壓的需要而誣蔑成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而且從99年迫害至今,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毆打,被非法關押、勞教、判重刑,西昌市建築工司的退休職工高德玉老人(女,72歲)只因堅持信仰、說一句真話,就被西昌610誣判12年重刑,還有那麼多被迫害致死,那麼多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很多有良知的人都為他們的冤屈和苦難流淚啊,而我們還不辨善惡的在公眾場合,跟隨610去誹謗這些好人,於心何忍呢?

作為老師,很可能我們的一句話就能影響孩子的一生,如果能把孩子教育成為真誠、善良、寬容忍讓,有正義感、有同情心的好人,那這樣的老師對學生、對家庭、對社會、對國家都做了功德無量的好事,但是作為一名教師,如果自己是非不辨,真假不明,只會人云亦云,或出於「政治需要」,或出於討好上級,或在政法委、610的淫威下非得要把好人說成邪教,讓那麼多天真無知的孩子排斥「真、善、忍」,仇恨「真、善、忍」,那我們不是在誤人子弟,幹一件最壞的事嗎?我們是不是在無知中給別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呢?

記得曾看過這樣一個故事,故事中主人翁在「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正在讀小學一年級,一天老師來教室裏對同學們講:告訴大家一個消息:劉少奇平反了…短暫的沉寂之後,有許多同學突然站起來情緒激動的振臂高呼(在那個年代人們經常這樣):老師,搞錯啦!不能給劉少奇平反,劉少奇是最大的壞蛋!……老師當場愣住了……

主人翁當時就在這些振臂高呼的孩子們中,他長大後也為其當年無知的「壯舉」而羞愧和感慨,感慨中共對中國民眾那種從小到大的,反覆的,深入骨髓的洗腦、欺騙和利用,劉少奇曾是中共的國家主席,因為在其高層的權鬥中,60年代被「中共中央」定為最大的走資派、漢奸、工賊,被「永遠開除出了黨」,後來被殘酷的折磨致死,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人都知道,當時劉少奇的「罪狀」多達一百多條,條條都是「鐵證如山」而且「人證、物證確鑿」(劉少奇被平反後人們才知道當年強加在劉少奇身上的一百多條「罪狀」原來一條都不是真的)。

故事中小學生們的舉動是可笑和荒謬的,其實也是可嘆和可悲的,錯把謊言當成了真理,當謊言的製造者──中共都不得不拋棄這部份謊言時,他們還在本能的維護那些謊言,並用謊言來衡量和抵觸真相,這也不能全怪他們,只能說中共長期的洗腦欺騙宣傳使學生受毒害和矇蔽之深,而那位後來告訴他們劉少奇平反消息的老師,是不是在此之前也在充當中共謊言的傳播者、和對學生的洗腦者呢,對學生的毒害是不是也有他(她)的一份呢?歷史總是在重複,而且驚人的相似,當法輪大法沉冤昭雪的那一天,我們怎麼去面對質問我們的學生:「老師,你當時為甚麼告訴我們法輪功是×教呢?」

所以我們自己先了解真相,明白真相是非常重要的。有機會得到真相時請公正地、客觀地,靜心看一看,您一定會有收穫,那也是在維護您自己的知情權。其實現在不少人到港、澳、台旅遊,甚至出國的機會也多,就張校長本人2010年曾與本校學生參加中國代表團訪問過歐洲,親眼目睹了法輪功在西方洪傳的盛況,不能說大家一點不知道真相啊。

在中共一言堂的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下,人們是很難得知真相,就以為中共官方的宣傳為真了, 這其中包括多少學校的老師和學生。這謊言哪,毒害了多少人!你們覺得我的說法誇張嗎?不誇張。這謊言在中國無孔不入,給億萬不明真相的世人心裏埋下了仇恨的種子──他們憎恨,憎恨一個所謂教人「自焚」、「殺人」的功法。可是,您有沒有想過,那是開動了整部國家宣傳機器製造出來的謊言呀!就說說讓很多人迷惑,影響非常大的天安門自焚案吧:

天安門自焚案是假的

二零零二年一月,海外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影片《偽火》獲美國第五十一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偽火》把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出的所謂「天安門自焚」的錄像以慢鏡頭重新播出。該片告訴了人們所謂「天安門自焚」漏洞百出,它是中共一手炮製的栽贓法輪功、欺騙世人的下三濫手段。

在以後的再播出的所謂「天安門自焚」鏡頭時,中共操控的央視不得不刪除了那些明顯的漏洞。為了挑起不明真相的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中共心狠手辣的不惜殺害了那個才十二歲的小女孩劉思影和她的母親。

錄像慢放鏡頭中你可以清楚的看到:1、女孩的母親是在點火現場被身後穿軍大衣的人用不明器物打死的。2、而那個小女孩在做了喉管手術後竟然還能底氣十足的接受記者採訪並唱出一支歌來。3、自焚應是突發事件,然而從未見背著滅火器巡邏的天安門警察竟在事件發生的幾乎同時拿著滅火器、滅火毯出現在事發現場。4、那個叫王進東的「自焚者」在熊熊烈火燒過後,頭髮整齊的背在腦後,其自稱裝汽油的雪碧飲料塑料瓶放在兩腿間沒有一點損壞……這些明顯的大漏洞,告訴了我們甚麼呢?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於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對法輪功的構陷,涉及驚人的陰謀與謀殺。聲明指出:「我們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卻表明,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我們現有該錄像的拷貝,有興趣者可來領取。」一貫在聯合國會議上信口雌黃的中共代表團面對確鑿的證據,沒有辯詞。該聲明已被聯合備案。

中國人已經被中共欺騙太久了。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都是通過它控制的媒體對它要迫害的對像進行一言堂的批鬥,同時偽造各種假證,煽動民眾的仇恨情緒,為大打出手製造藉口。想一想,天安門自焚偽案都做的出來,那其它諸如「殺人」啦,各種栽贓不是很容易的事嗎?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假、惡、鬥」的歷史,我不應再被中共欺騙,不應再被中共煽動去仇恨自己的同胞,包括善良平和的法輪功學員了。

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在西昌市各學校,逼迫學生和家長簽的「承諾卡」,我們先說一說「承諾卡」本身有多荒唐:邪教本來就與我們的正常生活沒有關係,為甚麼要讓我們承諾拒絕邪教?那明天會不會又搞甚麼拒絕毒品?那是懷疑我們吸毒、販毒了?後天會不會又搞甚麼承諾不殺人放火?其實說穿了,這就是窮途末路的政法委、610在綁架普通百姓與它們一同誹謗和迫害法輪功,想讓老百姓給它們墊背。

其實,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不僅具有一般宗教的形式,而且還具備六大邪教特徵:(一)編造教義,消滅異己;(二)崇拜教主,唯我獨尊;(三)暴力洗腦,精神控制,組織嚴密,能進不能出;(四)鼓吹暴力,崇尚血腥,鼓勵為教犧牲;(五)否定有神,扼殺人性;(六)武裝奪權,壟斷經濟,有政治經濟野心。

正教和邪教的區別

正教:信神、敬神。講重德,講行善得福報,以仁、義、禮、智、信,規範人們的言行,教人向善。以育化人的道德和拯救人的靈魂為目的。

邪教:邪教宣傳歪理邪說,破壞神傳文化,放蕩自己的惡言惡行,戰天鬥地無惡不作,禍及子孫。尤其是中共,在其竊取政權後,一次次發動政治運動,造成八千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中共利用學校、媒體,向民眾灌輸謊言,宣揚無神論,宣揚鬥爭哲學,中共官員貪污腐敗,敗壞社會道德。反對傳統道德。中共才是一個真正的邪教。

中國人出生並生活於中共的環境中,從小即被迫加入少先隊,然後入團、入黨,都對血旗宣誓「為黨獻出生命」,今天又要你簽「承諾書」,就是怕你反悔,不給它這個邪教生命。大家千萬別上當!

參與迫害 害人害己

自1999年7月20日,法輪大法遭到迫害以來,廣大善良的法輪大法學員為堅持真、善、忍信仰,冒著被抓、被打、被勞教、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險,歷經十三年,持續和平的向世人講清被中共暴政殘酷迫害的真相,今天,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們知道了「天安門自焚」是栽贓的謊言;迫害法輪大法的元凶江澤民已被多國起訴;更多主要幫兇羅幹、曾慶紅、李嵐清、陳至立、周永康、劉京等在多國被判有罪;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在美國被判有罪;原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在美國以利用媒體煽動仇恨罪被起訴;眾多參與迫害的官員和媒體面臨正義的審判……。各地610系統紛紛銷毀罪證,參與迫害的中共各級官員也在為自己找退路……

那麼現在誰跟隨610再幹那些誤導世人、學生的壞事那不是自己睜著眼睛往火坑裏跳嗎?那不是在給610墊背和當陪綁嗎?當迫害結束,法輪功得以昭雪的一天到來時,這樣的人怎麼面對自己的未來呢?

人不論做了甚麼事,最後都得為其承擔責任,從人這一層理來說:2003年國際上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旨在幫助和協調全球的社會正義力量及刑事機構,在全球範圍內追查一切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協助受害者將罪犯送上法庭,嚴懲兇手,警醒世人。其中包括利用各種形式誣蔑和誹謗法輪功者。可以這樣說:任何地方助紂為虐所做誣陷法輪大法的人和事件都已被一一記錄,在「追查國際」和「法網恢恢」網站備案,成為日後清算參與迫害大法者的罪證。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十三年中,無數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思想意識、觀點與中共官方不同,就獲「罪」並受到迫害,失去家庭、坐牢、甚至迫害致死,至2012年6月1日,透過層層封鎖傳到網上有據可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高達3553人。中共各種形式的誣陷宣傳在這其中起到惡劣的作用,教育界尤其嚴重,這次承諾卡事件,西昌市二小就有五千學生受誤導和毒害,影響和波及到的家長又有多少呢?後果不嚴重嗎?

那些積極參與誹謗迫害的人,將來你們是不可能以工作和上級安排為藉口推脫責任的,中共的《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或許你們會說這是工作,是上級壓下來的,我要保飯碗沒辦法,這也開脫不了你們自己,因為中共江氏集團早已為其犯罪找好了替罪羊,所有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從一開始就被中共及其江氏集團出賣了:參與迫害者必須自己承擔責任。

人無論做好事做壞事,最後都會有一個相應的結果,從更高一層理來說那就是善惡到頭終有報。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誹謗佛法者罪業深重,以前有一個故事,說是有一個殺人者和一個書生死後同到閻羅殿,殺人者最後被判下第二層地獄,而書生卻被判下了十八層地獄,書生不服氣說自己沒幹壞事卻比殺人犯不如……後來判官告訴他,是他生前喜好寫誹謗佛法的書,毒害了無數世人,殺人者傷了一個人性命,而書生卻相當於傷害了無數人的性命,天理是公平的……。

故事可以不信,但卻說明了道理,誹謗佛法不是空口白牙說說就算了的。

下面列舉兩例誹謗佛法遭報案例,以作警醒

▲呂鴻儒,男,70來歲,鄭州大學哲學教授。1999年7.20以後,他賣力地配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大法,並在河南電視台上大肆誣蔑法輪大法。2003年8月初一天,呂攜妻、女、女婿和十來歲的外孫女一行五人,開車回老家,自撞在一大貨車車尾,造成老兩口、小兩口當場死亡,小外孫女受傷的慘局。更驚人的是呂鴻儒本人面部嘴撞沒有了。知道此事的很多人議論:「這是他天天說法輪功的壞話,得的惡報呀!」

▲ 瀋陽市蘇家屯區官立村68中學美術教師張同興,曾組織學生在誹謗法輪功徵簽活動中簽名,且親自畫漫畫攻擊謾罵法輪功創始人。2003年8月11日,張同興在官立村一處廢棄魚塘釣魚。天忽降大雨,他便在一樹下避雨,忽然,五雷轟頂,張同興應聲倒地而亡。死者頭部有大洞、後腦流血,前胸、頭髮焦糊、合抱粗大樹劈開三米裂痕、樹皮烤焦裸露樹身。

我們今天寫這封公開信,是因為我們為無知做這樣事的人深深擔心,為你們未來的生命去向而擔心,為我們看到你們面臨的可怕後果而擔心,希望你們明白真相,不再做出這種傷害別人而最終傷害自己的事。這十三年多來,全國各地多少人幹了迫害大法弟子、誹謗大法的事,現在這些人,死於非命的人不少,得怪病死亡的也不少了,突遭橫禍的不少,萬事皆有因由,公安內部統計這幾年警察死亡率明顯高於往年,明白人都看在眼裏,這些人幾乎均與殘酷迫害大法弟子有關。而那些在暗地裏幫助了大法弟子的警察及世人都有了光明的未來,無論甚麼人幹了甚麼歷史都有記載,蒼天有眼啊。 給你們寫信,希望你們不要再無知地做壞事,千萬不要再為邪惡迫害善良做了幫兇,不要在邪惡面臨歷史和正義的審判時做了陪綁,給自己的生命和未來造成更大的傷害。

能看到這封信,說明我們有緣,請珍惜一切了解真相的機會,多了解法輪功真相吧,那是你們未來幸福和平安的保障。

真心為你們好的法輪功學員

201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