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的奴工產品(圖)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長春地區的勞教所和監獄,一直逼迫法輪功學員做奴工,種類很多,有工藝品、牙籤、方便筷、裝訂書冊、紙袋等,每個勞教所製作產品不同,一個勞教所不同樓層做的東西都不一樣, 不同時間也做不同的東西。各大隊是自己出去找活,為了盈利,甚麼低劣的勞動都攬。 純粹的黑奴工。

這是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關在吉林省女子勞教所(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期間,所做的奴工產品──各種小鳥。(附照片:小鳥、蝴蝶、小魚)我被非法勞教回家時帶回來的,一放就是十二年,今天作為迫害的證據拿出來。

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的奴工產品

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的奴工產品

做這種小鳥要用膠水粘上鳥的羽毛,膠水氣味特別大,很刺鼻,嗆嗓子,讓人上不來氣,被逼迫做奴工的人普遍呼吸道感染,絕大多數人持續性的咳嗽,低燒。因為鳥毛太輕,有風就會被吹動、飛起來,所以夏天也不能開窗子,冬天更是如此,那種刺鼻的氣味被憋在屋裏,根本就不開窗通空氣。大家每天二十四小時都被這種氣味熏著,造成頭疼、噁心、眼睛辣辣的,直流淚,像要往出鼓。為了趕任務,中間吃飯時都把飯用大桶打回來,就在屋裏吃,免了集合、站隊、路上的時間。每天要幹十四五個小時,急著交任務時要幹十八個小時、二十個小時。每天每人有工作量,非常滿,完不成的就吃不上飯,不能睡覺,必須交上那個數。幾個人一個小組,連坐制牽連到每個人,一人完不成,大家都別睡,所有人身體狀態都非常不好。

製作過程為流水作業,一屋人完成一道程序,最後裝袋。只知道是出口產品,未見包裝箱,不知廠家和出口到哪個國家。

我於二零零二年四月至二零零四年三月底在吉林省女子勞教所五大隊被迫害期間,所做奴工產品主要是各種小鳥。我記得最清楚的是製作的孔雀。當時裝箱的時候我看有一隻$3.99的標誌,是運往美國的,包裝箱表面還有英文說明,當時我沒有記住中方廠家。

製作小鳥要用到各種顏色的羽毛,天然羽毛顏色是不夠用的。他們是把羽毛染成需要的顏色,把染過的羽毛放在我們生活和工作的過道裏晾乾。羽毛發出強烈的臭味,還粘了許多塵埃,他們要求用沙網篩去塵埃,造成空氣中懸浮許多塵埃,都是有毒的東西。結果造成數十人發高燒、拉紅痢。我是被包夾(看管法輪功學員的犯人)監管在寢室裏的,每天我的寢室裏掛著四個吊瓶給發高燒、拉紅痢的人點滴,我的一個包夾也病倒了,高燒四十度。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才不得不把那些羽毛拿走。

製作小鳥要用到一種膠液,也是又有味又有毒。勞教所為了賺錢,不給任何勞保用品,而工作時間每天長達十四、五個小時。有時為了應付上級的檢查,他們急急忙忙把產品和勞動工具藏起來,把工作場改為教室。有時還把一部份人也藏起來。

葦子溝勞教所也做過工藝小鳥,有幾種鳥模,呈大致的一個鳥體的形狀,然後把羽毛粘貼上去成形。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的奴工產品(圖)-258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