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強制墮胎、八年冤獄 付桂春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法輪功學員付桂春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再次被中共警察綁架,被強制墮胎後非法判刑八年,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遭受迫害,多次被上大掛,吊昏過去,八年來被迫害出現糖尿病等多種病,二零零九年回家時身心都受到嚴重的傷害,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凌晨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多歲。

一家人先後修煉受益

伊春市金山屯區豐茂林場付桂春女士,通過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知道法輪大法是佛家大法。付桂春的大哥付有也修煉法輪功了,對妹妹說,老妹妹你修煉法輪大法多好啊!法輪佛法修煉,一上來就在高層次上修煉,就這樣付桂春開始修煉法輪功。

付桂春原先有婦科病,頸椎病風濕病,關節炎,修煉一個星期後,不疼了。她丈夫王繼斌說最近你怎麼不讓我按脖子了。以前付桂春脾氣不好,在飯店裏做飯時經常和丈夫吵架,通過學法,付桂春知道要提高心性。她丈夫說,我妻子修大法後都知道忍了,看來這功法是太好了。

有一天付桂春丈夫喝酒喝多了,在汽車維修部和別人打起來,別人用鐵棍子把她丈夫腦袋打兩個大口子,送進了醫院。付桂春護理時看大法書,她丈夫閒時也看大法書,一看就說這不是叫人做好人嗎?知道酒後會失德的,所以很後悔打架。她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煉中了,煙酒都戒掉了,對人生充滿了新希望。

婆婆看到兒子修大法的變化後也走入大法修煉中,八十多歲的婆婆修煉後身體更強健了,八十多歲像六十多歲。一家人和睦了,和婆婆的關係也和睦了。

夫妻被非法勞教、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利用整個國家機器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法輪功,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去北京證實大法。丈夫王繼斌開三輪車拉著豐茂林場法輪功學員們要去北京,開到三號小區時豐茂林場書記王井才給堵截回來,在豐茂廠部洗腦監控起來。三四天後片警王守民和閔長春採取欺騙方式把王繼斌和付桂春騙到金山屯區公安分局洗腦班威脅,一個星期後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付桂春和王繼斌看到電視二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時,決定也去北京。第二天,豐茂法輪功學員還有白山的一人共十位進京證實法,在北京拉開「法輪大法教人向善」的橫幅,被北京便衣綁架到一個派出所關進地下大籠子。付桂春、王繼斌、郎賢國、李玉琴、袁愛、李紅生被豐茂林場馬會計、李紅旗、王繼奎、王君、牛興爭等地方小幹事和金山屯公安局政保科康凱、肖靖雨帶走,到金山屯看守所大院,在牆邊站著。豐茂廠長王長歧和片警王守民上前就打耳光,非法錄像後,陶穎又打王新春胸和臉,關在看守所裏。

第二天,豐茂廠長王長歧、片警王守民、書記謝永輝到看守所,把王新春、王繼斌、張志成、耿傳君等綁到預審科一人一個小屋裏,每個屋都有惡警打人。王守民用竹地板擦把打每個人的全身,臀部打的紫黑色並硬蓋。強讓坐著那種疼啊。在看守所,公安局副局長孟憲華說不給飯吃,並強制站著,好幾天,只給空湯,一共一個多月。丈夫王繼斌被強迫站三天三夜,用鞋底打手掌心都打腫了,吃不飽飯的情況下還得強迫奴役勞動,種地除草。二零零零年六月八日,王繼斌和王新春被非法勞教一年。付桂春的家屬拿出五百元,惡警才放了付桂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付桂春和當地的劉麗霞和李紅生夫妻倆,還有王桂香,相繼被片警王守民和閔長春綁架,並抄家搶劫。付桂春、劉麗霞、王桂香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黑龍江省女子戒毒勞教所迫害,李紅生被勞教一年在伊春勞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八日付桂春被放回到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豐溝派出所王守民、閔長春等惡警四人把王繼斌在家中綁架到刑警隊受酷刑,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遭強制打胎,判刑八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付桂春、劉青平、汪豔萍一起被刑警隊的四人綁架,在刑訊逼供時強迫坐鐵椅子折磨一宿,一惡警打完嘴巴子就走了,劉青平被打得好多傷。第三天烏伊嶺看守所派出所的薛老三把付桂春劫持到烏伊嶺看守所。付桂春在看守所裏好長時間不來月經,就讓看守所找到四姐說明情況,知道是懷孕了。烏伊嶺派出所的人知道了,就給金山屯區打電話,要對付桂春強迫墮胎。據悉,伊春市長也知道此事。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第一次,金山屯公安局副局長董德林還有高玉潔(豐茂林場計劃生育辦)、王繼奎誘騙打胎,偽善的說所謂的「數罪併罰,你不打胎也照樣判你刑,帶著大肚子在監獄苦去吧!」等等話威脅恐嚇,去伊春好幾個醫院都不給打胎。

第二次,豐茂林場計劃生育辦的高玉潔和金山屯公安局政保科康凱等人把付桂春劫持到伊春一個旅館裏企圖打胎。中午十點多,豐茂林場中共書記謝永輝到旅館,跟烏伊嶺公安局的人說你們迴避一下,我和付桂春單獨說幾句。謝永輝把門關上插上,反手就打付桂春耳光並罵著,當時嘴角流鮮血,耳朵嗡嗡作響,聽不見聲音了。付桂春喊人,往外衝,高玉潔和康凱在門口不讓往外走。烏伊嶺警察後來勸住,又把付桂春送回烏伊嶺看守所。

第三次,高玉潔和烏伊嶺派出所的薛老三把付桂春兒子王兆輝叫去了,利用親情強行打胎。二零零二年七月份被強迫打胎,兩個月後開庭,非法判刑八年。薛老三利用迫害法輪功爬到六一零的科長。九月二十一日付桂春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付桂春大哥付有也因堅持信仰法輪功,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哈爾濱女監中遭折磨

付桂春遭受監獄強行洗腦,強迫放棄修煉。在集訓隊十五天到三監區,姓陶的教導員、姓王的惡警隊長很兇惡,臉挺黑。在三監區,不背所謂的五十八條就強迫蹲刑,一直蹲到半夜十二點才讓睡覺,蹲一個星期雙腳紫黑並腫起來了。後來付桂春就不配合他們了,就是不蹲。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惡警強迫寫誹謗大法的東西,付桂春藉此寫了嚴正聲明重新修煉,以前所寫所說的誹謗大法的全部作廢,堅定修煉法輪功。

三監區隊長換成楊樹華,此人非常邪惡,三監區變成二監區了,強迫出工做奴役,全監區法輪功學員拒絕奴工,不配合就強行蹲刑迫害十多天,奴工工種是拍亞麻。

二零零三年十月,付桂春又拒絕奴工,他們把付桂春關進大籠子裏禁閉一個月零三天。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八,惡警拿一個謊言誹謗的東西大聲念,付桂春站起來制止惡行,上來一幫刑事犯把付桂春按在地上堵嘴,一個姓李的大隊長,拿電棍比劃,並關禁閉。禁閉室裏一個犯人都沒有,付桂春給能接觸到的警察講法輪功真相,他們給她一包紙當枕頭,共半個月,獄警為了監區的分數把付桂春放了。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二零零五年夏天,監獄各個監區吊銬折磨法輪功學員。惡警把付桂春雙手後背銬,吊銬在床上一個小時零五分鐘,吊昏過去了,吊時好像心臟都出來了,那種痛苦無法形容。放下後再吊起來,再次昏過去了,臉色蒼白,手銬進肉裏了,獄警往臉上噴水後抬到監區裏。

還有一次付桂春不穿犯人衣服,被施吊刑。還一次把付桂春吊到死角的地方,第二天吊到水房站一天一宿。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被關押在各個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都不穿犯人衣服,不報數,不配合監獄的一切,抵制非法關押迫害。各個監區早八點到五點半都把法輪功學員強迫拽出去跑步,把棉衣棉褲都扒掉,迎風站著,並有刑事犯人拿桿子抽打,頭打出血了,直到趕到男監區牆外,不跑的就拽脖領子強行拖跑,褲子都磨破了,露出身體,有的都拖背過氣去了。

惡人強制給法輪功學員套上犯人衣服,塞雪堆裏埋上,付桂春上前制止惡行,惡警打同修時,付桂春上前就擋著不讓打,惡警就打到付桂春身上了。五點半惡警都下班,又讓法輪功學員坐板凳不許睡覺,只能集體上廁所,不讓單獨去。天天坐板凳,拒穿犯人衣服、不報數的拽出去跑步等,快過年了才停止。

二零零六年,在獄中所謂的基地,惡人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拽頭髮、扒眼睛,銧銧打人,姓陶和姓王的大隊長親自監視群毆迫害。

二零零七年付桂春被迫害的糖尿病狀態,二零零九年五月才放回家。

三年來,她不敢再回想自己遭受的迫害,身體狀況難以恢復,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凌晨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