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林校周模芳、梅碧琳夫婦遭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繼葉保福、楊明清夫婦及女兒葉茂五月四日在家中被昆明特警綁架抄家、五月七日蘇昆、張小丹夫婦在家中被綁架抄家後,五月十七日中午十一時左右,雲南省林業職業技術學院退休職工梅碧林和丈夫周模方又遭盤龍分局警察綁架、抄家。

此次參與非法抄家的警察均穿便衣,共有七人,他們將梅碧林、周模方家裏的書籍、電腦、光盤等資料均搶劫一空,並將周模方、梅碧林夫婦綁架到昆明市映像派出所,逼滾手印、驗血,之後送醫院體檢。當晚梅碧琳被非法關押到盤龍區第一看守所,周模芳因血壓高看守所拒收,於當晚回家,卻被要求簽字取保候審。

周模芳、梅碧琳夫婦因修煉法輪功,多次遭到邪黨迫害

周模芳被非法勞教、開除工職

周模芳,六十歲,男,原雲南林業職業技術學院(原雲南省林業學校)教師,因修煉法輪功,被單位非法開除工作。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周模芳正在一個熟人家裏,突然闖進四個便衣,說叫到昆明市公安局去「證實一個問題」,結果將周模芳劫持到雲南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周模芳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綁架,同年十二月五日被逮捕,非法關押在昆明市西山區看守所。昆明市中級法院刑一庭於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對周模芳秘密開庭,在庭上完全不允許周模芳說話,後非法判周模芳五年徒刑,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在第二大隊、第十大隊(嚴管隊)遭到迫害。

周模芳出獄回家後,被學校非法開除工作,並經常受到省、市、區六一零、國安、派出所警察的騷擾,省市區六一零還非法禁止他離開昆明市,周模芳要回四川探親,被邪黨人員強行退機票三次。

梅碧琳被非法勞教兩次

梅碧琳,六十歲,女,雲南林業職業技術學院(原雲南省林業學校)退休教師,家住雲南林業職業技術學院家屬區五幢。

二零零零年放寒假期間,梅碧琳被單位二十四小時監視居住一個多月。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梅碧琳在熟人家被警察抓走,在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被送到雲南省女子勞教所勞教三年。二零零二年過年前被所外執行送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早上,七、八個便衣公安突然闖進梅碧琳家抓人、打人、抄家,連她和丈夫的工資、課時津貼共三千多元現金都拿走了。梅碧琳又被送往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一個月後公安人員以「取保候審」將梅碧琳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學校領導打電話通知梅碧琳調離教學崗位,說最近有一個文件,修煉法輪功的教師不允許上講台了。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盤龍分局國保大隊闖入梅碧琳工作單位,再次將她綁架並直接送到雲南省第二勞教所關押,昆明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昆勞管字(2004)第4021號勞動教養決定書,非法勞教三年,後被勞教所延期一個月。兩次非法拘留的通知書被警察抄家時偷走,第一次勞教三年沒有任何書面通知。

二零零七年十月,梅碧琳辦理了退休,但退休工資被林校現任邪黨委副書記郝傳松無理降級。

近期昆明被綁架法輪功學員近況

1、葉保福一家三口現被非法關押在昆明市五華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一大早一輛特警車開進了葉保福一家所住的小區,一些穿著警服的警察將葉保福、妻子楊明清、女兒葉茂從家中帶走,警察還對葉保福的家進行了攝像、拍照、搜查,搶走了大量法輪功真相資料、私人物品和現金,電話被掐斷,下午兩點多鐘才離開,走廊上警察扔下了許多煙頭。葉保福一家三口現被非法關押在昆明市五華看守所。

葉保福,男,六十二歲,原林業中心醫院副院長(二零零五年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工職);妻子楊明清,女,五十九歲,原林業培訓中心辦公室主任(二零零五年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工職),女兒葉茂,女,三十四歲,被公安逼迫失去工作。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葉保福與妻子楊明清到雲南省委上訪被非法關押三十天;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葉保福與妻子楊明清、女兒葉茂在流離失所住地被昆明市盤龍區國安及防暴隊非法野蠻綁架,隨後葉保福與妻子楊明清被非法勞教兩年,女兒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葉保福與女兒葉茂在家裏又再次被昆明市盤龍區國安、「六一零」綁架(妻子楊明清在辦公室被綁架)、抄家,關押在盤龍區第二看守所,隨後被非法判刑五年。妻子和女兒同時被非法判刑三年。

2、蘇昆、張小丹夫婦被分別關押

目前張小丹被非法關押在盤龍區第一看守所,蘇昆被非法關押在盤龍區第二看守所。

今年五月四日清晨五點鐘,一群警察敲開法輪功學員蘇昆的家門,將蘇昆和妻子張小丹綁架。

蘇昆,男,四十歲左右,雲南省國防技術學院電腦教師,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因給本校學生法輪功真相光碟而被不明真相的學生家長誣告,被綁架勞教三年。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勞教所第三大隊,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又被轉到一大隊迫害。二零零七年底回家。

3、王匯真、蔡文慧兩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西山區看守所

今年五月五日,法輪功學員王匯真、蔡文慧在王匯真家裏被警察綁架,警察說她倆法輪功聚會,短期內不會放出來。具體關在甚麼地方還不知道。

蔡文慧,今年四十歲,家住昆明市西山區新聞路,一九九七年八月底有幸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二零零八年在北京正東國際建築工程設計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從事財務工作。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下午帶著神韻光碟到宜良縣南羊鎮,被其中一個接到光碟的人舉報到了南羊鎮派出所,將她包裏的神韻光碟全部搶去,並對她非法審訊,非法將她開的車扣留在派出所。當天晚上警察把她送到宜良縣南門看守所,一直非法關押到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宜良縣公安局對蔡文慧非法逮捕,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昆明市中級法院法官在宜良縣法院,秘密對蔡文慧開庭,非法對蔡文慧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蔡文慧被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直到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才從監獄回家。回家後蔡文慧一直沒有工作,去年的十一月份蔡文慧找到了一份從事財務的工作,在昆明微量元素檢測中心做會計,直至今年五月五日被綁架。

王匯真,女,今年五十四歲,原新華社雲南分社下屬新華廣告公司職員,一九九七年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單位複印真相信,被單位伙同六一零騷擾威脅,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抄了王匯真的家,抄完家就直接把她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非法關押三十七天,之後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送雲南省女子勞教所。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我回家。回家後,單位非法剋扣王匯真的養老保險,也不給她安排工作。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王匯真在昆明市西華公園內向民眾發真相資料被公園管理人員構陷,被帶到嚴家地派出所,隨後官渡區國保大隊她進行了非法審訊,並抄了家,當天晚上直接把王匯真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八個多月,後被非法判刑四年。於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回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九點左右,王匯真在永昌小區雲興路十號院內發真相資料,被一不明真相的門衛舉報到永昌派出所,被銬在走廊的欄杆上銬了一晚上。第二天下午王匯真被送到西山區看守所。十月十日,昆明市中級法院對王匯真非法開庭,對她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十二月十七日從西山區看守所轉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回家。回家後在昆明世紀城一家機械設備公司打工。

4、普寶玉、李竹秀至今仍不知被非法關押在何處

今年五月四日,法輪功學員普寶玉離開家中,至今未歸,家人不知下落。

普寶玉,女,五十四歲,退休工人。二零零五年被昆明市官渡分局綁架,判刑三年,關進女子第二監獄迫害。一進監獄就被關進禁閉室,共四十二天,在禁閉室期間不准梳頭、不准洗漱,不准洗澡,不准換洗衣服,每天只准上四次廁所,不准用水,成天坐在小板凳上,屁股生瘡流膿。

五月四日,家住海口的法輪功學員李竹秀被警察綁架。

5、付國蘭等三位法輪功學員現仍不知近況

五月七日,家住昆明東站省建六公司的付國蘭、姓吳、姓羅三位法輪功學員被官渡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付國蘭的女兒接到一個電話被告知她的母親有前科(付國蘭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抓捕過)問題嚴重,不能見母親。

6、李思鄉家遭官渡區公安分局非法抄家

家住昆明市金星小區的法輪功學員李思鄉(音),今年五月十五日早八點左右被官渡區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抄家,抄走了法輪大法書籍、電腦等物品,來的警察還威脅他不許為前期楊瓊仙請律師。(楊瓊仙也是法輪功學員,今年二月七日在陸良被陸良國保大隊非法抓捕並抄家,現被非法關押在昆明市西山區看守所。)

7、法輪功學員李培高再遭綁架

近日獲悉法輪功學員李培高再次被綁架,現被關押在何處尚未落實,請知情者提供進一步消息。

今年五月份在昆明出現的一系列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抓捕的事件,時任昆明市公安局局長趙立功難辭其咎。