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中共人員迫害法輪功事實綜述(一)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

前言

牡丹江市素有「塞北江南」之稱。行政區轄寧安、海林、穆稜、綏芬河四市和林口、東寧兩縣及東安區、西安區、愛民區、陽明區四個城區,面積四萬平方千米,人口二百七十一萬。

就在牡丹江這片生養我們的土地上,在遍布監獄、各市縣的公安局、拘留所和勞教所裏,不斷地有無辜的人們默默地死去,他(她)們不是正常死亡,也不是被判了死刑,而是在酷刑折磨下被虐殺。而他(她)們被害的唯一原因,竟是他(她)們堅持信仰法輪功真、善、忍理念,說真話、做好人。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要求修煉者從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標準提升道德水平。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自由的修煉,收到各國各級政府給予的褒獎、支持議案和支持信函超過了三千多項。全世界只有中共在迫害法輪功。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利用中共暴力機器鎮壓法輪功後,牡丹江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恐怖迫害,被非法判刑的一百五十人之多,最長十七年重刑,被非法勞教的至少四百五十人,被綁架、洗腦、勒索、監控的數千人,至少三十人被迫害致死,還有外地法輪功學員潘興福等在牡丹江監獄被虐殺。法輪功學員因迫害失去工作、生意被擱置、被搶走私人物品、被敲詐勒索錢財、親屬因擔心抑鬱而離世、孩子因無人照管而輟學等造成的巨大損失無法估量。

法輪大法是佛法,慈悲與威嚴同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不會被歲月掩埋,歷史的真實不久將大白於天下。所有在艱難的環境下還能堅守良知、善待大法的人都將得到福報,擁有光明的未來。所有迫害法輪功的人不管是否被曝光出來,都將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去承受償還,不僅將面臨人間法律的審判,更會在天理報應中償還其欠下的血債。行惡者唯有儘早真心悔改,用實際行動彌補自己的罪過,才能減輕懲處,這樣也是對自己及家人的救贖。

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正以非凡的智慧和勇氣,突破一切信息封鎖,將真相為您揭開。希望仍被造謠媒體欺騙的人能明辨是非,呵護善良,選擇美好的未來。

(編註﹕此文是根據明慧網以往保存的資料整理而成,不當處敬請知情者指正。)

目錄:
(一)牡丹江市不法官員與政法委、六一零的罪惡
(二)牡丹江市不法警察的惡人惡行
(三)牡丹江市監獄、勞教所、看守所高牆內的罪惡
(四)牡丹江所轄市縣惡人惡警罪行曝光

(一)牡丹江市不法官員與政法委、六一零的罪惡

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牡丹江市原市長張秋陽、市委書記董紹林、公安局長韓健等貪官與政法委、「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職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不管百姓死活,一方面瘋狂搜刮民脂民膏,另一方面想把殘害善良百姓作為自己升官發財的墊腳石,指使公檢法司系統的惡人惡警殘酷迫害法輪功民眾,直接主導了迫害,致使牡丹江法輪功學員普遍遭受非法關押、敲詐勒索、酷刑折磨。

1、原牡丹江市長、市委副書記張秋陽

張秋陽,河北無極縣人,曾任牡丹江市長、市委副書記。張秋陽在任期間積極推行和主導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政策。

■發布迫害指令草菅人命

張秋陽曾向省委書記田鳳山做保證,一定要把法輪功徹底搞垮。被非法關押在興隆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一律不讓家屬接見。張秋陽曾叫囂:「對法輪功怎麼做都不過」。

因對關押的近五百餘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與逼供不力,張秋陽等人召集辦案警察開會,會上他說要用對待反革命、刑事犯的手段對待他們,還不行,「難道你們沒有手嗎?一定要讓他們說出來。」這是在已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致死,多人被打成重傷的情況下,該市長發布的新一輪迫害命令。公然指使警察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酷刑肆虐,趙桂玲、黃國棟等多人被打傷,趙軍一夜之間被打殘,王曉忠(王小忠)、崔存義、李宏敏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相繼被折磨致死,數十人被非法判刑,上百人被非法勞教。無數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妻離子散,孩子失去了父母的呵護,孤苦伶仃;老人失去了兒女照料,無依無靠。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被非法關在興隆第二看守所的付某某、楊某某兩名法輪功學員抗議殘忍的酷刑迫害,絕食二十四天,灌食已灌不進去,生命垂危。看守所請示市官員,張秋陽竟惡毒地說:「餓死就餓死吧」。

■實施迫害越殘忍 升遷越快

牡市愛民區「六一零」辦公室、區法院、區公安分局及下屬派出所迫害法輪功學員人數最多,手段最為殘忍。對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用盡各種慘無人道的刑具:坐老虎凳、上吊掛(把人綁起來吊在空中打)、五馬分屍、戴太空帽(給人灌芥末油,再用塑料袋扣住頭使人窒息,李宏敏就是這樣被他們殘害致死的),新華、北安、黃花派出所迫害積極,在全市總結會上受到嘉獎。原愛民分局惡警喬平就是憑此升遷到市公安局,繼續喪心病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葉蓮萍從大慶被綁架回來,當天就被他摧殘致死。東安區王永強,被從大慶抓回,腰椎嚴重受傷,腳腿骨折,在得不到醫治的情況下,二零零三年被送尖山子監獄繼續迫害。

2、原牡丹江市委書記董紹林

董紹林曾對有良知的、同情法輪功學員抵制迫害的企業領導通報批評,並通過市「六一零」下發到各基層單位。任職期間對牡市法輪功學員大規模突擊性綁架,不擇手段將人關進監獄。

■綁架、勒索

二零零零年末,在市裏統一布置下,「六一零」辦公室召開會議,總結、獎勵、貫徹「上邊」精神,向各派出所下發抓人指標,抓捕一名法輪功學員獎勵一萬元。牡市法輪功學員被大規模突擊性綁架,近七十人被非法抓捕,關押在牡市興隆看守所。

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正在家中睡覺、做飯、休息,惡警就像土匪一樣闖進來,隨意把人抓走。把家中值錢的東西洗劫一空,電視機、錄音機、放像機、手機、金首飾、購物卡、現金,連手錶、檯燈、電池都隨手拿走。

為了立功領賞,惡警在各派出所、區國保大隊對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嚴刑逼供、捏造罪名上報市「六一零」辦公室勞教、判刑。法輪功學員家屬被辦案人員勒索,愛民區有的家屬被勒索了幾萬元,吃、請公安,逼著家人寫「保證」,仍被判刑。區「六一零」人員公開說:法輪功的事,公、檢、法三家拜不到哪一家都不好使。愛民公安分局曾向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索要十萬元保釋費,遭拒絕後將法輪功學員捏造罪名判刑。二零零三年西安區惡警綁架了一對夫婦,這對夫婦的親屬花掉了十七萬元,從片警到所長層層盤剝,二人最後獲釋,惡警不准家屬對外聲張。

■怕曝光秘密審判 送進監獄不擇手段

二零零三年末至二零零四年初,因傳遞真相資料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由愛民區法院秘密審判。為了掩人耳目,避開家屬、社會公眾視線,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在不通知家屬、沒有律師、不准上訴、反駁,不經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強行判決。牡丹江師範學院劉智淵(曾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被不明藥物迫害致精神失常)、申春花夫婦,文化局演員車桂蘭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多數被判十年以上重刑,分別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牡丹江尖山子監獄。二零零二年被綁架的程玉環、劉桂華、肖淑芬(後來被迫害致死)、徐伏芝(後來被迫害死)等法輪功學員都被刑訊逼供後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五月,延邊州旅遊局法輪功學員楊麗娟(時年三十五歲,溫柔賢淑美麗)到牡丹江市探望親戚,在回來的路上被牡丹江鐵路公安局派出所以攜帶法輪功真相資料為由,強行劫持到牡丹江愛河看守所,被超期拘押了七個多月。期間不但被看守所惡警體罰打罵迫害,惡人還給楊麗娟打吊瓶(注射不明藥物),導致楊麗娟精神失常。之後,惡人們又把她送入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殘酷迫害。

3、原牡丹江市公安局局長韓健

韓健追隨惡黨迫害政策,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幹出了很多傷天害理之事。其在職期間,數十人被非法判刑,數百人被非法勞教,至少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致死,這些法輪功學員分別慘死在市公安局、看守所、派出所,及被關押到各監獄繼續折磨後,最終被迫害致死。

牡丹江市公安局先後與所轄愛民區、陽明區公安分局、法院聯合,私設公堂,專門綁架、毒打、勒索和審判法輪功學員。其中王曉忠被陽明分局惡警綁架到樺林派出所毒打、電擊、吊在暖氣管道上盪,使頭撞牆,十二天後被迫害致死。崔存義被牡市東安分局非法抓捕,送到陽明分局南山派出所不到半月被殘忍折磨致死。經法醫解剖驗屍,肋骨被打斷五根,肺部全黑,眼睛紅腫,腿部全黑,慘不忍睹。李宏敏被市公安局綁架,第二天即被迫害致死,市公安局惡警把她從樓上推下,說她跳樓自殺。葉蓮萍被牡市政保科惡警折磨,灌了兩瓶「芥末油」,又用塑料袋套住她整個頭嗆她,隨後傳來葉蓮萍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4、牡丹江市副市長、公安局長、政法委書記趙金成

趙金成為撈取升官發財的政治資本,曾向省裏遞交了一份迫害牡丹江法輪功學員的申請。由省裏批覆後,趙金成督辦,參與和指使了多起警察、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於貞潔在家中被綁架,在公安醫院被迫害,遭到野蠻灌食。趙京春、朱秀成、王慧琴、劉秀英、李海峰、肖祖光、孫桂珍、李煥芝、宮呈閣和其七十多歲的父親等十餘人被綁架後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趙金成糾集過國保大隊和轄區派出所、居委會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搶走電腦、錄音機、大法書,法輪功真相資料等,非法劫持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向家屬勒索巨額罰款後放回。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牡丹江柴市派出所伙同東安公安分局惡警綁架了法輪功學員趙建國等人。牡丹江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將其帶到國保大隊進行折磨,數天不讓睡覺,不讓休息。在非法審訊中,一個叫國良的惡警將趙建國牙齒踢掉,惡警彭福明給趙建國兩次上繩(一種酷刑),喬平(原愛民區公安分局局長)用鞋底抽趙建國的嘴巴子。年前惡警勒索家屬五千元錢,將趙建國放回。

二零零八年一月到七月奧運前夕,牡丹江地區至少八十六名法輪功學員遭警察綁架、入室搶劫及經濟敲詐,有的反覆遭劫持。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牡丹江市西安區法院對趙伯亮、張玉華、李永勝、李海峰等四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審理,其中李海峰、李永勝揭露了他們遭到公安局國保惡警酷刑折磨、刑訊逼供的事實。法庭外,牡丹江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帶數十名警力強行綁架前去法院旁聽的家屬和黑龍江省各地煉功人,致使三十七人失蹤。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多次慘遭酷刑折磨,公安局國保惡警彭福明、楊丹蓓、馬群、彭亮等人對他們拳打腳踢、上繩、坐鐵椅子、吊背銬等。之後公安打匿名電話給家屬,公開說拿五千至一萬元往出買人。送錢就放人,不送錢就折磨他們,把人整沒了。近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5、牡丹江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閆子忠

閆子忠,黑龍江省密山市人,自二零一零年六月任牡丹江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閆子忠上任伊始就布置了對法輪功學員新一輪的迫害任務,使眾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僅二零一一年牡丹江市就有劉雪琴等至少六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和判刑。

■法輪功學員劉雪琴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被先鋒分局治安巡防隊毆打、綁架,被牡丹江市西安區法院刑庭常曉輝、劉輝等誣判四年徒刑。

■家住牡丹江西安區市委黨校宿舍的七十二歲老人張宏藝,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被先鋒分局惡警綁架,遭西安區法院刑庭常曉輝、劉輝等誣判,強行送至哈爾濱監獄。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牡丹江鐵路公安分處惡警三、四人綁架了彥(燕)秀華,被鐵路公安處非法勞教一年,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被送哈爾濱女子勞教所。

■牡丹江鐵路機務段設備車間職工張連生,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上午在上班時被牡丹江鐵路公安處、國保科警察綁架,牡丹江鐵路運輸法院於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強判張連生五年徒刑,故意不通知家屬。

■牡丹江市樺林鎮於長蘭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被牡丹江國保楊丹蓓伙同華電分局警員趙洪森和王振學綁架,公安欲陷害誣判於長蘭,曾被檢察院退回。八月三十日得知於長蘭被誣判四年。

■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陳雁微被非法勞教一年。

據悉,閆子忠上任後還親自命令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了董淑豔。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下午四點半,國保大隊楊丹蓓、彭福明帶三、四名警察,把正在買菜的董淑豔非法抓捕,並把其家中的電腦、打印機等非法抄走,把家裏翻得亂七八糟。同時把去董淑豔家串門的楊淑香和兒子張偉也給帶走。在董淑豔被抓的同一天,法輪功學員項淑枝也在家被抓,電腦和打印機被抄走。

董淑豔於一九九八年末開始修煉法輪功,受益良多,多年的病痛全好了,卻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六一零」及不法警察的非法關押和滅絕人性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董淑豔被劫持到陽明派出所,雙手反銬在背後,緊鎖在鐵椅子上二十個小時,折磨了一夜。第二天董淑豔回家時,陽明派出所所長李偉強令董淑豔在兩天內搬家,把戶口遷出陽明派出所轄區,令董淑豔一家居無定所。

九月二十九日,董淑豔再次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第二看守所長達二百九十四天,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最終由於董淑豔抗議迫害,絕食絕水多日,生命垂危,於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釋放。

二零零二年八月九日,董淑豔被牡丹江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四個分局非法通緝,被迫流離失所三個多月。警察抓不到董淑豔,就把她丈夫綁架到陽明派出所關押一天,甚至到董淑豔兒子上學的小學校門口綁架孩子,逼問董淑豔的下落。還多次到董淑豔姐姐家的商店蹲坑,騷擾親屬。

十一月二十八日,董淑豔、葉蓮萍等三人被從大慶市劫持回牡丹江公安局,當夜至二十九日凌晨,葉蓮萍被政保科警察灌進了兩瓶「芥末油」,並被用塑料袋套住整個頭,隨後傳來葉蓮萍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董淑豔被惡警喬平用掃帚把打得遍體鱗傷。

十二月初,董淑豔被非法關押進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所長是新上任的劉進群。董淑豔每天都遭受酷刑凌虐和逼供。這伙歹徒流氓至極,對法輪功女學員用酷刑時,扒下女學員的褲子。因董淑豔持續絕食絕水抵制迫害,惡警指使人每天將董淑豔拖出去,雙腳戴上腳鐐進行定位,在一小碗奶中加超量的鹽進行野蠻灌食,灌食後董淑豔胃裏像火燒一樣難受。一天,惡警王偉提審董淑豔,將她打得遍體鱗傷,還解衣服摸董淑豔的乳房進行猥褻。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下午,牡丹江火炬派出所警察闖到董淑豔家,強行掠走電腦,並欲綁架董淑豔,董淑豔大聲喊「警察抓好人啦!」丈夫也阻攔惡警帶走妻子,惡警綁架未遂。

6、原牡丹江政法委副書記、「六一零」頭目李長青

「六一零」頭目李長青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2001年被提為政法委副書記,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百姓,仍非法抓捕、勞教、冤判法輪功學員,左右公、檢、法,凌駕於法律之上。公安部門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量刑、年限都要由他親自審定,他說判誰多久就判誰多久,有的甚至先判刑後定罪,在任期間經他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九十人,最多十五年重刑,被非法勞教的至少四百人,被綁架、洗腦、勒索、監控的二千多人,至少十五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還有多少人受盡酷刑折磨,被迫害得傾家蕩產、居無定所。

■酷刑折磨與非法審判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李長青等人到陽明法院參與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趙軍、趙桂玲、曹茹、張玉良、黃國棟。

黃國棟於二零零一年二月初被破門藏在其家中的兩名惡警綁架到鐵嶺河南山派出所,被惡警用繩子捆住毒打,折磨了一天一夜,致大小便失禁。後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八個多月,期間惡警苗強和另外兩名惡警還對他進行毆打折磨。當時黃國棟已十四天不能吃飯,生命垂危,其妻子多次找李長青和南山派出所所長,他們不但不放人反而還向黃國棟妻子要錢。

趙軍於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抓捕,東郊派出所惡警苗強、謝春生對他進行上繩、針刺指尖、硬幣刮骨等酷刑。一連三次上繩,趙軍昏死三次。又被用竹籤刺指尖、硬幣刮骨弄醒。後經公安醫院診斷,趙軍右臂正中神經和撓神經嚴重損傷致殘。

惡警苗強、謝春生等人給趙桂玲強行灌芥末油,用東西捂住頭不讓她喘氣,幾乎憋死。臉朝地,上四繩,連續折磨十多天。十個多月後,趙桂玲胳膊、肩部被上繩的勒痕還在。面對酷刑迫害的事實,李長青等不再開庭審理,暗中報市委、省委秘密判刑,不准上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牡丹江市新立村法輪功學員被溫村鎮派出所幾個惡警綁架關進牡丹江市興隆看守所殘酷迫害。五月五日,興隆看守所四、五個惡警對該學員拳打腳踢,按倒在地上脫下褲子,用內穿鋼絲的尼龍管抽打(惡警稱「開皮」)。五月八日下午兩點,惡警王強用酷刑對該學員殘酷折磨直到第二天早上六點,長達十六個小時,令他痛不欲生。牡丹江市無線電五廠職工李慶禺和牡丹江市公共汽車司機楊玉昆都遭到慘無人道的折磨,李慶禺被非法判刑六年。

■改年齡走後門,將好人關進監獄不擇手段

二零零二年程玉環、劉桂華、肖淑芬、徐伏芝等法輪功學員被用刑逼供,非法判刑,二零零三年六月送往哈爾濱女子監獄。因長期關押迫害致傷病嚴重,體檢不合格被獄方拒收。本應保外就醫,而喪心病狂的李長青等人不放人、不醫治,伙同看守所長於成龍等人,把這些女法輪功學員關在看守所折磨六、七個月後,再次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他們採取了極其卑鄙的手法,改年齡、拉關係、走後門。劉松華、程玉環是第二次被送去。肖淑芬老人的年齡被由六十歲改為五十八歲送進監獄,致使肖淑芬於二零零六年六月在哈爾濱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徐伏芝因高血壓、心臟病被拒收,被押回牡丹江看守所,於二零零四年五月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建洗腦班劫持七旬老人,強制孕婦墮胎

二零零二年年末,牡丹江「六一零」在橋北設洗腦班,每天強迫被綁架法輪功學員觀看誹謗大法的電視片,逼迫寫「悔過書」等「五書」,強制洗腦。李長青曾叫囂:「不轉化的就是有重病也不放」,還要送到戒毒所和看守所繼續迫害。七十多歲林管局退休工人王靜半夜從家裏被綁架到洗腦班;自來水公司退休工人張洪毅也七十多歲,被單位騙到洗腦班;牡丹江市政工程公司職工王磊被綁架時,因為懷孕了,惡人不好下手,「六一零」串通其單位書記、市公安局及她丈夫單位一起向她施加壓力,並把王磊的丈夫綁架到市公安局迫害兩天兩夜,迫使王磊被迫墮胎。

二零零四年新年前,綁架了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六十人在收容所開辦洗腦班,許多家屬再次被敲詐勒索。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收取高額的伙食費,否則就不放人,要不就強行從單位扣除,單位再從法輪功學員的工資中強行扣除。有很多人被多次關押迫害。

■利用勞教所迫害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零年六月起,牡丹江勞教所為迫害法輪功女學員成立了「女子大隊」,劫持牡丹江地區約二十名女大法學員到勞教所,專門抽調一些女警對法輪功迫害,是六一零頭目李長青、勞教所所長孫樹田及副所長趙冠英建立的迫害女大法學員的試點基地,大約年底解體。

女隊開始偽善地欺騙,強迫學員看污衊誹謗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電視錄像,不得逞後,進行毆打,體罰,造謠,用電棍電擊學員全身,所有學員都被電過,電的滿屋都是焦糊味。對堅持煉功學法的學員,更加瘋狂迫害,持續了半年多時間。

勞教所女隊經常把大法學員綁在鐵椅子上,手、腳都綁上固定住,打罵迫害。有一次張芬榮(興隆鎮人)被綁住後,趙冠英用隨身帶的公文包抽打,張芬榮被打得滿嘴流血,多日不能進食。還有一次把張芬榮、侯麗華(二零零九年被迫害致死)分別關起來綁在鐵椅子上,不但女管教輪番打,還叫來其他惡人一起對她倆進行毒打。朱豔上前制止,被單獨關押迫害,注射不明藥物後,很多日子左胳膊都是麻木的。張豔芹、金鳳英也曾被毆打、注射不明藥物。

惡警經常用膠帶封住大法學員的嘴,拳打腳踢。管教張曉光在學員嘴被封住只能用鼻孔喘氣的情況下,用塑料瓶裝上水對著學員的臉部、鼻子潑水,程玉環、商秀芳(寧安市衛生防疫站職員)被嗆得幾乎窒息過去。把學員吳秀岩用手銬銬在廁所裏毒打,把姜玉梅銬在廁所水箱上,拽開褲子往裏灌水折磨。

管教張曉光、劉秀芬不僅拳打腳踢堅持煉功的大法學員,打學員嘴巴子,摁住頭往鐵床上撞,往牆上撞,甚至坐到學員身上施暴,還掐大法學員大腿裏側、掐嘴。潘豔華的嘴、大腿裏側經常被掐得紫一塊、黑一塊的。劉秀芬還揪住六十多歲宋老太的乳頭調戲、說髒話。女隊對面是男監舍,劉秀芬強行扒侯麗華、沈景娥(二零零六年含冤離世)的褲子,把她們往對著男監舍的窗台上推。沈景娥在床上煉功時,惡警往她身上潑冷水,拽開衣領往裏倒冷水,打罵、侮辱她的事每天屢見不鮮。

有一次,女管教對潘豔華關單間迫害,還把潘豔華拽到樓下男隊,讓男管教毒打折磨,潘豔華被迫害得神志不清,最後被送進精神病院繼續折磨。

最後堅持學法煉功的三位法輪功學員被送到哈市勞教所繼續迫害。

■雇佣「治安員」只迫害不治安

二零零三年「六一零」給各街道撥款,為各居民小區雇佣「治安員」,每人每月二百元酬金,對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不管不問,專門監視法輪功學員,並把懸賞告示貼到許多小區的大門上,舉報一名法輪功學員獎勵五百至一千元。小區居民看到非常氣憤:「誰幹這缺德的事,小區內多少自行車被盜沒人管,樓道裏流氓歹徒行兇沒人問,下崗職工沒處開支沒人理,政府卻浪費那麼多錢去抓這些好人,這是甚麼世道呀!」

負責監視小區內法輪功學員的「治安員」,用查戶口或統計下崗職工的理由上門查找辨認法輪功學員,干擾他們的正常生活。一個「治安員」和他熟悉的人說:「別的事不管,就是專抓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還不能對外說。」

另外,李長青在「是否放人」上做文章謀取錢財,一位釋放期滿一年的法輪功學員按章前去取「保金」時,他卻說,「你罵(大法),就給你保金。」無恥至極,被法輪功學員斷然拒絕。

二零零一年十月,六一零和不法警察還把李洪志先生像擺放在火車站、長途汽車站檢票口的地上,逼迫旅客踩,以此辨認抓捕法輪功學員。這種無恥手段、流氓行徑引起大多數旅客的反感。有些旅客拒絕做這種不道德的事,與警察據理力爭。

7、政法委書記王育偉、六一零關久綿、李高陽、伊曉峰等

'王育偉'
王育偉

從一九九九年至今,牡丹江市政法委、「六一零」打著「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或「學習班」的幌子,先後在牡丹江橋北收容遣送站、鐵嶺河警校和現在的機車駕校等地多次辦洗腦班,不經任何法律程序,非法拘禁牡丹江、海林、寧安、穆稜等地眾多法輪功學員,使他們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據悉,「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賞金數萬元,拿百姓的血汗錢迫害百姓。洗腦班逼迫學員看惡毒攻擊法輪大法的錄像和造謠文章,強迫學員表態放棄信仰,即所謂「轉化」。對拒絕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則野蠻毒打和酷刑折磨,使用的是黑社會手段。

牡丹江市「六一零」副頭目名李高陽外表偽善,實質陰險、狡詐、狠毒。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為了向上爬,一直在利用洗腦班以各種手段對大法學員進行迫害,親自或指使手下對大法學員行惡,再偽善的充好人迫使學員妥協。洗腦班裏的每一項罪惡都是在他的直接或間接策劃下發生的。伊曉峰在迫害大法學員上格外賣力,執迷不悟的做邪惡的打手。

■調武警破窗未遂破壞門鎖綁架好人

二零零三年年末,牡丹江「六一零」副頭目李高陽伙同陽明派出所惡警欲對牡丹江國營木材加工廠職工、法輪功學員張麗敏實施綁架,遭抵制不給開門。李高陽就調來消防武警部隊,欲架梯子破窗綁架張麗敏。

有正義感的鄰居當面予以制止:天這麼寒冷,你們把他家的窗戶玻璃打碎了,他家唯一的兒子在外地工作,屋裏能住人嗎?大冬天的你讓他們老倆口的日子怎麼過?鄰居的一句公道話觸動了在場武警官兵的良知,他們沒有執行違背良心的命令。

「六一零」惡人們就雇來開鎖公司,在眾目睽睽之下,破壞了張麗敏家的防盜門鎖,李高陽帶人第一個衝進去,將張麗敏綁架到洗腦班。國營木材加工廠惡人還脅迫張麗敏丈夫支付了破壞防盜門鎖的費用。

■以給「安排工作」為名,矇騙大法學員

百貨總公司(牡丹江商務局下屬商業企業)惡人呂立人等配合中共惡黨的「六一零」、公安局、司法局惡人迫害大法學員,先後協助警察綁架和變相開除該公司兩位大法學員于波和景慎峰。

呂立人為了自己的升遷,以勞動合同到期為名,將去北京上訪的大法學員于波變相開除。當于波被牡丹江四道勞教所綁架期間,呂立人配合六一零惡人李長青、李高陽等人的「轉化」陰謀,以給予波安排工作為名,矇騙「轉化」于波,過後卻不讓于波回單位工作。

■拒洗腦肆意勞教出冤獄再送洗腦班

二零一二年四月底,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馬淑芬第四次被非法勞教冤獄期滿,卻直接被政法委、「六一零」惡人綁架到機車駕校洗腦班迫害。

馬淑芬,女,五十二歲,家住陽明區木材委八組,因堅持信仰屢遭綁架、毒打,四次被勞教迫害。曾遭牡丹江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彭福明、楊丹蓓、馬群、彭亮等人多次酷刑折磨,拳打腳踢、拽著頭髮往牆上撞、坐鐵椅子、用曲別針尖勾鼻腔、吊背銬等,痛苦得撕心裂肺,筋、骨、肉出現嚴重拉傷,內臟嚴重受損。而今剛出冤獄又被劫持到洗腦班關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末,牡丹江市政法委、「六一零」頭目李長青、李高陽、伊曉峰等人將寧軍、王洪林、李啟亮、二中教師宮呈閣等三、四十名法輪功學員關進洗腦班迫害。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之後,因拒寫所謂「保證書」,寧軍、李啟亮、賈昌民、關日安、王洪林等人被送進鐵嶺河四道勞教所非法勞教。寧軍後來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剛出冤獄的法輪功學員趙建國、寧紅、寧豔、付曉帆、宋岩、呂敏、張震又被綁架到牡丹江洗腦班迫害。再被洗腦班迫害的還有安保平、張果濱、宮呈閣等多人,並被勒索巨額錢財。

近兩年被劫持到洗腦班的還有:牡丹江市聞麗娟,穆稜市彭建普,寧安市教師尹德芝、李紅霞,海林市閆鳳華、陳宮秋、耿玉芝等……

依照法律,公安機關強行「留置」應不超過二十四小時,政法委、「六一零」、洗腦班人員已犯了綁架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罪。不管是主動參與還是被迫服從命令,等到了徹底清算其罪責時,具體執行者是無法逃脫的。那數萬元賞金的誘惑其實是一道催命符,也是不久將被追究的證據!

附1:與土匪一樣勒索搶劫錢財

牡丹江市中共不法官員與惡警綁架法輪功學員後會向家屬勒索幾百、幾千至幾萬元錢,給錢就放人,不拿錢就酷刑折磨,非法勞教、判刑甚至將人折磨致死。這和過去的土匪綁票,讓家人拿錢贖人有甚麼兩樣?

二零零四年八月中旬,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李秀芹,在家被海林市國保大隊惡警綁架,惡警把李秀芹家裏準備開超市的五萬元錢以及家中所有值錢的物品全部拿走。

牡丹江師範學院後勤職工汪繼國,於二零零零年三月與妻子陳菲帶四歲的兒子依法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第二看守所,陳菲被親屬花五千元錢保出。

原牡丹江師範學院辦公室主任朱秀成,二零零零年十月一家三口進京上訪,被勒索二萬元。

二零零三年西安區惡警綁架了一對夫婦,這對夫婦的親屬花掉了十七萬元,從片警到所長層層盤剝,二人最後獲釋。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二日,牡丹江市國保大隊伙同寧安市政保大隊惡警,開著數輛警車包圍了寧安市劉亞娟家,破門而入綁架了劉亞娟和牡丹江法輪功學員劉香華,家中現金及存摺被掠走。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牡市公安局長趙金成糾集警察和居委會主任非法劫持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向家屬勒索巨額錢款後放回。

王秀霞多次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曾被迫害得死去活來,累計被勒索錢財達二萬元。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柴市派出所將趙建國劫持到看守所,勒索五千元錢後釋放。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李翠蘭、姚淑琴、張慧蘭被陳亮等五名惡警綁架,搶走了個人用品。李翠蘭的兒子、姚淑琴的女兒向惡警要人時,各被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八年二月,於丹及其丈夫遭綁架,被勒索四千元後放回。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早,陳亮等人綁架在家中的宋偉茹,掠走個人物品,搶走宋偉茹私人錢款五千元後將其放回。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上午,樺林鎮安民村法輪功學員教福軍在幹活的地方遭陽明分局伙同樺林鎮派出所綁架,尤勝軍在家中被綁架,二人被分別勒索三千元和一千元放回。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法輪功學員趙雲豔、等五人被機車前進派出所以劉軍為首的不法警察劫持,趙雲豔、賈女士、張翠芝被勒索五千元後放回,劉寶英、王樹華因拒絕敲詐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之後趙雲豔的朋友替趙雲豔要錢,劉軍說:「那你就讓趙雲豔過來商量商量,五千元錢都拿走還是給我留點。」趙雲豔與朋友前去拿錢,劉軍卻將趙雲豔送到哈爾濱體檢,說是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牡丹江市西安區法院非法開庭誣判法輪功學員,楊丹蓓指揮數十名警察綁架了三十三名前來旁聽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家人多次要求楊丹蓓放人,她向每人勒索五千到一萬元。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下午,牡丹江市國保大隊馬群和一便衣警察,欲將正在中醫院工作的王黎帶走未能得逞,但後來和親屬談話得知惡警從親屬那敲詐五千元。

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晚六點左右,樺林鎮金今玉家中無人,被不明身份的警察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mp3、存摺(存有一萬多元)、身份證、八百元現金等私人財物。

劉桂華因為修煉法輪功,多次被公安局綁架、判刑,家中唯一的房子賣掉後,劉桂華被公安局多次勒索、非法罰款,經濟損失將近十六萬元。

牡丹江機電公司職工張萍,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北京上訪,被惡警勒索家屬二千元所謂罰款、「六一零」勒索五千元保金。期間「六一零」頭目李長青勒索家屬數萬元。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早,張萍在家被牡丹江市公安局伙同東安分局政保綁架,國保大隊頭目李富勒索家屬三萬元。張萍被非法勞教三年,又被勒索九千元。最終導致張萍自家生意停業破產。

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中午,牡丹江公安局國保大隊伙同向陽派出所惡警謊稱收衛生費,騙入張萍母親家中綁架了張萍。牡丹江公安局向張萍家人勒索五萬元被張萍拒絕,隨後將張萍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邱秀芹被先鋒派出所惡警綁架,身上移動硬盤、公交卡等物品及一千三百元現金被搶走。國保大隊惡警向她丈夫勒索了五萬元,向她弟弟索要了一萬元,將邱秀芹釋放時看守所王強又索要兩千元。惡警和「六一零」人員用這些錢吃高級飯店、洗澡、按摩、接受色情服務。

這裏所列舉的幾例只是法輪功學員被勒索搶劫的極少部份案例,幾乎所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都不同程度被勒索錢財,很多人被反覆勒索。被搶走的電腦、打印機、電視、DVD、錄音機、金銀首飾等物品不計其數。

附2:不法官員與政法委六一零的惡報實例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起,至今十三年來,在面對這場對人性善惡的大檢驗中,每個人都扮演了一個不同的角色:有公開正義抵制迫害的,有暗中呵護善良鄉親的,有漠不關心冷眼旁觀的,也有見風使舵落井下石的。而一些中共貪官惡吏則把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當成升官發財的手段,覺得沒有暴力反抗之憂,又能速得功名利祿之果。卻不知此果不過是鏡花水月,沾滿鮮血的官位和財富,終將以身家性命為代價。古人云:「人生切莫把心欺,神鬼昭彰放過誰?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據明慧網公布的大陸惡報案例已有上萬起,牡丹江地區不法官員與政法委、六一零迫害好人也已惡報連連,這裏僅舉幾例: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原牡丹江市長張秋陽、市委書記董紹林、副市長高豔華及其下屬三十多人被法辦。曾任牡丹江市委書記的田鳳山因貪污受賄被免職查辦,牡丹江市公安局長韓健被抓,經查韓健有二千萬財產來歷不明,最終因貪污受賄等罪被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其個人全部財產。這些貪官遭報,令百姓拍手稱快。

原海林市公安局局長魏宗學率先打壓法輪功,遭惡報現在家破人亡。

牡丹江市原政法委書記田立軍、副書記(「六一零」頭目)李長青,積極參與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兩人相繼患癌症。李長青於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死亡,只有五十來歲。田立軍也因癌症而死。之後繼任的政法委書記潘影也患癌症。

穆稜市下城子政法委書記孟慶林,在二零零零年綁架法輪功學員時破口大罵,並說「不信能遭報」,結果四天後得腦血栓住進醫院,變成植物人。

海林市原政法委書記崔義文主抓「六一零」專責迫害法輪功,參與多起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最終遭惡報溺水而死。

政法委書記主要負責迫害法輪功,現在成了人們常說的「死亡職位」。

孫寶良,牡丹江市愛民區法院副院長,專門負責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經他冤判的法輪功學員有三十多人,其中非法勞教十幾人,最高非法判刑刑期達十七年。孫寶良於二零零三年五月遭惡報檢查出患有食道癌。

牡丹江市興隆看守所原所長聶某,誹謗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三年突然暴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