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不正也會給家人帶來麻煩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這是發生在年前的事兒。深夜,妻子突然把我叫醒:「快,快……我不行了。」聲音急促而痛苦。我一驚:趕忙起來,「怎麼啦?」「肚子疼,全身發燒,我不行了。」我摸了一下她的額頭,很燙,渾身冒汗,不住的在床上翻滾。病情很緊急,給人感覺是死亡前掙扎的狀態。我當時很冷靜,問:「上醫院?還是咋辦?」妻子急促的說:「先別去,你快給我燙點開水喝。」

我一邊去燙開水,一邊叫醒兒子,同時心裏在急速的向內找。當時心裏還有一種明顯的感覺:這狀態不像是病,好像是與我有關係的一種干擾。想到這,我馬上意識到:一定是我有漏被舊勢力抓到把柄對她進行迫害,於是開始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清除她背後的邪惡迫害因素。

我越發正念,越感到能量的強大和師父的明顯加持,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座山,發出的強大能量足可以摧毀迫害妻子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這時,兒子有些害怕,急切的說:「我去弄車吧,快送醫院。」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平靜的說:「你先去給師父敬一炷香,求一下師父,然後問你媽去不去醫院?她說去就去。再叫她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妻子和孩子沒有修煉,但都相信大法好。)

孩子敬完香之後,不停的在他媽床前轉來轉去。而我心裏卻很踏實,就是不停的發正念。這時,我突然想起師父講過一句法:「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那一刻,師父的這句法,對我產生了強大的震撼和鼓舞作用,我對師父的這句話十分堅信,堅信受益的妻子肯定沒有問題的!同時在急速的向內找。

找著找著,我忽然想起來了:問題還真的出在我身上──妻子脾氣很暴,前些年沒少給我過心性關,有時比男人還兇。當我關難過不去時,就在心裏想:「這種折騰來折騰去多會兒是個頭啊?還不如你死了,你死了家裏也就清淨了。」那時候,儘管知道這念頭很不好,但想過之後,沒有馬上把它解體。正是這不正的一念,被舊勢力抓到了把柄,今天把妻子一下子推到了死亡的邊緣。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正面臨一個嚴峻而激烈的正邪大戰中。同時對妻子也生出了慈悲心。

當時我就是不停的發正念、發正念。同時歸正自己那曾經不好的念頭,把對妻子的怨恨、不平和為私為我的那些惡念清除、清除。同時用意念對舊勢力說:「舊勢力,你們這種安排我是不承認的,這對我妻子不公,她是一個相信大法的生命,並為大法做過許多好事。雖然我曾經對她有過惡念,但我可以改正,可以歸正自己。你們不配抓住把柄迫害她,她不屬於你們,她屬於我師父。對於你們的這種安排,我要徹底否定,堅決鏟除。」之後,我便一遍遍的念著正法口訣,感到能量似排山倒海般強大無比。妻子的喊叫和呻吟聲也越來越小。

發了大約半小時正念,我來到了妻子床前,見妻子已經睡去,摸了一下額頭,已不發燒了。我又學了一會兒法,這時妻子醒來了,去了一趟廁所,也有精神了。回來時說:「剛才我差點死了,都不行了,渾身都被汗濕透了。這是咋回事呢?多謝李老師救我。」

事後我想,修煉人不管動甚麼念,都是有能量的,我們只能救人,不能毀人。

這前後不到一小時所發生的奇蹟,讓我感悟到了兩點:一是修煉人當動了不好的念頭,特別是惡念時,要馬上發出強大的一念:「徹底鏟除那個不好的念頭,絕不允許這念頭在另外空間以任何理由存在和發揮作用,更不允許舊勢力利用這種信息對大法弟子和家人進行迫害。」二是關鍵時刻一定要向內找,並求師父加持,要正念否定鏟除舊勢力的邪惡迫害,我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任何安排都不要,不承認,就一定能走過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