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自我的執著 坦坦蕩蕩救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我的修煉環境主要是在單位裏,我們是新建單位,單位裏的大大小小員工有一百多人,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從給他們講真相的經歷中,真正體會到了「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大法的超常神力。只要我們有一顆慈悲救人的心,放下對自我的執著,正念正行,師父就把有緣人安排到我們身邊,就能把人救了。

對自我的執著,在人的一層理念上就是虛榮心,自高自大,以「我」為核心,不失面子。在講真相救人時表現在不信師不信法,怕別人告發「我」,怕別人知道「我」在講真相,怕耽誤「我」的時間等等,也就是圍繞著「我」在考慮怎麼救人,給人講真相時就像是偷偷摸摸的一樣,所以在這時你就是給別人講了也救不了人,不僅正神不幫你,舊勢力的惡神還會嘲笑你,說不定還鑽空子迫害你。

由於工作關係,在單位裏我和老闆接觸機會較多,我就先給老闆講。首先給老闆亮明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師父教我們要按「真、善、忍」做人,我會嚴格按「真善忍」的要求我去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老闆對我的要求也欣然同意,並告訴我,過去他們家是被打成右派的,父母親領著全家人走南闖北吃盡了苦頭,所以他們全家人都不會入黨的。並將以前入過的團組織也給退出了,相信法輪大法好。

給老闆講過真相後,再給其他人講就好講了,因為老闆也看過真相小冊子,非常了解法輪功到底是幹甚麼的,所以他從不管我給誰講真相,有時看到我在給誰說話就和我開玩笑說,又給人家講了。講真相不能挑人、不能挑地點,只要是你周圍的人都是你救度的對像。

師父講過:「但是你得分甚麼事啊,這麼大的事,人都在等著救哪,你只要不太過份,人家就會理解。我們真的有做的很好的,在好的社區大大方方的走過去,然後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講,馬上表示非常高興,就在等你一樣。實際上就是,都鋪墊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這件事情做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由於我們是建廠期,所以就有好多工程在幹,我每天接觸工程老闆,在給他們結算工程款時他們都說要請我客呀、送禮呀,我就告訴他們我是學法輪功的,我不會收你們一點禮的,有人晚上把禮物給我送到家都被我拒絕了,並給他們講「有得必有失」的道理,他們會很感動並問很多有關法輪功的問題,我正好都能把真相給他們講明白,他們都做「三退」後,還要我的電話號碼,便於以後聯繫,都願意和我交朋友。有個工程老闆帳結完以後好長時間見我後還告訴我一件事說:他們是搞鑽井工程的,有一次在給人家挖井鑽頭掉進井裏,用專業工具怎麼也撈不上來,就想起我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解危難的話,於是就繞著井口轉圈的念,最後真的奇蹟出現了,鑽頭被撈上來了。她邊給我說就又念起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的很欣慰。

由於我沒有想過給別人講真相對我有甚麼好和壞,只是感覺自己學法的十幾年中,雖然在被邪黨誹謗、造謠、誣陷法輪功的惡劣環境下修的很艱難,但是師父將我滿身的業力給我拿掉了,我每天很輕鬆愉快,很幸福,所以我不想自私,就是想讓大家都知道法輪功是教人「真、善、忍」的,這麼好的功法要讓大家都來分享。而共產黨是教人搞假惡鬥的,是害人的。在單位裏上上下下從領導到工人大多都講退了,連很多政府部門退休的或退居二線的老幹部(在原來的單位都是一把手。老闆想利用他們所以就把他們聘請過來)也來我們單位上班,她們來一個我跟他們講一個,講一個他們退一個,並且他們都很同情我們法輪功,都罵共產黨凶殘、醜惡、毒辣。

某位原政法委書記退下突然也來我們單位上班,我就想起他以前的種種惡行。他迫害大法弟子很賣力。曾經有位大法弟子被他指使手下關押,這位大法弟子的公公突然病故,家人找他說情讓這位大法弟子回家一趟最後給老人送殯盡盡孝心,他堅決不同意,並說要想回去先交幾千塊錢才讓這位大法弟子回家看一眼就得重回看守所。這位大法弟子家裏沒錢給他,他竟下狠心不讓他回去。由於此人迫害大法弟子,誣陷法輪功,兒子已經成為他的替罪羊了,開車肇事,五馬分屍,死的很慘。我想起這些,怨恨心、憎恨心、仇恨心和怕他告發的心都出來了,「不救他,我要看著他怎麼滅亡」。但每每看到他又想救他,在班車上、在辦公室、在工地上經常給他辯論有關「修煉」的事,有時爭的脖粗臉紅的,最後都要把他氣的不得了,那時也沒有一點大法弟子的樣子,就像要在人多的地方證實一下我很勇敢,我學的是正法,我要把你的理辯倒……

直到有一天,有人對我說:「聽說你經常在單位講有關法輪功的事,這事被公安局知道了,你可要注意啊。」聽到這話,我簡直羞的無地自容,師父慈悲啊!又挽救了走在危險邊緣的弟子,好險啊!我這顆「自我」的心太強了,我是修煉人,學「真、善、忍」的。可我的善哪?我的忍哪?我的慈悲心哪?我的正念哪?我在幹些給大法抹黑的事。找到這顆執著心後我就趕快發正念滅掉它,滅掉我腦中的「惡」。師父把他安排到我的環境中上班就說明他也是有緣份的,從救他的過程中來修掉我的執著心。他是個說話不經過大腦、辦事很粗心的人,受共產邪黨的迷惑,他也是個受害者,我要救他。他是很可憐的,他替共產邪黨賣命已經遭惡報了,但是他還在迷中,並發正念鏟除他背後共產邪靈的干擾因素,求師父加持弟子,當我再去我的一切不好的念頭,放下「自我」後,主動找到他向他道歉,承認我說話有傷害他的地方,請他原諒。他也變的很和氣,和我說話很客氣,後來當我再給他講起有關法輪功的話題時,他雖然沒有表態,但是他已經在心裏默認了。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