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市富裕勞教所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齊齊哈爾富裕勞教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惡警跟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做了很多惡事,下面把幾件事說出來,這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

二零零一年冬天,所有剛進來的法輪功學員就是長時間坐凳子,一天給一點點水,有時喝的水都不給,至於說洗臉、刷牙、洗衣服就更不給了,後來在外面洗漱,牙膏擠出來都凍在牙刷上,不讓去廁所,屎尿都便在褲子裏(田雷就是其中的一個),有的被電擊,有被迫經常看污衊大法內容的宣傳,還有不讓學員家屬接見,不讓通信,扣押信件,打罵經常發生,蹲小號、吊銬、罰站、不讓睡覺、非法超期關押等等很多惡行。

二零零二年四月,惡警又密謀迫害方案。那幾天上廁所都分批,去時跟好幾個警察看守。他們用監控器觀察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沒過兩天就開始行動。那天早晨從富裕縣公安局和下邊大隊調來了不少警察,好幾輛警車,同時又從各大隊抽出包夾人員,一切準備好後,還有一個市「六一零」的坐鎮指揮。迫害開始了,惡警手裏拿著要抓的人名單,像瘋了一樣,幾個惡警抓住一個法輪功學員,雙手反銬,推倒在地,然後惡毒的打法輪功學員,直到不能動彈為止,然後再抓下一個法輪功學員,每個人都被打的很重,有的臉都被打變形,有的幾天都行動不了。其中有一名叫慈海的法輪功學員,嘴裏叨咕的話被他們聽到,更是被一頓毒打,打趴下一大片,慘不忍睹。還有幾名法輪功學員被列為重點,當時送富裕看守所繼續加重迫害,有的關進小號,沒挨打的分幾個監室,一個法輪功學員兩個包夾都嚴管起來。住的地方是沒完工的監號,因為是秋末,天氣很冷,有的沒有窗戶,而且床板都是濕楊木現刨的板子,又住在沒有玻璃通風的房間,陰暗潮濕,這些邪惡之徒根本不管法輪功學員的死活。

二零零二年五月,大隊長賈維軍還揚言,我就不信改不了門,他的意思是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從勞教所送往監獄。在所裏和大隊長賈維軍的授意下,真的把幾名法輪功學員送進監獄,如張曉春、張樹華、王寶憲和潘本余在富裕勞教所受盡各種折磨,張曉春、王寶憲被迫害致死,張曉春二百多斤體重,臨死時只剩下不到百斤。付志宇被迫害致腦血栓,送醫院後封鎖消息,說送回家了,說沒有死,隱瞞了事實的真相。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二零零三年春,邪黨搞甚麼所謂的「春雷」行動,目的是對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逼迫放棄修煉。他們緊鑼密鼓,對外揚言要送走一批轉化一批,達到百分之百的轉化。開始讓背監規,背的就可以寬鬆自由,不背的罰站,從早上一直到晚上十來點鐘,幾天下來沒有甚麼成果,迫害逐漸升級,幾個法輪功學員被抓進小號,進行更殘酷迫害,還不轉化,就送走一批到綏化勞教所,又一批進小號,不轉化就又送走一批,酷刑、體罰逐漸加碼。有一批人被逼轉化,最後剩下五人沒轉化,有韓衛東、國基福、劉文偉,霍寶安、沙兆金,惡警利用更瘋狂殘酷手段逼迫其五人轉化,蹲小號扒光衣服只穿內衣,光著腳踩在地面磚上坐鐵椅子,身體不能動,手反銬後面,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

早上值班的惡警黃殿林起床後,就把門窗打開,當時是穿棉衣的時候,凍了一夜早上再把門窗打開。惡警一點人性都沒有,他們把寫好的悔過書強行摁手印,達到向上級交待的所謂成果,欺上瞞下弄虛作假,法輪功學員用強大的正念揭露這一見不得人的醜事,陰謀沒有得逞。在當時上級來檢查時,進小號不聞不問,沙兆金向檢察人員反映迫害醜聞時,不但不調查解決制止,反而告訴了副教韓少坤,等檢查走了以後,在晚上韓氣勢洶洶的手拿一本書猛打沙照金耳光,因在鐵椅上無處躲藏,打了很長時間才罷休。在鐵椅子上煎熬了三天三夜,第三天中午過後霍寶安出現了生命垂危,昏迷不醒在鐵椅子上,把他搬下來時只剩一口氣,只出氣不進氣,獄醫一看,人馬上要嚥氣了,外邊就停著專用救護車都沒敢用,時間緊迫怕出了人命擔責任就地搶救,後來醒過來了。

富裕勞教所與齊市雙河勞教所合併,副所長王雲風赤膊上陣,指揮多大隊的惡警在二零零四年的「破冰」行動中,把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弄到四樓室內掛滿了污衊師父的畫報,放著誹謗師父的錄音,讓法輪功學員長期堅持半蹲半站的姿勢,堅持不住就打,眼睛還用布蒙住,值班的惡警張口就罵抬手就打法輪功學員,悲慘聲撕心裂肺。

一直持續一個多月,最後兩名女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為了掩蓋罪行,在晚上十點多鐘,讓男號他們認為可靠的人偷偷的把八、九個鐵椅子搬回藏起來,上邊來檢查時,把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藏在僻靜的地方,不讓說話怕走漏消息。

所長 肖振東
副所長 王雲風
政委 李洪軍
大隊長 賈維軍
副大隊長 韓少坤
警察 汪泉 黃殿林 陸井峰 吳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