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教師郭小軍被迫害近失明 律師會見重重受阻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原上海交通大學計算機系青年教師郭小軍,在離開家人短短幾天的時間被警察刑訊逼供,眼睛開始不斷出現失明的狀況,上海寶山看守所為了推卸責任一直哄騙他本人,說不是大問題,只是精神壓力大造成的。至今在上海提籃橋監獄五監區已經一年半多,眼病頻頻發作,身體每況愈下,監獄既不放人,也不給醫治,家屬無數次的走訪相關部門反映情況要求放人,至今沒有任何答覆。

在郭小軍被迫害進提籃橋監獄不久,家屬獲知,他的眼睛在被上海寶山公安分局國保刑訊逼供期間遭聚光燈強射,造成眼睛出現失明的狀況,家屬焦急萬分,多方了解,經向專家諮詢稱為「視網膜動脈痙攣」,一種危險度與嚴重的心肌梗塞、心絞痛相同的眼病。由於此病危急(繼續發展得不到及時醫治,就會永久性失明),監獄又不具備治療的條件,家屬就不斷地找到監獄和上級部門要求儘快放人,但是監獄至今一直推諉,甚至說眼睛沒問題很好。既然這樣家屬就要求將醫院的檢查結果拿出來看,但監獄一會說檢查沒做完,一會說是規定不能給家屬看。在這樣情況之下,郭小軍的家屬不得不請來律師,要求儘快放人。

5月15日郭小軍的家屬與聘請的律師出現在提籃橋監獄大門外,按照相關規定出示手續後,監獄值班門崗卻以沒有郭小軍本人的委託書為由拒絕律師會見,幾經交涉,還是被拒之門外。律師只得與家屬商議,可以給他本人寫信夾帶上委託書告知後再將委託書寄出來。時隔一個星期後律師又與家屬來到監獄,當問及信訪辦的人員楊剛監獄是否收到家屬寄給郭小軍的信時,楊剛一口否認沒收到,(家屬後來得知在郵寄信件的當天監獄就已經簽收過了)並且表示已經問過郭小軍本人他沒有要請律師的意思,而且反問,為甚麼上次接見時沒聽你說到要給他請律師的事情,家屬就很奇怪,難道我們家人行使法律所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還要與監獄商量得到允許嗎?

帶著這些問題,在6月12號的接見中郭小軍的妻子詢問郭小軍知不知道家人為他聘請律師的事情,而且律師要接見,監獄以他本人沒有此意為由攔阻律師。郭小軍非常震驚,說根本沒人告訴他,那麼既然接見時是電話監聽錄音的,那麼郭小軍就明確在電話中委託他的妻子聘請律師一事,時間是2012年6月12號,提籃橋監獄五監區的會見日中確認。家屬還將一張印有要求立即釋放郭小軍的文字的紙給他看,正在這時一個姓費的隊長不知從哪裏衝了上來,一把搶過那張紙後威脅郭小軍的妻子,「你不許講那些話,這是甚麼東西?」郭小軍的妻子就大聲告訴他,「我帶著律師來了兩次你們攔著,說他不要請律師,你們在撒謊!你不用這麼威脅我,我會找你們監獄長的!現在這張紙自己好好看看吧,知道甚麼叫天意嗎?」

當那個姓費的隊長如獲至寶的將搶來的紙頭給一旁的大隊長劉偉看時,周圍的隊長看到上邊的幾個赫然大字「立即釋放大法弟子郭小軍」都一臉的愕然和恐慌。

寶山公安分局法制辦:潘警官28950606
28950592、28950594、
寶山檢察院:楊檢察官56691990--3103
寶山法院:吳法官 56604808--2102
上海市提籃橋監獄
電話:總機021-55589900地址:上海市長陽路147號  郵編:200082
提籃橋監獄參與此事的部門人員
監獄長 戴衛東
監獄獄政科科長  王勇明(1511)
五監區:021-55589900-(監區長劉偉)、2510、2512(費隊長)、2513、2514
五監區大隊長   劉偉(2511)、陶淵、孫大隊長
五監區(主管隊長)席貴東(2510)、徐京喆(2505)
監獄主任辦公室 王隊長(1021) 翁瑞雲(1026)
教育科    李永芳、石志堅、徐海洪(1611、1609)
信訪辦 楊剛(1024)
減刑科 李隊長(1411)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9/上海教師郭小軍被迫害近失明-律師會見重重受阻-259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